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3章 颓败的李儒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吕布离开司徒府,便察觉府外潜藏着无数的探子,监视司徒府的举动。> .

    他微微摇头,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。

    表面上,他非常受董卓的重用,因为董卓不管是上朝,或者是返回太师府,都会把吕布带在身边,保护董卓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表现得好似吕布很受董卓器重。然而,朝廷里面知根知底的官员却知道并非如此,吕布并不受董卓器重。吕布从洛阳到长安后,麾下出了自己的几百士兵,没有再增加其他的士兵,被董卓死死压制着,很难扩充实力。

    吕布心不甘,却只能听从董卓的命令,充当董卓的侍卫。

    他叹口气,双腿踢了下马腹。顿时,赤兔马撒开四蹄狂奔,如同是道火红的影子,眨眼工夫就消失在宽阔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在吕布离开司徒府的时候,府外的探子也纷纷藏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师府,大厅。

    董卓大咧咧的盘腿而坐,望向李儒,笑问道:“优,你急急忙忙的跑到府上来,是否生了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李儒拱手说道:“太师,吕布又接到王允的邀请,去司徒府赴宴了。”

    王允?

    董卓听了后,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,闪烁着道道冷光。他目光森冷,阴测测的说道:“孤领兵入洛阳统摄朝纲的时候,曾经杀掉张温以威慑百官,令所有官员不敢轻举妄动。如今看来,孤从洛阳迁往长安,这些人已经忘记孤的手段了,王允三番五次请吕布赴宴,莫非是想策反吕布?哼,既然王允不听话,孤先下手为强,杀了王允。”

    语气,透出无限的霸道和猖狂。

    无法无天,这就是此时董卓的情况,只要是和他作对的人,杀了再说。

    李儒听见董卓要杀王灿,急忙劝道:“太师,不可啊!”

    董卓瞪了眼李儒,脸上露出不愉快的神情,大声质问道:“有何不可?孤统摄百官,领袖天下,想要杀个人还不简单么?”

    李儒深吸口气,缓缓说道:“太师,张温不同于王允,张温年少的时候虽有清誉,名震时,但他是靠钱财贿赂宦官,才得以入朝为官,担任卫尉职。张温声名不显,杀死张温影响不大,还能震慑百官,是正确的做法,然而王允却不同,不能杀,也不可杀。”

    董卓怒喝道:“混账,张温能杀,王允就不能杀?什么狗屁道理,把孤惹怒了,管他是天王老子,杀了再说。反正这天下够乱了,杀个把人,再乱点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李儒听后,背脊上冷汗涔涔,吓得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他满腹疑惑,不明白董卓怎么如此嚣张了?

    废掉少帝,杀死反抗董卓的官员,都是有原因的。然而,无缘无故的杀死王允,无疑是胡作非为,没有任何章法。

    李儒躬身揖了礼,正色道:“太师,王允出身名门望族,世代为官,并且是当世大儒,在士林有很高的威望。若是太师诛杀王允,势必让天下士人群情激奋,到时候可能不只是关东诸侯起兵作乱,甚至于天下诸侯都会起兵攻打长安。”

    他停顿了下,又看了眼董卓,沉声道:“上次,袁绍率领关东诸侯攻打洛阳,太师不得不退往长安;若这次天下诸侯来袭,太师岂不是要退往西凉,才能避开天下诸侯的锋芒,请太师三思而后行。”

    董卓听后,看了眼李儒,眼露出不快之色。

    或许,李儒说出的番话是正确的。但是,李儒的分析传入董卓耳,却变成董卓的西凉军比不得关东诸侯,畏惧天下诸侯,才不敢杀王允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董卓巴掌拍在案桌上,喝道:“来人!”话音落下,名西凉士兵从大厅外跑进来,恭敬地朝董卓揖了礼,拱手道:“拜见太师!”

    董卓吩咐道:“立刻去吕布府上,让吕布来太师府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回答声,转身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李儒见董卓正在气头上,心叹息,但还是劝说道:“太师,吕布损兵折将,已经是无兵无将,境况惨淡,您对他压制得太狠了,不如给他点甜头,这样也能让吕布心生感激,把吕布收拾得服服帖帖的,或者是将吕布调往西凉,让他去西凉讨伐西域外族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董卓正气氛李儒不顾及他的面子,认为李儒恃才傲慢,心非常不悦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不是李儒变了,而是董卓变了。

    他长期身居高位,下面的官员都是谄媚逢迎,尽说些好话。董卓听惯了奉承的话,见李儒指手画脚,连续泼冷水,心便很不舒服。董卓瞥了李儒眼,淡淡的说道:“如何处置吕布,孤自有打算,不用你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李儒抬头看了董卓眼,旋即低下头。

    李儒何其精明,瞬间便明白董卓的意思。同时,李儒也知道他自己说话太随意,原来的他仗着是董卓麾下的第谋士,又是董卓的女婿,便有什么就说什么,不会有丝毫保留,可如今看来,董卓变了,不能接受忠言逆耳。

    李儒心有些失望,神情颓废,拱手说道:“太师,卑职告退!”

