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4章 突破口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锋利的铁戟戟劈下,快若闪电,动若奔雷。≯   ≦.≤<1≦Z≤W.

    唐三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抵挡,就被黑脸大汉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分成两半的身体砰的声倒在地上,肺腑内脏全都掉落出来,幸好天色有些昏暗,无法看清楚地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唐三没有出任何声音,周围的士兵也没有察觉唐三已经被杀死。黑脸大汉杀死唐三后,快转过身,抡起两只锋利尖锐的铁戟不停地劈砸,铁戟翻转,好似两条翻腾的蛟龙,上下翻飞,被铁戟碰到的士兵不是重伤,就是身死,端的是厉害无比。

    士兵使用长矛对王灿和裴元绍有威胁,对于黑脸大汉,完全失去了作用。戟削出,裹挟着万钧之力,直接把士兵手的长矛砸飞,连带着士兵也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!啊!??”

    惨叫声不断响起,个个士兵被黑脸大汉挥舞着铁戟杀死。

    “校尉大人被杀了,快逃啊!”

    突然,个士兵现唐三被杀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士兵们被吓得慌了神,自己乱了阵脚,纷纷大吼大叫,快扔掉手的长矛,朝树林外跑去。哗啦啦的声音不断响起,几十个士兵慌不择路的向前逃窜,即使碰到树枝挡路,也都是咬咬牙,顾不得树枝戳在身上的痛楚,直接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追兵逃窜,心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紧绷的精神旦松懈下来,便失去了力量。砰的声,王灿屁股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呼气着清冷的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好阵后,才舒服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多时,树林的追兵溜烟跑得没有了人影。

    黑脸大汉手的两只铁戟沾满血迹,滴滴鲜血从戟尖流下,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虎目圆睁,神色狰狞,望着逃窜的追兵露出恨恨的神情,恨不得将所有士兵都杀死。逃掉的士兵很幸运,因为死在黑脸大汉手上的士兵情况惨不忍睹,有的是被砸脑袋,有的是被铁戟劈成残肢断臂,没有个士兵的身体完好无损,都遭到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裴元绍拄着狼牙棒,步步的走到王灿身旁,咧开嘴笑道:“主公,咱们活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裴元绍眼睛闭,双腿弯曲,下摔倒下来。

    见此,王灿赶忙伸出双手托住裴元绍。然而,王灿也跑了几个时辰,又拼斗番,身体没有力气,裴元绍几百斤的重量压下来,让王灿刚刚噌起身,瞬间又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人起摔倒在地上,神情狼狈。

    黑脸大汉弯腰扯下士兵的衣衫,将铁戟上的血迹擦拭干净,又把铁戟插在背后。

    他大步走向王灿,看了眼昏迷在地上的裴元绍,见裴元绍右腿血肉模糊,眉头微微皱起。思虑片刻,黑脸大汉说道:“他大腿的伤势太重,若是不及时医治,这条腿都有可能废掉,去我家修养阵,我家就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喜,拱手道:“多谢壮士。”

    黑脸大汉点点头,并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带着王灿和裴元绍回家,无非是看见两人也是被官兵追杀,心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,才会升起丝怜悯之心,否则以黑脸大汉的性格,根本不会理睬王灿和裴元绍。这年头,到处都是快死的人,路边上摞摞的,若是他碰见个快死的,就带回家,还不得忙死。

    黑脸大汉走到死去多时的老虎身前,看了看,又取下背在背上的两柄铁戟,挂在腰间,然手拽起猛虎,往山林走去。

    王灿蹲下身,深吸口气,将裴元绍背在背上。

    他背着裴元绍,亦步亦趋的跟在黑脸大汉身后,往山林走去。路无话,只听见脚踩在地面上,出嚓咔嚓咔的声音。

    良久,王灿问道:“敢问壮士贵姓?”

    黑脸大汉说道:“某家典韦!”

    典韦?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脑嗡嗡作响,好家伙,这厮竟是典韦。其实,想想也是这个道理,演义这位仁兄就是因为在山涧追赶猛虎,被夏侯惇派遣去寻找人才的士兵碰到,才得以被夏侯惇推荐给曹操,成为曹操的贴身保镖,但也最终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典韦武艺极为高强,声音浑厚,称得上人型坦克和高音喇叭。

    王灿知道典韦的身份后,心立刻动了心思。若是能将典韦收为己用,他的安全就有了保障,根本不惧唐三这类人的攻击。

    不过,看典韦的神情,明显对他不感兴趣。典韦若不是看见裴元绍右腿受到严重的损伤,恐怕早就拎起猛虎离开了。王灿心思转动,想着如何能将典韦忽悠过来,但想出来的办法都被王灿否定。

    路上,王灿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现在,他要做的是摸清楚典韦的性格,才能对症下药。两人前后,往树林走,近刻钟后,才抵达典韦的住处。

    入眼处,是两间极为简陋的茅草屋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大亮,空气非常清新,适合晨练。

    茅屋正前方,个身穿虎皮衣服,头上戴着顶毡帽,手拿着杆几斤重铁戟的少年正在锻炼武艺。这少年长得虎头虎脑的,极为壮实,只是他的皮肤也略显黝黑,和典韦相近。少年只有十岁的光景,身高竟然有近米六,只是面貌和典韦相差不远,都有股凶恶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爹爹!”

