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4章 替你老子教训你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黄郅的县令老爹神色狰狞,眼闪烁着怒火,大声嘶吼:“这三人欺负乡里百姓,殴打弱小童子,目无王法,不听朝廷号令,乃是冥顽不化之徒。  ≦.≦1ZW.你们都不必顾及,给我杀!杀了人自有本官承担责任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便是给王灿、典韦和裴元绍定下罪名。

    等士兵杀死王灿三人,他就能堂而皇之的把这件事情压下去。

    黄郅站在旁,捂着红肿疼痛的面颊,恨声说道:“爹爹,不仅是他们三个该杀,连黄叙都冲上来打了我拳,将我打得吐血。还有黄舞蝶也扇了我耳光,他们也脱不了关系。最可恨的是黄忠夫妇,他们眼睁睁的看我被打,竟然没有半点同情心,他们也非常可恨,该杀呀!”

    屋子里,黄氏听见黄郅的话,个趔趄,脑片混沌。

    刚刚她替黄郅说好话,劝说黄忠息事宁人,才得以保住黄郅的两条膀子。现如今,黄郅得救后,竟然反咬口,翻脸之快,令人难以接受。黄忠知道可能有这种情况,因此还能承受,但黄氏却如遭雷击,看着眼露出恨意的黄郅,诺诺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黄舞蝶拉着黄氏的手,说道:“娘,黄郅就是反复小人,只有您才会信他。”

    黄氏说道:“是娘瞎了眼呐。”

    屋子外,黄郅的老子闻言大怒,吼道:“黄忠,真如我儿所说?你竟然不管不顾,眼睁睁看着你的侄子被打?”

    黄忠默然不语,脸上露出后悔的神情。

    早就知道那厮是个白眼狼,肯定会翻脸不认人,却没想到这么快。早知如此,就该让裴元绍废掉他的两条膀子。现在沦为恶人,让黄忠气愤不已。他昂着头,目光凛冽,喝道: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难不成黄县令要治黄忠个‘袖手旁观’之罪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做得好!”

    黄郅的老子冷笑两声,恶狠狠的说道:“黄忠,你放心,我看在大家都姓黄的份儿上,不杀你。然而,你坐视歹徒逞凶,袖手旁边,我会将你家缉拿归案,压入大牢,好生的教训。至于你的儿子和女儿,不懂礼节,我也会像他刚才教导我儿那样,好好地教导他们番,让他们明白做人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他伸手指向王灿,眼露出恨恨之色。

    王灿嘴角勾起,冷笑道:“狗官,你自己都自身难保,还这么嚣张,还是多想想自己的安全吧。你仔细的瞅两眼,看你的士兵都成什么模样了?”王灿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,二十多个士兵,不过是送上门来找死的。

    幸好典韦和裴元绍都没有下死手,否则这二十多人,全都要死。

    黄郅的老子瞅见带来的二十多个士兵节节败退,冷喝道:“你们攻击朝廷命官,其罪当诛,若是能悬崖勒马,还有活下来的机会,若是负隅顽抗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说到半,黄郅老爹的脸色猛然大变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柄钢刀划破空气,出尖唳的刺耳声。钢刀裹挟着万钧之力戳向黄郅的老爹。他瞳孔微缩,眼露出惊慌的神色,被射来的钢刀吓得连挪开脚步的胆量都没有,怔怔的站在原地呆,动不动,好似是等着钢刀插入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这刀,是王灿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钢刀,扔向黄郅的老子,让他闭嘴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钢刀从脖子旁边穿过去,刀尖周围冷冽的劲风流转,在脖子上留下道血痕。哐当声,钢刀从空滑落,最终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黄郅的老爹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,暗道好险,差点就被杀死了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去,只见王灿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,手又掂起柄钢刀,正做出个将钢刀朝他射来的动作。

    见此,他赶紧跳跃闪躲,想要躲开王灿射来的钢刀。然而,当他停下来的时候,却看见王灿仅仅是做了个假动作,并没有将钢刀抛掷出来。他没有像黄郅样被扇耳光,却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好似是被王灿扇了巴掌。

    他心愤怒得快要抓狂,可局势却不受他控制。

    “啊?!好痛!”

    “救命,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县令大人,挡不住了,挡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多个士兵挥舞着钢刀,无法挡住裴元绍和典韦。

    两个黑脸大汉,典韦左右手各持柄铁戟,裴元绍手握柄汉刀,铁戟和汉刀不断舞动,所过之处,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典韦的双手戟霸道无匹,杆铁戟直接砸出去,凭借着天生神力,立刻将挡在身前的士兵砸飞出去,倒在地上不停地惨叫;或者是戟尖闪电般探出,刺士兵的肩胛、手臂、大腿,将士兵打得重伤,失去战斗力。

    典韦出手极有分寸,虽下手重,却没有伤及性命。

    裴元绍双手握刀,锋利的汉刀霸道无比,刀劈下去,便将普通的钢刀劈得碎裂开来。普通的钢刀韧性差,承受不住汉刀的劈砍。院子的士兵武器不如汉刀锋利,武艺又不如裴元绍,可谓是处处受限制,只能被动挨打。

    院子,惨叫声不断响起,二十多个士兵眨眼工夫就被收拾干净。黄叙站在黄忠身旁,看得兴起,大声拍掌叫好。

    太精彩了!

