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章 虚晃一枪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夜色深沉,漆黑如墨。≥≧ .

    冬日的夜晚,更是寒风冷冽,冷气逼人。

    这样寒冷的天气,干枯的树枝上都已经挂上冰渣子。树林,却突兀的出现四道黑影,这四道影子,两个影子微微躬着腰,两个影子挺直身体。

    四个人,快前进,朝官道方向奔跑。

    “嚓咔!嚓咔!”

    大脚踩在地面上,出嚓咔的声响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四个影子奔跑段距离后,突然在山林边缘停了下来。蓦地,其两个微微躬着腰的人影在林蹲下身体,停止前进。然而,另外两个身影依旧是身体笔直,继续前进。片刻之间,两道人影就接近官道,快要抵达官道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这两个人影不知道是什么缘故,竟然停在原地,在官道边缘来回的晃动,好似在张望周围,打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寂静的夜空,响起突兀的声音。

    官道周围,名躲在草丛的士兵听见声音后,快伸出脑袋,在周围张望番。他望见山林外出现两个人影,顿时兴奋起来,赶忙伸手摇醒旁边的士兵,低声道:“快,快看,出来了,躲入山林的两个人终于出来了,赶紧的,叫醒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个传个,眨眼工夫,所有士兵都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黑夜,突然响起声大吼。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非常尖唳,所有士兵都听见这声大吼,刹那间,群士兵从官道周围涌出来,快冲上去。

    士兵的人数非常多,足有百多名士兵。这些士兵每个都手持长矛,快朝着官道边缘的两个人影冲上去。那两个人,好似是被吓傻了,动不动。冲在最前面的士兵眼见距离越来越近,猛地咬咬牙,脚下跺,整个人突然跃而起,手的长矛快探出,刺向在官道边缘的左侧的人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长矛刺入身体,并没有出矛尖戳如血肉的声音。声音很清脆,好像是长矛劈断枯枝,非常悦耳。

    此时,另名士兵也冲上来,挥舞者手的长矛砸向站在右侧的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又是声脆响传来,只见右侧的人下歪倒,脑袋被长矛打烂。但是长矛砸在脑袋上,或者是长矛刺身体,却没有听见惨叫声,只有长矛刺入身体,响起的淡淡脆响。紧跟着两个士兵之后,又有数名士兵冲上去,将两个歪歪斜斜的人打得稀巴烂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稻草人。”

    名士兵眼见,看见倒在地上的全是稻草,猛然大喊声。周围士兵闻言,低下头看去,只见两个稻草人摔倒在地上,已经不成人样。但是两个稻草人都穿着衣服,脑袋上蒙着头巾,很难被辨认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草人背后,都有两根长长的木棍夹住稻草人,用来支撑草人往前挪移。

    “啊!啊??!”

    突然,两声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只见杆狼牙棒挂着呼啸声,猛然砸落下来,狼牙棒砸在士兵身上,尖刺瞬间刺破血肉,出噗噗的声音。仅仅是招,狼牙棒就把两个士兵砸成肉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口透着冷光的大刀落下。

    只听见噗的声,颗脑袋冲天而起,腔滚热的鲜血从脖颈上喷洒出来。

    这两人,正是王灿和典韦。

    两人出招,就杀了数个士兵。

    开始,王灿和典韦都没有直接冲出来,而是先使用木棍捆绑在稻草人身上,将稻草人逐渐的往官道方向挪动,然后弄出嚓咔的声音,引起埋伏在官道周围士兵的注意。等到用两个稻草人成功吸引士兵的注意力,王灿和典韦快摸上去,打了埋伏在周围的伏兵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锋利的汉刀连连劈砍,刀光闪烁,几颗头颅冲天而起,洒下蓬蓬鲜血。

    王灿使用汉刀,力量十足,端的是凶猛无比,

    “咻!咻!”

    在汉刀劈砍的同时,狼牙棒挂着刺耳的呼啸声,不断地起伏落下。随着狼牙棒不停地砸落下来,个个士兵被狼牙棒杀死。典韦天生神力,三大五粗,又加上后天的锻炼,本就属于力量型人物,他的力量比裴元绍厉害几倍都不值,杆狼牙棒挥舞起来,密不透风,更加凶猛。

    片刻时间,不知道有多少士兵被典韦杀死。

    这次突然袭击,也导致伏兵使用的长矛没有起到作用。伏兵使用长矛攻击的优势,顿时被典韦和王灿打乱。

    “快,集合起来,用长矛攻击。”

    名老兵见情况不妙,突然大吼声。

    顿时,周围的士兵快集合。

    每杆长矛的长度足有丈长,攻击范围非常广。然而,典韦手狼牙棒挥舞起来,瞬间就能破掉长矛的攻势。典韦脚踩阴阳,双手不停地抡转狼牙棒,砸向个个士兵。狼牙棒划过天空,带着锐啸声落下,所过之处,鲜血喷溅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,很多士兵没有和裴元绍交过手,不知道典韦的底细。