    少年见典韦扛着老虎回家,回头喊道:“娘,爹爹猎捕到猛虎,我们又有肉吃了。”说话的时候,少年舔了舔嘴唇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少年,便是典韦的儿子典满。

    “夫君回来了!”

    恬静柔和的声音在茅草屋响起,传入王灿耳。

    淡淡的,听着很舒服。

    王灿抬头看去,只见个身穿粗布麻衣,长相平凡的妇女从茅草屋走出来。他看见典韦肩上扛着只猛虎,脸上露出抹喜色,但目光瞥见王灿的时候,脸上又闪过抹阴霾之色。当初典韦就是因为好友被杀,怒之下杀了官吏,让典韦不得不带着家眷到山林里面,隐居山林。

    如今,又来了两个陌生人,还是受伤的,心立刻有些不高兴。原因无他,害怕典韦怒之下,又出去杀人。

    不过,典氏却没有表露出心的想法,问道:“夫君,这两人是??”

    典韦笑说道:“在山里碰到的,他们被官军追杀,受了重伤,我就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典氏闻言,脸上才露出笑容,吩咐道:“阿满,这位叔叔身受重伤,你带叔叔去你的房间,好生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典满嗯了声,摆手道:“叔叔,你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朝典满笑了笑,搀扶着裴元绍往典满的房间行去。

    典氏望着王灿的背影,眉头微皱,思虑片刻后,低声说道:“夫君,这两人来路不明,将他们留下,是否有些不妥?”

    典韦摇头说道:“好了,不用再说,他们也是被官军追杀,身受重伤的。现如今我被官府通缉,大家都样,没有什么好担忧的,等黑脸汉子的伤好了,让他们离开就是。这段时间,让他们住在家。”

    典氏面露担忧的神色,说道:“夫君,家粮食不多,恐怕难以支持。”

    典韦想了想,说道:“这头老虎留下截给满儿吃,他正在长身体,不能饿着,其他的都拿出去卖了,换粮食回来,应该能挨过段时间。放心吧,这几日我去山林,多猎捕些肉食回来,把这段时间挨过去。”

    典氏低声说道:“妾身苦日子过惯了,倒也没有什么,只可怜满儿,都已经十岁了,还要住在山林里面。”

    典韦嘴角微微抽搐,微微叹口气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他杀了朝廷官吏,却也不后悔,若是重新来过,典韦还是要去杀了那狗官。

    但典氏提及十岁的儿子典满,典韦只能摇头叹息,默然不语。这年头战乱频繁,只要等上几年,他杀人的风声过去后,就能离开山林。凭他的武艺,在军很容易就能立足,到时候就能给典满个好的条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搀扶着裴元绍进入典满的屋子,缓缓将裴元绍放下,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他精于弓箭,耳聪目明,耳力和目力比常人厉害许多,再加上典韦声音本就很大,说起话来嗡嗡作响,王灿即使是在典满的屋子里面,也清楚的听见典韦和典氏的谈话。

    王灿嘴角上扬,脸上露出抹笑容。

    收服典韦,终于有突破口了。

    典满站在旁,看着紧闭着双眼的裴元绍,觉得挺亲切的,主动说道:“叔叔,你稍等下,我去拿杯清水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典满便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裴元绍、典满和典韦,都属于黑脸大汉,而且面目都比较丑。典满看见裴元绍和典韦的相貌都很丑,心便升起好感。小孩子的心思本就难以琢磨,他对你好,或许是句话,或许是个动作,或许是第印象,典满就是看见裴元绍的相貌,便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紧闭双眸的裴元绍,脸上露出抹担忧。

    长矛射在裴元绍腿肚子上,只要拔出后,不运动,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然而,裴元绍和他在树林路奔驰,使得腿肚子受到极大地损伤,受到的创伤极大,已经不是受到点点轻伤。

    “水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会儿,典满就端着杯清水进来,递到王灿手。

    王灿接过来,伸手缓缓扶起裴元绍,掰开裴元绍干裂的嘴唇,点点的将清水喂到裴元绍嘴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”

    裴元绍轻咳两声,睁开眼睛。但是右腿上的创伤阵阵的生疼,令裴元绍嘴角不停地抽搐,额头上冷汗直冒。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典韦从屋子外面走了进来。典满见典韦走来,欢喜道:“爹爹,叔叔醒过来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典韦点点头,说道:“阿满,你去烧水,我给这位叔叔清理伤口。”

    典满说道:“嗯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。周,急需鲜花支持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