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9章 投戟杀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轱辘!轱辘!”

    车轮转动,马车快奔驰,往岘山而去。> ≥ ﹤.<≤1﹤Z≦W<.≦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驾车的士兵大声吆喝,催促着拉车的马加快度赶路。对于黄忠让他来驾车带路,士兵心挺高兴的,因为平常人即使去了岘山,也无法拜见庞德公和司马徽。士兵沾着王灿的光,能见到庞德公和司马徽,心非常的高兴。

    路上,马车行驶的度很快。

    黄忠派遣的士兵认识路,比典韦这个只知道大概情况,只有理论,却没有实际经验的人显然更好。马车朝岘山赶去,不用跑这么多弯路,度快了倍都不止。

    岘山,是庞德公和司马徽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司马徽举家南迁,并没有住在城,反而是和庞德公毗邻而居。

    他和庞德公毗邻而居,对自身的名声更好,这便是司马徽高明的地方,也是司马徽最乐意的事情。历史上,庞德公教导诸葛亮、庞统等人的地方是在鹿门山,让鹿门山成为荆州的学圣地。然而,这时候的庞德公尚且没有搬家,依旧和妻子住在岘山。

    王灿去拜访庞德公和司马徽,必须去岘山。

    马连续奔跑近两个时辰,官道两侧的道路越来越荒凉,人烟稀少。

    这些地方,山林多,道路崎岖狭窄,居住人非常少。对于个善于行兵布阵的将军来说,走到哪里,都会注意周围的地形。但是,这些地方的地形虽然险峻,是好地方,但对于典来说,看到周围的景象没有任何感觉,无非是烂泥沟罢了。

    他身体靠在车辕上,微眯着眼睛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反正有士兵驾车,典韦也不用去管这些。然而,没过多长时间,典韦却猛然睁开了眼睛,眼露出凝重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典韦大喝声,倾耳仔细倾听马车,然后回头掀开马车门帘,说道:“主公,情况不对劲,后面好像有人跟上来,人数还不少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典韦猛地跳下马车。

    他站在官道旁边,放眼望去,只见马车后面冒出黑压压的片人。这些人都是身穿黑色布袍,手提着闪耀着冷光的站到,气势汹汹的冲上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些人冲着王灿来的。

    典韦神色焦急,说道:“主公,快,快下马车,有敌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坐在马车,脑袋不慌不忙的伸出窗口,笑道:“山君,该你显威了。”

    典韦闻言,嘿嘿笑了笑,混战,他从来不惧怕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灿也掀开马车门帘,从马车上走下来。他望着冲上来的群黑衣人,拔出腰间汉刀,脸上带着浓浓的战意。对于冲过来的群人,王灿并没有放在心上,因为这群人只是使用站到,没有长距离攻击的长矛,没有远程攻击的弓箭,仅仅使用战刀厮杀,王灿根本不惧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典韦抽出两柄铁戟,咧开嘴,严重露出抹嗜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王灿和典韦能够稳住,但驾车的士兵却难以压制住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他站在王灿身旁,看见马车后面追上来的群黑衣人,又瞅了眼王灿和典韦,根本没有搭理典韦和王灿,直接撒开脚丫子,往远处逃跑。他努力逃窜,而王灿和典韦则拖住这群黑衣人,他就能轻易的能逃跑,保住小命。

    至于拜访庞德公和司马徽,早被抛到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典韦见此,摇摇头说道:“主公,这士兵太胆小了,无用啊,黄忠如此英雄,麾下的热竟是这样胆小怕事的士兵,由此可见荆州的士兵都是软蛋。”

    王灿呵呵笑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典韦见马车摆在旁边,心动。

    他左右手各持柄铁戟,站在车辕上,脸上带着兴奋的神情,喊道:“主公,您上马车,卑职策马冲杀番,将这群人冲散,看看冲杀阵后,还会有多少人敢冲上来战斗。哼,群无胆鼠辈,竟敢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望着后面追上来的黑衣人,典韦根本没有放在心。

    他艺高人胆大,敢在山林驱虎过涧,实力强劲,胆子贼大,根本不惧怕这群人。王灿见典韦威风凛凛的站在马车上,说道:“好,山君你来杀敌,我来驾车。”说完,王灿赶忙上了马车,拉住马缰。

    典韦点头道:“主公,您放心便是,卑职誓死保护主公安全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后面快奔跑的黑衣人已经追上来。在所有的黑衣人最前方,有个黑衣人骑在马上,率领这群黑衣人,显然是所有人的统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那统领声大喊,旋即挥起手的战刀,刀光落下,身后的黑衣人纷纷起攻击。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王灿坐在马车车辕上,双手拉住马缰,策马调转马头,让拉车的马正面朝着追上来的黑衣人。他策马大吼声,催促马儿赶路。典韦站在车辕上,见马车度太慢,提起手的长戟戳在马屁股上。刹那间,鲜血喷溅,拉车的吗屁股吃疼,昂头嘶鸣,癫狂的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马儿快奔驰,同时昂头嘶鸣,彻底的变得癫狂起来。车轮轱辘轱辘的快转动,哒哒的马蹄声不断响起,马儿拉着马车冲向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典韦战马车辕上,怒吼声。

    他左右手的铁戟如狂龙肆虐,带起股股摄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不多时,马车已经冲上去和追上来的黑衣人碰撞。那骑在马上的统领看见典韦后,脸上浮现出抹恐惧。典韦站在马车上,实在是太显眼,他腰膀肩阔,虎背熊腰,神色狰狞,站在马车上如同尊煞神,让下面的人感到股压抑的气息。

    长戟挥舞,挂着股股锐啸声,猛然探出。

    “噗噗!”

