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6章 密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长安,太师府。≧ >  ≤.≤<1<Z≤W﹤.

    大厅,董卓和李儒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董卓考虑到自己的安全,心的怒气便逐渐平息下来。对于吕布和婢女私通的事情也压在了心底,没有追究。其缘故,是因为董卓需要吕布保护他的安全,所以董卓将事情压下去,并且他还听从李儒的建议,送了个婢女给吕布。

    董卓看向李儒,问道:“优,你代替孤去安抚吕布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李儒双手放在膝盖上,正襟危坐,听见董卓问,身体微微前倾,恭敬的说道:“回禀太师,吕将军得知太师既往不咎,并且赐下名美婢,心感激涕零,对和婢女私通的事情也感到非常后悔,很是自责,觉得对不起太师。”

    董卓听了后,问道:“他被我追杀通,没有半点怨言?”

    李儒正色道: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;父要子亡,子不得不亡。吕将军是太师义子,太师即使是杀了吕将军,他也不敢有丝毫怨言。卑职前去吕将军府上的时候,正碰到吕将军失魂落魄,不知所措。他得知太师宽宏大量,不仅不追究他的罪责,还加以宽厚,非常感动。”

    董卓闻言,暗暗点头,心也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大厅外名士兵跑进来,禀报道:“太师,吕将军正在太师府外,他背负着荆条,在府外负荆请罪。”

    董卓眼珠子转,顿时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他立刻吩咐士兵将吕布带到大厅,不多时,只见吕布赤裸着上身,背着根根荆条,步步的走进大厅。

    吕布行驶到大厅央,扑通声跪下,身体俯伏在地上,脸上带着愧疚的表情,说道:“太师,末将前来请罪,请太师责罚。”

    董卓见吕布主动请罪,给他台阶下,心非常得意。

    舍掉个婢女,便降服吕布,很划算啊。

    虽然吕布和婢女有染,让董卓很愤怒,但是和他的安全相比较,私通的事情就显得微不足道,不足为虑。董卓走上前去,伸手托起吕布,丑陋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说道:“奉先,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。你知错能改,便很好,男儿大丈夫,就该如此。好了,取下荆条,去换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说完,董卓喝道:“来人,带奉先去更衣。”

    吕布并没有出言反驳,他跟着侍从去换了衣服,才返回大厅。

    由于李儒从斡旋,吕布又曲意逢迎董卓,说话的气氛比较热络。期间,李儒和吕布都是毕恭毕敬,没有丝毫越礼的地方。董卓见吕布毕恭毕敬,乖乖的听话,心的根刺彻底的拔掉了,心没有了戒心。

    此时,董卓觉得吕布已经被彻底的驯服了,成了听话的条狗。

    至于李儒,董卓从未考虑过。

    李儒是他的女婿,又是他的谋臣,不管董卓让李儒做什么事情,都是应该得。所以,董卓对李儒呼来喝去,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,反而是理直气壮。董卓安抚好吕布,笑问道:“奉先,你经常出入司徒府,对王允有所了解,你觉得王允此人如何?”

    吕布心紧,不明白董卓怎么会突然询问关于王允的事情。他思虑番,脑闪过道灵光,笑说道:“王允刚直不阿,既忠于太师,也忠于汉室江山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董卓朗声大笑,似乎是听见令人捧腹大笑的笑话。

    他神色冷峻,身体猛地往前靠,说道:“奉先,你这句话说得有趣,有趣。孤统摄朝纲多年,废掉少帝,毒杀太后,世人都说孤是国贼,既然是国贼,和汉室江山就是对立的,你说王允怎么可能既忠于汉室,又忠于孤呢?”

    吕布解释道:“太师,王允是在忠于汉室的基础上忠于太师。只要太师不对小皇帝不利,王允就忠于太师。若是太师要杀小皇帝,恐怕王允就是拼死搏,也要反抗太师。这是王允的底线,誓死保住小皇帝。”

    董卓连连点头,说道:“好,说得好。”

    李儒听后,诧异的望了眼吕布,有些惊讶,这个匹夫竟然能说会道。

    对于吕布的话,不仅是李儒,连董卓也深信不疑。因为董卓统摄朝纲以来,只要不涉及小皇帝的安危,王允都是睁只眼闭只眼。然而,旦董卓牵扯到小皇帝,王允还是会据理力争,这就是王允的底线,也是董卓能容忍王允的缘故。

    不过,董卓性格多疑,脾气暴躁,从不按常理出牌。

    说不得董卓哪天杀心大起,下就杀了王允。董卓想了想,觉得王允老狐狸,老奸巨猾,可能还有另外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笑眯眯的说道:“奉先,王允老奸巨猾,做事情滴水不漏,很难察觉他做了些什么事情。你和王允颇有交情,去试探下王允有没有想要杀死孤的想法?若是有,孤就将他罢官免职,若没有,且让他继续做大汉司徒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吕布拱手答应,然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董卓摆摆手,将李儒也打走了。从内心里,李儒觉得董卓的做法多此举,即使王允内心有其他想法,也不可能告诉吕布。毕竟吕布是董卓的近臣,若是主动把内心的想法告诉吕布,岂不是自投罗,所以李儒对吕布去试探消息并不看好。

    大厅,只剩下董卓人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望着厅外蔚蓝的天空,怔怔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徒府,书房。

    王允和吕布相对而坐,王允问道:“奉先,你来府上找我,可有要事?”

