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7章 董卓死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允和吕布谋划番后,吕布返回太师府,向董卓复命。 <.≤≤1<ZW.

    两人准备诛杀董卓,已经是系在条绳子上的蚂蚱,不分彼此。因此,吕布尽挑些好话说,夸赞王允。但吕布又说王允是忠于董卓的,前提是董卓不对小皇帝不利,否则王允宁愿拼死搏,也要和董卓拼个鱼死破。

    董卓听后,深以为然,立刻相信了吕布的话。

    王允性格刚直,虽卑躬屈膝,顺从董卓,却也有自己的底线。若是吕布味的说王允忠于董卓,而不忠于汉室,董卓不仅不会相信吕布的话,反而会认为吕布和王允沆瀣气,成了丘之貉,有不轨之心。

    吕布的话,去掉董卓心的疑心。

    由于李儒没在,并没有人看穿吕布的谎话。当吕布离家太师府的时候,感觉后背冰凉凉的,被冷汗打湿了大片。

    吕布离开太师府,王允则乘坐马车入宫拜见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刘协虽然年幼,不通政事,不明白朝堂上的勾心斗角,刀光剑影,但刘协身边,还有皇室宗亲刘贤这个老狐狸,有刘贤照顾刘协,而皇帝刘协本就聪敏,倒也容易沟通。王允入宫个时辰,便离开皇宫,返回司徒府。

    当日傍晚,宫传出消息,要给董卓加官进爵,加封‘尚父’尊号,并且让董卓使用天子銮驾,入朝不拜,剑履上殿。

    董卓得到消息,非常欢喜,等着次日进宫受封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董卓并没有找李儒商议,想都没想便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有吕布保护,不惧怕任何埋伏。只要有吕布在身边,纵然宫殿里面是龙潭虎穴,藏有千军万马,董卓也有信心能安然无恙,这是董卓对于吕布的信赖。

    次日早,董卓很早便招来吕布,和吕布起去上朝。

    清晨,朝阳初升。

    金灿灿的阳光普照大地,洒落在大殿,将庄严沉稳的大殿照耀得金光闪闪,好似是专门迎接董卓样。董卓昂阔步进入大殿,顿时让大殿安静了下来,他目光环视满朝武眼,粗犷丑陋的面颊上露出欢喜的神情。

    由于吕布官阶不够,便站在大殿门口,手持方天画戟,等候董卓。

    宫殿正上方,小皇帝头戴平天冠,身穿衮袍,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下方,王允穿着黑色官袍,神情冷峻,深邃的眼眸闪烁着点点精光。皇室宗亲刘贤也站在宫殿,他见董卓走来,微眯着眼睛,嘴角噙着抹笑意。士孙瑞、杨瓒等朝廷官员也是眉开眼笑,笑眯眯的,眼眸透出股畅快和凝重。

    蹬!蹬!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董卓猛地向后退出两步,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吕布眼,见吕布手持方天画戟,昂头挺胸的站在大殿门口,并没有其他表情,心又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董卓背对着朝廷百官,面朝皇帝,伸手摁在腰间宝剑上,猛然大喝道:“皇上,今日召集微臣前来,不是要宣读诏书,赐臣天子銮驾,加尊号‘尚父’,昭告天下么?既然如此,就赶快抓紧时间,微臣还要回太师府呢。”

    语气狂妄,丝毫不把小皇帝放在眼。

    龙椅上的端坐小皇帝,不过是他董卓手的个玩物。

    董卓麾下西凉铁骑精悍善战,又有十数万大军,底气十足。再加上粮仓囤积着几十万石粮食,足以支持大军的粮草,这就是有兵有粮,心不慌。董卓看着小皇帝,闪过丝轻蔑的眼神,眼前的小皇帝,不过是尊傀儡罢了。

    王允见董卓猖狂嚣张,大喝道:“左右何在,与我杀了此贼。”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脚步声不断响起,大殿左右两侧出现了伏兵。王允声令下,吕布的同乡骑都尉李肃带着二十多名士兵从大殿两侧冲出来。

    由于士兵埋伏在宫殿外,难以杀死董卓。只有将士兵藏在宫殿内,突然起攻击,才能击奏效。不过,宫殿随按宽敞,却没有遮掩物,藏匿身体的地方不多,所以李肃只带着二十多名士兵埋伏在宫殿,准备杀死董卓。

    董卓见李肃杀出,立即喝道:“李肃,孤待你不薄,为何反叛?”

    李肃喝道:“国贼董卓,人人得而诛之,何来反叛说,董贼,受死吧!”

    话音没有落下,李肃便挥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顷刻间,二十余士兵挥舞着战刀,快冲向董卓。这些士兵神情兴奋,眼流露出癫狂的眼神。因为杀死董卓,是绝对的件大功。董卓欺压百官,目无天子,若是杀死董卓,不仅能够升官财,还能青史留名,所以这些士兵快冲上去,欲杀董卓而后快。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董卓心暗道声不好,拔出宝剑急忙后退。他狠狠地瞪了眼王允,然后大吼道:“奉先我儿,保护我,快来保护我后退!”

