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8章 城门校尉黄忠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带着典韦出了英雄楼,往南门行去。 <.≤≦1﹤Z<W.

    路上,马车疾驰,并未停下。

    接近城门口,马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每个出城的百姓都在城门口接受检查,然后才能出城。王灿见马车停下,掀开马车的窗帘,打量着前方的情况。只见城门口,员虎将站在城门口,昂挺胸,左手按在刀柄上,仔细的盘查着个个百姓离开。

    这员虎将不是别人,正是曾经护送庞德公和司马徽,却没有受邀请参加宴席的黄忠。他双目如电,气势逼人,冷冽的目光扫过来往百姓,让过往的行人都心生畏惧,不敢正视黄忠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咦,竟是黄忠?”

    王灿心惊讶,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心心思转动,想到和庞德公、司马徽相遇的时候,他曾说黄忠是大将之才,当时庞德公和司马徽都没有说话,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黄忠。让王灿出乎意料的是,黄忠这样员虎将,竟然是个守城门的将领,让王灿非常惊讶,也很兴奋。

    惊讶,是因为黄忠未受重用。

    兴奋,是他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王灿心暗道刘表本末倒置,太过于重视荆州士族,却忽略了寒门子弟。似黄忠、典韦这样的人,都是虎将,作用非常大。

    王灿心思转动,赶忙从马车上下来,朝黄忠行去。

    黄忠正在维持秩序,忽然看见王灿走来,眼也露出惊讶的神情。不等王灿说话,黄忠拱手拜道:“黄忠,拜见王益州!”

    对于王灿,黄忠还是颇有好感。至少王灿没有像刘表那样忽视他,反而说他有大将之才,这让黄忠心微暖。对于个拥有大才的武将来说,不是能在战场上杀多少人,或者是取得多少战功,而是需要个能够欣赏他的才华,能让他施展才华的人,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拱手笑道:“黄将军,你怎么在城门口,难道将军没在军任职?”

    黄忠脸上闪过抹黯然之色,说道:“王益州过誉,忠担任城门校尉,非常适合。况且,忠并不是荆州的将军,请王益州称呼黄校尉,或者是表字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好,汉升,我就称呼你的表字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问道:“汉升,此去岘山,需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去岘山的路,王灿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毕竟,他呆在英雄楼有两天的时间,足以探明情况。

    王灿说出这番话,无非是想要和黄忠拉近关系。本来,王灿不知晓黄忠的官职,尤其是王灿碰到黄忠的时候,黄忠被刘表派去保护庞德公和司马徽的安全,足以证明黄忠受刘表的重。司马徽和庞德公的名气摆在那里,刘表派人去保护两人,必须要心腹领兵才行,却没想事情大不样。

    王灿得知情况,见黄忠站在城门口守大门,心便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个城门校尉,对于黄忠来说,无疑是大材小用。

    黄忠听见王灿问,也没有多想,笑说道:“此去岘山,需要半天时间,才能抵达。敢问王益州,是否是去岘山拜见庞先生和司马先生?”

    “对!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说道:“汉升,你熟悉荆州情况,此去岘山有什么需要注意的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灿低声道:“嗯,就是有没有土匪、山贼挡路?”

    黄忠思虑番,说道:“此去岘山,没有任何宵小挡路。不过,由于接近山林,再加上天寒地冻,路很不好走。若是没人带路,王益州很可能迷失方向。嗯,不若这样,我派遣名士兵给王益州带路,王益州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王灿拱手道:“如此,多谢汉升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王灿和黄忠交谈的时候,城门口,突然冒出个身材短小,长得贼眉鼠眼的人。他靠近王灿和黄忠,微微低着头,贼溜溜的眼睛不停转动。尤其是微微抬头,看见王灿的时候,脸上更是露出欢喜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心喜,立刻返回城里,撒开脚丫子狂奔。

    王灿有心和黄忠拉关系,便没有急着离开,而是和黄忠聊些其他的话题。

    从行兵布阵,到兵法韬略。

    换做是王灿刚到这里的时候,虽然王灿心有韬略,知道诡诈之谋,兵法韬略,也明白怎么运用,但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说得套套的。时隔年时间,王灿研究太平要术上的兵法,对于理论性的东西,早就是滚瓜烂熟,再加上他经历战事无数,说起话来,便带着套套的理论,和黄忠聊得起劲。

