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4章 扔下去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没有任何意外,李二和老七被扔下楼,摔得七荤素。小≧说  .

    两人,老七用屁股平安着6,李二落地的时候,用手臂撑了下,手臂嚓咔声骨折。落在地上后,两人都是惨叫连连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两人落下后,李廉还在楼上。因此李二和老七都忍着痛,瘸拐的站起来,喊上狐朋狗友上楼去收拾典韦。有道是主辱臣死,李廉是他们的主子,若是李廉有被扔下楼,命呜呼,他们两人返回李府,铁定被打死,所以两人赶忙找人上楼去帮助李廉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楼梯上,不断地有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个个人从楼下跑上来,凶神恶煞的望着典韦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人层层站立没有对典韦造成任何影响。典韦背着两柄铁戟,龙行虎步,大步朝李廉走去。

    李廉见典韦眨眼工夫将李二和老七扔下楼,干净利落,没有丁点拖泥带水,心后悔无比,恐惧到了极点。李廉的本意,是想要在女子面前炫耀番,来个英雄救美,展露他的王之气,让女子对他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然而,让李廉意外的是,黑脸汉子太厉害,他不仅没有散出王之气,反而踢到铁板上。典韦抓起李二和老七,直接扔到楼下,让李廉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“蹬!蹬!”

    李廉不停地后退,身体靠近楼道边缘,便无路可退。他回头看了眼身后五米高的楼层,眼露出恐惧的神情,赶忙出声求饶,想要逃过劫。

    “别,不要过来,我投降,我投降。”

    李廉被典韦逼得无路可退,又看见典韦大步走来,心急,扑通声跪在地上,磕头求饶,求爷爷告奶奶的求典韦饶他挥。李廉埋下头的时候,眼闪过怨毒的眼神,只要能逃过劫,他定要召集人马,报此大仇。

    只可惜,典韦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典韦虎步前行,纯粹是个忠实的执行者。王灿的命令传达后,他不会有任何犹豫,管他前面的人是天王老子,还是王亲贵胄,直接抓了再说,典韦嘿嘿冷笑两声,抓起跪在地上的李廉,猛地用力,往前面抛,直接扔下楼去。

    “啊?!!”

    转瞬间,声惨叫声传来。

    刚刚爬上楼的人见典韦把李廉扔下楼去,心都拔凉拔凉的,心也在考虑是否冲上去赌把。这些人还在犹豫的时候,典韦猛然回头,瞪着站在楼梯口的人,让他们心的点念想彻底破灭掉,不敢冲上去。

    李二和老七是李廉的贴身随从,本想让人冲上去杀典韦,又想着李廉被扔下楼,摔得半死不活,赶忙舍了典韦,往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李廉落下的时候,屁股着地,好地面碰撞后疼得厉害。不过,屁股上软肉多,并没有受到重伤。事实上,这是典韦扔下李廉的时候,不想出人命,才故意让李廉屁股着地,若典韦怒,用力投掷出去,让李廉脑袋着地,就不是屁股开花,而是**四溅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李二和老七下了楼,搀扶起李廉,脸上露出丝忧色。

    李廉揉了揉疼痛的屁股,缓缓站起来。他抬头看着楼上,脸上露出阴鸷的神情。虽然李廉姓李,不是荆州大族,可李廉却是蒯府的旁支亲戚,属于最亲的旁支。因为李廉的老娘是蒯越和蒯良的妹妹,虽不是母所生,但李氏也是蒯越和蒯良的妹妹。

    蒯家的人被打,蒯良和蒯越难道不出面么?正因为李廉的身份有着这层关系,才能在荆州招摇过市,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襄阳城,大多数人都知道李廉的底细,才没有招惹李廉。

    李廉像做死狗样被扔下楼,心充满了愤怒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李廉是第次遇到这样的情况。他站稳后,张嘴呸的吐出口唾沫子,冷声说道:“狗日的,老子活了二十年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现在竟被扔下楼,哼,此仇不报,老子不姓李。李二,你立即去喊人,越多越好,定要摆平那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的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李二得了命令,转身去喊人。

    望着李二离去的背影,李廉又吩咐道:“老七,带着人和我起上去,让他们蜂拥而上,冲上去打趴下个再说。那黑脸大汉虽然厉害,可老子不信他能次性打败所有人,只要所有人窝蜂冲上去,定能打趴下黑脸汉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李廉被众人簇拥着,又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,二楼上,女子盯着王灿,说道:“你,你竟然真把李廉扔下楼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有些不耐烦,说道:“小姐,李廉的下场,你也看到了,赶紧让开吧,不要当着路。把我惹火了,我让人把你也扔下去。到时候,你在众目睽睽下从楼上落下,飘飘欲仙,那可是非常令人期待的画面啊。”

    王灿嘿嘿笑,露出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见此,女子心颤,她双手环胸,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王灿心好笑,缓步向前走去,快要接近女子的时候,身后传来声大喝:“那小子,立刻站住!老子今天不废了你,不姓李。”

    王灿停下脚步,回头看去,只见李廉带着拨人冲上来,来势汹汹,杀气腾腾,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。

    王灿冷声问道:“李廉,你摔了次还不够,准备再摔次么?”

