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1章 给我狠狠的打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黄郅目光森冷,嘴角噙着抹冷笑,说道:“黄忠,把站在你身边的人交出来,本少爷既往不咎,也不追究今日黄叙犯的错。≧ ≯≥ ≤.≦﹤1≤Z﹤W.”

    黄叙听见黄郅直呼黄忠的名字,眼闪烁着熊熊怒火,愤怒不已,大吼道:“黄郅,你目无尊长,欺凌弱小,你扪心自问,做的哪件事情是对的?哪件事无愧于良心?先前我并没有惹你,你却让人打我,这是什么道理,我何错之有?”

    黄郅掸了掸衣衫,笑道:“我说你有错,你就有错。”

    黄舞蝶见黄郅嚣张无比,娇声喝道:“黄郅,你父亲和我爹爹好歹是表亲,爹地是你的叔父,你怎的如此无礼?”

    “表亲?嘿嘿,时隔几代,哪还有什么表亲。”黄郅桀桀冷笑,说道:“要我尊重黄忠,也可以,你嫁给我做我的女人,我就喊他声‘岳父’,舞蝶妹妹,你看可好?”黄郅环视站在周围的十多个家丁眼,脸上带着骄傲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些家丁,就是黄郅的底气。而且,黄郅笃定黄忠不敢动手。所以才肆无忌惮的带人闯到黄忠家里,狂妄嚣张。

    “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黄叙大吼声,立刻就要朝黄郅冲去。

    他神色狰狞,怒吼道:“黄郅,你口无遮拦,我今日定要撕了你的嘴,看你还敢不敢欺负爹爹和小妹。”话音落下,黄叙刚踏出步的时候,就感觉只铁索般的手牢牢摁在他的肩膀上,让他动弹不得,无法继续往前冲。

    黄叙回头看去,见黄忠摇摇头,示意他不要动手。

    黄忠摁住黄叙的肩膀,说道:“郅少爷,我今日有贵客临们,你带人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黄郅朗声大笑,说道:“黄忠,你脑子糊涂了,你不过是看守城门的校尉,也敢对我这么说话。哼,我爹就快要回来了,等我爹回来后,定要将此事禀报爹爹,说你包庇打我的人,到时候,你们全家都得滚出黄家村。”

    黄忠站在黄叙身前面,鼻息咻咻,脸色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他握紧了拳头,旋即又松开。

    黄叙和黄舞蝶望着黄郅,脸上露出愤愤的神情。两人都准备冲上去痛扁黄郅,却被黄忠阻拦。这时候,黄忠的妻子黄氏从草庐走出来,黄氏长相平凡,相貌平平,穿着件粗布麻衣,多年的苦难使得这个女人双鬓已经有了风霜之色。

    黄氏朝黄郅走去,她行了礼,说道:“郅少爷,事情是叙儿不对,您高抬贵手,大人不记小人过,饶过这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子,滚开!”

    黄郅可不管黄氏是不是女人,手推,将黄氏推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下,彻底惹怒了黄叙。

    黄叙大吼道:“爹爹,您怕什么,他不就是有个县令老爹么?哼,他竟敢将母亲推倒在地上,儿子和他拼了。”黄叙猛然用力,下挣脱了黄忠的大手,撒开脚丫子朝黄郅冲去,正当黄叙要冲出去的时候,又有只大手摁住黄叙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去,见王灿伸手摁住他,让他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黄叙面色涨红,怒道:“大叔,你要拉住我?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说道:“你身体不好,就不要出手了,还是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黄叙闻言,脸上的怒色这才缓缓消失。他知道自己身体不好,不适合动手,便拱手道:“多谢大叔!”说完,黄叙赶忙走到黄氏面前,扶起被黄郅推到在地上的黄氏,问道:“娘亲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黄氏摇摇头,说道:“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王灿向前踏出步,喝道:“裴元绍、典韦何在?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两人猛地站出来,抱拳喝道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进入院子的人,都给我狠狠的打。这些人作威作福,欺压良善,下手狠点也没关系,出了事情,由我来负责。这次,必须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。至于黄郅,他刚才哪只手不规矩,就废掉哪只手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裴元绍和典韦抱拳大喝,都咧开嘴直笑。

    黄叙见裴元绍和典韦冲上去,略显病态的脸上挂着抹纯粹的笑容。黄舞蝶站在黄忠身后,睁大眼睛看着站立在黄忠身前的王灿,清澈的大眼睛眨眨的,俏丽的脸蛋上带着欢喜的神情。她握紧了拳头,也想冲上去揍黄郅顿,那小子太嚣张,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至于黄忠,苦笑连连。

    王灿番好意,他也无法阻止王灿。

    此时,典韦赤手空拳冲上去,拳头砸下,将挡在前面的家丁打得连连惨叫。

    裴元绍更是肆无忌惮,凶猛无比。他本就是黄巾兵出身,最看不惯黄郅这种带着家丁作威作福,欺凌弱小的人。

    再加上黄郅目无尊长,不敬长辈,出口不逊,更是犯了裴元绍的忌讳。他下手比典韦更狠,更快,更霸道。每次拳头落下,便响起砰砰的闷响声,他出拳的时候,对准家丁手腕关节打,拳下去,虽然没有将手臂打断,却打得脱臼,无法用力。

