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2章 打架谁怕谁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轱辘!轱辘!”

    车轮转动,碾压在雪地上,出吱呀吱呀的声音。≧   ≦.≦1ZW.

    雪白的官道上,冷清凄凉,杳无踪迹。

    王灿等人路行来,有两辆马车。王灿独自人乘坐辆马车,典氏和典满乘坐辆马车,典韦和裴元绍则策马而行,跟在两辆马车周围,保护王灿、典氏和典满的安全。行人,马不停蹄的赶路,终于抵达新野,进入荆州的地界。

    新野,在三国时代,无疑是颗璀璨耀眼的明星。

    三请诸葛亮,火烧新野,这些耳熟能详的事情都生在新野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新野的地理位置也非常重要,处于南北要道,它北边接近宛城、洛阳,南边接壤荆州襄阳。而且新野处于南襄盆地心,有条河流汇聚,沃野百里,土地肥沃。它不仅地理位置重要,更是处粮仓基地,非常重要,有‘南北孔道,州屏障’之称。

    进入荆州后,甘宁就带着十个士兵离开,返回江上,并且将消息传回去。

    剩下王灿等人,则驱车往新野县内行去。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马车,典满突然打了个喷嚏,尚有丝稚气的面庞被扑面而来的冷风冻得红彤彤的,煞是好看。典氏坐在典满身旁,见典满小脸冻得红扑扑的,非常心疼,伸出温暖的双手握住典满有些冰冷的双手,脸上露出慈爱的神情。

    裴元绍夹紧马腹,吆喝两声,策马走到王灿的马车旁边,脑袋靠近马车的窗口处,轻声说道:“主公,现在寒冬正盛,入夜后更是冷气逼人,我们早些找个地方落脚,以免天黑后露宿荒野,大家都要受冻。”

    两辆马车相隔不远,王灿也听见典满打喷嚏的声音,吩咐道:老裴,有山君保护我的安全,不用担心。你立刻策马去查看周围的情况,看看周围有没有能借宿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裴元绍抱拳回答,策马朝前方的官道跑去。

    典韦骑在马上,望着裴元绍离去的方向,眼露出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此时,天色已经接近傍晚,依旧能继续赶路,赶往新野县,但是典满年纪小,却受不得冻。裴元绍也是听见典满在马车打喷嚏,受不了寒冷的天气,才会主动向王灿提出建议。好在行人已经进入荆州,王灿才能大摇大摆,毫无顾忌的赶路,不用担心董卓的追兵。

    进入新野,已经是刘表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王灿进入荆州,可以说已经是打上了层保护膜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刘表不敢公然派人袭杀王灿,而且刘表还必须保护王灿的安全。

    其原因是王灿乃朝廷任命的益州牧,是小皇帝颁布命令承认的。刘表素来以皇室宗亲自居,又表现得好像是个大忠臣,若是刘表公然袭击王灿,就代表着刘表不服朝廷,不忠于汉室,这是刘表不敢做的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时辰后,裴元绍策马返回。他拱手说道:“主公,前方现个荒弃的驿站,我们在那里落脚吧。”

    马车,传来王灿的声音:“嗯,抓紧时间,等天黑之后就不好赶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裴元绍答应声,让驾车的马夫加快度,往废弃的驿站行去。

    路行驶,天色逐渐黑暗下来。入夜后,冷风呼嚎,天上竟下起了鹅毛大雪,片片的雪花飘落在地上,将地面装扮得片雪白。马车碾压在道路上,快跑过,度非常快,没有行驶多长时间,便在驿站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裴元绍翻身下马,说道:“主公,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嗯了声,从马车下来。后面辆马车,典氏和典满也下了马车,跟着王灿往驿站内走去。然而,驿站破旧的屋子门口,却站着两个身穿甲胄的士兵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腰佩战刀,昂头挺胸站在门口,挡住了进入的路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老裴,你来打探情况的时候,可曾现有人?”

