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7章 月黑杀人夜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典韦昂阔步,大步走到王灿跟前,单膝跪在地上,抱拳道:“典韦,拜见主公。≧>  ≥ .”

    “典兄请起,快请起来!”

    王灿神情欢喜,赶忙伸手托起典韦,将典韦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如今,有了典韦的投效,虽然王灿大军的实力未必增强多少,但王灿的安全系数可以说是噌噌的往上升。若是再遇到唐三带人袭杀,有典韦这头猛虎保护安全,轻易的就能杀出重围,击败敌人。

    王灿被唐三追杀,心非常郁闷,可现在却很高兴。

    有道是福兮祸所伏,祸兮福所倚,场不大不小的祸事,换来个猛将,值了!

    典韦站起身,恭敬地站在旁边,拱手道:“主公,韦既然拜您为主公,则上下有别。您直呼典韦的名字即可,不可称呼‘典兄’。”

    典韦性子耿直,脑子却很灵光,懂得上下有别的关系。

    成为王灿的下属,不可能再继续称兄道弟。

    王灿也没有谦虚什么,直接说道:“典兄,直呼其名不好,你的表字是什么?喊你的时候可以称呼表字,这就方便多了。”

    典韦尴尬笑,挠头说道:“主公,韦出身卑微,家境贫寒,没有表字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说道:“不若我给你取个表字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!多谢主公。”

    典韦嘿嘿笑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。他拜王灿为主公,现在王灿给他取个表字,这也算是荣耀,彰显着王灿对他的看重。

    王灿背着双手,来回踱步,考虑着典韦的表字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典氏也从屋子走出来。

    她站在草屋外,望着王灿,清澈的眸子闪烁着点点兴奋。典韦直没有表字,这也算是她心的个遗憾。

    大汉朝,几乎每个人加冠成年,都会有个表字。

    根据《礼记?檀弓》上的说法,每个人成年后,需要受到社会的尊重。然而,同辈之间,直呼其名显得不恭敬,于是需要为自己取个字,在社会上与别人交往的时候使用,以表示相互间的尊重。

    因此,古人在成年以后,名字只能由长辈和自己称呼,自称其名表示谦逊,而表字则是用来供社会上的人来称呼,亲朋友人之间的称呼也都是称呼表字,而不能直呼其名,因为直呼其名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。

    典韦有表字,对于典韦来说,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王灿来回踱步,许久没有说话,让典韦和典氏都有些焦急难耐。

    典满从屋子走出来,看见王灿站在外面来回踱步,眉头紧锁,不知道想些什么事情?而站在远处的典韦和典氏也都是面露急切之色,问道:“娘亲,你们在做什么啊,都不说话,感觉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典氏下拉过典满,摇摇头,示意典满不要说话,王灿取得表字是典韦辈子使用的,不能马虎。典满不明所以,只得愣愣的望着王灿。

    蓦地,王灿说道:“嘿,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典韦忙问道:“主公,您想的是什么字?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说道:“典兄,你凶猛如虎,用‘山君’二字可好?”

    “山君?”典韦呢喃了声,不明所以。他能识字,但学识不多,根本不懂其的涵义,也不明白山君的意义。

    倒是典氏面露感激之色,缓缓走过来,长身揖了礼,拜道:“妾身替夫君拜谢大人,山君者,虎也,正好适合夫君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我也是想到遇见山君的时候,见他驱赶猛虎,状若天神。故此,突然想到‘山君’二字,这两个字正好作为典兄的表字。”

    典韦欢喜的拜道:“韦多谢主公!”

    典氏接着道:“大人,饭菜已经准备好,吃饭吧!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随典韦起去吃午饭。典氏又去给裴元绍准备份,让典满给裴元绍送去,以免裴元绍饿肚子。

    连几天,王灿都留在典韦家,并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树林外,埋伏的士兵也没有进入树林搜山。

    期间,典韦和王灿曾经几次到树林外,现埋伏在外的士兵。这些士兵都想守株待兔,等王灿和裴元绍主动地走出树林,好举擒下王灿。

    六天的时间,裴元绍伤势大好,小腿的伤口结痂,只是还不能下地行走。

    王灿和典韦边在山林猎捕动物,边清理山林深处小路的荆棘。典满在家闲得无聊,便随王灿和典韦起去开荒。虽然山路崎岖难行,并且布满杂草和枯叶,却还是被王灿和典韦清理干净,弄出条道路出来。

    通往阳翟县的道路,几天之内,就被两人清理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匆匆流逝,晃便是十天过去。

    裴元绍右腿的伤势恢复得差不多,伤口上结的痂都已经完全脱落。他已经能自由的下地行走,而且不会感觉到痛感,只要不做剧烈运动,不猛然力,右腿便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还没到十五天,裴元绍便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早在几天前,离开的山路就已经梳理出来,只等裴元绍右腿恢复,便离开山林。