    院子,惨叫声不断响起。个个家丁面色苍白,神情恐惧,躺在地上望着逞凶的裴元绍和典韦,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这两人,太恐怖,太霸道了。

    “好,打得好!“

    黄叙大声叫好,脸上露出痛快的神情。自家老爹惧于黄郅那县令老爹的权势,不敢动手,但是眼前的大叔是益州牧,打了黄郅以后,肯定没有事情的。

    黄忠听见黄叙叫好,瞪了黄叙眼。

    王灿好似没有看见黄忠的神情,说道:“汉升,男儿大丈夫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你英雄世,都已经被人骑在脑袋上,还不反抗么?你放心,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,不会给你留下后患。有道是打了小的,老的也会出来,我就留在这里,给你解决了后院再离开,你看可好。”

    黄忠脸无奈,只得点点头。

    妻子被晚辈推倒在地上,黄忠心也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但是,黄忠却不能冲上去揍黄郅顿,因为他是长辈,不可能朝黄郅动手。旦他出手打了黄郅,就落了口实。再加上黄叙身体不好,黄舞蝶又是女流之辈,所以黄忠才处处忍让,没有和黄郅作对。然而,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越是忍让,黄郅就越嚣张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裴元绍拳头落下,打断了名士兵的右腿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声闷响传来,个家丁被典韦拳轰飞,摔倒在地上。这名家丁摔倒在地上,脸色潮红,无法压制住胸翻腾的气血,口鲜血喷涌出来,血雾喷洒,染红了家丁胸前的衣衫。他双手撑在地上,不停的后退,往院子外后去。

    转瞬间,十多个家丁就被打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啪!啪!啪!”

    清脆的掌声响起,黄舞蝶从黄忠背后站出来,不停地鼓掌。

    黄忠瞪了黄舞蝶眼,神色忧愁。这下,势必将黄郅的父亲黄彻得罪完了,他们家四口想要继续留在黄家村,非常的困难。

    裴元绍看向典韦,说道:“老典,这小子交给我,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典韦闻言,便停下来,并没有上前。

    黄郅环视周围的家丁眼,见所有的家丁都躺在地上惨叫**,颗心顿时沉了下去。这时候,黄郅终于慌了,他倚仗的是黄忠不敢出手,同时还有十多个家丁保护。可如今黄忠并没有出手,他带来的家丁全都被打得惨不忍睹,所有的底牌都用掉,他再也没有嚣张的底气。

    “别,别过来,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黄郅见裴元绍缓步走来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嗒!嗒!……”

    裴元绍步步往前走,每步落下,都会出声闷响,每次落脚,都会让黄郅心惊肉跳。他想要转身跑出院子,却见典韦风般的窜到院子门口,将去路挡住,使得他无法离开。前进无路,后退无路,此时黄郅真是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

    他望着黄忠,脑闪过道灵光,喊道:“叔父,救我,救我。”

    叔父?

    黄叙和黄舞蝶听后,撇撇嘴,脸上露出哂笑的神情。

    或许,只有在黄郅需要黄忠帮助的时候,才会喊声叔父吧。黄忠听了后,不为所动,他看着黄郅长大,很清楚黄郅的性格,睚眦必报,狠辣无比。救他和不救他都是个结果,等黄郅离去后,肯定还会找人来报仇,既然这样,何苦要救他呢。

    王灿见黄郅竟然向黄忠求救,喝道:“老裴,打折他两条膀子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!”

    裴元绍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,脸上露出狰狞的神情。那模样,好似地狱里面的恶魔,缓缓地向黄郅走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黄郅连连后退,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他脚后跟被家丁横在地上的手臂绊了下,跤摔倒在地上。这时候,他彻底的绝望了。他清楚地听见那人说要打折他两条手臂,令黄郅冷汗涔涔。黄郅从小到大,从未受苦,生来就属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。

    不管走到哪里,都是呼百应,可如今却被裴元绍吓得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咦,竟然尿裤子了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看见黄郅屁股下湿了片,股腥味从黄郅的裤裆里面飘散开来,顿时笑了起来,脸上带着浓浓的不屑。

    黄舞蝶和黄叙听见裴元绍的话,脸上露出畅快的笑容。

    至于黄氏和黄忠,脸上没有丁点笑容,反而是露出浓浓的担忧。因为黄叙体弱多病,需要钱财诊治,但黄忠只是个守城门的校尉,官职不大,俸禄不多,再加上黄忠为官清廉,不收受好处,所以家清贫无比。

    旦被赶出黄家村,连立足之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刻,黄氏心有些埋怨王灿多管闲事,把事情搞砸了。毕竟,王灿不可能解决他们的所有问题。然而,若黄氏知道王灿有心招揽黄忠,恐怕又是另个想法。

    裴元绍继续往前走,边走,边自言自语道:“小子,不管你是尿裤子,还是哭爹喊娘,都没有人能够救你。你的两条膀子,老子要定了,乖乖的别动,老子给你个痛快,要是让老子不高兴,有你好受的。”

    ps1:三更之二,求鲜花、收藏。

    ps2:贵宾票破百,有153票,加更章;还有pk票19,也会加更章。除去保底的三更,已经需要加更2章了。兄弟们加油,给小东动力吧,多来pk票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