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0章 如何返回益州?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裴元绍看见王灿咧开嘴,露出贼笑的神情,突地往后退出步。≯>  ≤.≤<1≦Z≦W≦.﹤

    不知怎的,他心突然升起不妙的感觉,好像是掉入狼窝里面。等了片刻,裴元绍主动问道:“主公,您都已经大变样,我该怎么修改下,才能大变样呢?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老裴,我们和那些士兵交手,是夜晚时分,他们虽然见过你,可夜色笼罩下,又时隔半个月,脑的印象早就模糊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贴出来的画像不过是根据鼻子、眼睛、眉毛、胡须等特征描绘的,只有三分像你,并且检查的重点也是你脸上的络腮胡子,只要你脸上的络腮胡子全部剪掉,再把浓密的眉毛弄得稀疏点,足够蒙混过去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露出戏谑的神情。

    想想裴元绍没有大胡子,会是怎样的情景?

    典韦听了后,也附和着说道:“主公言之有理,外面张贴出来的画像虽然和裴将军有三分像,重点是大胡子和眉毛,若是裴将军颌下的大胡子消失不见,再将眉毛修剪下,应该能蒙混过去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惊愕的看着唱和的王灿和典韦,左看看,右瞅瞅,旋即长长地叹口气:“好吧,为了返回益州,末将拼了,剪掉胡子,修剪眉毛。”

    典韦从行囊拿出柄小刀,不多时就解决了裴元绍颌下的大胡子。

    裴元绍伸出手,摸了摸颌下粗壮刺手的胡茬,苦涩笑。这趟出来后返回益州,不仅没有吹嘘的资本,少不得还要被周黑子取笑番。

    王灿盯着裴元绍,说道:“山君,你见过外面的画像,老裴和画像上还有什么相似的地方没有,早些提出来,做些修改,以免遇到检查的时候露出马脚。”

    典韦端详片刻,说道:“髻,裴将军的髻还需要修改下。”

    “别,别,别!”

    裴元绍伸出手,连说出三个‘别’字。

    他不停地往后退,惊恐的看着典韦,摇头道说:“头可断,不可断。胡须勉强还可以剪掉,头却不能剪。老典啊,你虽说是我裴元绍的救命恩人,也不能这样折腾我啊?若是剃个光头出去,不仅威名丧尽,还成了出家的僧人,你还是另想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老裴,甭担心,你的头不会剪掉的,你要是剃个光头和我们走在起,显得不伦不类,那才更容易露出马脚呢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裴元绍长长地舒了口气,紧绷的神情终于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突然,典满虎头虎脑的把脑袋凑过来,说道:“爹爹,将裴将军的髻扎成我这样的吧,再让他装个傻子,满口黑牙,留着哈喇子,歪着脑袋,那多好啊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典满嘿嘿直笑,眼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。

    裴元绍瞪了眼典满,骂道:“典满,你个兔崽子,亏老子对你这么好,你竟然在关键时候落井下石,我回到益州后,定要好好地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典满跑到典韦身后,吐了吐舌头,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典韦问道:“主公,阿满的建议你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阿满很聪明,建议很好。”顿了顿,王灿拍板说道:“就按照阿满说的办。老裴啊,辛苦你了,你的髻重新梳理成童子的髻,然后大嘴张开,翻出白眼,定要装出副傻样出来。必要的时候,可以吐唾沫,流口水,嗯,能否过关,全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兔崽子,回去后定收拾你。”裴元绍又瞪了典满眼,幽怨的望着王灿,无奈的点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行人,准备好后,往树林外走去。

    半天时间,王灿、典韦等人抵达阳翟县。

    五个人并没有全部进入县城,而是由典韦人进城买了几天的干粮,顺便打探消息。刻钟的时间,典韦便拿着面饼出来,压低声音说道:“主公,我询问了番,前方三里处设有关卡,检查每个从阳翟县离开的百姓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抬头看了眼天色,说道:“距离天黑至少还有两个时辰,我们暂时停留个时辰,等天色稍微昏暗下来,再去接受检查,这样的几率大些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回答声,带着几人找了处空旷的地方,坐下来休息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天边的艳阳落下。

    个时辰后,天色已经不早,落日的余晖消失殆尽,天色逐渐的黑暗下来。当王灿和典韦等人站起身,正要前往关卡的时候,忽然又有十余个百姓从城跑出来,快朝关卡走去。王灿见此,笑道:“人多混杂,加快度,跟上去。”

    五个人,跟在十多个百姓身后,往关卡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关卡处,排排拒马将道路阻拦起来,过往的百姓排成列,只能等待检查后,从拒马间隔开的位置离开。

