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9章 李儒赴凉州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长安,英雄楼。  ≦.≦≤1ZW.

    后院,史阿和李儒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史阿微眯着眼睛,神色不悲不喜,略显肥胖的脸上没有了以往的笑容,取而代之的是沉稳冷峻,坐在院子,仿若是座冰山,给人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。李儒坐在史阿对面,却又是种感觉,好似面对头隐藏在山的猛虎,随时都会择人而噬,无比的危险。

    李儒说道:“史剑师,儒心有些许疑问,请史剑师解答。”

    史阿睁开眼睛,笑道:“李先生请说。”

    李儒淡淡的说道:“王允和吕布密谋,将太师引诱到皇宫,然后利用伏兵举杀死太师。随后王云和吕布突袭太师府和李府,这样快的番动作,令人咂舌,来不及反应,史剑师是怎么知道王允和吕布反叛的消息?”

    史阿嘴角勾起,笑道:“诛杀董卓,英雄楼也是其之。”

    李儒又问道:“既然史剑师也是其之,应该杀死太师和李某,却为什么要派人救下李儒和妻儿,并且挟持我们到英雄楼。”

    史阿说道:“李先生才华出众,不该死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史阿冷笑两声,说道:“李先生,你是董卓的第谋士,智谋群,难道猜不出我救下先生的想法。先生心知肚明,不用继续试探史阿了。该说的我会说,不该说的,先生就是磨破嘴皮也无法试探出来。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吧,现在长安非常乱,还需要李先生站出来振臂挥,主持大局呢。”

    李儒闻言,瞳孔猛地缩。

    他站出来主持大局?

    史阿的话让李儒心有些迷糊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李儒深吸口气,平复了下内心躁动的心情,旋即问道:“史剑师快人快语,是个爽快人,我就不继续兜圈子了。史剑师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消息,并且将儒以及妻儿挟持出了李府,想必是效忠于某个诸侯的。若史剑师效忠王允和吕布,肯定会诛杀李儒,取得王允和吕布的奖赏,但史剑师没有这么做,显然是天下的其他诸侯。”

    史阿点头道:“李先生目光如炬,史阿佩服。然而,救下李先生家,其实是史阿自作主张,并没有征得主公的同意。史阿觉得李先生才智群,对主公肯定有大用处,所以将李先生家救出李府,以免被王允诛杀。”

    李儒大笑两声,问道:“敢问史剑师效忠哪路诸侯?”

    史阿说道:“李先生不妨猜猜?”

    李儒沉吟会儿,正色道:“天下诸侯,和英雄楼有接触的,唯有曹操、袁绍、袁术和王灿能够收拢英雄楼。虽然精确的人不能猜测出来,但英雄楼效忠的诸侯必定在曹操和王灿之间,至于到底是曹操还是王灿,不得而知,难以推断出来。”

    史阿忙问道:“李先生,为什么是曹操和王灿,而不是袁绍和袁术。”

    李儒微微笑,解释道:“袁家四世三公,袁绍出身高贵,是名门大族。他看重的人才都是当世有名望,有才华的人,对于英雄楼这样龙蛇混杂的地方,袁绍肯定不会收为己用。他可以在英雄楼游玩,也可以在英雄楼里招揽各种人才,但不会拿下英雄楼。”

    “英雄楼龙蛇混杂,名声不好,袁绍要顾及他自己的身份名望,便没有这样的魄力去拿下英雄楼,因为袁绍不敢做出影响袁家名声的事情。游侠儿,毕竟是游侠儿,做的事情终究上不得台面。”

    “袁绍如此,袁术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两人虽然性格不同,但都有各自的底线。说到底,世家子弟的身份虽然不错,却也限制了两人今后的作为。”

    李儒侃侃而谈,继续说道:“曹操和王灿,个是阉宦子弟,另个是黄巾余孽,两人对于人才都非常的渴望,求才若渴,都能做到唯才是用,只要是对大业有用的,都会收为己用。王灿和曹操混迹英雄楼,都有可能,至于是谁,却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史阿笑问道:“若是让李先生二选,先生会选择谁?”

    李儒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抹诡异的笑容,淡淡的说道:“若真的必须选择个人,我肯定选择王灿。”

    史阿扭动了下身体,问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李儒笑了笑,并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史阿见李儒不说话,便猜不透李儒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过,史阿也不知道李儒刚才的番话是真还是假,是否是故意说给他听的。史阿和李儒闲聊了会儿,主动说道:“英雄楼在主公孤身入洛阳求官的时候,就已经归顺主公。此后,老师也随主公入益州,至于史阿则留在长安。”

    史阿说的人,无疑是王灿。

    李儒暗道:果然是王灿。

    他眼眸目光闪动,显得有些阴鸷。他仔细的盯着史阿,说道:“史剑师,你找我来肯定不可能只是说些闲话这样简单吧。你主动前来找我,肯定是王灿有话需要你传达,说吧,有什么事情?王灿准备做什么?”

