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5章 拔刀便杀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黄郅搀扶着父亲缓缓站起来,惊惧的望着王灿,心畏惧不已。

    “蹬!蹬!”

    见王灿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,黄郅父子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两步。王灿越是和善,他们两人就越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王灿冷笑道:“退,退得了么?赶紧站回来。把我惹火了,我把你们父子都阉掉,让你们尝尝做太监的滋味。”说着话,王灿的目光往下转移,在黄郅父子的裤裆上逡巡片刻。刹那间,两人往前走两步,站在王灿面前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黄郅的老子心暗暗叹息: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徒呼奈何!他红肿的嘴角还挂着殷红的血迹,是刚才被王灿巴掌打的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院子,又是巴掌响起。

    王灿甩出的这巴掌力量十足,再次将黄郅的老子打翻在地上。他躺在地上,偏着脑袋口吐鲜血,吐出几颗白皙的牙齿。两巴掌过后,左右两边的面颊都红肿起来,丝丝猩红的鲜血汩汩流溢,血液溅落黑色的官袍上,在官袍上点缀了几朵殷红的梅花。

    此时,黄郅的老子髻散乱,头上歪歪斜斜的长冠也掉落在地上,哪还有刚刚带人进入院子的意气风。此时的模样纯粹是被欺负后,只知道忍气吞声的窝囊废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”

    黄郅的老子不停地咳嗽着,眸透出丝血红色。

    他躺在地上,呼吸急促,胸膛不停地起伏。两巴掌下来,他已经被打懵了,脑袋晕乎乎的,混混沌沌。到现在为止,才不过是两巴掌,还没有打完。

    以黄郅过来人的经验,还有最厉害的巴掌。

    若是再来巴掌,黄郅丝毫不怀疑父亲会被巴掌打晕过去。他双手搀扶着父亲,缓缓地站起来,眼睛盯着王灿露出怨毒的眼神。沉默片刻,他冷声说道:“爹,您是朝廷命官,他不敢杀我们的。既然如此,我们何必要怕他,反正左右都是挨打,我们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黄郅的老子吐出口血沫子,大声道:“好,我儿说得好,不愧是老子的种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王灿,冷笑连连,说道:“老子刚才被你吓唬通,现在我儿句话提醒了我,你不敢杀我的。我是荆州的官员,是刘荆州麾下的县令,你若是杀了我,就是和刘荆州为敌,到时候,荆州布通缉令,你插翅难逃,老子和你拼了,郅儿,上!”

    说完,黄郅的老子便冲向王灿。

    他虽然脚步虚浮,被酒色掏空了身子,但架子还在,还有副好骨架。他长得虎背熊腰,不要命的朝王灿扑去,倒也有几分气势。

    黄郅紧随其后,也朝王灿扑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,都豁了出去,直接和王灿拼命。

    由于两人笃定王灿不敢杀他们,再加上又被王灿左巴掌,又巴掌的扇耳光,反正左右都要挨打,不如冲上去揍两拳,捞回点本。正是基于这个原因,黄郅父子才不要命的冲上去,想要把王灿干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即使杀不了王灿,也得给王灿留下点痕迹。

    典韦见两人不要命的冲上去,转身就要冲过来解决两人。

    王灿摆手阻止典韦,示意典韦不要动。裴元绍见王灿挥手,也停下来,并未冲动,两人都知道王灿的能力,武艺不俗,力量非常大。眼前的两人即使冲上去,对王灿也无法构成威胁。王灿冷眼盯着黄郅父子,嘴角勾起抹冷笑。

    不敢杀人?太小瞧他了吧。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王灿右手摁在刀柄上,刹那间拔出腰间的汉刀。

    黄郅的老爹冲过来,王灿也迎了上去。他低喝声,手汉刀刹那间挥出,刀光闪烁,挂着股锐啸声,闪电般削出,抹清冷的刀光在空划过,颗硕大的脑袋冲天而起。刹那间,温热的鲜血从脖颈喷涌出来,洒落在黄郅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幕,直接让黄郅惊呆了。

    死了!

    真的被杀了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半空,飘洒着鲜血的脑袋落在地上,翻滚了几下,便动不动。黄郅初始被惊得动不动,但很快便恢复过来。他连滚带爬,三两步跑到脑袋掉落的地方,大声嘶嚎。黄郅双手捧起脑袋,只见父亲的眼睛还圆睁着,眼眸露出不甘的神情。只是明亮的眸子已经失去光彩,变得暗淡无神。

    “恶魔,你是恶魔!”

    黄郅指着王灿,边哭喊,边大声指责。

    王灿手的汉刀甩,刀刃上的血珠子全都被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将长刀入鞘,缓缓走上前去,沉声说道:“你说的不错,我的确是恶魔,但却是你们这种欺良霸善的人的恶魔。你终日带着群童子欺负别人,你的父亲也是罔顾国法,肆无忌惮的杀人,那时候你没考虑过别人的感受,觉得很畅快,很舒心。然而,现在自己的父亲死了,终于知道‘恶魔’两个字,很好,很好!”

