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2章 屯兵汉中(加更5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张济听了贾诩的话,眼睛亮,拱手道:“请李大人担任军师。≯ .”

    李蒙也反应过来,拱手道:“请李大人大担任军师。”

    樊稠没有说话,却死死的盯着李儒,目光灼灼,等候李儒的回答。那神情,那眼神,好似是李儒必须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李儒听后,也不推辞,拱手道:“三位将军相邀,敢不从命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儒看向贾诩,脸上露出抹笑容。

    贾诩见此,心咯噔下。

    他心思转,便知道踩到李儒的套子里面去了。李儒主动返回西凉军,正需要个突破口作为切入点,才能融入西凉军里面。贾诩这样说,让李儒顺理成章的成为西凉军的军师,有了定的权利,并且能影响樊稠三人的决定。

    樊稠、张济和李蒙见李儒答应下来,都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董卓还在的时候,李儒地位比他们高,现在却成为他们的下属,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贾诩见李儒眼闪过丝得意,沉寂的心变得活跃起来,笑眯眯的问道:“李大人,当日长安大乱,王允和吕布率领着士兵大开杀戒,凡是和太师有联系的亲族都被杀死,不知李大人如何摆脱吕布和王允,最终返回西凉。”

    李儒听了后,大骂贾诩胡搅蛮缠。

    这句话,直接戳李儒心的软肋。

    当日王允和吕布杀死董卓,史阿带人潜入府,将李儒和妻儿劫走。

    虽然李儒被史阿劫持,可史阿却又救下他和妻儿的性命,如此来,让李儒心很纠结。方面是被史阿强行劫持,非常不爽;另方面却是因为史阿的救命之恩,让李儒心生感激,两者结合在起,心情很复杂,难以言明。

    贾诩看着李儒,眼睛微眯成条线。

    那神情,好似说:小样,更我斗,还嫩了点。

    贾诩静坐着,没有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然而,樊稠、张济和李蒙却来了兴趣,尤其是对于李儒如何逃长安非常感兴趣,其实也是三人心生疑惑,想要知道李儒是怎么逃走的。

    李蒙盯着李儒,问道:“李先生,说说,你是如何逃走的?”

    这时候,李蒙对李儒的称呼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刚见面的时候,称呼李儒为‘李大人’,现在李儒担任西凉军的军师,李蒙便称作‘李先生’,这样的转变虽然是在细微之间,却体现出李儒身份的变化,已经成为樊稠三人的下属,屈居人下,不再是权倾时的李儒了。

    李儒暗恨贾诩多事,心却不停地考虑着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他思虑番,决定将事情推到英雄楼上。

    李儒看向李蒙,笑说道:“当时吕布和王允在皇宫杀死太师,株连和太师有关系的人,消息迅传出来,被英雄楼的游侠儿史阿得到。他得到消息后,派人保护我藏匿在英雄楼里面,才躲过王允和吕布的追杀。等过了几天,吕布和王允放松警惕,在史阿的帮助下,我便离开长安,返回西凉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儒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瞥了贾诩眼,暗道王灿给的任务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他和贾诩刚碰面,就针锋相对,想要说服贾诩,让贾诩投奔王灿,这是个非常有难度的事情。况且以贾诩的心智,不管是投奔谁,都会仔细的斟酌番,若是他认为没有前途的人,绝对不可能投奔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若是贾诩不认同王灿,则不可能投奔王灿。

    樊稠听了后,仔细思索番,又问道:“史阿和先生素不相识,为何救下先生?”

    李儒暗道不解释清楚,肯定不可能消除樊稠三人的戒心。他突然间在长安消失,又突然从西凉冒出来,不解释清楚,终究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李儒笑了笑,说道:“史阿有求于我,自然愿意派人救援。锦上添花虽好,终究比不得雪送炭和救命大恩。史阿派人救下李儒,却也希望李儒能帮助他进入官场,入仕为官。说起来,这也是当年王越的习惯,王越是官迷,门下的弟子也是官迷,都想着入仕为官。”

    樊稠三人点点头,相信了李儒的话。

    贾诩仔细的思索下,觉得难以找出李儒的破绽。

    蓦地,贾诩问道:“李大人,既然史阿有求于大人,能否请李大人和史阿联系,等西凉军攻打长安的时候,里应外合,攻破长安。”

    李儒闻言,阴鸷的目光盯着贾诩,眼眸闪过丝怒意。

    小肚鸡肠!死缠烂打!