    史阿抚掌赞叹道:“不愧是李先生,智谋群,果然厉害,史阿佩服。”顿了顿,史阿说道:“主公传达命令,让李先生孤身前往西凉军,说服准备投降王允的西凉军将领李蒙、樊稠等人,让他们领兵攻打长安。”

    攻打长安?

    李儒听了后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王灿的心思想法,李儒刹那间就明白了。不过,李儒也暗暗佩服王灿的魄力,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让他去说服西凉兵造反。

    李儒笑道:“王灿让我离开,就不怕我跑了?”

    史阿嘿嘿冷笑,说道:“若是李先生觉得能够摆脱英雄楼的追杀,倒也可以试试。不过,主公在信上已经说清楚,李先生的妻儿不会留在长安,即将被送往成都,暂时在成都居住。若是李先生不想要李家香火,宁愿死掉自己的儿子也跑路开溜,史阿也只能说先生够狠,令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李儒听了后,面色涨红,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,王灿的做法是利用李儒的妻儿作为人质,迫使李儒不得不前往凉州,说服西凉军反攻长安,以达到王灿的目的。

    好狠!

    好无耻!

    李儒嘴角微微抽搐,心叹息声。他不得不承认王灿将他的妻儿送往成都,击了李儒的软肋,让李儒不得不听从王灿的命令。虽然李儒不过三十许,还有能力娶妻生子,但人心不是铁做的,李儒无法看着妻儿被杀死。

    再者,有英雄楼的人在,他也难以跑掉。

    史阿看向李儒,问道:“李先生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李儒无奈的点点头,说道:“好,我答应,愿意前往凉州。”

    史阿笑道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先生能够答应下来,王允和吕布恐怕是睡觉都不安稳了。先生且在后院休息几日,顺便和妻儿叙叙旧。几日后,史阿便会安排护卫,护送先生离开长安前往凉州。到时候,就看先生施展手段了,史阿在英雄楼静候先生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下,史阿又说道:“主公还让我转告条消息给先生,主公让先生留意贾诩,最好是把他招揽到主公麾下,这也是先生的另件任务,请先生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李儒听后,大袖拂,说道:“出城的事情,你自己安排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李儒往妻儿的房间行去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几日后他就要启程离开,因此又去看了妻儿眼,然后才返回书房,思考着如何策反西凉军,反攻长安。

    兵法云:夫未战而庙算胜者,得算多也;未战而庙算不胜者,得算少也。

    李儒要做的事情,就必须把事情早早谋划好,才能成竹在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董卓死后,长安陷入暂时的混乱。

    不过,有王允和吕布强强联手,没用多长时间便稳定乱局。只是在如何西凉军的问题上,王允的态度反复无常,非常不慎重。

    他会儿风,会儿雨,阴晴不定,难有决定。

    王允和吕布联手诛杀董卓后,他的性格便又恢复年轻时候的性子,愣头青,做事情不经过大脑思考,凭着心的想法做事情。因为王允统领朝政,人之下万人之上,便开始得意洋洋,有些飘飘然,居功自傲。

    王允心很得意,认为他连董卓都杀死了,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畏惧。因此,王允做的时候,便有些想当然,没有经过深思熟虑,便下了决定。尤其是对待西凉军的问题,更是草率。开始,王允想要赦免董卓的部下,避免西凉军作乱。

    时隔不久,王允又要治董卓部将的罪责。

    突然地变化,让西凉军将领心非常的恐慌,不知该怎么办?再后来,王允更是想要解散西凉军,让桀骜不驯的西凉兵卸甲归田。王允如此不慎重,反复无常,朝令夕改,令留在凉州的西凉军非常的恐惧,人心浮动。

    王允有吕布这个当世猛将,根本没在乎西凉军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想着有吕布驻守长安,西凉军肯定不敢作乱。然而,随着李儒的家眷被送往成都,李儒也通过英雄楼的渠道,离开长安,前往凉州。

    凉州,地处河西走廊东端,周围四处都是少数民族。

    因为经常和羌人、氐人等少数民族交战,使得凉州的民风非常剽悍,百姓多是桀骜不驯,能提刀杀人。留在凉州的西凉军更是凶悍无比,难以驯服,这也是吕布收拢董卓麾下的兵力,却无法将李蒙、樊稠、牛辅等将领率领的西凉军纳入麾下的原因。

    此时,李儒带着几名黑衣武士,前往凉州。

    ps:保底第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

    ps2:加更数量,小东直有记载的,大家不用担心,至少小东的信誉还是有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