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5章 人才汇聚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走在最前面,见庞德公和司马徽迎上来,不等两人说话,便朝两人揖了礼,拱手道:“灿拜见两位先生!”

    庞德公捋了捋颌下长髯,笑道:“为先,当日州牧府别,我和德操在岘山翘以待,等候多日,终于盼到你来了,走,里面请。>>  <.﹤﹤1<ZW.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两位先生请。”

    庞统看看庞德公,又看看司马徽,稚嫩的面颊上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    自家叔父,什么时候对外人这么和善了?

    庞统和庞德公住在起,知道刘表数次来拜见庞德公,都没有得到什么好脸色。然而,王灿年纪轻轻,不知有什么能力,竟然让庞德公如此青睐。他再次瞄了眼站在旁侧的司马徽,见司马徽颔微笑,眼更是带着嘉许的神情,心觉得非常奇怪,这两个性情高傲的长辈怎么突然性格大变,好似变了个人。

    庞统不明所以,这边王灿和庞德公、司马徽已经谈笑晏晏,往客厅行去。左慈跟在庞德公后面,问道:“庞兄,可有我的位置?”

    庞德公停下来,回头笑而不答。司马徽笑道:“道兄,请吧!”

    客厅,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庞统年纪虽小,眼光却毒辣,眼就注意到王灿穿着普通百姓的麻布粗衣,并且旁边典韦也穿着件麻布粗衣,短小而不合身。他眼珠子转,问道:“王益州,你来岘山拜见叔父,何故穿着不合身的粗布麻衣,莫非让我那位叔父和司马先生隐居山林,便是山野村夫,不值得礼遇么?”

    句话,直接挑起争端。

    庞德公瞪了眼庞统,司马徽则是微微笑。

    两人心思细腻,怎么可能不注意王灿和典韦穿着普通百姓的粗布麻衣,不伦不类,非常怪异。只是,两人顾及王灿的面子,都没有提出来,避重就轻将事情带过去。没想到庞统百无禁忌,坐下后句话就点破事情,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左慈见庞统问,心大喜。

    他暗暗想到,若是庞统席话,将两人气走,那就最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他出面留下王灿和典韦,让两人去他的住处做客。这样以来,他就能仔细的推敲两人的面相。左慈坐在坐席上,神情古井不波,心却阵窃喜,暗叹庞小丑是好人,知道他想什么,就说什么。

    司马徽和庞德公相视眼,脸上露出丝苦笑。他们尚且不知道王灿被李廉派人刺杀,故而不明白王灿为何穿着粗布麻衣。

    王灿闻言,朝庞统笑了笑,缓缓说道:“庞公子有所不知,事情并非如此。”

    庞统接着问道:“请王益州释疑。”

    王灿解释道:我带着侍卫乘坐马车从襄阳城出,半路上遇到百余死士截杀,颇为狼狈,幸得黄汉升率领骑兵救援,才得以保全性命。由于身上的衣服沾满血迹,又破损许多,若这样上山拜见庞先生和司马先生,显得太失礼。故此,灿便在山脚下寻了处人家,换上套干净的衣衫,然后上山拜见两位先生,至于身上的衣服不合身,也是无奈之举。”

    庞统闻言,脸上露出抹歉意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没有向王灿道歉,而是继续坐在原地,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庞德公见庞统动不动,并没有后退,暗叹庞统太好强,性子不好。他想了想,问道:“为先,你遇到死士刺杀,可曾查明情况?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未曾查明情况。”

    典韦眉头微微皱起,他是知道情况的,明白刺杀王灿的人是李家派遣的,却不明白王灿为什么矢口否认。庞德公见典韦欲言又止,说道:“为先,你的话恐怕不属实吧,你看你侍卫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在说查明了情况,为何说不知?”

    王灿依旧摇摇头,说道:“庞先生,的确是未知。”

    李廉的事情,王灿除了追究主使人,并没打算将事情扩大。故此,王灿没有打算告诉庞德公。典韦见王灿还是坚持,便知道王灿自有打算,静坐在王灿身后,没有举动。

    庞德公心思通透,听王灿的话,便明白王灿的意思。既然王灿不想言明,他也没有多管闲事干预王灿决断的想法。

    庞德公撇开话题,又谈了些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此,双方交谈得倒也非常热络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大厅外突然传来阵沉稳的脚步声。庞德公听见后,脸上顿时露出抹喜色,放眼望去,只见大厅外先后走来四个青年。

    为人,年龄约莫二十四五岁,长相英武,头戴方璞巾,身穿枣色长袍,面颊瘦削,双眉如剑,双目炯炯有神,却又有着股儒雅之气。他腰间悬挂着柄长剑,大步走进来,给人种沉稳如山的感觉。

