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章 后路被断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鲁山县渡口,艘小船停靠在江边。  ≦.≤1ZW.

    这艘船,正是甘宁和荀攸等人乘坐的小船、

    荀攸、甘宁等人离开道观后,马不停蹄的赶路,用了几天时间,终于赶到鲁山渡口。其后,便直在鲁山渡口等候王灿。只可惜,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天,依旧没有等到王灿和裴元绍,长久的等待,让甘宁和荀攸都担忧王灿的情况。

    幸好缉拿王灿的告示不断张贴出来,证明王灿和裴元绍都没有被抓住,才让两人有些放心。正是如此,甘宁才忍住,没有离开鲁山渡口,带人去寻找王灿。

    然而,十天时间,已经磨光了甘宁的耐性。

    船舱,荀攸和甘宁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甘宁脸忧愁,说道:“荀先生,我们在江边等了近半个月时间,没有得到半点主公的消息,派去寻找主公的士兵也没有现主公的踪迹,这样下去太被动,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主动点。而且小船停靠在江边,随时都可以退走。我留下是十余人保护你的安全,我带着其余的士兵上岸,去寻找主公。”

    荀攸摇摇头,问道:“甘将军,若是你离开鲁山渡口,而主公又带着裴将军返回渡口,岂不是浪费时间么?”

    甘宁扬起脖子,大声说道:“我每天返回渡口趟,这样总不会有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荀攸说道:“甘将军,你若是每天返回渡口,就只能在鲁山县附近寻找主公,无法赶到颍川郡城。然而,主公带着裴将军往颍川西面逃去,势必要进入山林。颍川西面山高林多,主公什么时候回来,是未知之数,而且旦主公返回,后面很可能有追兵跟随。因此,请将军留在船上。”

    甘宁神色急切,说道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你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荀攸正色道:“固守鲁山渡口,才是正理。”

    甘宁说道:“若是主公遇险,我等岂不是眼看着主公被攻击,却坐视不理。这是什么道理?不行,不能坐以待毙。”

    荀攸问道:“甘将军,你有找到主公的办法?”

    甘宁白了眼荀攸,主动出击都被否定了,他还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再说,他又不会算卦占卜,根本无法确定王灿的位置。甘宁叹口气,脸上带着落寞的神情。良久,甘宁才说道:“荀先生,我就再等两日,两日后还没有主公的消息,我就带人去寻找主公,你乘船独自返回益州。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甘宁话音落下,船外响起声巨响,使得大船不停地晃动。

    甘宁和荀攸坐在船舱,也感到大船微微晃动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”

    急促的脚步声从船舱外响起,名士兵快跑进来,大吼道:“报!”士兵神色焦急,急匆匆的跑进船舱,单膝跪在地上,拱手道:“拜见将军,荀大人!”

    甘宁见士兵神情慌张,问道:“生什么事情,竟如此慌张?”

    士兵回禀道:“将军,岸边有几百名士兵,这些士兵飞快的朝小船冲过来,并且还用抛石机抛掷大石攻击船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甘宁猛然从坐席上站起身,朝荀攸拱了拱手,然后直接往船舱外走去。士兵也跟在甘宁身后,快朝小船甲板上跑去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甲板上,只见岸边摆放着几架抛石机。

    同时,几百名士兵快涌过来,想要冲到小船上,起攻击。幸好船体高,士兵还在不停地攀爬,才没有冲上小船。

    岸边的抛石机很陈旧,抛掷大石的度很慢,嘎吱作响。

    抛掷出来的大石没有准头,都是随意抛射,但江面的宽度不大,小船又非常大,很容易被大石投。几块大石被抛掷出来,腾空跃起,挂着股呼呼声音,落在甲板上,刹那间,响起轰轰的声音,甲板被砸出个打动,大船也是阵震动。

    船锚落在江,小船停靠在江边,个个士兵在大石落下的时候,攀爬上船舷,冲上了小船甲板。

    “杀!杀!”

