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8章 邀请黄忠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襄阳,城门口。  <.﹤≦1﹤Z≦W≤.≦﹤

    黄忠把消息送到蒯府,从蒯府离开后,便又回到城门口,负责城门百姓进出的检查。

    对于刘表的做法,黄忠很不理解。

    刘表知晓黄忠武艺出众,否则也不会让黄忠保护庞德公和司马徽,也不会让黄忠率领骑兵去救援王灿。但是,让黄忠疑惑的是,刘表既然知道他武艺冠绝荆襄,却不肯稍微拔擢做个偏将军或者是将军,始终让他担任城门校尉,让黄忠很憋屈。

    身武艺,竟被用来看门。

    莫非,刘表将他看作是看门狗?只能用来镇守城门。

    荆州官署在武陵的时候,黄忠是城门校尉,荆州官署搬到襄阳后,他还是城门校尉。这么长时间,黄忠心直很疑惑,却没有提出来。毕竟他家境贫寒,有妻小在家,刘表让他担任城门校尉,才有微薄的俸禄养家糊口,给唯的独苗治病。

    是以,黄忠仍旧兢兢业业,日复日盘查百姓的进出。但人到年,他已经是四旬开外,这让黄忠心又升起蹉跎生的感慨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”

    急促的马蹄声响起,两道人影纵马奔驰而来。

    这两道人影,便是王灿和典韦。

    两人拜别庞德公和司马徽后,快马加鞭赶路。用了近个多时辰,便返回襄阳城。抵达郡城,王灿和典韦在城外放慢了度,朝城门口行去。走到黄忠跟前,王灿翻身下马,拱手道:“汉升,今日多亏汉升帮助,灿在此拜谢了。”

    黄忠拱手回礼,说道:“王益州和典山君武艺精湛,实力强横,群小喽啰迟早被王益州灭掉,忠领兵救援,无非是锦上添花罢了,不足挂怀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黄忠看了眼典韦背后背着的两柄铁戟,凛冽的战意在眼闪而逝。

    王灿没有和黄忠多聊,打了个招呼,便返回城。

    回到英雄楼,就看见裴元绍在门口等待。裴元绍见王灿和典韦打扮怪异,穿着不合身的粗布麻衣回来,问道:“主公,生了什么事情,怎么成了这般模样?”他目光扫,见王灿和典韦并不是乘坐马车回来,心更加疑惑。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没有回答,径直往后院行去。

    裴元绍和典韦起行走,问道:“老典,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典韦神色冷峻,透着股冷意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我和主公前往岘山,在半路上被李家的人截杀,衣服沾满血迹,所以换了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闻言,脸色大变,赶忙跟上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瞥了裴元绍眼,问道:“老裴,我离开后,可有事情生?”

    裴元绍拱手说道:“回禀主公,约莫午时候,蒯府派人说主公回来后,请主公去趟蒯府,商议事情。除此之外,没有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灿冷笑两声,哼声道:“蒯家,好大的面子,竟让我亲自过去。哼,连基本的尊卑都不知道,去了又有何用,不用管它。”

    蒯府派人来请王灿过府,或许是存了好心。然而,对于王灿来说,他是堂堂益州牧,和刘表都是平起平坐。蒯家虽然是荆襄大族,不可能招呼声,王灿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。若是这样,还有州之主的底气么?

    试想下,蒯家敢派人去州牧府吱声,让刘表去蒯府议事么?

    答案显然是不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蒯府,蒯良和蒯越坐在大厅,焦急的等着王灿来访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大厅外,蒯和阵小跑,快跑进大厅。他恭敬的朝蒯良和蒯越揖了礼,说道:“大老爷、二老爷,下人传来消息,说王灿带着侍卫已经回到英雄楼,只是王灿返回后,并没有离开,是不是裴元绍忘记把事情告诉王灿,王灿才没有来蒯府。”

    午时候,去通知裴元绍的人,正是蒯和。

    下午,他得到蒯良的命令,派人在城门口盯着往来的人,等候王灿回来。只要王灿返回,蒯府就能立刻得到消息。然而,王灿已经回来许久,却没有半点动静,这让蒯和慌了神,赶忙跑到大厅询问应该怎么处理?

    蒯良听了蒯和的话,不疑有他,点头吩咐道:“王灿没有来,很可能是裴元绍忘记通知,蒯和,你再跑趟英雄楼,通知王灿来蒯府商议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蒯和应答声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正当蒯和只脚踏出门槛的时候,蒯越的声音从后面传来:“蒯和,稍等下,你现在去也没有用,说不定连王灿的面都见不到。”

    蒯良眉头皱起,问道:“二弟,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蒯越解释道:“大哥,王灿带来荆州的人绝对可靠,不可能将事情忘记。我认为不是王灿不知道消息,而是王灿没打算来蒯府。”

    蒯良问道:“二弟,蒯家请他议事,他怎么会不来?”

    蒯越笑说道:“大哥,王灿是益州之主,地位和主公等同,怎么可能屈尊来蒯府商议事情。除非王灿想要招揽我们,否则绝不可能不顾身份,来蒯府议事。这次,我们派人通知王灿来蒯府议事,太莽撞,失了礼仪。”

    “啊??!”

