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0章 援军来临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黑衣人被铁戟射,戟穿透胸膛,从战马上掉下来。≯>   ≤.<≦1﹤Z≤W≤.﹤

    他睁大眼睛,双眸带着不甘的眼神,脸上已经没有半点生气。猩红的鲜血从胸膛流溢出来,染红了片。典韦投掷出铁戟,戟杀死黑衣人,心欢喜起来,大吼道:“汝等头领已死,立刻投降,降者不杀,负隅顽抗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浑厚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,如同是平地里声炸雷。

    典韦的话,让不断冲上来的黑衣人愣了愣。

    他们瞥了眼骑在马上被典韦戟射死的黑衣人,脸上神情冷漠,并没有多少感情波动,好似是死了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无足轻重。换做是普通的战场交锋,旦主将被杀,麾下的士兵立刻溃败如山倒,四下奔逃。然而,这些黑衣人并没有丝毫的慌乱,仅仅是稍微停顿下,又开始快冲向典韦。

    见情况不对劲,典韦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意料的败局没有见到,让典满惊诧不已。

    “快,现在是大好机会,立刻冲上去杀了黑脸汉子。他手的铁戟已经少了柄,威力大减,没有另柄铁戟支持,他死定了。”黑压压的人群,突然传来声大喊,声音浑厚,不停地在战场上回荡着。

    声音落下后,所有黑衣人继续往前冲,丝毫不顾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以命搏命的打法,令典韦和王灿感到非常棘手。

    这时候,典韦扔掉柄鉄戟,手只剩下柄铁戟。双手戟威力极大,柄铁戟的威力减弱许多,但是少了柄铁戟,反而更加灵活多变,度更加迅。杆铁戟舞动起来,密不透风,紧凑而霸道。

    典韦看着个个黑衣人奋不顾身的冲上来,脸上带着丝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以典韦的能耐,在万军之取上将级易如反掌,但却不是说典韦就无敌了。其原因,有部分是典韦本身的实力强大,能够战将夺旗。还有部分原因是典韦太过厉害,杀得敌人胆寒,通过杀人立威让挡在前方的士兵纷纷让开、

    没有士兵挡住去路,才能路杀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黑衣人都是奋不顾身,悍不畏死。面对前仆后继的黑衣人,典韦纵然厉害,可个个黑衣人冲上来,他也是寸步难行,难以快冲杀。

    战场上,士兵良莠不齐,不可能几千人、几万人、甚至是十数万大军都是精锐的士兵,这些士兵都是招募起来的,家里有老小妻儿,有自己的牵挂,没有视死如归的念头。是以才会有万军之,取上将级之说。

    然而,这群黑衣人是死士,无牵无挂,即使遇到典韦这样的猛将,也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如今的情况,相差太远。

    百多人,好像是吃了兴奋剂,神情癫狂,不断地冲上来,让典韦和王灿都头疼不已。黑衣人不怕死,敢以命搏命,你刀砍下去,他可以硬生生承受这刀,而挥舞着战刀劈向王灿和典韦,这样的打很无赖,但很有效。

    俗话说冲的怕愣的,愣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王灿和典韦面对的情况,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这些黑衣人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死士,不怕死,不怕伤,我们继续纠缠下去,很可能都会受伤,甚至可能被他们围攻致死杀,立刻后退,躲开。”

    典韦大声怒吼,让王灿赶忙后撤。

    他胆子贼大,倒是不害怕这些人,而且以典韦的能耐,能轻易的摆脱这些黑衣人。然而,典韦不是个人在战斗,他还要保护王灿的安全,这才是重之重。

    只是,典韦喊话的时候,王灿杀得兴起,哪肯后退。

    王灿练习真武秘籍,修的是内家力量,激身体的潜能,从而将体内的力量开出来,变得力大无穷。

    但是,王灿却缺乏真正的招式和手段,除了手精湛的箭术外,便没有其他的武艺。若是论近身格斗,不适用兵器交战,他倒也能逞凶杀人,可大家都有兵器,王灿不可能使用手臂去格挡。这时候,对于招式的要求便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王灿需要的是实战演练,通过战场,锻炼出套适合于自己的刀法。

    劈、砍、抹、削……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样的方式,只要能杀敌,能取得胜利,这便是王灿所期待的。他在战场上交战,不要花哨的招式,需要的是更快、更准、更狠,刀毙命。在最短的时间,杀死敌人,保全自己,这就是沙场交战。

    眼见越来越多的黑衣人冲上来,王灿吼道:“山君,尽管杀,杀得他们胆寒为止。不用管我,看咱们谁杀得多。”

    典韦听后,挥舞铁戟将劈来的战刀磕飞,吼道:“主公,您的安全要紧,赶紧撤吧,这周围山林多,道路崎岖,非常适合逃跑,只要我们进入山林里面,他们还敢追来,我们就能个个将他们全部诛杀,主公,快退。”

