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3章 蔡家刁蛮女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典韦身材魁梧,如同座小山。≥ ﹤.≤﹤1﹤Z≤W≦.≦

    女子面对着典韦,就如同面对个大猩猩。

    不管女子心如何想的,典韦看见个俏生生的妙龄女子堵在门口,眉头挑,眼闪过奇怪的神色。他微微欠身,和声说道:“小姐,这是我家主公住宿的房间,你站在门口,堵住我们的路,请让开下。”

    典韦虽是个大老粗,却没有做出辣手摧花的事情。

    女子正值妙龄,约莫二十来岁。

    她身材高挑,双腿修长,肌肤如玉,透着股诱人的色泽。女子身上穿着袭雪白色碎花长裙,身披貂皮大衣,长得是明眸皓齿,琼鼻高挺,樱桃小嘴透出股红润的光泽,诱人心魂,让人忍不住想上去问下。

    女子俏生生的站在门口,不让王灿和典韦进去。她见典韦说话,神色冷,低声喝道:“黑大个,你谁啊,凭什么让我让开?”

    她昂着头,好似头傲娇的小天鹅,不可世。

    典韦见女子生得如花似玉,心难以下手,再次说道:“小姐,这是我家主公住宿的地方,你赶紧让开,否则我辣手摧花,你俏丽的脸蛋被破相,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典韦捋起袖子,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女子见典韦捋起袖子,露出精壮有力的手臂,瞪大了眼睛,眼闪烁丝恐惧。但是,女子很快稳定下来,大声说道:“哼,你个大男人,欺负小女子算什么,你要是敢动手,我就大喊非礼,说你非礼我,到时候楼里面的人都出来了,看他们怎么整治你。”

    典韦闻言,神色苦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若真是这样,再传到典氏耳,可就不好了。典韦考虑的不是被人揍,而是害怕典氏生气。虽然典氏平素里温和先回,但起飙来,典韦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女子黑溜溜的眼珠子转动,见典韦犹豫不决,冷若冰霜的俏脸上顿时浮现出抹笑意。刹那间,他脸上的笑容如百花绽放,又好像是皑皑白雪朵梅花绽放,煞是好看。她挺起坚挺的胸脯,昂着头,冷笑的看着典韦,笃定典韦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王灿见女子的容颜,心微微惊讶。

    他和貂蝉、蔡琰相处久了,眼光也算是比较高的,但还是忍不住赞叹声。

    这女子,不同于貂蝉和蔡琰,蔡琰给人种清新淡雅的感觉,很纯、很真,毫无瑕疵,而貂蝉则是丰满成熟,好似是熟得快要滴出水的蜜桃,令人忍不住啧啧称叹。不同的是,眼前的女子给人股冷意,拒人以千里之外,让人不可逼视。

    王灿走上前去,摆手示意典韦退下。

    他双目如电,黑溜溜的眸子盯着女子动不动。那异样的眼神,好像月夜下的孤狼盯着猎物,闪烁着幽幽的绿光,让女子身上冒起鸡皮疙瘩,非常的难受,她就感觉自己脱光了衣衫,丝不挂的站在王灿身前。

    最终,女子败北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啐了口,骂道:“登徒子!”

    王灿呵呵笑,说道:“小姐,你恐怕是自作多情,说错了话。”

    女子挺起饱满坚挺的胸脯,骄傲无比,大声反驳道:“登徒子,做事情不承认,你难道没有盯着我看,你那色咪咪的眼珠子还盯着……”说到这里,女子脸上浮现出淡淡的飞霞,通红的脸色逐渐蔓延,从脸上蔓延到耳根处。

    王灿眼睛盯着她的胸脯,让她难以启齿。女孩子的私密之处,被个陌生男子盯着,让她心阵羞怒。

    王灿咄咄逼人,问道:“小姐,你口口声声说我盯着你,我盯着你哪里看了?”

    女子瞪大了眼睛,清澈得如同是汪清潭的眸子圆睁着,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。太无耻了,眼前的人太不要脸了,亏他还是益州州牧,真是没教养。女子心羞怒,大声说道:“哼,登徒子,你眼睛色咪咪的,盯着人家的胸脯看,难道不敢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典韦听后,顿时笑了。他面颊凶恶,透出股恶意,露出笑容也非常难堪。

    这女子,有意思啊!说她傻吧,明显不是?说她不懂世事吧,也还能懂些。很显然,眼前的女子是那种五谷不分,从大家族溜出来玩耍的刁蛮小姐,肆无忌惮,无法无天,才敢光天化日之下拦住王灿的门,不让两人进去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堵住王灿的们,肯定是王灿的缘故了。

    典韦站在旁,双手抱在胸前,做出副作壁上观,不关他事情的模样。典韦露出的眼神,好像是王灿勾引了女人,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王灿眼角的余光瞥见典韦的神情,恶狠狠地瞪了典韦眼,笑说道:“小姐,您应该没有明白件事情,自始至终,我都没有盯着你的胸脯。你看,我要进入,想要进门,你却挡在门前面,我是盯着我的房门,至于你的小胸脯,我点兴趣都没有,赶紧让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登徒子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气得面色涨红,眼充斥着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典韦听见王灿的话以后,也是心更好笑,他想要大笑,却不敢笑出来,只能憋着,黝黑的面颊憋得通红。他看了眼王灿,深深佩服王灿的胆量,竟然说出这样令人‘脸红’的话,太厉害,太威猛,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啊!