    董卓也不挽留,摆手道:“去吧!”

    李儒转身缓缓离去,心却逐渐的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董卓正在气头上,根本没有注意到李儒心思的变化。他仅仅是瞥了眼李儒,心便考虑着如何处理吕布。

    董卓的想法很简单,方面要压制吕布,彻底的让吕布明白落魄的滋味,使得吕布知道他才是主人,而吕布不过是他麾下的条狗罢了;另方面,董卓还想用吕布来试探朝重臣的心思,看哪些人有不轨之心,才好打尽。

    不过,李儒说不能杀王允,董卓心虽然不高兴,还是放弃杀王允的打算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吕布赶到太师府。

    他大步走进大厅,拱手道:“布拜见太师,不知太师召唤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董卓见吕布身体挺直,神情倨傲,表面看去很尊敬他,骨子里面却透着股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,心便冷哼声,直接问道:“孤听说你又去司徒府上赴宴,不知王允给了你什么好处,让你如此喜欢去司徒府赴宴?”

    吕布闻言,心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司徒府外的探子,肯定有董卓的。

    吕布暗骂董卓不信任他,但脸上的表情却恭敬起来,说道:“太师,今日王司徒找末将前去赴宴,乃是有事相托,并非为其他事情。”

    董卓‘哦’了声,身体微微前倾,问道:“是什么事情啊?”

    吕布见董卓咄咄逼人,不给他留下**,心愤怒。

    然而,吕布心越愤怒,就越恭敬,他朗声回答道:“回禀太师,王司徒听闻又有批官员被太师杀死,心惴惴不安,非常害怕被朝官员牵连,故此请末将前去赴宴,想要让末将在太师面前美言番,保住性命,以免遭到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董卓听了后,朗声大笑,脸上露出畅快的神情。

    顿了顿,他兀自不相信,又问了遍:“奉先,果真如此?”

    吕布肯定的点点头,说道:“的确如此,若有半句假话,末将愿意割下项上头颅,以证明此言非虚。”他说话的度非常慢,几乎是字顿的说出来。对于董卓咄咄逼人,吕布心非常的恼怒,连赴宴都要被盘查,还有什么自由呢?

    当年他在丁原麾下效力,更加自由,权利更大。

    如今境况惨淡,难以形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吕布心升起反叛董卓的念头,想要将董卓取而代之。他跟随董卓也有几年时间了,知道董卓虽然权势滔天,却没有子嗣,只有个侄子。若是董卓被杀死,他这个义子便能够继承董卓的基业,问鼎天下。

    不过,吕布瞬间便压下了这个疯狂的念头。

    董卓看着低眉顺眼的吕布,笑问道:“奉先呐,以前王允邀请你,莫非都是想找你说好话,想要保住性命?”

    吕布恭敬地回答道:“虽然有时不是,但多数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董卓听后,觉得王允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堂堂大汉司徒,竟然通过吕布来讨好他,可悲啊!董卓心暗道:王允表面上刚强正直,忠于汉室,却是个怕死的懦夫。

    这刻,董卓觉得王允再也不是心头大患,不用顾虑。朝廷,除了王允之外,其余官员更加不用担心。想到这里,董卓的心情更加舒坦,他大手挥,笑道:“奉先,西凉送来批汗血马,正放在府上,你去挑选几匹,带回去给麾下的士兵配备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吕布听后,不仅没有高兴,反而更加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麾下还有几百士兵,但不是大街上行乞的乞儿。吕布有他的傲骨,几匹汗血马怎么可能够招揽吕布,实在是把他吕布看的太低了。吕布心不屑,却恭敬地朝董卓行了礼,然后走出大厅,往马厩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董卓坐在大厅,仔细的思索,觉得是不是应该多给吕布点甜头。

    或者,让吕布单独率领军。

    只是董卓想到他上朝和返回府邸,都需要吕布贴身保护,便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,转身往后院走去,找娇妻美妾床上打架去了。

    吕布出了大厅,往马厩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路过后院的时候,听见声娇媚的喊声传来:“吕将军,等等!”

    吕布循声望去,只见个婢女俏生生的望着他,脸上浮现出朵朵红霞,娇羞无限。双勾魂的眸子欲拒还休,似乎是要把吕布的魂勾走。这个女子,便是董卓府上的婢女,是服侍董卓妻妾的丫鬟,由于吕布保护董卓的安全,经常出入后宅,便和丫鬟熟悉起来。

    来二去,双方便勾搭上了。

    董卓在院子里面乱搞,吕布就在丫鬟的房间里面乱搞。

    吕布被董卓刺激,心火气正旺,见女子勾魂摄魄的望着他,心升起股熊熊的欲火,迫不及待的想要泄番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快朝婢女行去。

    ps:保底第二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4群群号:16o58o697  ,有意者,请加入聊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