    李廉哼了声,喝斥道:“小子,这次不是我被扔下楼,是你被扔下去。”顿了顿,李廉又说道:“蔡小姐,不必担心,你稍等片刻,我这就让人解决他,免得你被骚扰。到时候,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即使是动手阉了他,都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女子面露不屑之色,说道:“别放空话,先做到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女子挑衅的看了眼王灿。

    这时候,典韦快的走过来,站在王灿正前方,保护王灿的安全。他听见李廉大放厥词,问道:“主公,这兔崽子又上来找抽,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还是扔下去,记得让他第个下楼,下手狠点。”

    李廉见王灿如此嚣张,大吼道:“冲上去,死活不论。”有李廉话,他身后邀约的人奋不顾身的往前冲,想要干翻典韦。

    这些人多是纨绔子弟的随从,个个欺软怕硬。他们敢冲上去殴打典韦,也是见人数众多,才敢奋力冲上去。若只有两个人,给他们百个胆子都不敢冲上去。典韦生得虎背熊腰,腰圆膀阔,十足尊煞神,因为人数多,他们才敢窝蜂冲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阵急促的闷响声传来,典韦挥舞着拳头,如同是辆6地坦克,路横扫,所过之处,没有任何人是合之敌。

    这些家丁侍卫,武艺稀松平常,只知道仗势欺人,没有半点杀气。让典韦出战,纯粹是高射炮打蚊子,大材小用。典韦和这些人想必,不是个层面的人,交手后,典韦越战越勇,凶猛无比,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拳头不断地落下,惨叫声连连响起。个个家丁捂着脸,被打得鼻青脸肿,身上青块紫块,完全属于被典韦蹂躏的料。如此多的人,竟没有个人冲破典韦的防线。

    典韦路冲过去,再次接近李廉。

    “啊??”

    李廉看见典韦冲过来,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这还是人么?个人挡住十多个人,眨眼工夫,就冲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,又要被扔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廉心叹息,顾不得其他,撒开脚丫子拔腿就跑,想要跑下楼去。然而,李廉的反应度快,典韦跑动的度更快。典韦身似猛虎,身体灵活矫捷,个箭步冲上去,双手猛地探出,便抓住李廉的肩膀。

    典韦嘿嘿冷笑,喝道:“小子,看你长得人模狗样,挺光鲜的,怎么就不长记性呢。”

    王灿见典韦抓住李廉,再次说道:“山君,你给他提提神,长点记性。”对于这个来找茬的人,王灿早就不耐烦了,管他娘的是谁,揍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闻言,抓住李廉身体的手猛然用力。

    刹那间,李廉便张嘴嗷嗷大叫,凄厉的惨叫声令女子头皮麻。

    女子见李廉又要被扔下楼,幸灾乐祸的说道:“王灿,他虽然姓李,可李廉却是蒯家的人,你若是把他扔下去,就要彻底的得罪蒯家,哼,哼,你就等着吧,说不定蒯家就要派人来收拾你,到时候,看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王灿瞪了眼女子,说道:“我怎么处理,不劳烦你操心。哼,你个妙龄女子站在我面前,还是考虑下你的安全吧。”

    女子闻言,双手抱住肩膀,蹬蹬后退两步,说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王灿哈哈大笑,说道:“嘿嘿,我能做什么呢?你这样的货色稀疏平常,我连看眼的兴趣都没有,你就不要自作多情,认为自己倾国倾城,风情万种了。长得不咋样,就知道臭美,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!”

    女子被王灿打击番,脸上露出愤愤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的话,太打击人了。这时候,令女子惊愕的画面再次出现。只见典韦提着李廉,双臂挥,直接把李廉扔下楼去。

    李廉从楼上落下,角度稍微生了点变化。

    因此,李廉落在地上后,不是屁股着地,而是左腿率先和地面接触。转瞬间,李廉的惨叫声响起,声音尖唳高亢,充满了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    左腿骨折,李廉是疼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楼下,往来的客人见李廉两次表演‘飞檐走壁’的功夫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周了,鲜花很重要啊,求鲜花、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