    时间对于王灿来说,相对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但是,却也不是很紧迫。

    王灿前往岘山拜会司马徽和庞德公,是为了招募人才,从荆州挖墙脚。然而,这些人才却是不明确的,不知道到底哪些人能够招募到。

    王灿知道岘山之行充满未知数,却明白眼前的黄忠是个目标。作为刘备麾下未来的五虎上将之,黄忠不仅刀法精湛,而且手箭术也是精湛绝伦,令人难以望其项背。不仅如此,黄忠熟读兵法,可以说是员将才,对于王灿来说,正需要这样的人才。

    王灿宁愿和黄忠多交流些时间,也不愿意耗费更多的时间去做未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,黄忠这个目标非常的明确。

    正在王灿和黄忠聊天的时候,典韦驱车从后面跟了上来。黄忠抬头看去,见典韦驱车行来,虎目闪烁着点点精光,露出浓烈的战意。俗话说无第,武无第二,当日黄忠败给典韦,却不代表心就彻底败了,黄忠仍有好战之心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拱手问道:“当日败给将军,尚且不知道将军贵姓,敢问将军姓名?”

    典韦是个直性子,你爽快,他也爽快。

    黄忠问,典韦直接回答道:“我不是什么将军,只是刚刚投奔主公罢了。嗯,我叫典韦,字山君。我本来没有表字,主公赐字‘山君’。”典韦提及山君两个字,脸上露出抹得意的神情,这两个字可是王灿思虑许久才想出来的,非常有意义。

    黄忠听了后,喃喃说道:“山君,山猛虎,的确贴切。”

    典韦闻言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,呵呵直笑。

    黄忠偏过头,看见个个百姓不停地离开,说道:“王益州,时间不早了,若是耽搁太久,恐怕您抵达岘山后,留下的时间也不长,赶紧赶路吧。”黄忠说完后,朝远处招手,个士兵赶忙跑过来。

    黄忠低声吩咐几句,让士兵给王灿带路。

    典韦见此,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。这两天他就在准备去岘山的事情,所有的路程他都打听清楚,怎么还需要人带路?但是,典韦看见王灿脸上的神情,心能猜测出王灿心的想法,因此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王灿微微笑,拱手道:“汉升,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便返回马车。典韦坐在车辕上,旁边是黄忠叫来的士兵,士兵吆喝声,驾车往岘山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马车,快消失在城门口。

    黄忠望着马车离去,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东,李府。

    后院,李氏坐在木墩上,望着站在眼前的家丁,脸上露出抹喜色,等了两天时间,终于等到机会了。李氏旁边,李廉斜斜歪歪的坐着,骨折的双腿平放着,白皙的脸上露出阴鸷的神情,那森冷的目光,让人心寒。

    他看见家丁跑回来,忙问道:“快说,是不是王灿离开英雄楼?”

    这名家丁,正是在城门口的那人。家丁神色谦卑,拱手道:“回禀少爷,小人在城门口,听见王灿说要去岘山。”

    “岘山?”

    李氏听了后,脸上露出了然之色,说道:“如此说来,王灿准备去岘山拜见庞德公和司马徽,哼,两天时间,终于等到王灿离开英雄楼,今日定要宰杀王灿。”

    李廉微眯着眼睛,眼闪烁着森冷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盯着李氏,字顿的说道:“娘亲,王灿出行,身边定有黑脸大汉保护,那汉子武艺极高,很难对付,想要杀死王灿,至少需要百多人。只有使用人海战术才能将黑脸大汉围起来,使得他无暇分身照顾王灿。这样来,纵然黑脸汉字厉害,双臂有万钧之力,也挡不住人多,只要黑脸大汉死,王灿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李氏冷笑道:“廉儿放心,娘亲定替你讨回公道,杀了王灿替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李廉点点头,说道:“多谢娘亲!”

    李氏猛然站起身,说道:“你留在后院,不要出去,娘亲这就去召集府上的私兵部曲,让他们立刻出城去追赶王灿。只要追上王灿后,定会杀死王灿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氏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李廉望着李氏离去的身影,朗声大笑,脸上露出畅快的神情。王灿啊王灿,你也有今天呐。李廉抬头仰望着蓝蓝的天空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不多时,百余私兵离开李府,朝城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黄忠负责城门的检查,望着打着李府名号的百余人提刀离开,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百余士兵的队伍,人数非常多,集合起来,是股很强劲的力量。这么多人起冲杀,足以威胁黄忠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迟更了,抱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