    蒯良闻言,惊呼声,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沉默片刻,说道:“二弟说得很对,很可能是这个原因,这次,是我们蒯家无礼,唐突了王灿。”顿了顿,蒯良吩咐道:“蒯和,你立刻去准备辆马车,我和二弟稍后去英雄楼拜见王灿,以示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蒯和这才转身,准备马车去了。

    蒯越和蒯良相视眼,不约而同的叹口气。午时候派蒯和去通知裴元绍,太大意了,没有注意礼节。现在去拜访王灿,切都是未知之数,说不得还要吃顿闭门羹。然而,两人为了将李廉的事情削弱影响,不得不去拜见王灿,得到王灿的同意。

    王灿让两人给个说法,蒯良和蒯越处置李廉,就必须得到王灿的同意。蒯良和蒯越换上黑色官服,出了府门,乘坐马车往英雄楼行去。

    刻钟,马车停下,蒯良和蒯越下了马车,看见裴元绍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两人见此,心下恍然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裴元绍见蒯良和蒯越联袂而来,暗叹主公厉害无比,料事如神!他大步走上前去,拱手拜道:“两位大人,我家主公已经等候多时,两位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蒯良和蒯越闻言,心沉。

    两人跟着裴元绍起进入英雄楼,往后院行去。现在的情况,不仅仅是他们需要和王灿商讨处置李廉的办法,还有两人犯了王灿的忌讳,竟然让王灿屈尊去蒯府,两件事情叠加起来,使得本就被动的情况变得更加不妙。

    后院,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身穿黑色长袍,头戴长冠,坐在大厅上方,正襟危坐。他听见脚步声传来,抬头看去,只见蒯越和蒯良联袂而来。

    见此,王灿并没有起身相迎,而是坐在主位上动不动。

    蒯良和蒯越相视眼,走到大厅央,拜道:“蒯良(蒯越),拜见王益州!”

    王灿摆手道:“两位大人请坐,不知两位大人来访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蒯良撩起衣袍坐下,拱手道:“回禀王益州,我兄弟二人前来拜见王益州,是为了解决李廉的事情。今日李家派人袭击王益州,所有的事情都是李廉人所为,请王益州决断,该用什么方式处死李廉,方能消解王益州之怒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蒯大人,我已经拜托黄校尉传话给两位,李廉这件事只要给我个合理的说法就可以。具体的过程,你们商量着办就行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依旧让蒯良和蒯越处理。

    至于王灿,并没有参与其。

    蒯越听了后,心苦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处理李廉后,王灿对结果不满意,事情又要横生枝节,所以必须得到王灿的同意。蒯越深吸口气,说道:“王大人,不知如何处置李廉,能消解王益州心怒气?”

    这时候,蒯越必须低头。

    王灿见蒯越神色诚恳,心微微叹息。

    他对蒯越的印象还不错,也不愿意过多的为难蒯越,说道:“异度先生,我知你是谦谦君子,也不愿为难你。这样吧,关于李廉的事情,我就个条件,只需要处死李廉既可以。至于安置个什么罪名,你们自行定夺,我只要结果。我希望两位说到做到,不要偷梁换柱,或者是鱼目混珠。”

    蒯良听后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李氏曾经来府上找过他,说是可以找和李廉相貌相似的人,代替李廉去死,然后将李廉送走,等风平浪静后,再将李廉接回来。可如今看来,王灿不是好糊弄的人,若是被王灿现破绽,双方结下的梁子就大了。

    王灿瞥了蒯良眼,见他脸色不对劲儿,并没有点破。

    这些世家大族,手段层出不穷,令人防不胜防。王灿不想撕破脸皮,将李廉游街示众、或者示众等等。他只要求点,处死李廉,至于如何让李廉死,这是蒯越和蒯良的事情,王灿无须去过问这些细节问题。

    李廉死,事情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这,就是王灿的底线。

    蒯越听了王灿的话,便明白王灿的意思。现在得到王灿的肯,李廉的事情便可以告段落。至于李家,只能将李廉推出来送死,谁让他们惹到不该惹的人呢?为了讨好蔡家三小姐,竟然赔掉条性命,李廉还真够倒霉的。

    双方交谈会儿,蒯越和蒯良便借故离去。

    王灿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心没有任何想法。蒯家是荆州的大家族,肯定不可能为他所用,所以王灿不用去拉关系,只需要维持现状就可以。等两人离开后,王灿吩咐道:“老裴,你去将吴晃找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裴元绍回答声,转身去找吴晃。

    不多时,吴晃来到大厅,拱手拜道:“主公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你立刻派人查探黄忠的住处,我有大用。我已经拜访了庞德公和司马徽,留在荆州的时间不多,即将返回益州,尽快完成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吴晃闻言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裴元绍,吩咐道:“裴元绍,你立刻骑马去趟城门口,请城门校尉黄忠来英雄楼赴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裴元绍得到命令,即刻通知黄忠去了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