第493章 将计就计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樊稠、张济和李蒙决定起兵反抗,便准备着兵进长安。  ≦.≦1ZW.

    不过,鉴于李儒的建议,三人都让士兵传出消息,说王允要杀光所有的西凉兵,并且还要株连西凉兵的家人。如此来,不仅士兵要被杀,西凉百姓也要被牵连,波及面非常广。由于消息是樊稠、张济和李蒙让人传出去的,属于官方消息,便证实了王允要屠杀西凉百姓的消息。

    时间,西凉乱成团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这时候,樊稠、张济和李蒙举起反抗王允的大旗,扬言要攻打长安。

    西凉百姓和士兵得到消息后,纷纷响应,帮助西凉军筹措粮食,参军抵抗。有了敢于反抗的人,西凉百姓倾囊支持。时间不长,樊稠三人就招募了万余士兵,全都被组织起来,气势汹汹的杀向长安。

    路上,从长安逃窜到四方的西凉兵知道樊稠起兵,纷纷前来归附。

    樊稠、李蒙和张济的势力,急剧的膨胀起来。

    军队的实力不断地扩张,三人的野心也快膨胀起来,憧憬着攻破长安以后,掌握天下权柄的美好日子。越是如此,三人邀请李儒和贾诩谈话的次数越频繁,每日都会派人请李儒和贾诩商议对策,商讨如何能攻破长安?

    大军连夜兼程往长安杀去,度非常快。

    西凉兵反攻长安,消息传入王允耳,他并没有多少惊愕,也没有畏惧。当下,王允派人把吕布请到司徒府,商议如何才能抵挡樊稠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……”

    沉稳而急促的脚步声在大厅外响起,吕布快走进来,朝王允行了礼,便在大厅坐下。王允坐在大厅主位上,吕布坐在大厅左侧第位,右侧坐着王允的两个幕僚,其是范虎,其二是申绪。

    王允目光掠过吕布,说道:“奉先,樊稠、张济和李蒙从西凉起兵,往长安杀来,奉先你有什么计策可打败樊稠等人?”

    吕布眉头挑,傲然道:“樊稠、张济和李蒙,庸人耳,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语气傲慢,透出浓浓的不屑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吕布也享受到权利的好处。

    当日董卓被杀死,王允和吕布领兵攻入太师府的时候,吕布便带人直接冲进董卓的后院,将董卓后院最漂亮的妻妾掳了回去,留在府上任他把玩,成为他的玩物。王允虽然知道吕布掳走董卓的妻妾,却没有追究吕布的责任,而是默许吕布的行径。

    现如今,吕布家有娇妻美眷,麾下有几千西凉精锐,可谓是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吕布虽然不管朝廷的事情,却有‘假节’和‘仪比三司’两个特权,权势并不比王允低。他率领士兵留在长安,可以说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身上的傲气也渐渐的冒出来,狂妄自大,目无人。

    所谓得志便猖狂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王允听了吕布的话,瞥了吕布眼,眉头微蹙。虽然,他也没有把西凉兵攻打长安当回事,但吕布说得如此草率,显得太过儿戏,让王允心不喜。

    和吕布样,王允现在也是居功自傲,尾巴快翘上天了。

    董卓活着的时候,他处处忍让,礼贤下士,和朝大臣私下里交往甚密。现在朝得势,却摆起了谱,很少说话。朝议的时候,王允也是板起脸,露出生人勿近的模样,使得原来亲近王允的官员逐渐的远离王允。

    王允,在朝变得孤立起来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王允却没有感觉到不妥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是正常现象,因为他掌握朝政,人之下,万人之上,身在高处肯定会感到孤单,下面的臣子不敢亲近他也是正常的。王允心不高兴,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表情,神情依旧,看向吕布,淡淡的说道:“奉先啊,西凉兵剽悍勇武,不可轻视啊!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王允以种长辈教训晚辈的口吻说话。

    那神情,好似吕布就要矮他截。

    这句话传入吕布耳,立刻就变了味道。吕布虽然只是个将军,却也是权势赫赫,和王允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他吕布的事情,哪里轮得到王允来说教。吕布想也不想,立刻说道:“王司徒,当初董卓被杀,你若听从我的建议,把领兵在外的西凉军将领全部杀死,便不会有今日之祸,您三番五次更改命令,才有今日的局面呐。”

    句话,吕布便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董卓死去,吕布想要收拢西凉兵,便建议王允杀死所有的西凉军将领,方便他收拢西凉兵,但王允直接回绝他的建议,说要赦免西凉军。可是没过多久,王允又改变主意,随后又不断地更改命令,让吕布颇为不爽。

    王允听见吕布的话,脸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幕僚申绪见此,暗道不好。

    若是吕布和王允内讧,最终肯定是樊稠等人得利。

    申绪想了想,拱手说道:“王公,西凉军长途跋涉,远道而来,抵达长安的时候肯定精神疲乏,难以作战。王公何不守株待兔,派遣大军在新丰县驻扎。只要西凉军在新丰县外驻扎,大军立刻起攻击,举击溃西凉军。”