    太厉害了!

    黄叙看着典韦和裴元绍逞威,脸上露出欣羡的神情。他自小体弱多病,虽然也有身好力道,但是使用全力,身体就承受不住。若是无法治好身上的顽疾,便没有上战场的可能,黄叙脸欣羡,脸上却也露出落寞的神情。

    黄忠见此,心微微叹口气。

    他伸手摸着黄叙的脑袋,说道:“叙儿放心,爹爹定会寻得名医,将叙儿的疾病治好,到时候叙儿继承爹爹的武艺,就可以像两位大叔样,驰骋疆场,建功立业。”黄忠嘴上安慰着黄叙,心却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若真能寻得名医,救治黄叙,便不会拖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“主公,裴元绍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“主公,典韦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没用多长时间,两人已经解决所有的士兵,回到王灿身前复命。裴元绍和典韦瞥了躺在地上惨叫的士兵眼,神情不悲不喜。打败这群没有战斗力的士兵,两人没有任何成就感,就好像是个成年人欺负个刚满三岁的小孩,不值得兴奋。

    此时,黄郅父子都慌了神,忐忑不安。环顾四周眼,入眼处全是伤残士兵,这幕情景让两人心惊肉跳,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郅儿,咱们走!”

    见情况不对,黄郅的老爹立刻准备溜走。

    典韦见两人想要溜走,大喝道:“你们两个,立刻站住,否则我要杀人了!”声大喝,如平地里突兀响起的声炸雷。

    典韦的声音极大,如洪钟般响亮的声音传入黄郅和他爹耳,让两人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。两人见识过典韦的厉害,丝毫不怀疑典韦会暴起杀人,只得乖乖停下来。典韦冷哼声,冲上前去将院子的大门堵上,防止两人溜出去。

    顿时,出路被断,后面又有敌人,两人成了瓮之鳖。

    失去倚仗后,黄郅的老爹反而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将黄郅护在身后,挺直胸膛,直面王灿,大声喝道:“我乃朝廷命官,你不仅打伤打残我的士兵,还拦住我的去路,难道不怕朝廷通缉,大军追杀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没笑,裴元绍和典韦却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开玩笑,朝廷派兵追杀王灿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王灿心冷笑,背负双手,缓步走到黄郅的老子跟前,笑道:“你个小县令,懂什么国家大事。实话告诉你,我不怕朝廷追杀。你放心,你的待遇和你儿子模样,你公私不分,颠倒黑白,我也会替你老子教训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低喝声,提起全身的力量,巴掌猛然甩出,朝黄郅老爹脸上掴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声清脆的声音响起,声音响亮尖唳,直透云霄。

    这巴掌,力量比王灿扇在黄郅脸上的力量强横了不知多少倍。由于黄郅岁数小,只有十二岁左右,王灿便收敛了些力量,并没有倾尽全力。但是对于黄郅的老子,王灿没有丝毫留手,巴掌扇出去,力量巨大无比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黄郅的老子被巴掌扇在脸上,倒飞出去,身体落在地上后,出声闷响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他躺在地上,捂着红肿起来的面颊,脸上露出恨恨之色,这个仇,他定会讨回来的。他不停地咳嗽,身体也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突然,他张嘴吐出口鲜血。这口鲜血,夹杂着血沫子以及几颗雪白的牙齿。黄郅的老爹抬头看着王灿,眼露出惊恐的神情,眼前这个面带笑容,好似人畜无害的青年好狠的手段,出手太狠了,巴掌就打掉他几颗牙齿。

    好恐怖!

    好霸道!

    王灿不紧不慢的走上去,说道:“这巴掌,是教训你教子不严,让儿子欺凌乡邻,目无尊长。若是我不教训你,你老子就算死了也会从棺材里面爬出来找你。诶,我这么做,实在是用心良苦,是为了替你老子教训你这个不孝子。好了,站起来吧,我还没有教训完呢。”

    黄郅的老子嘴角抽搐,心畏惧不已。

    若再来几巴掌,他满嘴白皙的牙齿可就要遭殃了。这时候,黄郅也站在后面,他伸手扶着他老爹,惊恐的看着王灿。

    不久前,他被扇了三巴掌,面颊红肿。

    作为个过来人,他知道眼前青年每巴掌的力道都会有所增加。现在才扇了巴掌,就把他老爹的牙齿打掉,打得口吐鲜血。若是后面还有两巴掌扇来,他老爹不得被打个半死啊。此时,黄郅心彻底慌了神,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ps:保底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