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7章 黯然收场(加更2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遇到官兵拦路?”

    蒯越听了后,心讶然,不明白王灿好端端的怎么惹到官府势力。小≧说  .不过,蒯越心也松了口气,只要是官府的人,他句话便能摆平事情,若真是遇到劫匪带人来袭击王灿,即使是再有十个他也无济于事,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蒯越说道:“王益州,您留在马车,越出去解决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蒯先生,群官兵而已,还不足以让灿躲在马车不敢出去。”

    马车门帘掀开,裴元绍和典韦立刻跳下马车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王灿和蒯越从马车走出来,站在车辕上。王灿看向远处,目光扫,果然看见了黄郅,在黄郅身旁还有个县府的官吏。看着黄郅身后的士兵,显然是县城的士兵,而能够调动县城大军,除了县令外,还有掌管兵事的县丞。

    眼前的官吏,是县丞无疑。

    不等蒯越说话,王灿喊道:“黄郅,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,真的带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黄郅哼了声,吼道:“狗贼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策马站在黄郅身边的县丞眉头微微皱起,对黄郅插话很不满意。他吸口气,高声喊道:“狗贼,你胆大包天,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杀死县令大人,今日本官要为民除害,将你缉拿归案。你若是立刻投降,还能免除皮肉之苦,若是负隅顽抗,死期不远矣。”

    蒯越听说王灿杀了县令,心沉,他低声问道:“王益州,您果真杀了县令?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并没有出言反驳。

    见此,蒯越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蒯越转念想,觉得王灿堂堂益州牧,身份显赫,不可能闲得无聊去欺负个县城的小县令,又问道:“王益州击杀县令,是何原因?”

    王灿简洁的说道:“他要杀我,我自然不会束手就擒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很简单,很干脆。

    蒯越听后,也无从反驳。他心思细腻,知道生的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蒯越思虑片刻,终究还是叹口气,无法猜透王灿和县令之间到底生什么事情。他神严肃,正色道:“王益州,县令官阶虽低,却也是州基石,若是无缘无故死了个县令,主公知晓后肯定会追究责任,还请王益州释疑。”

    王灿伸手指向黄郅,说道:“蒯先生,可曾注意到十二岁左右的男孩?”

    蒯越点点头,说道:“勉强看得清楚!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眼前的小孩名叫黄郅,是黄家村人。他还有另个身份,就是县令的儿子,今日傍晚,我出城去拜访黄汉升,在村子外遇见他带着群孩童殴打黄汉升的儿子,便上去前去阻止,喝退了黄郅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黄郅带着十多个家丁来寻仇,被典韦和裴元绍打得落花流水。我见黄郅目无尊长,不遵礼法,便教训了黄郅番。”

    “逃走的家丁回去报信,黄郅的老子便带着二十多个士兵闯进黄忠院子,扬言要将我缉拿归案,并且罗列出我的罪状,说我殴打相邻,欺凌弱小,让我随他去县衙受审。我不肯答应,那县令便让士兵杀了我,说杀我之后,自有他负责。因此,我便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得云淡风轻,没有任何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但是,蒯越听完整件事情后,立刻想清楚其的猫腻。

    眼前十二岁左右的少年,是个纨绔子弟,他的县令老子也是个蛮横不讲理的人。至于王灿说的话,蒯越根本没有去怀疑,因为他认为王灿没有必要说谎。以王灿的身份,说谎是丢了自己的面子,完全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王灿没有看蒯越,又说道:“眼前的县丞,恐怕不是好心帮助黄郅吧。”

    话说了点,王灿便停下来。

    蒯越也是人精,哪会不明白王灿话里面的意思。王灿话只说半,是暗示县丞收了黄郅的好处,才在天黑后还调集士兵,袭击王灿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破事,蒯越心很烦躁。

    黄郅远远的盯着王灿,催促道:“大人,下令攻击吧!”

    县丞摇摇头,说道:“不急,不急。”他看着站在车辕上的两个人,嘴角微微勾起,眼珠子转,瞥了黄郅眼,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很显然,他并没有把王灿和蒯越放在眼,而是待价而沽,等着黄郅添加筹码。

    黄郅见此,心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他父亲当县令的时候,此人处处巴结他,现在却是这副嘴脸,可恨!可恨!黄郅长长地吐出口浊气,低声说道:“若是大人立刻兵,并且杀死那狗贼,草民愿意将家财拿出半,奉献给大人。”

    县丞听见这番话,立刻满意了。

    此时,双方的距离逐渐拉近,大战触即。

    县丞看见前方模糊地两个人影,大喝道:“给我上,将所有人都抓起来。抵抗者,杀无赦。”县丞骑在马上,意气风,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。黄家半的家产,都足够他挥霍好几年了。县丞眼珠子不断地转动,考虑着能否挖空黄家的财产。

    然而,想到黄家也算是个大族,关系很复杂,若是逼急了反而不好,县丞便把心躁动的心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支支火把闪耀,照亮了夜空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拉近,县丞也能看清楚王灿和蒯越的容貌。

    这时候,县丞身旁的个老兵站出来,伸手指着蒯越,露出惊愕的神情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大,大人,那,那,那是……”话没有说完,县丞就打断道:“你就不能干脆点,次说清楚么?不要唧唧歪歪,半天放不出个屁来。”

    老兵停顿了片刻,急促的说道:“大人,那是蒯越,蒯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蒯大人?”

