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2章 发泄一番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黄氏见裴元绍下手毒辣,凶狠残忍,害怕黄郅被裴元绍打残,最终无法收拾,三步并作两步赶忙走到黄忠面前,轻声说道:“夫君,大家都是个村的,你和他父亲又是表亲,抬头不见低头见,何必要把事情做绝,还是算了吧。≯> ≧ ≤.<<1≤Z≤W<.≦≦”

    黄郅闻言,眼闪过抹喜色。

    答应,定要答应啊!

    黄郅心暗暗祈祷,目光盯着黄忠的时候,颗心怦怦直跳。眼看着眼前的黑脸大汉越来越近,黄郅心便紧张不已。若是稍微慢点,就要被打折两条臂膀,他至少个月别想出来蹦跶。因此,黄郅不停地祈祷黄忠赶快答应下来,才能逃过劫。

    “裴将军,稍等!”

    黄忠眼闪过抹不忍,最终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不管黄忠心是如何考略的,却仍旧还有丝和黄郅解的想法。他知道这丁点想法非常渺茫,根本就是看得见摸不着。即使如此,黄忠心依旧还想要试试,毕竟黄家村是他的根。听见黄氏的话后,黄忠借坡下驴,出言让裴元绍停下来。

    裴元绍闻言,果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黄郅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脸上露出庆幸的神情。

    番折腾,总算是保住两条手臂。只是,黄郅仍然不敢轻举妄动,他害怕裴元绍不顾黄忠的话,突然难,给他致命击。这时候,还必须要站在黄忠身旁的青年点头,他才能离去,因此他等着黄忠向青年说话。

    果然,只听黄忠说道:“王益州,可否卖忠个面子,放他离开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也不想,立刻说道:“汉升,你是明白人,知道这小子歹毒得很,回去之后肯定会纠集更多的人来挑事,到时候人多了,咱们很不好办啊。”

    黄郅闻言急,忙伸手指天,说道:“不会的,我不会的,我誓,我决不带人来。”

    他神色诚恳,眼露出祈求之色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黄郅成熟得早,他现在才十二岁,不过是个尚未成年的孩童,却已经能察言观色,借助外力。而且见情况不对劲,赶忙放下身段卑躬屈膝的求黄忠相助。当然,这可能是由于他的县令老爹言传身教,才会让黄郅成熟得如此早。

    这年代,誓是很严肃的件事情。

    黄郅用誓言作保证,立刻得到黄忠和黄氏的谅解,觉得事情可以缓解,还有回旋的余地,便想要息事宁人,将事情化解。

    黄叙和黄舞蝶撇撇嘴,心不相信黄郅的话。

    两人都知道黄郅的为人,人前套,人后套,说话点都不靠谱。

    黄忠看向王灿,拱手说道:“王益州,不管如何,他总是忠的侄子辈。既然他已经誓不带人来,做了保证,您就让典兄让开大门,放他们里去吧。这些家丁都被打成重伤,长久躺在这里也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黄郅听着黄忠的话,心阵窃喜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接下来的话却让黄郅如临深渊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小子,别在我面前玩花样,你誓说你不带人来,回去之后肯定向你老子告状,让你老子带人来吧。哼,你也看见他们的厉害,别说你多带些人,就是带百余人过来,也照样打得你们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黄郅不停地点头称是,他把头低下的时候,眼却闪过丝冷意。

    这个仇,定要报。

    但是,他抬头看向王灿的时候,却是笑吟吟的,典型的笑面虎,人前套,人后套,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,王灿看着眼前的少年,就好像是看见了黄郅的老爹样,都是属于狐假虎威,鱼肉乡里的人。

    王灿能猜出黄郅的心思,却没有点破。

    黄郅出现得很及时,王灿的确需要个这样的人。没有黄郅这样的纨绔子弟,没有黄郅的县令老爹,黄忠也不会被逼入绝境。

    只有情况危急,黄忠才会动摇心的坚持。

    黄郅忐忑的看向黄忠,轻声问道:“叔父,侄儿可以离开了么?”

    黄忠点点头,示意黄郅可以走了。王灿也点头示意,摆摆手让裴元绍停下,又让典韦让开大门,任凭黄郅和十余个家丁离去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这下,黄郅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地了,缓缓站起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的时候,感觉裤裆湿漉漉的,非常难受,而且有着股尿骚味儿,非常的难闻。周围的家丁耸了耸鼻子,都皱起眉头,但惧于黄郅的身份,不敢声张,只能忍受着。家丁们托着受伤的身体,快往院子外面冲去。

    王灿瞥了眼黄舞蝶和黄叙,见两人脸上露出不甘的神情,心动。

    他看向黄郅,喊道:“小子,站住!”

    黄郅听,心暗道要遭。他知道形势不如人,只能乖乖的停下来,若是把王灿惹急了,那两个黑脸大汉又要动手,吃亏的肯定是他。黄郅转过身,微微弯腰,诺诺的问道:“大人,您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?”

