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2章 找茬的来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荆州,州牧府。≯≯> ≦.﹤≦1≤Z﹤W<.≦

    书房,火炭通红,冒着滚滚热气,驱散了屋子的寒气。其坐着两个人,其人是刘表,另人是蒯越。

    刘表手拿了卷竹简,将竹简摊开在案桌上,身体微微前倾,仔细浏览竹简上的内容。随着时间流逝,越往后看,刘表脸上的表情就变化莫测,阴晴不定。许久后,刘表把抓起竹简,砸在地板上,呵斥道:“混账,昨天宴会上的事情,竟然传遍襄阳,可恨,可恨!”

    蒯越、蒯良和蔡瑁责难王灿,最终却被王灿驳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到如今,事情已经传遍了襄阳。事实上,刘表昨日也是喝酒过头,喝得晕乎乎的,忘记警告荆州官员,让他们闭紧嘴巴。

    现在才天时间,事情就传播开来,这不是直接打他的脸么?虽说情况最惨的是蔡瑁、蒯越和蒯良,但刘表作为主公,打蔡瑁三人的脸,不正是打他刘表的脸么?俗话说打狗看主人,打了蔡瑁三人的脸,便是间接的扇刘表的耳刮子。

    蒯越起身将竹简捡起来,了遍,脸色也颇为难堪。

    毕竟,竹简上的事情是关于他和蔡瑁、蒯良的。

    竹简上的内容,正是州牧府分不在城的探子传回来的消息。由于王灿的安排,吴晃将事情传播开来,使得襄阳城人尽皆知,蔡家和蒯家这次可是出尽风头,成了众人口的笑料,成为茶余饭后的笑谈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刘表鼻息咻咻,微眯着眼睛,说道:“这件事情,可能会有荆州官员传出去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守口如瓶,但事情传出来,绝对不会这么快,波及范围这么广,很可能是王灿在幕后推波助澜,掺和脚,事情才会失去控制。王灿此人,恐怕是不安好心呐。”

    蒯良笑说道:“主公,卑职倒是认为王灿把事情宣传出来,没有存坏心。”

    “哦,异度如此认为?”

    刘表摇头笑,打趣道:“异度,你昨日和王灿辩论,在王灿手栽了个大跟头,现在却为王灿说话,实在是令人惊诧啊。”

    蒯越整了整贯,正色道:“主公,《论语》说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卑职为主公分忧,当然不能把个人私怨带入公事。事情是怎么样,就该怎么样,不能因为昨日被王灿辩倒,就怀恨在心,若是如此,于主公大业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刘表放声大笑,说道:“好,好个谦谦君子蒯异度。”

    蒯越拱手道:“主公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刘表见蒯越面色从容,心情也逐渐好转起来,笑道:“好了,不谈论这个。异度,你说王灿并没有其他心思,那王灿在幕后推波助澜,有何目的?”

    蒯越拱手问道:“敢问主公,是否打算和王灿结盟?”

    刘表点头道:“王灿之言,或许有些夸大,但陈述的却是事实,荆襄之地,富庶繁华,四通达,不管是水路、6路,都可以抵达荆州,而且荆州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,处在南北贯通之地,董卓、袁术、孙坚虎视眈眈,未尝没有兵荆州之心。”

    蒯良捋了捋胡须,说道:“主公想和王灿结盟,王灿也想和主公结盟,因此才把事情传播出去,以督促主公尽快找他商议结盟的事情。不过,王灿肯定还想借百姓悠悠之口,将主公陷于被动局面,王灿那才能和主公谈条件,商议结盟。”

    刘表抚须问道:“异度,你认为结盟应该如何商议事情?”