    女子气得不轻,鼻息咻咻,傲娇的胸部不停地欺负着。

    她盯着王灿,张俏丽的脸蛋涨得通红,清澈的眼眸闪烁着点点晶莹的光芒。很显然,女子被王灿气得快要哭出来。从出生到现在,她说话从来都没人敢顶嘴,可王灿的话让女子非常的愤怒,感觉很憋屈。

    王灿知道再说重点,女子恐怕要掩面狂奔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道:“小姐,刚才的话都是玩笑话,让小姐见笑了。好了,玩笑话也说完了,请小姐让开,我要回屋休息。”

    女子听后,喝道:“哼,我知道你,你就是王灿。”

    王灿回答道:“我就是,不知小姐贵姓?”

    女子听了后,脸上露出愤愤的神情,她大声说道:“哼,果然是你,好,我找的就是你,你今天竟然这样轻薄我,我要你……”女子的话没有说话,就听见远处传来惊喜的声音:“蔡小姐,你怎么来英雄楼了,我正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循声望去,只见个翩翩青年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青年的年龄和女子相差不多,都是二十来岁。他路小跑,跑过来的时候,双眸子盯着女子,露出贪婪的神情,旋即,脸上又露出欢喜的神情。但是,青年的目光瞥见王灿,眼又闪过丝阴鸷之色。

    女子见青年走来,眼露出厌恶之色,但眼珠子转,顿时浮现出抹笑容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心登时生出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想也不想,立刻说道:“小姐,我们素未相识,你挡在我门口,实在是不讲道理,请小姐随这位公子离开吧,有公子陪伴,小姐也不会寂寞了。”王灿番话,将女子推向青年,他不是怕事,只是不想被女子纠缠,现在正是关键时候,多事不如少事,这女子挡在门口,明显属于胡搅蛮缠。

    而且,突然冒出个公子,使得事情更加狗血。

    王灿不想掺杂在里面,直接把自己拖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不搭理女子,那女子却没有放过王灿的打算,她伸出羊脂白玉般修长的手指,指着王灿,说道:“李廉,我刚刚从楼上路过,正经过他的房间,他见色起意,想抓我进屋,准备轻薄我,你帮我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彻底无语。

    见过睁眼说瞎话的,没见过这样大摇大摆的睁着眼睛说瞎话。说话的时候,女子还堵在门口,不让王灿进去,当真是嚣张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李廉听后,眼珠子转了转。

    他看着王灿和女子之间扯不清,似乎有点说不得的事情,心便升起股怒火。以他的眼睛,当然明白女子说的话不靠谱,但为了眼前的女子,博美人笑,他肆无忌惮回又何妨。李廉站在楼上,喝道:“李二,老七,立刻上楼来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便听见蹬蹬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两个壮汉快跑上来,走到李廉身旁,说道:“少爷,我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廉伸手指着王灿,说道:“给我打,往死里打,打死了本少爷负责。”说完,李廉谄媚的笑道:“蔡小姐,你看这样可好?”

    女子听了后,俏丽的面颊笑成了朵花儿。

    她小鸡啄米般的点头,笑道:“好,就应该这样,打,狠狠的打。”

    她双大眼睛眯成条逢,眼露出欢喜的神情。王灿的身份,她是知道的,否则也不会就这样和个素不相识的人争吵,若是王灿被打得鼻青脸肿,被揍成猪头,走出门的时候,会是怎么样的副景象?

    女子想想,都觉得非常欢喜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不等王灿话,典韦脚踏出,猛地站在王灿跟前。典韦圆睁双目,盯着李二和老七,身上散出股杀伐之气。典韦的气势不同于赵云、严颜等人,他的气势更加狂野暴躁,如同是山猛虎咆哮,非常吓人。

    王灿瞥了眼女子,冷声喝道:“山君,把这三个人扔下楼去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听见后,脚下跺,突然揉身而上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典韦就已经深受抓住李二和老七。典韦度非常快,形同鬼魅,两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,就被典韦提起来。典韦拎着两人,往楼层边缘行去,没有丝毫的犹豫,典韦双手松,将两个人扔下楼。

    转瞬间,楼下响起两声惨叫声。

    李廉听后,脸色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少女看见王灿,也是睁大了眼睛,眼露出恐惧的眼神。这切,生的太突然了,眼前的幕让她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凶狠!

    霸道!

    女子看着王灿冷峻的面颊,心更是突。然而,当她见识了王灿狠辣的手段,心却有升起异样的感觉,这样的男人才是真男人,不似李廉那样的小白脸,就知道风花雪月,没有担当,没有手段,点能耐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念头刚刚升起,就消失得干干净净,剩下的都是恐惧。

    李廉瞪大眼睛,见典韦走来,脸色变得苍白无比,看见两个随从被扔下去,他知道撞到铁板了。他不停地后退,摆手道:“别,别过来,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ps:三更毕,求收藏、鲜花。明日又是周,希望诸君支持,记得投鲜花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