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9章 启程返回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初平三年,在战乱和烽烟悄然来临。≯ .

    虽又是新的年,但天气依旧寒冷,北国大地白茫茫片。街道上,来往的行人穿着厚厚的衣服,微微弓着腰,时不时低下头哈着热气暖下手,快的赶路。

    “轱辘!轱辘!”

    长安街道上,辆马车快行驶,最终在太师府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个年人从马车走下来,往太师府行去。

    他身穿件黑色官袍,头戴长冠,身披件裘皮大衣,神色匆匆,快走到大门口。守在门口的士兵见年人行来,都是神色恭敬,挺直身体,不敢有丝毫不敬。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董卓的女婿李儒。

    他得到董卓的命令,召集他商议要事,因此急匆匆前来太师府。

    大厅里面,接近门口的地方摆放着两个烧着木炭的铜盆,火红的木炭将大厅的寒气驱散得干干净净。李儒进入大厅,就感觉到股热气扑面而来,他取下裘皮大衣交给侍从,然后恭敬地行了礼,问道:“太师,召集卑职前来,有什么要事么?”

    董卓摆摆手,道:“坐!”

    李儒拱手答谢,然后撩起衣袍坐下,等候董卓说话。

    董卓沉声说道:“优啊,你传来消息说王灿从颍川逃掉,最后南下荆州。孤得到消息后,就直琢磨着是否可以挑拨王灿和刘表的关系,借刀杀人,让刘表杀了王灿。激起益州和荆州的矛盾,到时益州倾尽全力攻打荆州,双方两败俱伤,孤就可以领兵入益州,不需要耗费兵卒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李儒拱手道:“太师英明!”

    董卓朗声大笑,脸上带着得意之色,吩咐道:“嗯,既然你都说好,立刻去执行吧。”

    李儒却摇了摇脑袋,缓缓说道:“太师,您的计策非常巧妙,堪称神来之笔,令卑职佩服。这条计谋相比于卑职在颍川派人袭击王灿更好,却没有可行性。”

    董卓虎目瞪大,问道:“优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李儒叹口气,说道:“回禀太师,因为时间已经晚了。前两日荆州方面传来消息,说刘表和王灿结为盟友,互为唇齿。刘表要借助王灿的力量稳定荆州局势,并且有了益州作为盟友,便不会遭到王灿攻击。如今双方成了盟友,刘表不仅不会杀王灿,反而会派遣士兵保护王灿,难有可趁之机啊。”

    董卓眉头皱起,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这条计谋是他思虑良久,才想出来的,若是不用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董卓思虑番,说道:“优,刘表不杀王灿也没有关系,我们不能借刘表之手杀死王灿,那就派人袭击王灿,嫁祸给刘表。只要袭击成功后,再让人在益州宣传刘表杀死王灿的假消息,这样不就能成功么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董卓停顿了下,叹口气道:“可惜卉儿嫁给王灿后,竟然还没有怀上孩子,她虽然既不是正妻,也不是平妻,但只要能怀上个孩子,即便是王灿立刻死去,益州也能成为我董卓的基业,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李儒翻白眼,王灿活蹦乱跳的,怎么可能就死了。

    他拱手道:“太师,想杀死王灿不容易啊,自从王灿在荆州说刘表北面被西凉军威胁之后,刘表就加强戒备,沿路的关卡检查非常严格。若是派人去荆州刺杀王灿,非常困难。而且刚刚从荆州传回来消息,说王灿前往颍川的时候,在颍川招揽了个猛将,无人能挡,有这种人保护王灿,更加难以得手了。”

    董卓脸无奈,说道:“照你这么说,岂不是只能让王灿返回益州?”

    李儒点头道:“太师英明,王灿大势已成,已经难以遏制。如今最重要的是让卉儿小姐多承恩宠,在王灿尚未娶妻的时候,诞下长子,将来才有机会继承王灿的基业。”

    董卓闻言,皱起的眉头又舒展开来,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李儒见董卓露出笑意,又说道:“太师,最近卑职听说吕布和王允等朝廷老臣走得很近,您是不是把他压得太狠了。似吕布这样的人,若是不给点甜头,恐怕迟早要反。再加上吕布曾经被王灿攻击,麾下部将死伤殆尽,他心憋着股气啊。”

    董卓笑问道:“优,你看吕布此人如何?”