    王灿不理会黄郅,看向黄叙,说道:“黄叙,有没有胆量,上去揍他顿。”顿了顿,王灿又说道:“舞蝶,你也去吧,这小子忒嚣张,这次就当给他个教训,以免他下次还敢来。”

    黄郅闻言,心暗骂王灿无耻,都放人了,还把他留下。

    “好嘞!多谢大叔!”

    黄叙说完,立刻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心直憋着股闷气,尤其是黄郅将他母亲推倒在地上,还直呼他父亲的名字,更是惹得黄叙心怒气升腾。王灿句话,简直是如若天籁之音,让黄叙心欢喜不已,不等后面的黄忠和黄氏反应,便挥舞着拳头冲上去。

    黄舞蝶也是说道:“大叔,你真好!”

    她娇笑声,也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黄忠想要说话阻止,但看见黄叙和黄舞蝶欢喜的冲上去,心蓦地酸。

    他处处忍让,知道由于他的原因,使得两个孩子受苦,才会这样大胆的冲上去。若是出言阻止,反而不好,干脆不说话。这刻,黄忠也放弃忍气吞声和黄郅和解,得罪了便得罪了,没有什么好害怕的,只要两个孩子能过得舒心,足矣。

    黄氏幽怨的看了眼黄忠,无可奈何。然而,黄氏看着黄叙和黄舞蝶冲上去,眼却带着抹幸福,至少两个孩子是为了她和黄忠,才会冲上去的。

    黄郅见两人冲来,不敢闪躲,心郁闷无比。若是闪开,又害怕把那青年惹急了,便只能任由黄叙和黄舞蝶痛扁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清脆响亮的耳光响起,黄舞蝶巴掌甩出,在黄郅脸上印了个通红的五指印。

    黄舞蝶虽是女子,年龄只有十岁左右,可常年跟随黄忠习武,底子深厚,巴掌甩出去力量十足,打得黄郅个趔趄,差点摔倒在地上。黄郅心暗骂黄舞蝶毒辣,捂着火辣辣的面颊,眼闪过丝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他誓,定要将黄舞蝶娶过来,慢慢的折磨,泄心之恨。就在黄郅捂着脸,刚刚站稳的时候,黄叙又挥舞着拳头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黄叙大喝声,顾不得身上的疾病,提起力量,握紧双拳砸出。拳头打出,挂着股风声,闪电般砸在黄郅身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声闷响传来,黄郅如遭雷击,蹬蹬蹬的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他脸色苍白,眼露出比可思议的神情,捂着嘴不停地咳嗽。黄郅大声咳嗽的时候,嘴角竟然流溢出丝殷红的鲜血,由此可见,刚才黄叙出拳的力量非常大,只是黄叙拳打出后,自己也是不停地咳嗽,他双手撑在膝盖上,好半响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妹,接下来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黄叙拳打出,便后继无力,回到王灿身边。

    黄忠见黄叙和王灿亲近,脸上露出丝若有若无的苦笑,看来在家里忍气吞声,使得自家的儿子都心有怨言啊。

    黄舞蝶扇了巴掌,摇头道:“不打了,没趣!”

    见此,黄郅才松了口气。他勉强露出抹笑容,看向王灿,毕恭毕敬的问道:“大人,他们已经泄完了,我可以走了么?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说道:“不着急,不着急!”

    边说话,王灿边缓步走上前去,走到黄郅身旁,说道:“你也是十二岁左右的童子了,再等几年便加冠成年,你这样的性格要不得,我得好好地教导你才行。来,来,来,站在我面前,站直了,不要歪歪斜斜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的话,很和善,好似良师教导般。

    然而,话传入黄郅耳,不啻于声惊雷炸响,炸得黄郅外酥里嫩。刚才他低声下气,装孙子,求爷爷,告奶奶,没想到说的话当放屁样,还得被眼前的青年教训。黄郅深吸口气,缓缓站定,稳稳地站在王灿眼前。

    良久,王灿都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让黄郅心升起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王灿瞥了眼黄忠夫妇,又扫了眼神色欢喜的黄叙兄妹,心微微笑。其实,他可以放过眼前的童子,不用计较。对于王灿来说,欺负纨绔子弟并没有成就感,但王灿要收服黄忠,就必须要把黄忠逼到绝境,才能让黄忠和他入益州,成为益州的员虎将。

    如今,王灿狠狠地教训眼前的童子,等他的县令老爹赶来,双方争执不下,生争斗,黄忠在黄家村便没有立足之地。到时候王灿施加援手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才有机会收服黄忠。

    所以,王灿才将黄郅叫住。

    眼见个个家丁跑了出去,王灿并没有阻止,而是留下了黄郅。有家丁跑回去报信,是个好兆头,也在王灿的算计当。

    黄郅见王灿迟迟不动手,心更觉得不安,忙说道:“大人,还有什么事情么?若是没有,我就回去了。”黄郅见眼前的青年动不动,心毛,感觉自己面临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,非常危险。

    ps:保底三更完成,求收藏、鲜花。

    接下来,开始加更,目前需要加更2章,加更的章节,小东会注明的。每增加1opk票,就能加更章,投出来吧。嗯,打赏每增加1oo票,也能加更章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