    裴元绍因为腿伤耽搁十天时间,心非常难受。若是再耽搁几天,他心更加不好过。因此,身体恢复,右腿没有大碍后,裴元绍就准备让王灿离开,前往鲁山渡口,和甘宁、荀攸等人汇合,返回益州。

    裴元绍想提出离开的事情,可王灿和典韦却没在家。

    山林外,李炙派来的士兵躲在官道周围。

    已经过去十天时间,没见到半个人影,士兵们都有些心浮气躁了。

    “诶,都已经过去十天了,还没任何动静。这样拖下去,得等到猴年马月啊。躲在树林的两个人不会被山野猛兽碰到,死在山了吧。”

    名身体瘦高的士兵蹲在草丛,脸上露出不耐之色。

    “哟呵,你不想呆在这里,就回去呗。嘿嘿,看你回去后,李大人怎么处置你。”名精壮士兵嘴叼着半截草根,脸上露出戏谑的神情。瘦高士兵闻言,翻眼白了精壮士兵眼,露出无奈的神情。

    官道外,士兵们都无精打采,小声的聊天。

    树林里面,响起悉悉索索的响声。

    声音很小声,几乎没有什么动静,躲在官道外的士兵根本无法听见。只见两个身影蹲下来,躲在树林和杂草,两人身上和头顶都有杂草遮掩着,挡住外面的视线,以免被埋伏在官道外的士兵现。

    其,左侧的人是典韦,右侧的人是王灿。

    典韦埋着头,脸上露出兴奋地神情,压低声音说道:“主公,还有几天咱们就要离开,干脆临走前干票,把这群龟孙子都杀掉,杀了他们再离开。”

    王灿眼也闪过抹冷意,这些士兵短时间不搜山,是等着他们出去。

    可长时间后,肯定会进入山林搜山的。

    典韦有妻子和儿子,这两个人没有武力,都是累赘,而且裴元绍的腿伤还没有完全恢复,旦被士兵找到居住的地方,非常被动。王灿思虑番,说道:“山君,我们回去,好好商议番,白天不好动手,晚上才有动手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从长计议,才能尽兴杀敌。”

    典韦嘿嘿冷笑,跟着王灿悄悄地离开山林,返回住处。

    草屋外,裴元绍坐在木墩上,等王灿和典韦返回。

    他望着远处,突然看见王灿回来,顿时露出欢喜的神情,赶忙站起身,朝王灿拜道:“裴元绍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扶着裴元绍,说道:“老裴,别站着,你右腿还没恢复,不能长久站着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摇摇头,说道:“主公,末将右腿伤势恢复,已经没有大碍,只要不猛然用力,就不会有问题,寻常走路是可以的。”说到这里,裴元绍正色道:“主公,我们逗留了十天时间,老甘和荀先生肯定等急了,启程前往鲁山渡口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说道:“不急,等你右腿恢复后,再启程离开。”

    见王灿不答应,裴元绍单膝跪在地上,说道:“主公,逗留十天,末将已经心有不安,请主公即刻启程,您不答应,末将长跪不起。”

    王灿叹道:“老裴,你这是何苦呢?”

    裴元绍坚持说道:“请主公启程,赶往鲁山渡口。”

    王灿无奈,只得答应下来,说道:“好,我们今日启程,前往阳翟县,转道鲁山渡口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这才站起来,笑道: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典韦听了裴元绍和王灿的谈话,眼珠子转了转,脸上露出兴奋地神情,说道:“主公,既然今日要离开,不如这样,先让裴将军他们先行步,从小路往阳翟县前进,我和主公留下来干票,杀掉藏在山林外的士兵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山君,这样做容易打草惊蛇,引起注意啊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也说道:“主公,早些离开,以免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典韦撇撇嘴,却只能点点头。

    但是,王灿话锋转,说道:“晚上杀出去,却也未尝不是个好办法。嗯,我们这样做,老裴、阿满和嫂子先行步,走小路往阳翟县前进。山君使用老裴的狼牙棒,装扮成老裴,我们两人等天黑后,悄悄杀出去,作出往颍阳县方向突围的姿态,待引走官兵后,再返回山林,走小路追赶,这样来,就能迷惑追捕我们的官兵,顺利往阳翟前进。”

    典韦笑道:“主公英明,韦佩服。”

    王灿也露出抹笑容,眼闪烁着道道冷光。

    定下计策后,典满带着裴元绍、典氏收拾行装,往山林的小路行去,因为路上都已经清理干净,非常容易行走,三个人走小路并没有遇到什么困难。至于王灿和典韦,则留在茅草屋,等待天黑。

    时间匆匆流逝,黑夜,静悄悄的,漆黑片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才是杀人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月黑杀人夜,当如是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