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1章 荆州英雄楼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襄阳城,作为荆州治所,有蒯氏、庞氏、蔡氏、黄氏在此居住,再加上庞德公、司马徽等荆州清流名士住在襄阳,使得襄阳繁华富庶,风鼎盛。≧  <.<≦1ZW.

    走在街道上,都能感受到喧嚣热闹的气息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马车,掀开马车门帘,喊道:“老裴,你过来下!”

    裴元绍勒住马缰,拨转马头,往王灿马车行驶的方向跑去。他骑在战马上,跟上王灿的马车,抱拳道:“主公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王灿掀开马车门帘,吩咐道:“老裴,你去打听下,荆州英雄楼在哪个位置?”

    “诺!”裴元绍抱拳回答声,策马快跑到典韦跟前,让典韦保护王灿的安全,然后才去打探英雄楼的消息。

    荆州英雄楼,是王越门下的弟子吴晃来荆州建立的。当初王灿将王越门下的九个弟子,包括史阿在内,全都分派到九州各地,纷纷建立英雄楼,负责收集情报。如今王灿抵达荆州,先想到的就是去趟英雄楼,查看荆州英雄楼的情况。

    与洛阳和长安相比,荆州英雄楼展的难度更大。

    其缘故,是因为洛阳和长安的勋贵子弟很多,,只要和勋贵子弟搭上关系,有他们牵线搭桥,英雄楼便很容易立足。

    然而,荆州的情况却不样。荆楚两地多大族,整个荆州的命脉近乎成都掌握在蔡家、蒯家、庞家等几大家族手。英雄楼在荆州建立后,想要分杯羹,困难重重,能够勉强运转起来,就非常不错了。

    刻钟不到,裴元绍便策马返回。他骑马跑到王灿马车跟前,低声说道:“主公,末将已经打探清楚情况,英雄楼的位置在襄阳城城北。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好,立刻启程去城北英雄楼。我们停留在襄阳城的这段时间,就住在英雄楼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裴元绍抱拳回答声,吩咐驾车的马夫往城北行去。典韦见王灿刚刚抵达荆州,直接就去英雄楼,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。他和裴元绍关系不错,从裴元绍口得知王灿过去的事情,知晓王灿是第次来荆州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第次来荆州,怎么知道荆州有英雄楼呢?

    他虎目转动,露出好奇的神色,但却没有向裴元绍问,而是策马跟着马车继续前行,往英雄楼行去。接近半个时辰后,马车在英雄楼停下。

    这时,英雄楼的侍者见此,赶忙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典韦从马车取出两柄铁戟,背在身后,和王灿起进入大厅。

    裴元绍也是取出汉刀,悬挂着腰间,大步而行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灿和刘表经过初次交涉后,已经有了结盟的意向。因为这样,裴元绍和典韦也不用将武器藏起来,即使是背在身上也没有什么影响。两辆马车有侍从去安排,王灿不用担心,五个人大步进入英雄楼。

    刚进入里面,又有名侍者跑过来,笑问道:“几位,是住宿还是吃酒食?”

    裴元绍直接说道:“住宿!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侍从脸上露出笑容,带着王灿等人往二楼行去。

    王灿背负双手走在后面,边走,边打量英雄楼的格局。不看不知道,看吓跳,这座英雄楼和洛阳、长安的格局大不样。不仅如此,英雄楼里面最基本的架构都没有,仅仅相当于座酒楼,没有其他项目,譬如专门开设的武者角斗、或者是接受些任务等等,好像荆州的英雄楼刚刚起步,完全没有搭建起来。

    见此,王灿颗心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王越曾经在王灿面前说荆州英雄楼展得不错,已经步入正轨。可眼前的情况却大不相同,英雄楼不仅没有步入正轨,连最基本的事情都没有做好。

    弄好房间,王灿找来侍者,吩咐道:“去把你们主事的人找来,我有要事说。”

    侍者笑说道:“公子,您有什么事情,尽管吩咐小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侍者说完,王灿脸色顿时冷,呵斥道:“你是什么身份,敢在我面前说道,赶紧去把吴晃叫过来,若是不来,后果自负。”王灿语气冰冷,透出股不耐烦,尤其是看见侍者支支吾吾的,心更是不喜。

    裴元绍和典韦站在王灿身旁,见侍者不情愿,同时向前踏出步,两座小山般的身躯屹立在侍者面前,把侍者吓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“我去,我去!”