    裴元绍摇头说道:“主公,末将来此的时候,并未现有人前来,这些人应该是刚刚抵达驿站,在驿站休息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这就好,既然是废弃的,你去商量下,我们在此借宿晚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裴元绍大踏步走上前去,却见站在门口的两个士兵猛然拔出腰间战刀,两柄战刀相互交叉着,挡住裴元绍的去路,说道:“此处已经有人,你们退回去吧,重新找处住宿的地方。赶紧离开,否则别怪我们伤到你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笑说道:“两位,我们只须借宿晚,还请两位前去禀报下。”

    两个士兵摇摇头,齐声说道:“不行,你赶紧离开,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黝黑的脸顿时阴沉下来,哼声道:“老子给你们面子,你们却不知好歹,既然如此,就别怪老子下手狠,伤到你们两人。”

    驿站里面,篝火燃烧,驱散了屋子的寒气。

    废弃的屋子,坐着两名年人。

    其,坐在左侧的年人正襟危坐,峨冠博带,身上穿着件黑色棉布袍。他长着张国字脸,眼睛明亮,炯炯有神,头上乌黑的髻梳理得丝不苟,颌下三缕长须微微晃动,坐在屋子,自有股不凡的气度。

    相反,坐在右侧的年人面带微笑,露出和善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穿着件棕色长袍,盘腿而坐,并没有左侧年人严肃的神情,反而透出股随意的感觉,让人觉得非常率性。

    屋外传来的声响传入左侧年人耳,他抬头看向坐在屋门口的年汉子,吩咐道:“汉升,屋子外声音嘈杂,你去看下,到底外面了生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年汉子神色谦恭,给人种规矩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猛然站起身,伸手抡起放在旁边的大刀,往屋子外走去。

    年人手的口大刀长九尺,接近丈,并且刀刃锋利,透出股冰冷的杀意。年人昂阔步,抡起大刀往外走去。他走到大门口,岿然站立,将手的刀柄猛然往地上竖,砰的声插在地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,股强大的气势从年人身上散出来,令裴元绍都愣了愣。

    高手!

    这是裴元绍的第感觉,再仔细打量年人,见他长得虎背熊腰,眼神光闪烁,气势逼人,令人不敢轻视。

    年人手持大刀,昂挺胸站在屋子门口,就好像是座巍峨的大山屹立在门口,让人难以接近。年人的目光停留在裴元绍身上,说道:“几位,驿站来了两位贵客,不能打扰,请几位返回吧。”

    语气很淡,却透出股不容拒绝的味道。

    裴元绍脑子根筋,立刻犯浑了。

    他先是好言好语,却遭到小兵的阻拦,现在来了个能够主事的人,可年人开口,就将他拒之门外,使得裴元绍动怒了。

    他把心横,大喝道:“大路朝天,各走半边,驿站本就是荒弃失修,没有人居住的。个时辰前,我来探查的时候尚且还没有人。虽然你们先来步,住进驿站,但这么大的座驿站,竟然不准行人留宿,这是什么道理,赶紧让开。”

    年人神色不动,继续说道:“不用多说,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裴元绍猛地拔出腰间汉刀,对准年人。

    气氛,充满了火药味儿,双方剑拔弩张,大有大打出手的趋势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年人挡在门口动不动,赶忙走上前去,拱手说道:“这位壮士,我们人数不多,只有五个人。此时天色黑暗下来,难以赶路,我们在此留宿晚,并不需要多宽敞的地方,还请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年人依旧摇头,神情古井不波,淡淡的说道:“绝无可能,诸位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见年人顽固不化,心也升起了怒火。

    尼玛的,打架是吧,谁怕谁啊。有典韦和裴元绍,即使站在门口的年人非常厉害,但典韦这头猛虎冲上去,绝对占据优势。王灿深吸口气,朝典韦点点头,说道:“老裴,山君,既然别人不给面子,我们就自己找回面子,你们冲上去,解决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和裴元绍点点头,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。

    两个见年人嚣张无比,心都憋着股闷气。现在王灿下达命令,两人顿时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典韦三步并作两步,快跑回马车,从马车下拿出两只铁戟,准备战斗。至于裴元绍,因为逃离颍川的时候,手的狼牙棒太明显,便没有拿回来,扔在颍川,现在就只能使用汉刀战斗。

    厮杀,触即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。更新迟了,抱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