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8章 再遇刁蛮女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黄郅撺掇曾岩领兵夜袭王灿的事情,不过是归途的个小插曲,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。≥≥  <.≦≦1≤Z≤W≦.﹤

    马车,蒯越正襟危坐,神情严肃,心却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王灿在天黑的时候派人找他,蒯越心有些不高兴,但平息曾岩的事情后,蒯越心反而庆幸不已。若王灿不把叫他来,而是任由裴元绍、典韦冲上去和曾岩率领的士兵厮杀,肯定会把事情扩散开来,又让王灿和刘表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轻松解决问题,蒯越心也放下块大石。

    马车路疾驰,最后在英雄楼停下。蒯越下了马车,朝王灿拱手说道:“王益州,夜已经深了,越这就回府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目送蒯越远去。

    等蒯越的身影消失在浓郁的夜色,王灿带着典韦和裴元绍进入英雄楼。他只脚刚踏进们,还没来得及往后院行去,就看见吴晃急匆匆的跑过来,神色焦急。

    王灿立刻问道:“吴晃,你行事匆忙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吴晃拱手道:“主公,您离开英雄楼不久,蔡家三小姐就来找您。他已经在楼等了您三个多时辰,非要见到您之后,才肯离开。卑职左劝右劝,都无法劝服蔡家三小姐,您看是否和她见上面?还是卑职去说您没有回来,让她等下去。”

    王灿思虑番,吩咐道:“带她来后院,我见见她,看有什么要事?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吴晃回答声,便去通知蔡家三小姐了。

    王灿听见蔡家三小姐来英雄楼,心便思考她的来意。这个刁蛮女任性妄为,再加上有蔡瑁撑腰,更是无法无天。若是王灿派人将蔡家三小姐撵出去,势必削了蔡家的面子,所以王灿打算见见她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典韦和裴元绍,往后院行去。

    后院,大厅。

    燃烧的油灯散着暗黄的灯光,被冷风吹,火光微微摇曳,闪烁的灯光驱散屋子的黑暗。木炭烧得通红,散着灼灼热气,把屋子的寒气驱散干净。坐在屋子,暖洋洋的,非常舒服。王灿坐在主位上,等着蔡家三小姐来此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大厅该,轻盈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蔡家三小姐昂阔步,大步走入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见裴元绍和典韦还站在大厅,挥手将两人打出去。这时候,大厅只剩下王灿和蔡家三小姐,孤男寡女,共处室。王灿摆手笑道:“蔡小姐,请坐!”顿了顿,王灿又问道:“不知蔡小姐深夜来访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他仔细的打量着蔡家三小姐,今日她穿着身劲装,并不是宽袍大衫。

    腰带缠着腰间,将身躯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,眼看去,高挺的酥胸,纤细的腰肢,白皙的脖颈,俏丽的脸蛋,无不是吸引人视线的风景。蔡家三小姐外罩件裘皮大衣,大咧咧的在大厅坐下,好像是点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身材的傲娇之处。

    蔡家三小姐白了王灿眼,说道:“人家有名有姓,你就不能称呼名字么?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愣,这是哪出啊?

    上次蔡家三小姐堵住房门,他和蔡家三小姐针锋相对,闹得很不愉快,现在却换了个语气,让人不得不心生疑惑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还是顺着蔡家三小姐的话,问道:“请问蔡小姐姓名?”

    蔡家三小姐咯咯笑道:“人家姓蔡,名雅,你就称呼小雅吧。”蔡雅娇滴滴的看了王灿眼,脸上露出娇羞的神情。这幕,让王灿更加疑惑,不明所以。前两日还是个十足的刁蛮女,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温柔。

    王灿灵机动,说道:“蔡雅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蔡雅就立刻打断王灿的话,说道:“是小雅!”

    王灿又说道:“小雅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蔡雅不满的瞪了眼王灿,喝斥道:“你这人怎么死脑筋啊,都让你称呼‘小雅’,占了这么大的便宜,为什么定要加上‘小姐’两个字,真是大煞风景。”

    占便宜?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直注意蔡雅的神情动作,看见蔡雅很气愤,心更是迷糊了。他刚才的番话,是故意刺激蔡雅的,却仅仅见到蔡雅面红耳涨,单纯的有些不高兴,并没有猜透蔡雅到底有什么打算,这才是让王灿不了解的原因。

    王灿摊开手,说道:“小雅,夜已经深了,说吧,你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蔡雅嗔怪的望了眼王灿,露出丝异样的风情。

    饶是王灿定力好,也是愣了愣神。

    蔡雅的魅力不同于蔡琰和貂蝉,由于蔡瑁的溺爱,使得蔡雅有着股野性,也即是刁蛮气息,由于家世的缘故,使得蔡雅刁蛮霸道。蔡雅看见王灿愣神,心欢喜,以为王灿上套了,她身体微微前倾,问道:“我听说李廉突然死了,你知道是什么原因么?”