    十余个士兵站在道路两侧,手拿着画像,正个个的比对着。

    个个百姓,不停地跟上去,接受检查。

    检查的百姓当,妇女、孩童和老人可以直接过去,必须要接受检查的是年人和青年人。因此,检查的度还是挺快,并不会耽搁多少时间,走在王灿等人前面的十多个百姓,顺利的通过检查,没有受到苛责。

    典氏和典满在不接受检查的范围,顺利的通过检查。

    剩下的,只有王灿、典韦和裴元绍。

    裴元绍走在王灿和典韦前面,他身穿粗布麻衣,歪着脑袋,斜张着嘴,露出排黑乎乎的牙齿,抹晶莹的哈喇子从嘴角流出来,吊在嘴角,感觉非常恶心。更重要的是,裴元绍双目愣,呆呆的望着前方,看就是傻子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裴元绍颌下也没有大胡子。

    因此,裴元绍的相貌和画像上有着很大的差距,这样的表情落入检查的士兵眼,直接将裴元绍放了过去。

    倒是轮到典韦的时候,士兵将典韦叫住。

    名士兵拿着画像,仔细的比对番后,最终还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典韦,也顺利闯过关卡。

    王灿唇上粘着小胡子,颌下粘着三缕短须,副酸儒做派。他没有大胡子,也不像原来那样只有黑乎乎的胡茬,并且脸上的肤色也生变化,和画像上有着很大的差距。虽然王灿的身高和体重没变,但这里的检查只有画像,士兵看见王灿的相貌后,比对番,依旧摇摇头,将王灿放过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王灿走过关卡,舒了口气,心的大石终于落地。正当王灿等人往前走的时候,身后传来士兵的喊声:“你们五个人,稍等下!”

    句话,让典韦和裴元绍都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凝重,他朝典韦点点头,示意典韦回去。典韦走到士兵身旁,问道:“兵老爷,您叫住我们,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喊话的士兵将王灿和裴元绍的画像递给典韦,说道:“看你的装束和打扮,应该像是山里人,这两幅画像给你留着,若是遇见画像上的两个人,立刻去县府举报,可以得到百金,这可不是个小数目,够你吃辈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兵老爷,多谢兵老爷。”

    典韦脸上带着喜色,说道:“兵老爷,我可以走了么?”

    士兵摆摆手,道:“走吧,走吧。”打了典韦,士兵又转身回到关卡旁边,继续检查路过的百姓。

    王灿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,继续向前走。刚刚被士兵突然叫住,他心可真是紧绷着根弦。裴元绍歪着脑袋,依旧是那副装扮,那憨傻的模样令典满笑个不停,五个人加赶路,没过多久就消失在关卡。

    离开阳翟县,距离颍川的距离变得更加遥远。

    越往外走,检查的力度越疏松。

    整个颍川郡的关卡检查,是典型的内严外松,以阳翟县、颍阳县为界限,这些县城以内,检查得非常严格,每个路过的百姓都要用画像比对着检查。但是,阳翟县和颍阳县以外,检查就非常轻松,有的地方挂羊头卖狗肉,名义上是检查,却设下关卡收过路费,只要交钱就能过去,不给钱的不让过。

    王灿、典韦等人离开阳翟县后,途径襄城县,最后抵达鲁山县。

    抵达鲁山县,裴元绍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赶往鲁山县渡口。然而,王灿摇头拒绝了裴元绍的请求,让典韦在县城外找了个住处,五个人在村住下。

    安顿下来后,王灿立刻让典韦去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其原因,是因为颍川郡戒严。

    荀攸和甘宁等人逃窜的方向短时间不会被察觉,但过了这么长时间,肯定已经暴露,鲁山渡口也不定是安全的,因此王灿先让典韦去鲁山渡口查探情况,再决定是否前往鲁山渡口。

    王灿和裴元绍路行来,多亏有典韦,否则难以逃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消息,都是典韦去打听的。

    有典韦去打听消息,王灿才能提前知道情况,从而早早做出安排,应对出现的局面。若是没有典韦相助,王灿恐怕已经是步步维艰,行动困难。

    典韦去打探了附近的消息,急匆匆的回到住处。

    他脸上带着急切的神情,说道:“主公,渡口没有任何船只,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王灿露出惊讶的神色,惊呼道:“怎么可能没有船只?兴霸和公达起返回鲁山渡口,定会在渡口等候,不可能不在。”

    典韦说道:“主公,甘将军和荀先生是否被袭击,不得以先行返回益州。”

    王灿思虑番,道:“嗯,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问道:“主公,老甘和荀先生若真是离开,我们怎么返回益州?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顿时陷入沉思当。没有船只承载几人南下,返回益州就成了万里长征,难以赶路。

    如何返回益州,从哪条路返回益州,摆在了王灿的面前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继续求鲜花、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