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3章 你可服气?(加更1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黄郅见王灿站在身前动不动,也不说话,也不动手,眼珠子转了转,说道:“大人,若是没有其他事情,小子先走了。≥≯ ≤.≦≦1﹤Z≤W<.﹤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就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王灿低喝声,令黄郅立刻停下来。

    黄郅怔怔的望着王灿,眼眸流露出无辜的神色,脸无奈。王灿让他稳稳地站着,不仅不动手,也不说话,安静得让黄郅心害怕,好似暴风雨即将来临。黄郅情急之下,想着走为上策,想要趁机溜出院子。

    可惜,王灿声大喝,让黄郅心仅存的丁点希望破灭。黄郅深吸口气,平复了内心躁动不安的情绪,问道:“大人,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王灿淡淡的说道:“我说过要好好的教导你,还没有动手呢,你跑什么?”

    黄郅闻言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遇到这样蛮横无理的人,黄郅心颇为无奈。尤其是眼前的人比他更强,更无赖,让他没有任何办法逃脱。黄郅猛然抬起头,想要和王灿理论。然而,黄郅刚张开嘴,就看见蒲扇般的大手掌横空甩出,扇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手甩出的度快若奔雷,根本不容黄郅反应过来,便已经落在黄郅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声音清脆响亮,在院子不停地回荡着。

    黄郅被王灿扇了耳光,惨叫声。由于事突然,他被掴了耳光后身体的重心不稳,个趔趄摔倒在地上。由此可见,王灿这巴掌扇出的力量比黄舞蝶强横了不知道多少倍。事实上,王灿双臂的力量本就很大,不亚于典韦这样天生神力的猛人,他挥出的巴掌,直接将黄郅打懵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黄郅轻咳两声,嘴角吐出口鲜血。他伸手将嘴角的血迹擦拭干净,眼闪过怨毒的神色。眼前的人实在是欺人太甚,他从小到大,没有被如此欺负过,并且是当着众人的面被扇了巴掌,令黄郅愤怒不已。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躺在地上的黄郅,嘴角微微上扬,说道:“小子,刚才扇出的巴掌是为了教训你目无尊长,将长辈推倒在地上,以及直呼长辈名字,你可服气?”

    “服气!”

    黄郅埋着头,回答了声。然而,他低头的时候,清澈的双眸却闪烁着疯狂的神色,显然是恨极了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不管不顾,道:“恩,好孩子就该知错就改。既然服气,那就站起来,我要好好的给你上课,让你明白应该怎样做人?怎样才算是个好孩子。”王灿背负着双手,如苍松般站立在黄郅跟前。

    他身材颀长,身体精壮,站在黄郅跟前如同是座只能仰望的高山,让黄郅心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,只能乖乖的被欺负。

    “我誓要杀你,定要杀你。今日之辱,我定会百倍讨回来。”黄郅咬着牙,心暗暗狠,将所有的痛苦都忍了下来。他双手撑在地上,缓缓从地上爬起来,又站在王灿跟前,昂着头,脸上露出不屈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副表情,让王灿升起丝好感。

    只可惜,王灿要收服黄忠,并不会因为产生点好感便放过黄郅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道劲风闪过,声清脆悦耳的响声传来。

    此时,院子静悄悄的,黄忠夫妇没有说话,黄叙兄妹更是大气都不敢出。王灿巴掌甩出后,落在黄郅脸上。清脆的声音响亮无比,在院子不停地回荡着。这巴掌的力道比刚才又增加了点,直接将黄郅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声闷响,黄郅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的黄郅,左右两边的面颊已经红肿起来,高耸的面颊好像是胀的馒头。他躺在地上,张开嘴吐出口鲜血,神色狰狞恐怖,眼闪烁着仇恨的光芒。这时候,他明白王灿是有意针对他,根本没有打算放过他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明白王灿不会杀死他。

    黄郅揉了揉酸的屁股,感觉面颊火辣辣的疼痛,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王灿走到黄郅身旁,缓缓说道:“这巴掌,是为了教训你蛮横霸道,带着群童子欺负弱小,不懂礼节。这样无礼的人,即使长大也是个祸害,所以我要教训你,让你明白做人应该谦虚谨慎,要有德行,要有保护弱小之心,你可服气?”

    “我服!”