    王灿见青年走进来,眼睛亮。

    眼前的青年他曾经见过,当日刘表设宴的时候,青年就曾经在宴席上,不过坐在末尾,并没有凸显出来。

    庞德公伸手指向青年,介绍道:“为先,此人名叫徐庶,字元直,胸有万千韬略,囊括宇宙之机,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心暗暗惊讶,没想到这人竟是徐庶。

    他盯着徐庶,眼露出灼灼精光,这可是拐带人才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若是能够将徐庶收为己用,王灿的整体实力又将上升大截。当然,王灿最主要的目标是寻找些郡守之才。他统领益州,麾下有益州九郡,都需要人治理。虽然王灿在成都来了次开科取士,但得到的多是县令级的人才,并没有直接任命郡守、郡丞等级别的人,想要做大官,都要从基层步步爬上来。

    然而,庞德公身边的人不同,都是有大才华的人,要不同对待。

    王灿拱手朝徐庶拜道:“徐先生有礼了!”

    对于徐庶,王灿可谓是放低姿态,以‘先生’称呼。古时,先生词,字面的意思是指父辈兄长,年龄稍长的人。但是也用于对有德行有学问的人。王灿以先生称呼徐庶,无疑是将徐庶认定为有学问的人。

    徐庶拱手回了礼,然后在大厅坐下。

    紧随徐庶,又有名青年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青年面白无须,唇红齿白,黑如墨,身穿袭黑袍,神色严肃,行走间显得有些拘谨。他走进来后,庞德公立刻介绍道:“为先,此人名叫石韬,字广元,他性情拘谨,做事规矩,是刺史、郡守之才,不过广元若入朝为官,担任御史大夫最佳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得庞德公评价,心顿时挺直身体。

    能得如此评价,是了不得的人才呀。王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挺直身体,拱手道:“石先生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石韬拱手道:“见过王益州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石韬才板眼的走到坐席上坐下,紧挨着徐庶。

    石韬和徐庶,本就是同乡,都是颍川人,两人关系极好,起南下荆州在庞德公和司马徽门下学习。虽然两人都没有拜师学艺,和庞德公之间是以友人称呼,但事实上两人和庞德公之间,又有着师徒之谊。

    在石韬之后,又走进来名清癯瘦高的青年。

    这名青年身穿白色儒袍,长相清奇,颇有古风。不等庞德公介绍,青年朝庞德公和司马徽拜道:“学生拜见庞先生、司马先生。”

    旋即,他又朝王灿揖了礼,说道:“汝南孟建,孟公威,拜见王益州。”

    王灿惊喜道:“孟先生是汝南人?”

    孟建点头回答道:“正是!”

    王灿哈哈笑道:“孟先生有所不知,灿也是汝南人,没想到和孟先生竟是同乡。”王灿脸上带着浓浓的惊喜,有了这层身份,招揽孟公威的时候,便有了层台阶,能更顺利的招揽到孟公威。

    庞德公笑道:“为先,你可是有个好同乡啊,公威才华出众,足以胜任刺史之才。”

    孟建撩衣袍,坐在坐席上。

    最后名青年身穿皂布袍,衣袂飘飘,颌下有着三缕短须,生得是剑眉朗目,丰姿俊爽,容貌轩昂。他头上戴着方逍遥巾,透出股飘飘欲仙的感觉,好似是山隐士,从尘世来,往山去。

    庞德公指向青年,介绍道:“为先,此乃崔钧,字州平。他和元直、广元、公威样,都是胸有万千韬略,有刺史之才,可以牧守方,端的是良材啊。”

    王灿又拱手道:“灿拜见崔先生!”

    崔州平点后颔,回了声,便回到坐席上坐下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扫过四个人,又看了眼脸笑意的庞德公和司马徽,心有些疑惑。庞德公如此郑重的介绍,是想要他们出仕益州么?若真是如此,王灿可就要满载而归,将刘表的底子掏空了。想到这里,王灿眼便闪过丝灼热。

    这么多贤才,都成为他彀之物,可真是件大好事。

    庞德公坐在上方,目光掠过几个人,笑说道:“今日为先来岘山,是我岘山之幸。将你们几个人找来,是给你们介绍为先,有道是以会友,为先才思敏捷,胸有韬略,你们能够和为先交谈番,可谓是大幸事,要好生把握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其实就是让王灿和徐庶几人交流番。潜意思里面,庞德公就是在向徐庶等人推荐王灿,让他们试探王灿,看是否符合出仕的条件。

    但是,王灿能否经得住几人的考验,还得看王灿自己的能耐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,求收藏、鲜花。第四更估计很晚,大家可以明早再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