    戟尖探出,不断地声音声声闷响。

    只见长戟所过之处,鲜血四下喷溅,惨叫声不断响起。群黑衣人,无法挡住典韦的攻击,凡是想要杀死典韦和王灿的人,都成了典韦铁戟下的亡魂,没有能够躲过典韦凶狠霸道的铁戟。

    杆铁戟,让人见而色变。

    “杀马,先杀马!”

    黑衣人的统领大吼声,让麾下的私兵先杀马,再杀人。

    他见典韦挥舞着铁戟杀人,脑袋缩了缩,感觉心底亮,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。他并没有上去杀敌,而是策马躲在外面,任由麾下的人上去拼斗。这也是他的高明之处,能保住自己的小命不受伤害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柄战刀探出,直接戳入马儿的脖子,使得喉咙处出现处伤口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,去死!”

    典韦见黑衣人用刀戳入马儿的脖子,心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马车是冲杀的利器,若是马匹被杀,再也无法冲锋。典韦不停的挥动铁戟,清冷的戟光划过,直接划过黑衣人的脑袋。刹那间,颗诺大的脑袋冲天而起,温润的鲜血从脖颈上喷洒出来。

    黑衣人失去脑袋,身体摇摇晃晃下,倒在地上失去了气息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典韦的铁戟刚刚划过名黑衣人的脑袋,又有名黑衣人挥刀刺入马匹的肚腹。战刀旋转搅动,立刻将马匹肚子里面的肠子搅得粉粹,剧烈的疼痛使得马儿彻底狂暴起来,非常的凶猛,马儿甩开四蹄,嘶鸣惨叫,不停地甩动马蹄踢打着周围的士兵。

    典韦深吸口气,说道:“主公,马车不行了,立即下马车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王灿也没有驾车了,站起来挥刀杀戮。

    他双臂的力量强大,丝毫不亚于典韦,口汉刀挥舞起来,和周围的黑衣人手的战刀碰撞,叮叮作响。尤其是王灿的力量非常大,有时候汉刀劈下,竟直接劈断战刀,刀将士兵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令周围的家丁愣了愣,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知道王灿的身份,为了杀死王灿,都存了赴死之心。

    可是,颗脑袋好像是萝卜白菜,下被砍掉,没有点价值。这样的事情,让他们非常不甘心。纵然被杀死,也得砍上几刀捞本不是?

    “山君,跳马!”

    王灿眼见马匹已经控制不住,大吼声。

    他脚下跺,整个人高举着汉刀,跃而起,猛然劈下去。另边,典韦也是双手持着铁戟,跃而起,小山般的身体猛然砸落下去。他挥舞铁戟砸下,将挡在马车周围的家丁砸在地上,动不动,如同死狗。

    “嗷!嗷!”

    就在王灿和典韦跳下后,马儿仰头嘶鸣声,瘫倒在地上,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马儿停下后,马车的惯性还在,车轮继续向前转动,下将倒在地上的马匹压住。车轮被阻,马车立刻倒下来,再也无法继续前行。典韦和王灿快合拢在起,挡住冲上来的黑衣人。王灿目光瞥见远处骑在马上的统领,脸上露出狰狞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山君,杀过去,先把骑在马上的人杀了,再杀这些虾米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冷笑,想躲在外面,哪有这么容易?

    典韦闻言,抬头望去,只见三丈外,名黑衣人骑在马上,正笑眯眯的看着战场生的事情。典韦虽然挥舞铁戟,朝着骑在马上的黑衣人冲杀,可冲杀的度非常慢,波波的黑衣人冲上来,使得典韦无法突出重围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典韦怒吼声,挥舞铁戟将周围的黑衣人杀死,空出片小地方出来。他鼓足力量,身体往后扬起,猛然将右手的铁戟抛掷出去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铁戟破空,挂着尖锐刺耳的声音,转瞬间就射到骑在马上的黑衣人身旁。那黑衣人正沉浸在即将到来的胜利当,突然看见个黑点出现在视线,已经晚了。不等他反应过来,杆锋利尖锐的铁戟已经抵达身前。

    他来不及反应,便听见噗的声响起。

    黑衣人低下脑袋,看着穿透身体的铁戟,眼露出不甘的神情。

    从开始,他就小心翼翼,站在远处以免被波及到,没想到骑在马上太过显眼,竟被只铁戟射来杀死了。黑衣人眼睛闭起,脸上带着不甘的神情,下从战马上摔倒下来,砰的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毕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