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0章 九江`贼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乘船从襄江南下,在江夏郡转道,往西行驶,最后北上返回成都。 ≤.<≦1﹤Z<W﹤.<

    这路径,便是王灿的返回行程。

    从襄江南下,王灿乘坐的是艘小船。不过,说是小船,却足够容纳上百人。

    这艘小船是刘表将王灿送到渡口的,特意派人找来的,护送王灿返回益州。虽然王灿谢绝刘表派兵护送的好意,但刘表赠送艘船供王灿乘坐,王灿却也无法拒绝,只得应承下来。小船南下,在江夏转道,进入长江主干道,度便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只是小船往西面行驶的时候,长江上总有艘大船远远地吊在后面。这艘大船,则是甘宁知道王灿启程返回益州,特意派出战船保护王灿的。

    傍晚,小船在江岸停靠。

    艳阳落下,夜幕降临,江面上冷风徐徐,刮着刺骨的寒风。

    此时,岸边寂静无声,小船也陷入沉寂当。

    小船上,驾船的人早已休息,王灿在船上的间屋子,秉烛读书。由于船上准备了足够的木炭,夜晚的时候才不至于受冻。王灿披着件被衾,感觉屋子传来些许凉意,便起身拨了下燃烧的炭火,然后又回到床榻旁边,仔细兵书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噼啪!噼啪!”

    铜盆,木炭燃烧起来,时不时出声脆响。

    王灿沉浸在书海,时而开怀笑,时而面露恼色,时间就这样匆匆的流逝,夜色渐渐浓郁起来,屋子外的寒气也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深夜,屋子外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忽然,三个人影突然在屋子外冒出来。由于屋子内灯火闪耀,屋外的人影冒出来后就显得非常的明显。王灿虽然专心致志的读书,警惕性却没有降低,他眼角余光扫到屋子外闪过的人影,立刻低喝声道:“谁!”

    声低喝,屋子外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此时,屋子外冒出的人影消失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两声轻轻的叩门声传来,王灿听见后瞳孔缩,眼闪过抹厉色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三两下穿好衣服,又从旁边拿着汉刀,轻轻的走到屋子门口,身体靠在房门旁侧,低声问道:“谁!”这时候,王灿神情严肃,颗心也沉寂下来。因为屋子外若是裴元绍和典韦前来找他,肯定会出声回应,但他低喝声,外面没有响应,让王灿起了戒心。

    “主公,是我!”

    屋子外,传来很轻微的声音,声音很低,却让王灿紧绷的神情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这声音,王灿无比的熟悉,是甘宁独特的嗓音。

    王灿将房门打开,只见甘宁浑身湿漉漉的,凌乱的髻散落在额头前,髻上还带着晶莹的水珠。甘宁旁边,还有两个精壮汉子,这两人和甘宁样,都是浑身湿透,髻散乱,但双眸子却极为有神,闪烁着点点精光,给人精悍无比的感觉。

    王灿赶忙把三人迎进屋子,问道:“兴霸,你们为何这般模样?”

    甘宁拱手说道:“主公,因为船上有刘表的人,末将害怕被人认出来,便只有从岸边跳入水,潜水过来,故此浑身湿透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甘宁伸手指着身旁的两人,神情兴奋,介绍道:“主公,这两人是末将前不久招揽到的将领。其长得虎背熊腰,肤色呈古铜色的人名叫周泰,字幼平;长得高瘦,身形精壮的人名叫蒋钦,字公奕。说起这两人的名字可能知晓的人不多,但提及‘九江贼’绝对是大名鼎鼎,如雷贯耳,不亚于‘锦帆贼’三个字。”

    周泰听见甘宁介绍,急忙拱手道:“周泰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蒋钦也跟着拱手道:“蒋钦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以为两人是甘宁的下属,却没有料到两人是甘宁找来的人。

    他听见甘宁介绍,心欢喜不已,伸手托起周泰和蒋钦,沉声说道:“幼平和公奕能投奔与我,乃是灿之福。长江之上,有兴霸、幼平和公奕,足以截断长江,将长江视为我益州的后花园,但凡想要南下或者北上的人,先得经过你们同意才行。”

    三人相视笑,谦虚的说道:“主公过誉,甘宁(周泰、蒋钦)愧不敢当!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周泰和蒋钦的大名,他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周泰,更是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李宗吾评价曹操、刘备和孙权,说曹操心黑,刘备脸厚,孙权又黑又厚。到孙权晚年的时候,麾下臣武将善终的很少。然而,对于周泰,孙权却极为优待,为了表彰周泰的功绩,甚至赐给周泰青罗伞盖,供周泰使用,足见孙权对于周泰的重视。

    正是周泰武勇忠心,才得孙权如此重视。

    相比于周泰,蒋钦显然没有周泰耀眼。蒋钦武艺不高,比不上周泰能够力战四方,更能够斩杀蛮王沙摩柯,蒋钦除了**水军有些才能,其余方面无法和周泰媲美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但也足以让王灿欢喜。

    王灿得到周泰和蒋钦的效忠,觉得世事难料,简直是天上掉馅饼。他孤身进入荆州,想要招揽荆州的人才,可谓是费尽心思,最终才招揽到黄忠、徐庶等人。然而,甘宁次性就带回来两个水军大将,让王灿非常的惊讶。

    王灿思虑番,问道:“兴霸,幼平和公奕担任什么官职?”