    李儒思虑番,又瞥了眼董卓,说道:“吕布虎狼之徒,见利而忘义,非是忠诚可靠之人。对于这种人,太师更应该拉拢为己用,若是把他逼急了,狗急跳墙,反而不好,请太师三思。”

    董卓捋了捋颌下的大胡子,笑道:“优说得对,你说的道理,孤也明白。然而,孤处处打压他,是要让他知道孤才是他的主子。孤能给他兵权,也能削了他的兵权。他若是想不明白,就直这样闲着吧,若是继续和王允那帮人走得太近,只能将他彻底压下去。”

    李儒心暗暗摇头,吕布这种人只能拉拢,压制反而不好。

    顿了顿,李儒建议道:“太师,吕布留在长安总归不好,不弱将他调往西凉,便除掉吕布翻腾的机会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董卓摇头道:“不用,有吕布在,还可以试探王允的心思,何乐而不为。”

    李儒无奈,只得听从董卓的意见。

    但是,李儒却在吕布身上留了个心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郡,郡守府。

    书房,曹操、戏志才和荀彧相对而坐。曹操笑道:“王灿果然没有让我失望,躲过了李儒的追杀,安全南下荆州,现在又和刘表结盟,好招妙棋啊!”

    戏志才笑道:“王灿此举,的确称得上招妙棋。有刘表给他挡住东面的威胁,王灿就可以放下心来治理益州,并且可以往西面兵,兵出西凉,攻击董卓大后方;或者南下交州,占据广袤的南方,大有可为啊!”

    荀彧哼声道:“王灿狼子野心,必定是主公劲敌。”

    曹操和戏志才闻言,相视笑,两人都习惯了荀彧对王灿的敌视。

    荀彧话锋转,又说道:“主公,这段时间彧直忙着收购粮食,现如今,粮仓已经囤积无数的粮食,足以支撑今年的大战。”

    停顿片刻,荀彧又说道:“袁绍去年被公孙瓒逼得节节败退,现在已经开始反击,并且取得胜利。以彧观之,公孙瓒必定不是袁绍的对手,迟早必败。若是袁绍坐稳冀州,主公想从袁绍麾下脱离出来,就很困难了。因此,主公定要加快度,早日占据州,脱离袁绍的控制,才能崛起于乱世。”

    曹操也是点点头,旋即问道:“志才,你有何妙计?”

    戏志才说道:“主公,东郡位于兖州,袁绍让主公担任东郡太守,何尝不是想吞并兖州。然而,主公却可以制造机会,入主兖州,脱离袁绍。等主公夺得兖州后,再兵出青州,平定青州黄巾,再得州,便能实力大增。不管如何,袁绍都必须要先平定公孙瓒才能南下,在这段时间内,就是主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曹操深吸口气,说道:“志才之言甚为有理,现如今时间很紧,王灿已经拿下益州,袁绍拿下冀州,孙坚拿下长沙,公孙瓒拿下幽州,都正在快展,我曹操也不能屈居人后。志才、公达,你二人好生谋划,尽快拿下兖州,增强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荀彧和戏志才齐声回答,脸上露出胸有成竹的神情。

    兖州,不过是囊之物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方,公孙瓒和袁绍仍在死磕,进行最后的决战。

    刘备在公孙瓒麾下任职,由于和青州刺史田楷攻打袁绍,屡立战功,被任命为平原县县令,也算有了块自己的地盘。

    相比于曹操、袁绍、王灿、孙坚等诸侯,刘备还郁郁不得志,武将只有关羽、张飞二人,臣只有同乡简雍,可谓是势单力薄。不过,刘备有了块地盘后,也非常高兴,尽心尽力的治理平原县,将平原县治理得欣欣向荣,热闹繁华。

    县府大厅,刘备坐在主位上,下方坐着关羽、张飞和简雍。

    刘备说道:“公孙瓒和袁绍交战,战乱四起,我们若是直留在平原县,不是长久之道,而且公孙瓒又处处压制着我,不让我领兵出战,我们留在平原县,肯定没有出路,大家商议下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关羽捋了捋颌下长须,微眯着眼睛,露出沉思的神情。

    然而,良久之后,关羽依旧是言不。

    张飞盯着刘备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大哥,我和二哥都听你的。你说了算,你指向哪里,我就打哪里,绝不皱下眉头。”

    简雍叹口气,说道:“主公,公孙瓒节节败退,难以抵挡袁绍。不如我们去投袁绍,以主公皇室宗亲的身份,想必能得到袁绍的重用。”

    刘备摇摇头,叹息声。

    他环视关羽、张飞、简雍等人眼,叹口气,心欣羡王灿有郭嘉这样的谋士。若是他有个擅长谋划的谋士,那该多好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荆州,襄阳。

    次日早,王灿向刘表告辞,返回益州。

    王灿选择的是走水路,并不是走6路。

    本来刘表要派士兵保护王灿返回,但王灿直接决绝了刘表的好意。刘表见王灿有典韦和裴元绍保护,也就没有坚持,任由王灿离去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裴元绍和典韦,乘船从襄江南下,返回益州。

    ps:保底第二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

    群里面群主踢了二十来个人,抱歉。公布4群群号:16o58o697,有意者请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