    侍者见两个黑脸汉子凶神恶煞,哪还敢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他说了声,转身就灰溜溜的离开。

    王灿望着侍者离去,仍然不解气,低声喝道:“已经快年时间,荆州英雄楼竟然还是这幅模样,太没用了。给了他无数的钱财支持,给了他人力支持,到头来没有办成丁点事情,王越还在我面前夸奖荆州英雄楼展良好,我倒要看看,吴晃怎么辩解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拱手道:“主公,说不得您见到的是表相,或许荆州英雄楼另有展呢?”

    王灿淡淡的说道:“或许吧!”

    他进入英雄楼,的确是被映入眼的情况气得不轻。耗费无数钱财,却还是要死不活的模样,让王灿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说到底,是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荆州之地,可以说是益州东边的门户,王灿非常的重视。

    相比于刘正在冀州建立英雄楼,余阳在兖州建立英雄楼,黄功在徐州建立英雄楼……等等,这些地方远离益州,和益州没有多大关联。可是荆州不同,荆州和益州接壤,地理位置非常重要。若是王灿将来兵出荆州,再有英雄楼传递消息,王灿便能更轻松的拿下荆州。

    然而,荆州英雄楼事无成,王灿自然是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屋子外,响起轻轻的叩门声。

    王灿沉声道:“进来!”

    嘎吱声,房门打开,个年人大步走进来。这年人笑容可掬,后背微微有些佝偻,但身体却魁梧健壮,尤其是双修长的大手骨节宽大,手指修长,虎口和手掌都长满了茧子。这样的情况,明显是由于常年练武,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走进来,看见王灿坐在屋子,露出惊愕的神情:“主公,您怎么来了?”来人正是王越门下的弟子,荆州吴晃。

    王灿哼了声,反问道:“吴晃,我怎么就不能来?”

    吴晃闻言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吴晃主持方,能力有很大的提升,愣了片刻后快反应过来。他有些迷惑,因为王灿的语气有些不对劲儿。吴晃不知道王灿为什么火气大,拱手说道:“主公,这里不安全,隔墙有耳,请主公去后院休息,主公请!”

    说完,吴晃摆摆手,示意王灿走前面。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吩咐道:“山君,你把阿满和嫂子也带到后院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回答声,立刻去将典氏和典满喊出房间,随王灿和裴元绍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英雄楼后院,相比于前院而言,环境有着天壤之别。后院地势宽阔,环境幽雅,非常舒服。王灿进入后院后,看着周围良好的环境,心却燃气熊熊怒火。大事没有办好,却把住宿的地方装扮得美轮美奂,不务正业啊!

    王灿心情不好,见什么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进入大厅,王灿坐下后便劈头盖脸的问道:“吴晃,怎么英雄楼还是个酒楼,完全没有展起来?”

    吴晃听,顿时明白这是王灿生气的缘故。

    他拱手说道:“主公,英雄楼早已经完善,请主公听卑职解释。”

    王灿的脸色这才舒缓下来,点头道:“说吧!”

    吴晃拱手道:“卑职刚来荆州之时,刘表的治所在武陵郡,并不在襄阳。故此,英雄楼的位置也在武陵。后来刘表将治所迁到襄阳,卑职才到襄阳重建英雄楼,由于时间紧迫,楼里面的许多事情都才刚刚起步,还没有步上正轨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这才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搞了半天,是由于他自己太急切,担心英雄楼的建设,才失去分寸。王灿笑说道:“武陵郡和襄阳都有座英雄楼,这很好,很不错。你在荆州,掌管两座英雄楼,务必要尽快的运转起来,若是资金不够,可以向汉传递消息,我会让子武给你帮助。”

    吴晃躬身道:“多谢主公关怀,武陵郡的英雄楼已经步入正轨,主公勿需担忧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说道:“今日找你来,是给你件任务,让你去做。”

    吴晃神色整,抱拳道:“主公请吩咐!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说道:“我和刘表即将结盟,恐怕迟则有变,你派人去宣传下,就说荆州富庶,南方孙坚、东边袁术、北面董卓,对荆州虎视眈眈,借此给刘表施加压力,让刘表早作决断,和益州结盟。”

    吴晃听后,说道:“刘表得到消息,会不会认为是主公推波助澜啊!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放心吧,不用顾忌刘表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王灿又把今日在州牧府上生的事情所出来,让吴晃把事情传出去。这样来,王灿和刘表结盟的消息人尽皆知,再有王灿让吴晃传播的消息,两者配合起来,让刘表早点找他商议结盟事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吴晃将消息传出后,在荆州掀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贩夫走卒,都讨论王灿和刘表结盟的事情。同时对荆州的状况也有些担忧,认为刘表应该快和王灿结为盟友,互为唇齿,才能够保证荆州的安全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王灿接到州牧府传信,请他过府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得到消息后,带着典韦直奔州牧府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