    甘宁摇头说道:“回禀主公,末将刚刚寻得两人,就尚未任命,就等主公下令。”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周泰和蒋钦,沉默片刻,说道:“幼平、公奕,你二人刚刚加入水军,寸功未立,不可能直接拔擢为将军。不过水军初建,目前还没有完善,你们加入进来,正好可以起组建水军。兴霸担任水军都督,你们两人都担任水军副都督,帮助兴霸训练水军。至于你们的官职,幼平为横江校尉,公奕为破虏校尉。”

    周泰和蒋钦纳头拜道:“主公厚恩,末将定不负主公厚望。”

    王灿见两人并没有挑剔,心也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王灿给的官职很般,不过是个校尉而已。但是,两人还有水军副都督的头衔,目前水军尚未成型,等水军建成后,两人都是水军里面的方大将。王灿目光转,问道:“兴霸,你深夜前来,还有什么事情么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屋子外响起裴元绍的声音:“主公!”

    王灿喊道: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裴元绍推开房门进来,看见甘宁在此,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拱手朝王灿揖了礼,说道:“主公,末将在屋子外听见有谈话声,还以为生了什么事情,没想到是老甘带人来了。”顿了顿,他说道:“老甘身份特殊,末将这就出去放哨,以免被刘表的人现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元绍又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暗道裴元绍还是蛮机敏的。

    裴元绍出去后,甘宁神色严肃,说道:“主公,最近段时间孙坚屯兵长沙,大肆训练水军,时常出没于长江之上。您乘坐刘表的船西行返回益州,定要小心谨慎。白天行船的时候,务必要派人在甲板上观察情况,若是遇见大批船队,立刻调转方向,末将会尽快赶来救援,以免主公和孙坚碰上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也明白甘宁深夜来访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思考着这件事情,最后摇头道:“兴霸,即使碰到孙坚,你也别上来。”

    甘宁脸上露出不解之色,说道:“主公,事关您的安全,末将岂能置之不理。”

    王灿解释道:“你抢劫孙坚的事情,早已经被孙坚记下。你若是领兵救援,势必让孙坚知道你是益州的人,这就暴露了你的行踪。因此,只要没有遇上盗贼,你都不用救援。而且我和孙坚之间,也还有点交情,虽然孙坚想要杀我,并不会因为这点交情就不杀,但孙坚是个明白人,他若是杀了我,益州兵攻打长沙的,他还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甘宁闻言,拱手道:“主公英明,末将佩服!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摆手说道:“你们回去之后,努力练兵,尽量扩张实力。今年之后,天下将会大乱,到时你率领水军纵横长江,扬名天下。”

    甘宁听得迷糊,问道:“主公,您怎么知道天下会乱?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甘宁见此,知趣的没有继续追问,他拱手说道:“主公,既然您不惧孙坚的船队,末将便放心了,夜深了,主公早些休息,末将告退。”

    周泰和蒋钦拱手道:“主公,末将告辞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快出了房门,消失在夜色。不会儿,裴元绍回到屋子,拱手问道:“主公,老甘深夜来访,是不是现有敌军拦路袭击,或者是有敌军追杀,我们是否要连夜赶路?”

    王灿瞪大眼睛,笑道:“老裴啊,你想这么多做什么,没有什么大事,无非是为了引荐两个武将罢了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听了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小船起航,继续往西面行驶。

    路上,并没有遇到孙坚的船队,而是顺利的进入益州地界。

    其缘故,方面因为天气寒冷,江面上有的地段出现少许冰块,使得船队难以行驶;另方面,孙坚也在休养生息。故此,王灿乘坐的小船顺利返回。最终,小船在江阳县转道,北上沱江,往成都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耗时半个多月,王灿终于回到成都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是初平三年月末。历史上,董卓被杀的时间是在四月底,距离董卓身死,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ps1:保底三更完成,求收藏、鲜花。4群群号:16o58o697。

    ps2:每增加1opk票,或者1oo贵宾票,都会加更章。目前pk票过2o,贵宾票过2oo,总共需要加更4章,到现在已经更了2章,今晚还会加更1章。不过更新时间估计很晚,大家明日早上起来看吧,不用熬夜等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