    对于黄郅,王灿没有半点同情心。

    杀人者,人恒杀之。

    若王灿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或者没有典韦和裴元绍两人出手杀敌,死的人便是他,想必他被杀后,黄郅父子还会拍手称庆。而且最先动手的人本就是黄郅的老爹,他叫嚣着要把王灿杀死,既然是敌人,王灿当然不客气。

    至于黄郅说王灿不敢杀人,纯粹是笑话。

    即使身在荆州,但王灿照样挥刀杀人。

    王灿并没有继续杀死黄郅,因为失去靠山后,黄郅不过是个可怜虫。有他父亲在世的时候,他可以仗着父亲是县令四处作恶,可失去了倚仗的靠山,他什么都不是,只能成为人人唾弃的对象,成为过街老鼠。

    说到底,无非是个可怜虫罢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对王灿没有任何危险,与其再杀人,还不如让其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看了眼坐在地上大声哭嚎的黄郅,说道:“你走吧,你父亲有罪,该杀。但你还小,罪不至死,回去后好好地把你父亲安葬。我相信你家里的钱财足够使用好几年,希望你能做个好人,而不是继续做个纨绔无知的人。”

    黄郅抬头看了眼王灿,眼闪烁着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此仇不报,不当为人子。

    黄郅收拢好父亲的尸,背着尸体离开了。他只脚踏出院子的时候,回过头说道:“你不杀我,定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黄郅背着尸体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典韦听见黄郅威胁的话,眉头皱,眼闪过丝杀气。他脚下移动,就要出手将黄郅站杀掉,铲除后患。王灿却伸手制止典韦,说道:“山君,不用出手,他失去父亲,已经没有靠山,充其量不过是个还有点家财的人罢了,让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黄郅的威胁,王灿自有打算。

    “老裴,你过来下!”等黄郅离去后,王灿手招,将裴元绍喊了过来。

    裴元绍走到王灿跟前,拱手道:“主公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王灿在裴元绍耳旁低语阵,裴元绍听了王灿的话,眼睛亮,脸上露出畅快的神情。王灿说完后,吩咐道:“事情紧急,你抓紧时间,快去快回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裴元绍回答声,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灿看向黄忠,拱手道:“汉升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黄忠脸苦笑,心暗道何止是添了麻烦,现在黄郅的父亲被杀,他眼睁睁的看着却没有阻止,肯定要被村的族老逐出黄家村,不让他和妻儿住在村里。原本是担心黄郅的父亲赶他们走,现在却成了必须搬走的结局,让黄忠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黄叙见父亲不说话,立刻说道:“大叔,没关系的,黄郅的父亲到处为恶,杀了就杀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,现在黄郅没有依仗,再也无法嚣张。”

    黄氏带着黄舞蝶走出来,站在黄忠身旁,叹口气道:“夫君,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黄忠脸无奈,看了眼神情欢喜的黄叙和黄舞蝶,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王灿见黄氏埋怨的看着他,心不怒反喜。

    黄氏担忧目前的情况,肯定为没有着落而愁。这时候他邀请黄忠入蜀,黄氏肯定会答应,再加上黄叙和黄舞蝶劝说,黄忠应该不会拒绝。王灿深吸口气,说道:“汉升,你年近半百,尚且还是驻守城门的校尉,难道就甘心直这样下去?”

    黄忠面色沉,问道:“王益州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汉升心思灵透,怎么会不知道我的意思。我意邀请汉升入益州为官,虽然无法独领军,但也能牧守方,担任方大将,汉升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爹爹是大将军,爹爹是大将军。”黄忠没开口,黄叙却先帮助黄忠答应下来。黄氏站在旁,眼闪烁着异样的光芒,目光看向王灿的时候,眼露出欢喜的神情。很显然,他对黄忠到益州做官,也非常欢喜。

    黄忠思虑良久,说道:“主公待我不薄,我岂能背主而去。”

    王灿暗叹黄忠死脑筋,他沉声说道:“汉升,你武兼备,有勇有谋,刘表早知你的才能,可他却让你担任守城门的校尉,其原因是为什么?因为刘表看重世家大族,不可能重用你。你留在荆州,最多不过是不掌兵权的将军,毫无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你不替你自己考虑,也应该为膝下双儿女考虑啊。尤其是黄叙体弱多病,若长年累月下去,必定早亡,汉升随我入益州,我必定花重金邀请当世名医为他治病。黄叙虽然身体有顽疾,我相信仍旧能医治好。”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黄叙和黄舞蝶,微不可查的点点头,示意两人劝说黄忠。

    黄叙见典韦和王灿大展神威,心早就羡慕,也想从军杀敌。

    他伸手拉了拉黄忠的衣衫,说道:“爹爹,我们和大叔起去益州吧,反正我们留在黄家村,直都是被欺负的。”

    黄忠闻言,鼻子蓦地酸,心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黄氏说道:“夫君,妾身听从你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黄忠见黄氏支持他,心更加不好受。尤其是看见黄氏两鬓斑白的髻,心更加的难受。目光落在黄叙和黄舞蝶身上,看着两个懂事的儿女,心的坚持逐渐的动摇起来。

    ps:保底第二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