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5章 挟天子以令诸侯(加更4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益州,州牧府。≯ ≥ <.≦<1≦Z﹤W≤.≦≤

    书房,王灿手拿着封信,仔细的浏览着。

    下方,坐着郭嘉和荀攸,两人负责诛杀董卓的事情,得到消息后,便联袂赶来找王灿商议事情,确定下步的方针战略,以便及早作出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棋道高手,都善于长远布局,及早布下棋子。王灿想在诸侯取得先机,也是如此。想要占据优势,就必须早早的谋划好,等时机到,便果断出手,才能在乱世崛起,而不被其他诸侯灭掉,成为其他诸侯的垫脚石。

    王灿看完消息,脸上并无喜色,反而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信上说已经成功离间董卓和吕布的关系,而王允也取得吕布的信任,开始和吕布接触,准备让吕布参与杀死董卓的事情。演义,董卓是因为貂蝉的缘故,和吕布生嫌隙,最终吕布奋起反抗,和王允联手杀死董卓。

    现如今,由于郭嘉和荀攸的策划,同样离间了董卓和吕布的关系。

    是以,王允再出面拉拢吕布,同样能够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即将杀死董卓,王灿应该非常高兴,但脸上却并无喜色。原因无他,旦董卓死去,西凉军势必会失去主心骨,四下奔逃。

    历史上,李傕和郭汜听从贾诩的建议,领兵反攻长安,将大汉朝彻底颠覆,天下大乱。然而,此时西凉军的大将郭汜和李傕却被王灿杀死,只剩下牛辅、樊稠和李蒙等人,虽然这些人还算可以,却比不上郭汜和李傕,没有两人的威信。

    董卓死,西凉军内乱,汉室势必遭到冲击。

    王灿要借此机会,从谋取利益。

    他放下手的信纸,目光看向荀攸,问道:“公达,诛杀董卓的事情已经上了正轨,不出意外,董卓必死无疑。然而,旦董卓身死,西凉军没有人领导,必定会分崩离析,到时候长安陷入乱局,你认为该怎么应对?”

    荀攸早有应对之策,说道:“主公当学董卓,挟天子以令诸侯。”

    句话,道尽今后的方针。

    王灿又埋头看了眼信纸上写着的内容,点点头,说道:“大致方针应该如此,但董卓虽死,吕布还活着,朝的流砥柱也还在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荀攸听了后,顿时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郭嘉闻言,也陷入沉思当。

    大致的方针有了,但还需要斟酌其的细节,怎么样才能达到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目的。因为董卓死去,吕布肯定不会坐视不理,定会想着整合西凉军,而王允等朝廷流砥柱也会出面稳住局面,长安的乱局很可能被两人平定下来,想达到最后的目的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书房外,传来轻微的叩门声。

    “主公,我是程昱!”

    叩门声响起后,便传来程昱苍老浑厚的声音。

    王灿听见程昱赶来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。郭嘉和荀攸两人擅长谋兵,在行军布阵方面很有心得,但论及揣测人心,涉及阴谋诡计,以及和朝的老狐狸打交道,还得程昱这个老家伙才顶用。况且程昱做事狠辣,出手不留余地,更适合对付王允等人。

    王灿喊道:“仲德公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程昱推开房门,进入书房,朝王灿揖了礼,然后撩起衣袍坐下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仲德公,你且看看长安传来的消息,稍后再说。”说着话,王灿将信纸递给程昱,让程昱弄清楚长安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程昱看了后,大叫声好。

    他笑说道:“董卓将死,主公便可以挥兵北上长安,占据关之地。自先秦之始,关便是家之地,高祖皇帝先是以汉为基石,随后兵出汉,占据关命脉,才得以问鼎天下,主公欲成就大业,必须要占据关才行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后,也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‘关’之地,是长安所在的渭河平原地区,之所以称之为关,是因为长安东面有潼关,西面有大散关,南面有武关,北面有萧关,处在四关之,故此称之为关。其地理位置处在四关之,使得长安稳若泰山,不易被攻打,所以古代帝王,屡屡在长安建都,定鼎天下。

    荀攸听后,笑说道:“仲德公,我等也知道长安之地非常重要,但目前来说,必须要在董卓死后,控制朝廷,重走董卓的老路,挟天子以令诸侯,才能有王霸之业。”

    程昱捋了捋胡须,点头道:“公达所言甚是,必须把皇帝控制在手。”

