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3章 典韦VS黄忠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年人见典韦左右手各持柄五尺长的铁戟,大步走来,眼露出凝重之色。  ﹤.﹤≦1≦Z≦W<.

    他虎目圆睁,神色冷峻,提起九尺长刀插在地上,猛然大道:“黄忠在此,汝等休想前进半步。哼,你们若是率先起攻击,黄某绝不会客气,到时候出现任何损伤,可不要怪黄某不留手。”

    黄忠的话,让裴元绍和典韦阵气愤。

    好大的口气!

    王灿闻言,立刻瞪大了眼睛,眸闪过道精光。眼前的黄忠竟然是黄忠,是那个老当益壮,年近七旬,尚且能够百步穿杨的黄忠。黄忠站在跟前,让王灿心升起古怪的感觉,没想到在破旧的驿站遇到黄忠。

    只可惜,双方站在对立面。

    同时,王灿也在揣测屋子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难道是刘表?

    王灿眼珠子转动,心不停地思考着这件事情。如今黄忠在刘表麾下做官,能让黄忠称之为贵客,并且不让王灿进入的人,应该是刘表无疑。

    “我呸!”

    裴元绍黝黑的面颊上露出忿忿然的神情,张嘴吼道:“黄忠小儿,你以为你是谁,是这里的山大王?还是天王老子?哼,到底是谁受伤,打过才知道。”他说话的时候,手口汉刀撩起,式力劈华山,冲向黄忠。

    刀光闪烁间,刀刃划破空气,挂着刺耳的锐啸声,劈向黄忠。

    这刀,裹挟着万钧之力,势若奔雷,快若闪电,大有刀就要将黄忠斩杀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蚍蜉撼树!”

    黄忠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轻蔑的笑容,轻吐四个字。他蒲扇版的大手握住九尺长刀,刹那间,竖立在身前的九尺长刀被抡起来,猛然向前削出。刀刃破空,冷冽的刀光闪烁,出嗡嗡的闷响声。

    长刀后先至,在裴元绍握紧汉刀劈下的时候,陡然力,快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兵器碰撞,出刺耳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裴元绍张开嘴,眼露出不相信的神情。他握紧汉刀的双手颤,感觉身体如遭雷击,股巨大的力量从长刀上倾斜下来,让他个趔趄站立不稳,不断地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蹬!蹬!蹬!”

    连连向后退出三步,裴元绍才稳住身体。

    他手的汉刀缓缓垂下,刀尖和地面接触,借着地面的支撑,勉强还能握住汉刀。

    然而,自家人知道自家事。他擎起汉刀快往下劈,占据定的优势。反观黄忠,手的九尺长刀在裴元绍挥刀劈下的时候,才开始后续力,并没有占据先机。可饶是如此,裴元绍却被震得连退三步,双手麻,虎口处传来快要被撕裂的感觉。

    招,落败!

    裴元绍,不是黄忠合之敌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黄忠收回长刀,又竖立在身前,并未继续追击。他神色冷峻,继续站在屋子门口挡住王灿等人的去路,不让王灿进去。

    黄忠的目光落在裴元绍身上,露出不屑的神情。然而,目光往下,盯着裴元绍手的汉刀,眼却精光闪烁。刚刚碰撞的刹那间,裴元绍虽然被他击退,可他手的九尺长刀却也被劈出个口子。

    九尺长刀被劈出口子,这是黄忠从军以来,第次遇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的刀也算是柄宝刀,锋利无比。

    可是,裴元绍却拥有更加锋利坚韧的钢刀,让黄忠心眼热。所谓宝刀配英雄,对于武艺绝伦的武将来说,拥有柄削铁如泥的武器,绝对是件非常痛快的事情。

    黄忠看见裴元绍的刀,便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眼热归眼热,黄忠却不会蛮横的冲上去,抢劫裴元绍的汉刀。

    “老裴,你让开,我来对付他。”

    典韦声如炸雷,抡起两柄铁戟冲向黄忠。

    他刚刚归顺王灿,时间不长,而裴元绍是跟随王灿的老人,两人没有可比性。典韦见裴元绍率先冲上去,便没有跟着去攻击黄忠,其是典韦不想和裴元绍争功;其二是典韦作为个武者,不想和裴元绍起围攻黄忠。

    故此,典韦拿了铁戟,也没有冲上去攻击黄忠。眼见裴元绍招就被黄忠击败,典韦这才抡起双戟,冲上去准备击败黄忠。

    裴元绍知道自己的能耐,无法击败黄忠。

    他听见典韦的声音,立刻让开道路。

    对于典韦的能耐,裴元绍知道得清清楚楚,个敢追着猛虎满山跑的猛人,武艺绝对比他高明几倍。裴元绍压制住翻腾的气血,退到王灿身旁,观看典韦和黄忠交手。

    典韦大步冲上去,身体微微躬着,好似是只俯伏在地上,随之准备起攻击的猛虎,带着股狂野霸道的韵味。他提着两柄铁戟,揉身而上。身体接近黄忠的时候,手两柄铁戟闪电般刺出,锋利尖锐的戟尖化作两点寒星,透出冷冽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你们退后!”