    新丰,也就是秦国的故地骊邑,位于长安西面。

    自有汉以来,新丰是个非常出名的地方。当年刘邦问鼎天下,定都长安,将他的父亲刘太公接到长安皇宫居住,虽然刘太公贵为太上皇,荣华富贵享之不尽,但是刘太公却思念故乡,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为此,刘邦在长安西面的骊邑选址,仿照刘太公家乡丰邑县的格局,将所有的街道巷子等等全部照搬过来,重新筑城,并且将刘太公的乡亲故友全部都搬迁到骊邑居住,刘太公见此,才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刘太公驾崩后,刘邦便将骊邑改名新丰。

    申绪建议让大军屯在新丰,等候西凉军赶来,以逸待劳,是不错的办法。

    王允听后,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但是,王允又犯难了,派谁领兵去迎击樊稠又成了问题。他目光掠过吕布,见吕布满脸不在乎的表情,根本没有把樊稠、张济和李蒙放在心上,心便阵恼怒,直接将吕布踢出战局,不准备让吕布出战。

    或许,吕布是故作高傲,但王允不喜欢。

    范虎见王允犯难,笑说道:“王公,对付西凉军,还得用西凉军才行,徐荣和段煨归顺朝廷,正好可以领兵出战。两人是西凉军名将,当年徐荣在虎牢关和王灿交战,胜负不分,而段煨前太尉段颖的弟弟,颇为才华,派遣两人领兵,足以平定西凉军。”

    王允听后,赞赏的看了眼范虎,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吕布看了眼范虎,眼闪过抹厉色。

    他心笃定王允为了平定西凉军作乱,必定会低声下气的求他领兵出战。因为西凉军只有他才能统摄全局,威慑西凉军。然而,范虎句话,正王允下怀,将吕布摘出去,不让吕布出征,这样的结果让吕布很吃瘪,却不好再说话请战。

    王允和吕布商议对策,称得上争锋相对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个人管理兵事,个人管理朝政,并没有交集。但战乱起,王允统摄朝政,需要下达命令,并且要调集士兵出战,便不可避免的和吕布的权利生纠纷。两人之间,看似相安无事,相处得非常好,旦权利有纠葛的时候,便生权利的争夺。

    第次交锋,吕布完败。

    他只能留在长安,而王允却派出段煨和徐荣兵驻兵新丰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樊稠、张济和李蒙率领大军赶往长安,路上收拢了无数的西凉兵。而且樊稠三人领兵赶往长安的时候,又派人联络其他的西凉军将领,如王方、杨定等西凉军将领,让他们也带着大军赶往长安,起攻打长安。

    因为有贾诩和李儒坐镇,两人梳理军队,将投奔过来的士兵整编入军队,成为军的份子,军队的人数越来越多,却并没有凌乱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大军正赶路的时候,名斥侯快跑到樊稠跟前,朝樊稠揖了礼。

    樊稠见斥侯回来,急忙问道:“探听到什么消息,快快道来。”

    斥侯拱手说道:“回禀将军,长安派出段煨和徐荣率领西凉兵驻扎在新丰县,除此之外,再没有其他的动作。”

    樊稠眉头微微皱起,他挥挥手打了斥侯。

    他神情复杂,有欢喜,又有疑惑。

    大军从凉州起兵,便关注着王允和吕布的动静。行军许久,都不见王允的动静,让樊稠等人心很奇怪。现在斥侯探听到王允采取了行动。让樊稠有些忐忑的心终于放松下来。王允和吕布出招了,樊稠心便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只是,王允屯兵新丰县,却让樊稠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旁边,张济和李蒙得知消息后,也都是不明原因。

    李蒙说道:“樊稠,王允派遣段煨和徐荣出战,并且驻扎在新丰县不动,是何意思?”

    张济也点点头,看向樊稠。

    樊稠摊开手,说道:“王允的想法,我怎么猜得透?不管这么多,立刻把消息告诉李先生和贾先生,有两人出谋划策,不管王允有什么阴谋诡计,都会被两人识破的。”说完,樊稠便策马往李儒和贾诩乘坐的马车而去,将消息告诉两人。

    贾诩思虑番后,目光瞥了李儒眼,见李儒神色不悲不喜,胸有成竹,笑说道:“李大人早有策略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樊稠眼睛亮,脸上露出抹笑意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贾诩也想出了办法,无非是想让李儒出面解决问题而已。

    樊稠问道:“李先生,不知有何妙计?”

    李儒没有推拒,直接说道:“王允让徐荣和段煨驻兵新丰县,无非是想以逸待劳,打我们个措手不及,既然这样,我们便将计就计,这样做……”

    樊稠、张济和李蒙听了后,眼睛亮。

    贾诩神色依旧,神情并无变化,对于李儒的计谋,也在意料之。

    ps:保底第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