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5章 一而再,再而三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李廉砰的声摔倒在地上,周围立刻响起片嬉笑声。≥≥  <.≦≦1≤Z≤W≦.﹤

    过往商客们兴致满满,对李廉指指点点,私下里讨论着李廉是否还会来次惊艳的‘飞檐走壁’。轰然笑声,缕缕戏谑的目光,灼灼逼人,全都落在李廉身上,等待李廉摔倒在地上的后续反应。

    往来商贩,人多嘴杂,从来不乏看客。

    这些往来的商客贩夫眼,李廉就是他们的谈资笑柄。

    李廉左腿骨折,耳朵却没有失聪,他听见大堂商贩们谈笑风生,心恼怒,可腿上的疼痛撕心裂肺,让他顾不得周围嘲笑的声音,门心思放在骨折的左腿上。正当李廉躺在地上,猛抽冷气,心呜呼哀哉的时候,李二带着兄弟赶回来了。

    李二带着二十多人冲进来,如狼似虎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然而,李二只脚刚踏进房门,就看见李廉;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李二眼闪过丝疑惑。他刚离开的时候,李廉就已经摔倒过次,现在屁股坐在地上,难道又被黑脸汉子从楼上扔下来了?

    李二暗道声晦气,快步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李廉坐在地上,伸手捂着左腿,不停地嘶嚎。

    李二心暗暗摇头,从他离开到现在还没有刻钟,竟然又被扔下楼,丢人啊!他心暗骂李廉是傻子,有这么多人保护,都没有跑掉,竟然又被黑脸汉子扔下楼。李二心所想,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他伸手搀扶起李廉,说道:“少爷,您左腿受伤,先去治伤,再来修理那人吧。”

    打心底,李二不想和黑脸大汉交手,那男人太恐怖,太霸道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楼上,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个黑影从楼上落下来,竟然砸向李廉。好在李二眼疾手快,快伸出手,将李廉推开,才没有被落下来的人砸到。但李廉重心不稳,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上。不等李廉反应过来,惨叫声再次响起,又有人被典韦扔下来。

    “砰!砰!……”

    连续不断地声音响起,个个冲上去的人来不及逃窜,纷纷被扔下来。所有的人神情狼狈,情况悲惨。

    李廉见此,吼道:“走,冲上去,老子不弄死他,誓不罢休。”

    边往楼上走,李廉边说道:“上去后,部分人直接朝黑脸大汉冲去,剩下的部分人冲向和蔡小姐起的男子。擒贼先擒王,只有先把那小子解决了,那黑脸大汉就会投鼠忌器,不敢继续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应和,声音整齐划,高亢嘹亮。

    楼大厅,往来的商贩见李廉再次冲上去,纷纷猜测李廉是否还会被摔下来。时间,楼下的人都期待着接下来会生什么事情?更有卦心浓厚的人,干脆跑到门口,站在远处眺望二楼上的情况,想要先睹为快。

    吴晃正处理事情,得到下人通知说生争执,赶忙跑出来。

    他神色严肃,腰悬佩剑,走上楼去。

    等吴晃上楼,顿时露出惊讶的神情,因为和李廉起争执的人正是王灿。吴晃站在最后面,连忙和王灿打招呼。王灿也看见吴晃站在后面,他摇摇头,示意吴晃不用管。对于王灿来说,荆州英雄楼很重要,不能有失,若是吴晃为了这点小事,身份暴露就太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“冲,给我冲过去。”

    李廉大吼声,命令麾下的二三十人同时起冲锋。

    女子见李廉带着群人冲过来,俏丽的脸上神情兴奋,唯恐天下不乱,他大声说道:“王灿,看到了吧,李廉找来的人越来越多,你现在大祸临头,肯定要被李廉痛扁顿。我看李廉已经恨不得拨你的皮,吃你的肉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女子笑嘻嘻说道:“你虽然难以摆脱李廉的手心,但本小姐会为你求情的,到时候,你免遭顿毒打,记得感谢我。”

    王灿冷眼看着女子,淡淡的说道:“蔡小姐,你不用使用激将法,这对我没用。你那点小把戏,不就想我继续打李廉么?哼,小小心思,还不停地卖弄,真当自己是个宝,我看是自作聪明,不知所谓。”

    女子的那点鬼心思,王灿实在提不起兴趣。

    但是,心却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很显然,李廉是花痴,已经拜倒在女子的石榴群下面。李廉想要追求眼前的女子,而女子却不喜欢李廉。