    黄郅左边的面颊分别被王灿和黄舞蝶扇了巴掌,右边被王灿闪了巴掌,已经是情况惨重,说话的时候都颤颤巍巍的,感觉面颊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不用王灿说话,他自己站起来,直挺挺的站在王灿跟前。

    黄郅咧开嘴,桀桀笑道:“打吧,用力的打,家丁们已经回府去了,不用多久我爹就会带人来这里的。到时候,不管是你,还是其他人,所有人都别想跑,我会把所有的屈辱加倍讨回来的,定会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无法摆脱,黄郅便撕破了脸皮,直面王灿,无惧无畏。个十二岁左右的男孩,有这般胆量,的确不错,令王灿在啧啧称赞。

    后方,黄忠见了后,也暗叹声不愧是黄家的种,有胆量。

    王灿呵呵笑,说道:“你服气就好,放心,我会好好教导你的,至于你的县令老爹,我也会好好地教训他,让他知道做人的道理。不过,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教导你,让你知道做人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又是巴掌甩出。

    这巴掌的力量又增强了几分,掌心挂着股劲风,落在了黄郅脸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声响亮的耳光响起,旋即响起声惨叫声。

    黄舞蝶看着黄郅被打得惨不忍睹,脸上露出不忍的神情。

    至于黄叙,稚嫩的面积上则是露出副大仇得报的畅快神情,他和黄舞蝶不同,黄郅虽然口花花的调戏黄舞蝶,却不敢动手。而黄叙却经常被黄郅殴打,从小到现在,黄叙被殴打了无数回,这次见王灿连续几巴掌,将黄郅打得晕头转向,好像死狗样,心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,好,狠!”

    黄郅躺在地上,惊恐的望着王灿,说话口齿不清。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走上前去,说道:“我不狠,别人就对我狠。所以,我对你非常狠,这巴掌,是代替你老子教训你的。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,你老子不学好,蛮横无理,欺良霸善,你也不学好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院子外传来冷漠的声音:“谁这么大的胆子,敢教训我儿子?”随着声音响起,院子外走来个身穿黑色官服,头戴长冠的年人。

    年人身材魁梧,和黄忠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然而,他行走的时候脚步虚浮,显然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,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他目光扫,看见黄郅躺在地上两边的脸肿起老高,心愤怒不已。目光望着站在黄郅身旁的王灿,神色冷漠,恨不得将王灿剥皮抽筋。

    年人,便是黄郅的老子。

    他看见黄郅吐血,被打得不成人样,大吼道:“来人呐!”

    “卑职在!”

    年人声令下,二十多个身穿官服,腰佩钢刀的士兵走上来,抱拳喝道:“大人,有何吩咐?”这些士兵神色兴奋,跃跃欲试,看向王灿的时候,好像是猎豹现了猎物,随时准备冲上去将王灿撕成碎片

    黄郅的老子伸手指着王灿,怒喝道:“此人殴打百姓,为祸乡里,恣意妄为,欺负弱小,立刻给我抓起来,压入大牢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这群士兵大喝声,摩拳擦掌,准备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上,抓住他!”

    士兵,个稍微年长的士兵大喝声。旋即,腰悬钢刀的二十多个士兵疯狂的涌上去。只听见阵凌乱的脚步声响起,柄柄钢刀快出鞘,明晃晃的刀刃在艳阳的照耀下,闪烁着冰冷的光芒,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典韦从后背上摸出两柄铁戟,横刀立马,挡在王灿前方。裴元绍也是拔出悬挂在腰间的汉刀,双手持刀而立,屹立在王灿前方。两个黑大汉,如同两尊大山动不动,两人神色狰狞,脸上露出兴奋地神情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二十多个士兵,露出不屑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群县衙里的孬兵,没上过战场,没见过血,根本没有威胁。

    此时,黄氏带着黄舞蝶回到屋子里面。黄叙则是站在黄忠身旁,眼闪烁着兴奋的神情,他自小便知道父亲武艺绝伦,口九尺大长刀厉害无比,想着能像黄忠样驰骋疆场。此时看见典韦和裴元绍摆开架子,准备放手搏,非常兴奋。

    黄叙问道:“爹爹,那两位叔叔不会输吧?”

    黄忠伸手指着典韦,笑道:“那位手持双戟的大叔,连爹爹都打不赢,你说他会输么?就算是再多百个士兵,也挡不住他们两人阵冲杀。你不是羡慕战场厮杀么,现在好好看看,将来才能上战场。”

    黄忠怜惜的看了眼黄叙,摸着黄叙的脑袋,心叹口气。

    黄郅的老子见黄忠动不动,喊道:“黄忠,你现在迷途知返还来得及,若是为虎作伥,不仅是你,连你的妻子和儿女也要受到牵连,好好考虑吧。”

    黄忠心冷笑,事情早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,这明显是说来骗人的。黄忠知道这不过是欺骗他的谎言,立刻回应道:“表兄,我并没有犯错,何错之有?倒是你,带着群士兵围着眼前的人,你可知道他是谁?”

    黄郅的老子笑道:“他是天王老子又能如何?今天打了我的儿子,不管是谁,都得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黄忠听了后,便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黄郅的老子怒吼声,麾下的二十多个士兵立刻冲了上去。个个士兵如狼似虎,挥舞着钢刀冲上去。

    裴元绍和典韦屹立如山,动不动。

    眼见敌人越来越近,典韦身体晃,猛然抡起铁戟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裴元绍怒喝声,也跟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ps:加更第章,pk票2o,以及贵宾票过1oo,需要加更3章,这是第章。

    嗯,今日没有了,争取明日在保底三更的基础上,解决后续需要加更的2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