    同时,现在正是寒冬季节,夜色深沉,天色黑暗,典韦快腾挪闪动的时候,根本没有士兵特意去辨认典韦的面貌。

    因此,典韦就变成了‘裴元绍’。

    王灿跟在典韦身后,有典韦掩护,他并不惧怕这些使用长矛的士兵。

    典韦阵冲杀,迅破开伏兵的包围。

    王灿见典韦冲杀阵,就杀得伏兵人仰马翻,根本没有士兵能够抵挡典韦。然而,这些士兵无法全部斩杀殆尽,因为旦典韦表现得太厉害,肯定会吓跑所有的士兵,便又会有士兵返回颍川去报信。

    因此,王灿张嘴大吼道:“裴元绍,不要恋战,立刻东南方向突围。”典韦闻言,心好笑,却还是大吼道:“主公放心!末将立刻往东南方突围。”

    “滚开,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典韦大吼声,狼牙棒迅挥舞,快砸出。

    王灿挡在典韦身后,保护典韦的后方;典韦狼牙棒挥舞,护住王灿。两人攻守,配合得天衣无缝。没有后顾之忧,典韦更是肆无忌惮,挡在东南方向的士兵见典韦冲来,赶忙躲开,不敢和典韦交战。

    转眼间,王灿和典韦冲出重围,摆脱伏兵的追击。

    两人路奔驰,半个时候就甩掉了后面的追兵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跑了阵后,根本不敢继续追上去,方面是夜色太黑,难以追赶;另方面是‘裴元绍’太厉害,狼牙棒的威力比十天前厉害了好几倍。士兵们使用长矛无法压制‘裴元绍’,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王灿和‘裴元绍’逃走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士兵却记住了王灿逃窜方向。

    有了王灿逃走的方向,领兵的校尉立刻派士兵赶往颍川,向李炙禀报消息。同时,校尉领着士兵返回,慢腾腾的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南方几里外,王灿和裴元绍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典韦跑了阵后,没有大碍,他单膝跪在地上,耳朵贴近地面,倾听着地面的动静。片刻后,典韦站起身,说道:“主公,后面已经没有追兵了。如今,我们往东南方向奔跑的消息透露出去。明日早,应该会有无数的士兵奔向颍阳县,嘿嘿,这可是好现象啊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吩咐道:“走,加快度原路返回,去追赶老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听后,和王灿起,调转方向,朝原来的山林奔去。因为王灿虚晃枪,成功将士兵的视线转移。

    至于王灿和典韦,两人趁着黑夜,快跑向山林。

    黑夜,两个人影消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漆黑的夜,静悄悄的,没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时间不停地流逝,不知何时,东边的天际已经出现抹鱼肚白。

    颍川城门嘎吱声打开,几名士兵快窜进城,往‘悦来酒楼’对面的住宅跑去。咚咚的敲门声响起,不多时,家丁打开门,几名士兵进入宅院后,在大厅等候着。约莫刻钟后,李炙从后院走出来,睡眼惺忪,显然是还没有睡醒。

    “王灿和裴元绍的人头呢?”

    李炙环顾圈,没有看见王灿和裴元绍的头颅,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。由于几名士兵神情轻松,衣衫上没有太多的尘土,这肯定不是被王灿和裴元绍打败的迹象,可是却没有看见王灿和裴元绍的头颅,难道是跑掉了?

    李炙心升起不妙的感觉,等待着士兵的答复。

    士兵看见李炙神色阴沉下来,赶忙说道:“大人,王灿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李炙个箭步冲上去,巴掌扇在士兵脸上,大骂道:“蠢货,都已经派遣百士兵埋伏在山林外,让你们守株待兔杀死王灿,这么简单的事情竟然都没有办到,要你们有何用?哼,让你们吃好、穿好、喝好,可你们连个人都杀不死。”

    士兵脸上冒起五指印,却不敢反驳,只能低头说道:“大人,您听小人解释。”

    李炙鼻息咻咻,说道:“你且详细道来。”

    士兵仔细的把过程说清楚,然后又着重强调王灿往东南方向突围。李炙听后,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,喃喃自语道:东南方向?东南方唯的县城只有颍阳县,莫非王灿和裴元绍想从颍阳县突围?

    李炙觉得很有可能,立刻吩咐道:“快,立刻派士兵传达命令,在颍阳县布下关卡,严密盘查过往的行人,定要找出王灿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抱拳应答声,转身就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不等士兵离开,李炙又叫住士兵,吩咐道:“别着急,王灿他故意说出颍阳方向,说不定是声东击西,故意吸引我们的兵力。哼,雕虫小技。你立刻传达命令,让颍川郡所有县城都设立关卡,严密盘查王灿和裴元绍,务必要找出两人,解决后患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停顿片刻,见李炙没有命令后才离开。

    李炙望着空旷的大厅,冷笑道:“王灿啊王灿,你必须死,只要你死了,益州刚稳定下来的局面就不攻自破。到时候,蜀大地就是太师的囊之物,哼,不管你有什么计谋,我都要杀死你。”

    ps:三更到,收工,求收藏、鲜花。正版17k,多多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