    县丞伸手指着蒯越,偏头问道:“你确定他是蒯大人?”

    老兵肯定的点头,说道:“大人,小人有幸见过蒯良大人和蒯越大人,两人的音容笑貌至今都还没有忘记,站在车辕上的人的确是蒯越大人。”

    县丞顿时懵了,他身体晃,竟然直接从战马上摔下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住手!”

    县丞连滚带爬,快站起来大声喊叫。

    声声大吼在夜空回荡,将努力往前冲的士兵喊住。县丞提着官袍,快跑向蒯越。这时候,他已经管不了身后的黄郅。他虽然没见过世面,没见过蒯越兄弟,但蒯越和蒯良的名字传遍荆州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。若是得罪了蒯越,他这辈子都甭想升官财。

    县丞跌跌撞撞的跑上前去,扑通跪在地上,拜道:“下官曾岩,拜见蒯越大人。”

    蒯越摆摆手,说道:“不用多礼,起来吧!”顿了顿,蒯越又吩咐道:“你让人把黄郅带上来,本官有话要问。”

    “诺”

    曾岩竟然屁颠屁颠的跑回去,亲自将黄郅拉下马,快朝蒯越跑去。突然地变故让停下来的士兵满脸疑惑,不明白刚刚还气势汹汹,要将负隅顽抗的人诛杀,怎么现在就变成卑躬屈膝的情景,尤其是看见曾岩拜见蒯越,让这些士兵们迷糊不已。

    蒯越盯着黄郅,问道:“你叫黄郅?”

    黄郅如是回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蒯越问道:“曾岩收了你多少钱财,竟让他半夜兵,敢在夜晚的时候带兵出来。”

    黄郅不卑不亢的回答道:“曾大人没有收草民半分钱财,他是听说家父被那狗贼杀死,义愤填膺,所以才主动率领县城士兵缉拿杀人犯,将那狗贼捉拿归案。”黄郅咬着牙,伸手指着和蒯越并排站立的王灿,眼闪烁着怨毒的眼神。

    曾岩听得黄郅的话,小鸡啄米般点头,说道:“是,是,下官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蒯越冷笑道:“曾岩,你真有这么好心。”

    曾岩拍着胸脯,大声说道:“回禀大人,卑职尚未收受半分钱的贿赂,请蒯大人明察。”曾岩说话的时候,饶了个弯,他的确还没有收到半点钱财,因为黄郅说要等事情办成后,才会给钱,所以他还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蒯越冷笑两声,说道:“你可知眼前这位是谁?”

    曾岩摇头道:“下官不知!”

    蒯越大声说道:“眼前的这位大人名叫王灿,是朝廷任命的益州牧,和主公官阶相同。哼,你胆子可真大呀,竟敢带兵袭击王益州,我看你是活腻了,若王益州有丝毫损伤,纵然是诛你三族都难以消除你的罪孽。”

    曾岩听了后,如遭雷击,身体僵直的站在原地,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竟然大骂益州牧为狗贼,还真是胆大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黄郅年纪虽小,却跟着他老子学了不少的官场知识。听见蒯越介绍后,脑轰然炸响,好像是凭空里响起声炸雷,将他炸得浑身焦糊。黄郅惊愕的王灿,心若死灰,双通红的眸子也暗淡无光,他听见王灿的身份,就知道没有报仇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个是益州牧,个是平头百姓。

    双方的差距太大,让他兴不起报仇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爹,儿子让您失望了。”黄郅心叹息声,眼闪烁着晶莹的泪光,滴滴泪珠从眼眶流淌出来,从面颊上滑落,最终溅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蒯越看见黄郅流泪,心没有半点同情。

    事情都是自己惹出来的,而且又遇到王灿,只能算他倒霉。

    蒯越说道:“黄郅,事情的起因缘由我已经知晓,念在你年纪还小,不懂事,这次就不追究你的责任。赶快回家去吧,好好做人,好好反思,不要再做为祸乡里令人不齿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黄郅说了声,转身离去,背影萧瑟落寞。

    蒯越看向曾岩,冷笑两声,说道:“你的话,我希望是属实无误。你领兵回去后,不准打扰黄郅,不准欺负他,若被我现你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,直接裹起被子滚出荆州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下官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曾岩连连点头,问道:“蒯大人,下官可以走了么?”

    蒯越哼了声,见王灿回到马车里面,也直接钻进马车去,没有搭理曾岩。片刻之后,随着声洪亮的吆喝声响起,车轮转动,马车快朝襄阳城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ps:加更第2章,现在pk票和贵宾依旧没什么变化,只需要加更3章。这是第2章,还有章,便完成加更,想要多更新的兄弟们,加把劲吧。

    嗯,今日更新,到此结束,明日再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