    董卓甩开双腿,快朝大殿门口冲去。

    吕布堵在大门口,听见董卓求救的声音后,立刻挥舞方天画戟朝董卓冲去。董卓见吕布冲过来,以为吕布是来保护他的,他心喜,只要吕布出手,大殿的人都得死。然而,正当董卓面露兴奋之色的时候,猛地又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方天画戟探出,划破空气,出尖锐刺耳的锐啸声。

    吕布快奔跑的时候,身体微微前倾,右手抡起方天画戟。在和董卓即将碰面的时候,吕布低喝声,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,他抡起方天画戟,猛然削出。大戟挂着呼啸声,只见道寒光闪烁,董卓的喉咙上出现丝血痕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吕布昂藏站立,收回方天画戟,猛然插在地板上,出声闷响。

    董卓瞪大了眼睛,伸手指着吕布,嘴嗬嗬出声。然而,喉咙上的条血痕刚开始没有反应,却突地下迸裂开来,猩红的鲜血如喷泉般喷溅出来,不可遏止。董卓宜咿咿呀呀的想要怒喝,却感觉喉咙处漏风,成了哑巴,无法出声。

    他死死地盯着吕布,好似要将吕布的面貌记下来。片刻之后,董卓感觉脑混混沌沌的,眼前漆黑片,整个人已经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声闷响,董卓几百斤重的身躯下倒在地上,出声闷响,没有了气息,猩红的鲜血汩汩从脖子上流淌出来,在地板上形成滩血泊。

    代国贼,就此身死人亡。

    王允见董卓被杀,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朝吕布投去感激的眼神,旋即转过身,拱手道:“启禀皇上,都亭候吕布杀死董卓,功在社稷,利在千秋,此等有功臣,不可不赏;骑都尉李肃,冒着危险领兵埋伏在大殿,忠勇可嘉,也当赏赐,请皇上下旨。”

    小皇帝看见董卓被杀,不仅没有被吓到,反而露出兴奋的神情。他猛然站起身,大喝道:“都亭候吕布听旨!”

    吕布单膝跪在地上,抱拳道:“末将听旨!”

    小皇帝命令道:“都亭候吕布诛杀董卓,功在社稷,利国利民,乃是有功之臣,当赏。朕加封你为奋武将军,进爵温侯,假节,仪比三司,协助王司徒稳定局势,守住长安,望你恪尽职守,为国尽忠。”

    吕布神情欢喜,拜道:“臣领命!”

    小皇帝又看向李肃,喝道:“李肃听令。”

    李肃赶忙跪下,身体俯伏在地上,大声说道:“李肃听令。”

    小皇帝命令道:“李肃忠肝义胆,勇气可嘉,特封为虎贲郎将。”

    李肃拜道:“臣叩谢天恩。”

    说完两个人的赏赐,小皇帝看向王允,脸上流露出恨恨的表情,说道:“王司徒,董卓虽死,可余孽尚存,尤其是董卓女婿李儒,此人毒杀太后,又杀朕兄长,罪大恶极。你和吕布立刻派人包围李府和太师府,抓捕董卓余孽,个不留。不管是董卓,还是李儒,全部夷三族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王允听后,也是神情兴奋,夷三族正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这些个乱臣贼子,该杀,该杀!

    只有杀掉这些贼子,才能让天下太平,汉室江山永固。

    王允看向吕布,说道:“温侯,你领兵随我起,即刻包围太师府和李儒的府邸,绝不能跑掉个,所有和董卓有牵连的人,都要死。尤其是董卓的亲族,这些人没有任何功劳,没有半点能力,竟然官爵显赫,身居高位,全都该杀。”

    吕布抱拳道: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大殿,血迹斑斑,自有士兵清扫,而且还有刘贤压阵,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王允和吕布领兵出了宫殿,往太师府行去。

    路上,董卓被杀的消息源源不断的被传出去,董卓麾下的西凉兵得到消息后,不是四下逃窜,就是选择归顺吕布,使得吕布的实力快膨胀,没用多长时间便收拢了无数的士兵,这些士兵都成为吕布麾下的势力。

    等赶到太师府的时候,吕布已经招降了上千士兵,轻而易举的包围太师府,将董卓的家眷亲族全部抓起来。

    处理完太师府的事情,吕布和王允又朝李儒府邸赶去,却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诺大的李府,出了府上的下人,没有找到李儒和妻儿。

    突然间,李儒好似在人间蒸了,消失了踪迹。王允虽然很想杀了李儒,却没有时间去逮捕李儒,因为董卓死后,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做,不仅要处死董卓亲族,还要稳定朝廷局势,所以王允又带着大军将董卓亲族押赴刑场。

    董家几百口人,全部被枭示众。

    董卓的尸体也暴尸东市,任由往来的行人唾骂。

    守尸体的官吏剖开董卓的肚脐眼,插入已经点燃的捻子,点起天灯,因为董卓肥胖脂厚,天灯燃烧了几日才熄灭。

    百姓们见董卓身死,都露出畅快的神情。

    董卓身死,天下间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诸侯们得到消息后,都把目光放在长安,等待着长安下步又会生什么事情,毕竟西凉铁骑桀骜不驯,不是轻易就能驯服的。

    即使吕布和王允稳定局势,也难以驯服西凉铁骑。

    况且,董卓死后,镇守西凉的牛辅也可能领兵来犯,攻打长安。到时候,长安面临西凉大军的攻打,王允和吕布虽然有定的士兵,但能否挡住西凉军还是未知的。不过,董卓被杀,诸侯们却还是抚掌称庆,大肆庆贺。

    益州,成都。

    王灿也得到董卓被杀的消息,开始筹谋下步该如何走?

    ps:保底第二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4群群号:16o58o697,有意者,请加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