    当女子看见李廉后,便打定主意通过王灿来敲打李廉。虽然女子心的小心思王灿明白,但王灿到目前都不明白女子为什么缠着他。更重要的是,女子是知道王灿的名字,也知道王灿的身份,这样的情况下,却还要来堵门,身份铁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王灿眉头微皱,见李廉不到黄河不死心,冷声喝道:“山君,抓紧时间战决。嗯,把李廉扔下楼的时候加点料,不要让他再上楼,看着都心烦。”

    典韦道:“主公放心,他定不会再上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刹那间,典韦力量全开,大声咆哮,挥舞着双拳朝前面冲去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他脚步沉稳,没踩下步,都要出声闷响。虽然还没有交战,但整个人有着股迫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典韦挥舞双拳,两只钵大的拳头如同两个铁疙瘩,砸落在李廉找来的人身上。每拳落下,都会有惨叫声响起,转瞬间便砸出条道路出来。典韦势如猛虎,双拳逞威,所过之处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典家爷爷在此,哪里逃?”

    典韦瞅见李廉准备后退,大声怒吼。

    王灿说了要狠狠地教训李廉,自然是不能让李廉跑了。他脚下跺,猛然个箭步冲上去,伸出双手抓住李廉的肩膀。典韦回头看去,见有些人已经朝王灿跑去,立刻大吼道:“小子,立刻让他们停下来,否则老子掐断你的脖子,看你还能不能上楼。”

    这刻,李廉心若死灰。

    他娘的,都已经是第三次被抓了。

    第次被抓,是因为没有任何防备,情有可原。但是,第二次和第三次李廉都准备逃跑的,可没有逃掉,仍是被典韦抓住。

    李廉没有能力反抗,立刻让正在冲锋的人停下来,然后期待的望着典韦。见典韦没有反应,李廉心暗骂姓蔡的娘们儿闲得慌,惹到这么棘手的角色。事到如今,李廉心充斥着悔恨的情绪,他清楚地听见王灿说要下辣手,不让他再次上楼。

    李廉左腿已经受伤,若是再伤条腿,真是上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别,别扔我,我再也不来了,您饶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这刻,李廉真的是怕了。换做是其他人连续两次被扔下楼,还要再来第三次,都受不了的。李廉甩动双手,不停地挣扎,同时向典韦求饶。然而,典韦拎着李廉,不为所动,双手如同拎着只小鸡,让李廉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!”

    典韦嘿嘿冷笑,猛然用力,直接将李廉扔下楼去。

    “哇,又飞下来了!”名商客大吼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愚不可及,都被扔下楼两次,竟然还要来第三次。”另名瘦削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傻蛋啊,不过真有趣。”名胖子嘿嘿大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厅,不管是贩夫走卒,还是过往商客,都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声闷响传来,李廉闭上眼睛落在地上,突然传来咔嚓声,他的另外条腿也骨折了。现如今,李廉两条腿受伤,动弹不得。他躺在地上,动不动,无法站起身。更重要的是,李廉羞于见人,不敢看周围商客的目光,连续三次被抛下楼,楼下的人看见三次‘飞檐走壁’,真是过足了戏瘾,浑身舒畅。

    小喽啰们见李廉被扔下楼,立刻作鸟兽散,赶忙朝楼下跑去。这些小喽啰,有的人已经快要冲到王灿跟前,却看见所有人转身逃跑,也舍了王灿,不敢继续往前冲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女子,笑说道:“蔡小姐,现在李廉双腿骨折,成了瘸子,解决了你的跟屁虫,你是否可以让开,让我进屋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让,就不让!”女子挺起胸脯,脸视死如归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眼珠子转,问道:“果真不让!”

    女子昂着头,哼了声,大声说道:“誓死不让!”

    王灿哈哈大笑,说道:“好,有骨气,我欣赏你,不过,我看你是否还能继续坚持下去。”王灿盯着女子的胸脯,突然伸出右手,手掌握成抓,缓缓地朝女子胸前私密的地方探去。女子看见这样的情形,顿时慌了神。

    她直住在府上,从不出门,个待字闺尚未出阁的黄花闺女,哪见过这样的场面,被王灿伸出来的爪子吓了跳,赶忙跳开,将堵住的房门让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奶奶的,要是眼前的女子坚持下去,失败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虽然王灿官爵显赫,堂堂益州牧,又是镇南将军,但王灿真不敢把直接摸上女子的胸脯。他伸出手探向女子的胸部,无非是为了吓唬女子。事实证明,这办法非常有用,早知如此,直接伸出狼爪,就把女子吓退了,多省事,还不会碰到李廉那个搅屎棍。

    “兀那小贼,竟敢欺辱我家小姐,找死!”

    正当王灿准备进屋的时候,浑厚洪亮的声音传来,令王灿猛然回头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