    典韦担心王灿的安全,再次劝说,

    然而,王灿却充耳不闻,根本没有将典韦的话放在耳。

    他手的汉刀削铁如泥,锋利无比,再加上双臂的力量非常大,刀劈下,直接斩断战刀,将黑衣人抹杀。

    出刀、收刀,整个过程快迅猛,没有丁点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王灿沉浸在杀戮当,凭借着本能的感觉挥刀杀人,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杀戮,因为每刀,都是如此的惊艳,都如此的干脆过段,都散出股令人心悸的气息。此时此刻,王灿身上逐渐的拥有股难言的气势。

    气势,听起来很玄乎,好似不存在。

    然而,气势却又真正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猛将典韦,他站在地上,就给人种势如猛虎的感觉。只要是典韦站立着,就散着股狂野的气息。典韦挥刀杀戮,更是有股往无前的气势。

    王灿边杀戮,边思索。

    整个人的气息不断变化,散的气势逐渐的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有道是居移气,养移体,王灿长期身居高位,已经养成种高人等的气势。但这时候,却又有种另外的感觉,杀人如屠狗,轻松惬意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王灿手持战刀,式力劈华山,猛然劈下。

    汉刀落下,转瞬间就快要和黑衣人的战刀碰撞。这时候,王灿却没有和黑衣人的站到碰撞,他握紧汉刀,刀刃扑棱棱翻转,顷刻间用刀背磕在战刀上。旋即,刀刃翻,顺着战刀的刀身,向下滑去。这切,如行云流水,都在眨眼间完成,没有半点的拖延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刀光划过,只听见声闷响,士兵的脖子上便留下道血痕。

    乍看,仅仅是条流溢出丝丝血珠的痕迹。

    突然间,脖子上的血痕爆裂开来,股猩红的鲜血如同时喷泉般喷洒出来,喷溅到王灿的脸上。王灿杀戮的时候,越来越随意轻松,如同行走在刀尖的精灵,轻松惬意,不拘泥于招式和力量。

    王灿出刀,往往是不和黑衣人硬碰硬,顺势便,顷刻间便杀死黑衣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度和能耐,足以让典韦都位置惊讶。

    他虽然在杀戮,却没有忘记王灿,时时刻刻都注意着王灿的动静,保护王灿的安全。只要王灿出现任何差池,他就飞身扑救。

    不过,看见王灿的表现,典韦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王灿这么厉害了?

    典韦跟随王灿的时间不长,并不知晓王灿的能力。见王灿大展神威,,典韦睁大了眼睛露出惊诧的申请。他深吸口气,猛然大河,提着手的柄铁戟上下砸落,眼见蓬蓬鲜血喷溅,便有个个黑衣人成了典韦的戟下亡魂。

    “杀,随我杀!”

    黑衣人,突然又传来大喝声。

    声音非常响亮,传入黑衣人耳。眨眼工夫,便有无数的人围攻王灿两人。典韦和王灿起,脸上带着淡然从容的笑容,无畏无惧

    没有王灿拖累,典韦更加的凶狠。

    杆铁戟,挂着呼啸声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铁戟每次落下,都带着锐啸的声音。王灿见个个黑衣人被杀,却依旧没有打乱黑衣人的队伍,这便是死士的好处,不会随时崩乱。此时,典韦更加的狂野,无比的狂暴,让人在无形惧怕。

    典韦的铁戟,便是力量的代言,凶猛无比。

    “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典韦怒吼声,将挡在身边的黑衣人杀死。

    这些黑衣人,都悍不畏死之徒,使得王灿和典韦陷入苦战当。百余黑衣人,继续战斗,那些死去的黑衣人尸体躺在地上,堆积成山,血流成河。猩红色的鲜血流淌出来,染红了大地,使得地面上都布上了层暗紫色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典韦铁戟横扫,将冲过来的名黑衣人杀死,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。

    他快朝王灿靠拢,只见王灿也是面色微微涨红,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。

    很显然,两人经过长久的苦战,体内充沛的体力开始下降。两人出现体力不支的情况。从开始轻松惬意,杀起来游刃有余;而那百余黑衣人也是悍不畏死,两人面临困境。到现在,两人逐渐的疲惫,难以支撑。

    典韦扫了眼周围的黑衣人,眼见还有几十个人,大吼道:“主公,撤,立刻撤入山林,否则真挡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回答道:“好,往山林退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决定了逃跑,黑衣人便失去了优势。

    对于和王灿等人交手的黑衣人来说,最大的优势是不怕死,只有用自己的命将王灿、典韦拖住,再配合不怕死的精神,才有机会杀死王灿和典韦。但是,当王灿和典韦选择逃跑,他们又无法困住两人,便失去了优势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”

    正当王灿和典韦决定逃跑的时候,远处响起轰鸣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