    这两个成语,便是李儒给贾诩的评价。他对贾诩揪着他死死不放,非常不满,心充满了怨气,恨不得痛扁贾诩顿。

    李儒眼珠子动,冷声说道:“若贾先生愿意作为使节前往长安,倒也可以和史阿联系上,到时候里应外合,攻破长安。只是,贾先生曾经在太师麾下做官,不少朝廷官员都认识贾先生,不知贾先生前往长安后,会不会被王允抓起来杀了。”

    贾诩闻言,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樊稠见贾诩和李儒针锋相对,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贾诩和李儒,都是胸有韬略的牛人,不轻易服人。这两人相互牵制着,对于樊稠三人来说,倒也算得上个好消息,可以从得利。

    樊稠面带笑容,说道:“两位先生不要继续争论了,大家都静下心来,好好想想怎么攻打长安?兵者大事,不可不慎重对待,我们起兵攻打长安,虽说打不赢就可以撤退逃跑,但也要争取拿下长安,掌控朝纲。”

    樊稠说话,李儒和贾诩都不约而同的放弃了争斗。

    几个人,商量着进兵的策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都,州牧府。

    书房,依旧是王灿、郭嘉、程昱和荀攸四个人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掠过程昱三人,说道:“李儒的家眷已经抵达成都,被安顿下来,李儒也孤身前往西凉,准备说服西凉军反攻长安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说道:“李儒有手段,能隐忍,肯定能煽动西凉军攻打长安,旦西凉军反攻,长安势必会乱成团。因此,我们必须要及早作出准备,随时都能北上长安,我决定率领军队北上,屯兵汉,静待变化。”

    程昱抚须说道:“主公言之有理,此事宜早不宜迟,早作打算为好。”

    荀攸问道:“主公准备带哪些人前往汉?”

    王灿思虑番,说道:“此去长安,多以骑兵为主,要灵活机动,又能起突袭,而且并不需要和大军交战,因此我准备让赵云率领破军营北上,再有典韦、严颜和黄忠起北上。除此之外,再有吕蒙率领的狼牙兵,便足以应对局面。”

    荀攸想了想,又说道:“益州幅员辽阔,兵源充足,但真正派得上战场的士兵只有汉训练出来的几万士兵。除此之外,其他收拢的士兵稀松平常,需要重新训练才能编入军队。由于军事情很多,攸必须要留在成都训练士兵,而仲德公需要留在成都主持政务,便只有奉孝随主公前往汉,北上长安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有奉孝出谋划策,再有王越传递消息,足够了。况且李儒被我们控制住,有他在外面谋划,不会有任何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郭嘉呵呵笑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程昱叹口气,说道:“法正、徐庶、石韬等人的谋略倒也不错,张任、陈到的武艺也颇为不凡,可惜这些人都太年轻了,不是刚刚加冠,就是二十出头,还需要慢慢的打磨,若不是他们都在县城为官,主公便可以带几个人北上,好生打磨番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无妨,今后还有许多事情让他们做。所谓屋不扫何以扫天下,他们从小事做起,慢慢的磨练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王灿和程昱三人商定事情,两日后,王灿便点齐兵马,往汉而去。

    此次随王灿出的军队,只有赵云的破军营和吕蒙麾下的狼牙兵。除此之外,再没有其他的士兵随行。

    这次,裴元绍和周仓留在成都,继续训练士兵。

    陪同王灿北上的将领,有严颜和黄忠,以及保护王灿安全的典韦。因为攻打长安的事情太过骇人听闻,王灿根本没有说出来,而是以训练士兵为由,将赵云和吕蒙调往汉,这便是屯兵汉的理由。

    大军赶路,往汉行去。

    汉接近长安,可以兵出子午谷,攻打长安。

    因此,屯兵在汉,是最好的选择。方面可以训练士兵,另方面可以静待时机,伺机而动。而且,驻守汉的将领是高顺,有高顺率领的陷阵营,足以保证汉的安全。王灿屯兵汉,便是退可守,进可攻的大好局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,都城。

    皇宫,小皇帝和刘贤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刘协身穿身衮服龙袍,头戴平天冠,正襟危坐;宫殿下方,刘贤身穿黑色官袍,坐在小皇帝下方,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刘协看向刘贤,眼流露出愤愤的眼神,说道:“皇叔祖,王允忠心为国是好事,可是做事情太没有章法了,出去的命令朝令夕改,对西凉兵的态度也是摇摆不定,这样不好,很不好。您出宫后,去拜见王允,让他杀尽西凉兵,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对于西凉兵,刘协没有半点好感。

    因为西凉兵本是董卓的军队,让刘协非常反感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从杀死董卓开始,刘协就让王允抓捕董卓的家人,诛杀了董卓三族亲属,并且又让王允抓捕李儒,由此可以看出刘协对董卓的愤恨。虽然董卓把刘协扶上皇位,但刘协没有半点感激,反而是充满了愤恨。

    此时,有机会杀死西凉兵,岂能不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刘贤闻言,苦涩笑,说道:“皇上,西凉兵已经起兵造反,往长安方向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协听了后,身体颤,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,旋即冷静下来,吩咐道:“皇叔祖,有吕布在,不用担心西凉兵,您立刻让王允和吕布召集士兵,迎击西凉军。”

    刘贤说道:“皇上放心,王允已经在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话虽是如此说,刘贤心也非常的担忧,为王允能否击败西凉军而担心。

    ps:加更第5章,因为pk票过4o,贵宾票过4oo,需要加更8章,这是第5章,还欠3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