    黄忠神色凝重,猛然大喝。

    很显然,眼前的男人绝非刚开始的黑脸汉子可比。

    他握紧手的九尺长刀,将长刀横在胸前,封住典韦的去路。眼见戟尖探来,黄忠挥动长刀,快舞出个刀花,将典韦探出的两柄铁戟左右拨开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黄忠大喝声,趁着拨开铁戟的机会,趁机冲上去。长刀抡起个圆圈,旋即裹挟着巨力落下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兵器碰撞,出刺痛耳膜的声音。

    王灿站在远处,也感受到两人强横的力量,赶忙往后退出几步,以免波及。

    典韦左右手各有柄铁戟,挥动铁戟的时候,招式信手拈来,如羚羊挂角,无迹可寻。然而,不管铁戟如何打出,都带着股浑然天成的味道。招式,都充满了力量,属于力量和技艺的混成。

    两柄铁戟被长刀破开,给了黄忠个机会。典韦见此,冷哼声,左右手双戟猛然翻转,迅往下压,将黄忠的长刀压制住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他脚下跺,在两柄铁戟压制长刀的时候,身体顺着刀杆冲上去,接近黄忠。

    使用冷兵器交手,讲究寸长,寸强;寸短,寸险。

    典韦手双戟不是很长,只有五尺左右,几乎只有黄忠九尺长刀的半。但是,短有短的好处,旦典韦揉身而上,接近黄忠后,五尺长的铁戟就能挥出巨大的威力,而黄忠手的九尺长刀则难以抡转抵挡。

    “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黄忠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抹冷笑。

    他握住长刀,并不力。

    顿时,长刀落在地上,这时候,黄忠猛地向后退出步,下拉开和典韦的距离。他后脚落地的刹那间,拖在地上的刀刃猛然翻转,向上翻转,瞬间由下往上撩起。这刀,从典韦右脚的方向撩起,朝典韦的腰间削来,若是被削,典韦的身体立刻就要拦腰被削断,成为两截。

    典韦眼观六路,耳听方,见长刀削来,右手铁戟猛然砸下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铁戟和长刀碰撞,迸溅出溜璀璨的火花。顷刻间,股钢铁碰撞后,散出的焦糊味道弥漫开来,

    “蹬!”

    典韦被长刀上传来的力量,震得往后退出步,瞬间又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蹬!蹬!”

    黄忠吃了个暗亏,猛地向后退出两步,才稳下来。

    他刚开始由于典韦揉身攻进去,往后退出步,现在又往后退出两步。三步过后,已经进入屋子。两人的交战,使得坐在屋子交谈的两名年人都盯着黄忠和典韦。这两个年人谈笑风生,不仅没有阻止典韦和黄忠,反而看得津津有味,啧啧称叹。

    裴元绍站在后面,见典韦只退了步,大吼道:“好,老典加油,干掉他。”

    典韦闻言,心暗暗苦笑。他刚才只后退步,是由于使用铁戟从上往下攻击,倾尽全力之下才稍微占据上风。而黄忠则是从下往上攻击,因此后退了两步。若论及两人的胜败,依旧是平分秋色,还没有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

    典韦打得兴起,抡起长戟继续冲上去。

    黄忠也是打出了火气,喝道:“来就来,某家怕你不成?”
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,斗得是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屋子,人影跳动,让人眼花缭乱。冰冷的铁戟翻转如蛟龙舞动,透出股股摄人的气势,令人心颤栗。然而,铁戟虽然凶猛,长刀却也是不甘示弱,每刀劈出的时候,都裹挟着万钧之力,好似是天河倒卷,银河倾倒,端的是力大无匹,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交手的周围,不断有地方被波及到。屋子截截朽木被两人碰撞,不是被砸断,就是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,屋子已经是尘烟四起,非常的混乱。坐在篝火边上的两个年人相视望,微不可查的点点头。其神色颇为和善的年人说道:“子鱼,他们这样打下去,虽然好看,却也不是办法,若是再打阵,这屋子就要塌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另人点点头,说道:“德操之言有理,这两人斗得难解难分,不分上下,可以让汉升罢手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,正当两人准备出言喝止,突然传来炸雷般的吼声:“撒手!”

    声大喝,旋即便响起‘铛’的声巨响。

    这声巨响尖唳高亢,刺痛耳膜,非常的响亮。只见典韦威风凛凛,状若天神,双手握紧铁戟猛然力,打掉了黄忠手的九尺长刀。而且,两柄铁戟探出,锋利的戟尖对准黄忠的喉咙,只要再前进三寸,便能杀死黄忠。

    “啪!啪!”

    掌声响起,王灿缓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两个年人,心顿生疑惑,很显然,这不是刘表,那又会是谁呢?王灿拱手道:“王山见过两位先生,不知两位先生贵姓?”

    神情和善的年人笑道:“颍川,司马徽,司马德操。”

    神情严肃的年人拱手道:“襄阳,庞德公,庞子鱼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心暗道:好家伙,荆州的两大牛人都被他碰到了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。

    突然现,现在才公元191年,庞德公(他的字没查到,故此,小东使用庞德公民间传说的字,字‘子鱼’)、司马徽都还是年人,最多四十左右,上章写成老年人了,抱歉,小东会将其修改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