    蒯良说道:“既是结盟,就必须要有诚意,主公可以给足好处,看王灿如何应对?毕竟荆州之地,的确需要个盟友。”

    刘表嗯了声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蒯越思虑片刻,又说道:“主公,荆州东面有袁术,北面有董卓,南边有孙坚,这些诸侯虎视眈眈,必须要防备。但是,主公切不可忽视西面还有王灿,此人有勇有谋,不可小视。即使王灿和主公是盟友,主公也应该保持警惕心,不要被王灿迷惑。因为王灿本身也是个诸侯,他暂时不动荆州,却不能说王灿直就把荆州当做盟友。”

    刘表说道:“异度之言,甚为有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刘表又说道:“我即刻派人去请王灿来府上,洽谈的事情交给你来商谈,我隐居幕后不参与。你要记住条底线,只要不损害荆州的利益,就可以和王灿商量,其余的事情,你斟酌处理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蒯越拱手道:“卑职定然尽心全力,不让主公失望。”

    刘表微微笑,摆手道:“去吧,你和王灿在大厅谈,我在书房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蒯越站起身,拱手朝刘表揖了礼,转身离开书房。大厅,蒯越个人静坐,他神情淡然,微眯着眼睛,闭目养神,等着王灿抵达州牧府。这场洽谈,能商量到什么程度,还得看王灿的诚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州牧府外,辆马车停下。

    典韦先从车辕上跳下来,随后王灿也从马车下来。

    进入大厅,王灿见蒯越个人坐着,没有看见刘表的身影,又四下打量番,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。王灿想了想,脑闪过个念头,说道:“异度先生,莫非景升公让异度先生和我洽谈结盟的事情?”

    蒯越站起身见礼,笑道:“王益州英明,越全权代表主公和王益州洽谈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蒯越目光落在典韦身上。

    昨日王灿带着裴元绍和典韦赴宴,蒯越不曾注意两人。现在大厅人少,只有蒯越、王灿和典韦,蒯越便把目光落在典韦身上。

    他盯着跟在王灿身后的典韦,眼露出惊诧的神情。尤其是看见典韦背上背着的两柄铁戟,戟尖锋利尖锐,再配合上典韦黝黑凶恶的面庞,非常吓人。饶是蒯越胆大,也是心凉,愣了愣,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王灿和蒯越分别落座,典韦站在王灿身后。

    蒯越拱手说道:“王益州,您拜访我家主公,想要结盟,不知王益州认为该如何结盟?结盟后,双方又应当遵守什么规定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异度先生,高人面前不说假话,我就开门见山,直接入题吧。”

    蒯越笑说道:“正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王灿正色道:“既然是结盟,先需要遵守条,就是当其方遭到攻击,无法抵御的时候,向另方出请求,另方必须出兵相助。这是双方结盟的基础,保证双方能够长久共存。在此基础上,才能更进步,先生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蒯越面带微笑,拱手道:“说得好,王益州之言非常正确。”

    有王灿珠玉在前,蒯越也提出荆州的条件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两人的交谈都非常的轻松,并没有你争我夺,明枪暗箭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王灿和刘表结盟是临时定下的决定,而且王灿需要的仅仅是刘表这个盟友。以王灿的实力,又有益州天险,根本不惧怕诸侯攻伐。王灿和荆州结盟,是为了荆州的人才,想要将荆州的人才罗到麾下,这才是王灿的目的。

    双方洽谈,还涉及了通商、贸易、开放关卡等事情。

    总之,对益州来说,双方结盟后,益州占据很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因为荆州的化和经济都比益州强,有荆州化和经济的带动,益州的展将会更加迅。对于荆州来说,刘表所期待的仅仅是是王灿的帮助,需要王灿在荆州面临危险的时候,能出兵帮助。除此之外,刘表别无所求。

    王灿和刘表,各有所求,没有交集,双方很容易就达成共识。交涉完毕,王灿拱手道:“异度先生,灿还有要事需要处理,先行步。”

    蒯越拱手道:“王益州请!”

    说完,蒯越将王灿送出州牧府,才返回刘表的书房。

    王灿和典韦乘坐马车,原路返回。当马车抵达英雄楼,王灿和典韦上了二楼,走到房间门口,竟看见个明眸皓齿的女子站在房间门口,堵住王灿进入房间的去路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