    吕布开门见山,直接说道:“董卓让我来试探王司徒,看司徒是否有反意。”

    王允活了大半辈子,已经年近六旬。他听见吕布对董卓的称呼,再结合董卓府上生的事情,便觉得吕布心思生了变化,知道诛杀董卓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。同时,王允对英雄楼的实力也深深地忌惮,没想到固若金汤的太师府,竟也有英雄楼的人,这让王允心对王灿起了戒备心,不想让王灿入长安勤王。

    王允盯着吕布,淡淡的说道:“反又如何?不反又如何?”

    吕布神色不动,笑说道:“若王司徒有反意,则罢官免爵;若没有反意,则继续位居三公。想来,王司徒该知道董卓的心思了吧。”

    王允盯着吕布,沉默良久,说道:“奉先,你认为董卓此人如何?”

    吕布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说道:“董卓残暴不仁,为祸百姓,欺凌百官。”

    王允听了后,立刻说道:“奉先,我欲伸大义于天下,诛杀董卓,除去国贼,匡扶朝廷,兴复大汉江山,奉先可有胆量?”

    显然,王允是在拉吕布作为盟友了。

    吕布心虽然有反意,但面色犹豫,沉声说道:“王司徒,我是董卓的义子,杀了董卓恐怕不好啊。再说董卓膝下无子,只要等董卓百年之后,我就能继承董卓的基业。到时候,不费兵卒,岂不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王允听得吕布的话,便知道吕布的算盘。

    什么狗屁义子,不过是想轻轻松松将董卓的基业继承罢了。

    王允嘴角噙着抹笑意,说道:“奉先,你姓吕,奸贼姓董,父子关系只是名义上的,并非骨肉亲情。况且董卓横征暴敛,贪得无厌,麾下将领死的死,伤的伤,已经是众叛亲离,你难道还认贼作父吗?你当他为父亲,平时他待你是儿子吗?”

    吕布闻言,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王允的番话,直接戳了吕布心的软肋。诚如王允所言,董卓需要的不是他这个名义上的儿子,而是需要他的身武艺。

    事实上,董卓也并没有将他当做义子看,因为董卓的侄子辈或者是兄弟都已经封侯,官位显赫,权柄很重。然而,他这个名义上的义子却只有自己的几百部曲,领取粮草都要看人脸色,这样的人还是董卓的义子么?

    王允直打量着吕布,见吕布神情意动,又说道:“奉先,你想继承董卓的基业,这个想法虽好。可是你考虑过没有,董卓府上妻妾众多,你能够保证董卓死之前,不会有妻妾怀孕,生下儿子。好吧,就算董卓没有儿子,可他还有个亲侄子董璜,有董璜在,你觉得能继承董卓的基业么?”

    吕布闻言,如遭雷击。他心直存在的念想,因为王允番话,彻底的破灭了,取而代之的是杀死董卓,谋取基业。

    吕布想了想,问道:“王司徒,董卓死后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王允眉头挑,知道这是想要瓜分利益。

    没有利益,吕布肯定不会参与其。

    王允面带微笑,他早在史阿进府告知董卓府上生的事情后,就已经考虑清楚,因此没有丝毫的犹豫,说道:“董卓死后,奉先诛灭董卓族,和我起执掌朝纲。到时候,奉先任职奋武将军,假节,仪比三司,进爵温侯,奉先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吕布听后,神色大动。

    假节,意味着他代表皇帝,而仪比三司,他的地位等同于王允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令吕布心无比的欢喜。不过,吕布没有立刻答应下来,而是故作沉吟,思虑番,然后才咬咬牙,脸上露出狠色,说道:“董卓残暴不仁,辱我太甚,今日就同王司徒起,诛杀董贼,为国效力。”

    王允听后,暗道终于成了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书房,仔细的商讨诛杀董卓的事情。

    或许,董卓都没料到,他本意是让吕布去打探王允的想法,确定如何对待王允。然而,最终的结果却是王允和吕布起密谋杀他。

    诛杀董卓的计划,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然而,真正的变化之机,还待大战开始,才见分晓。

    ps:保底第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