    王灿接着说道:“董卓死后,王允和吕布肯定会掌握朝纲,控制朝政,他们也会稳定长安局势。然而,我们想要乱谋利,就不能让王允和吕布控制局势,也不能让皇帝稳坐在龙椅上,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回忆着历史上董卓死后的事情,心不停地思考着。

    历史上,董卓死后,的确是吕布和王允掌握朝政,而李傕和郭汜则逃亡西凉,被贾诩劝说后,领兵反攻长安,才得以击败吕布,杀死王允。

    现在李傕和郭汜已经被杀死,李蒙、樊稠尚且不知能否成事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程昱,说道:“仲德公,想要控制朝政,势必要将朝廷的流砥柱清除掉,我们才能控制朝廷,否则即使迎回皇帝,也是竹篮打水场空,不可能将皇帝控制在手。所以,必须要有万全之策才行。”

    程昱闻言,冷峻的面颊上露出狠辣之色,说道:“既然如此,就等董卓死后,再制造混乱,让西凉军反攻长安,到时候长安混乱,就可以清理部分官员。由于长安乱成片,兵荒马乱的,谁能猜到哪些官员是怎么死的呢?”

    郭嘉眼眸亮,说道:“仲德公说得极是,董卓死后,吕布势必要整合西凉军,我们要做的就是煽动西凉军叛乱,让西凉军反攻长安。到时候主公领兵入长安,重整局面。诚如仲德公所言,战乱期间,死了些人很正常,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王灿看向荀攸,见荀攸也点点头。

    很显然,三个人都同意不择手段除掉部分人。

    王灿思虑番,说道:“好,就依仲德公之言,等候长安的消息,然后伺机而动。”

    王灿锤定音,定下未来展的方针。然而,时局变化,往往出乎意料之外,到时候的情况是否真如郭嘉等人预料的那样,还要看局势怎么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,吕布府邸。

    吕布从太师府狼狈逃窜而回,心后悔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就不该大庭广众之下和婢女沾染,否则也不会被董卓现。他心后悔无比,却没有后悔药,坐在大厅,吕布想着如何能得到董卓的谅解。因为这时候吕布麾下就几百士兵,部将死伤殆尽,若是背叛董卓,势必无法生存,他只能继续依靠董卓,才能在乱世活得滋润潇洒。

    况且,吕布还想继承董卓的基业,就更加不能离开。

    吕布歪歪斜斜的坐在大厅,仔细盘算着考虑怎么才能打动董卓,挽回董卓的信任。然而,左思右想,吕布都觉得难以重新得到董卓的信赖,心非常失望。就在吕布心灰意冷,不知道该何应对的时候,家丁禀报说李儒来了。

    吕布闻言大惊,问道:“李儒可曾带着大军前来?”

    家丁摇摇头,回答道:“不曾带兵前来,只有李儒人前来。哦,对了,李儒身旁还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吕布心喜,急忙说道:“快请!”

    不多时,李儒大步走进客厅,身后跟着名婢女。他进入大厅后,朝吕布拱手见了礼,笑说道:“吕将军,我给你送好消息来了。”

    吕布扫了眼李儒,以及站在李儒身旁的女人,心冷。

    因为眼前的女人并不是和他私通的婢女,而是另外个女人。

    吕布心思索,认为和他私通的女人被董卓处死,而眼前的女人跟着李儒来府上,吕布隐约也能猜测出董卓的想法。单凭李儒句送好消息来了,吕布便能知道董卓并不打算治罪,而是打算安抚他。

    吕布拱手问道:“不知李大人送来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李儒撩起衣袍坐下,然后笑道:“太师不仅没有责怪吕将军,反而赏赐名美妾给大人,难道不是好消息?”

    吕布想了想,问道:“李大人,不知‘她’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个‘她’字,显然是指和吕布私通的女人。

    李儒也是人精,听便明白其的意思。李儒神色严肃,说道:“吕将军,您跟随太师也有几年时间,难道不知道太师的脾气,‘她’惹怒了太师,焉有存活的机会,太师既往不咎,已经是宽宏大量,吕将军适可而止,切莫再做出令太师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吕布听了后,笑着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,他心却愤怒无比,他吕布想要女人,难道找不到么?董卓竟然处死和他相好的女人,再赏赐个素不相识的女人,这样的做法不仅没有起到安抚吕布的作用,反而让吕布愤怒不已,更加痛恨董卓。

    只是,吕布心的想法却没有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吕布心,对于董卓的不满快的滋长起来,不可遏止。李儒的建议,本意是想安抚吕布,却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ps:加更4,还欠下1章加更,明日会还清。嗯,今日更新完毕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