    王灿听,顿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感情蔡小妞打扮成眼前的模样,又转变性格装淑女,无非是想套话而已。

    其目的,就是想弄清楚李廉的死因。

    王灿暗暗说蔡雅的道行太低,这才刚刚开始,还没有进入正题就暴露了目的,结局肯定是竹篮打水场空。王灿笑了笑,说道:“小雅,我留在荆州的这段时间,除了今天去拜访黄忠,再也没有离开过英雄楼,整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怎么可能知道李廉的消息,你问错了人,回去问你大哥吧。”

    蔡雅媚眼抛,娇滴滴的说道:“王大人,我知道你肯定了解其的情况,您就告诉我吧,若您说出李廉突然死去的原因,我什么都愿意做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嘴角微微抽搐,蔡小妞胆量好大。

    但是,他可不敢招惹蔡雅。

    若是拉着蔡雅的小手,恐怕蔡瑁立刻提着砍刀就来了。王灿不为所动,说道:“小雅,你真的找错人了,我是真不知道啊,夜深了,赶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蔡雅见王灿油盐不进,顿时失去了耐性,直接从坐席上站起来,大喝道:“王灿,你还是不是男人,本小姐都这样了,你点反应都没有。快说,李廉到底是怎么死的,他招惹你后,才两天时间,就离奇身死,肯定和你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蔡雅呼吸急促,高耸的胸脯不停地起伏。

    她的性格和名字很不相配,个‘雅’字的本意是别致淡雅,想要蔡雅招人喜欢,但蔡雅的性格却脾气暴躁,纯粹是颗定时炸弹,随时都可能爆。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蔡小姐,你说说,我该有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这时候,双方撕破脸,王灿就没有称呼‘小雅’,而是换做双方的敬称。

    蔡雅闻言,脸色红,俏丽的脸蛋上升起抹红晕。

    这抹红晕从面颊上开始扩散,最后蔓延到耳根上,让蔡雅面颊烫,非常的不舒服。她瞪大眼睛,死死的盯着王灿,哼哼道:“别糊弄我,本小姐已经问了好多人,都说李廉的死和你有关系。你肯定知道李廉身死的原因,立即告诉我,否则我就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笑眯眯的问道:“蔡小姐,你就要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蔡雅听后,立刻冲动了。

    她不管不顾,直接冲向王灿。

    见此,王灿彻底无语,搞不明白蔡家好歹也是百年大族,怎么会养出这样的刁蛮女,简直是任性妄为,刁蛮霸道,嚣张狂妄。可以说,个纨绔子弟该有的性格,蔡雅全都有了,唯的差别是蔡雅性格单纯,脾气直爽,勉强算得上是个优点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蔡雅跑得太快,脚踩在裙裾上,使得重心不稳,直接往前面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由于距离王灿还有丈左右的距离,蔡雅伸出手也无法抓住王灿。因为找不到支撑的地方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,和地板来个亲密的接触。蔡雅闭上眼睛,心暗叹声倒霉,本想冲上去痛扁王灿,却没料到出师不利,竟是自己绊住自己,丢人啊!

    “咦,怎么不疼呢?”

    蔡雅等了半响,睁开眼睛,猛地看见王灿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啊??!”

    声惊呼,蔡雅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。他距离王灿有丈的距离,再加上倒下的度极快,王灿想要冲上来救她,也有定得难度。然而,没有想到王灿的度这么快,竟然将她救了下来。蔡雅倒在王灿怀,挺拔的酥胸和王灿胸膛接触,软软的,令王灿心神摇曳。

    “放开,放开!”

    突然,蔡雅双手用力,把推开王灿。

    她耳根子通红,眼光迷离,脸上露出娇羞的神情。尤其是感受到王灿厚实的胸膛,颗心便砰砰的跳个不停。蔡雅整日呆在蔡府,接触的人不多,尤其是接触的男人不多,除了大哥蔡瑁之外,其他便没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此时,她和王灿肌肤接触,心立刻升起丝异样的感觉。刹那间,这丝感觉又被压了下去,她大声问道:“李廉的事情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王灿哪可能说出真相,立刻摇头道:“不知道,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蔡雅瞪了眼王灿,嘟囔着嘴,说道:“不知道就算了,本小姐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蔡雅转身就走。英雄楼,自有蔡雅带来的贴身丫鬟,蔡雅离开后,她的贴身丫鬟也就跟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大厅,王灿莫名其妙的看着蔡雅离开。

    这火爆的小妞,还真是来得快,去得也快啊!

    ps:保底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。周了,鲜花很重要,大家投鲜花吧,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