    声声大吼响起,个个士兵迅朝甘宁等人冲去。

    “起锚,退往江心。”甘宁神色镇静,并没有丝毫慌乱。他大吼声,让麾下士兵收起沉在江的船锚,往江面心行去。

    小船起锚,离开江岸后,便没有士兵能上船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小船行驶,攀爬在船体外的士兵纷纷落下水,在冰冷刺骨的水扑腾着。这时候,已经冲上船的士兵便成了孤军,没有援军,没有后续力量。

    甘宁冷哼声,猛地拔出横江刀,杀向站在甲板上的士兵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甘宁心直憋着股闷气,非常烦躁。他看见数十个站在甲板上和锦帆兵交战的敌军,心的怒气升腾起来。他怒喝声,脚步腾挪,横江刀不断地劈出,刀光闪烁间伴随着刺耳的呼啸声,便有蓬蓬鲜血喷溅出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甘宁不断地大喝,手横江刀成了夺命的阎王帖子,个个敌军眨眼就成为刀下亡魂。几十个士兵,刻钟不到就被甘宁杀了小半,剩下的十数个士兵收拢在起,惊恐的望着甘宁,脸上露出畏惧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名士兵害怕被甘宁杀死,身体跃,跳入冰冷刺骨的江水。旋即,其余的士兵也都是有样学样,跟着跳入江。

    甘宁环视圈,见并没有人员伤亡,心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然而,架架抛石机嘎吱嘎吱的投掷出大石,让小船如同暴风雨的艘小船,风雨飘摇,非常的危险。

    小船退往江心,也难以避免大石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甘宁下令让小船往下游行驶,摆脱抛石机。

    半天后,小船成功的摆脱追赶的士兵和抛石机。等到傍晚时分,天色昏暗下来的时候,小船再次被抛石机攻击,迫使甘宁下令,让小船继续往下游行驶。

    连续两天,小船已经离开鲁山县,远离鲁山渡口。

    船舱,甘宁说道:“荀先生,追赶的士兵肯定知道我们的身份,才会不断地追击。他们不可能让我们呆在鲁山渡口,而且这些士兵步步紧逼,等候主公乘船南下已经不可能。这样吧,我带十个士兵上岸,返回鲁山渡口等候主公,你带其余士兵返回益州,稳定局面。”

    荀攸闻言,无奈的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他本想留在鲁山渡口,等王灿起返回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抛石机不断地攻击,小船无法在江立足,只能返回益州。甘宁深吸口气,拱手离开船舱。他找来驾船的士兵,吩咐士兵驾驶小船返回益州,然后带着十个锦帆兵北上,返回鲁山渡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和典韦连夜赶路,次日午,才追赶上裴元绍、典满和典氏。

    行人走小路,往阳翟县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两天时间,终于赶到阳翟县。

    快要离开山林的时候,典韦非常的谨慎,他建议王灿和裴元绍等人暂时留在山林,他去山林外探查消息。

    个时辰后,典韦返回山林。

    典韦路疾驰,神色焦急,王灿看见典韦的神色,心升起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等典韦走到跟前,王灿问道:“山君,外面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典韦拱手道:“主公,大事不妙,颍川郡所有的县城都布了通缉令,并且重要位置都设立关卡,防止我们离开。如今阳翟县已经贴出缉捕令,设立关卡阻拦。主公想离开阳翟县,就必须接受检查,可您的相貌被张贴出来,恐怕难以通过。”

    王灿倒抽口凉气,露出凝重的神情。

    好家伙,他将目标引到颍阳县,可结果却是颍川郡所有县城都设立关卡,阻拦他离开。想要杀他的人,真是下足本钱,不达目的不罢休啊!

    颍川郡的势力范围,王灿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即使董卓领兵退到长安,颍川还是属于董卓的势力范围。能够大规模的调动士兵,唯有董卓才行。

    想要让他死在颍川,无法返回益州,这绝对是李儒的手笔。

    典韦神色凝重,说道:“主公,您出去肯定会被查出来,必须重新换装,并且将面貌遮住,以免离开树林后,被人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山君,蒙上面目是换汤不换药,没有多大用处。你立刻出去趟,找些假胡子回来。嗯,再找些木炭回来,我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典韦抱拳回答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,典韦将王灿需要的东西都拿回来。

    王灿将假胡子和木炭放在地上,将系在头上的髻散乱开来,用根绳子吸住。又用木炭将脸上的肤色改变,使得面目变得黝黑,随后王灿又将眉毛休整了番,把双眉变成浓眉,等王灿贴上胡子,整个人的气质顿时生改变。

    浓眉大眼,肤色黝黑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不同于王灿形象的,唇上的两撇胡子更显得非常成熟。王灿站在原地,浑身的气质生了巨大的转变。

    典满拍掌欢呼道:“哇,真的大变样,认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见王灿摇身变,成为浓眉大眼的年汉子,忙说道:“主公,末将也被通缉,怎么改变下呢?”

    王灿见裴元绍颌下的络腮胡子,嘿嘿笑了笑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