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2章 猛虎啸山林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和裴元绍逃窜,吸引了近成的敌人,剩下的两成去追赶甘宁和荀攸。 ≧ ≤.1ZW.

    平均分摊下来,追赶甘宁和荀攸的还不到二十人。

    对甘宁来说,二十个人并不难解决,相反非常轻松。路上,他掩护着荀攸边往鲁山渡口的方向逃跑,边解决追来的敌人。

    耗费个多小时,将追赶的敌人全部杀死。

    没有追兵,行人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荀攸弯着腰,双手搭在膝盖上,张大嘴不停地呼吸着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跑路的时候没有任何感觉,现在停下来后,感觉肺部好像快要炸裂,非常难受。狂奔个多时辰,甘宁和四名黑衣武士还能承受。可是,对于荀攸来说,却无法承受,此时他感觉肺部难受,双腿胀痛,两条腿好像是灌了铅,连走路都成问题。

    甘宁冷静下来,说道:“荀先生,现在已经摆脱追兵,您带着保护您安全的四人前往鲁山渡口,等待主公。我这就返回道观,沿着主公逃跑的方向去救援主公。”

    荀攸伸手制止道:“甘将军,且慢!”

    甘宁脸疑惑,问道:“荀先生,有什么事情么?”

    荀攸沉声道:“甘将军,我们跑了个多时辰,主公也往颍川西面跑了个多时辰,距离越来越远,主公肯定也跑得不知所踪。你贸贸然追上去,很可能无法追上主公。若是主公摆脱追兵,前往鲁山渡口却没有现你,岂不是还得寻找你。”

    甘宁神色急切,说道:“荀先生,主公身陷险境,顾不得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情况紧急,可荀攸却更加冷静。

    他脑筋转动,问道:“甘将军,若没有主公,裴将军可否能摆脱追兵?”

    甘宁盘算番,说道:“老裴武艺等,却又相当不错。若不用顾忌主公安危,摆脱追兵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荀攸说道:“既然如此,甘将军不必担忧。主公武艺比裴将军更厉害,肯定能安然无恙的摆脱追兵。我们目前要做的是稳住阵脚,在鲁山渡口等待主公即可,以免主公到鲁山渡口后,还无法找到人。”

    甘宁犹自不相信,问道:“荀先生,你能确定?”

    荀攸神色坚毅,说道:“当然能肯定,若主公出事,攸断不会独活。”

    甘宁闻言,这才放弃坚持,和荀攸起往鲁山渡口行去。

    即使是这样,甘宁神色凝重,也是怏怏不乐,担忧王灿的安全。荀攸走在甘宁前方,眼也露出担忧的眼神。虽然他嘴上说不担心王灿,可那是用来稳定甘宁的,因为目前情况不明,必须在鲁山渡口等候王灿,而且荀攸还要保证鲁山渡口的安全,这才是目前荀攸和甘宁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行人,连夜往鲁山渡口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和裴元绍吸引近成的人,快逃跑。

    在王灿逃窜的时候,曹操停下来休息的地方也遭到攻击。

    攻击曹操的人并不多,也就五十余人,这些人都打着王灿的旗号,但并没有像追杀王灿那样往死里弄,而是想要重创曹操。因此,五十余人并没有使用长矛,仅仅使用战刀。他们的目的,无非是栽赃王灿,将王灿追杀曹操的名头坐实,好让曹操记恨王灿。

    然而,这拨人却低估了曹操的能耐。

    他们攻击曹操的时候,夏侯惇迅出信号,招来了百余铁骑。

    骑兵起攻击,五十余人顿时崩溃,被曹操全部擒拿。

    曹操和荀彧起拜祭荀爽,不可能仅仅是几个人孤身前来,周围直都有骑兵保护,只是曹操不想招摇过市,便保护安全的骑兵隐藏起来,没有跟在身边,等突然出现伏击曹操的人,眨眼工夫全都被曹操的骑兵击溃。

    曹操是东郡太守,距离颍川本就不远,因此才有骑兵保护。

    王灿的老巢在益州,从益州到颍川,路途遥远,带着大队士兵太困难。

    短暂的审问,曹操得知了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曹操明白伏兵是李儒派遣的人,想要给王灿和他之间制造裂痕,让两人反目成仇。而且,曹操也得知李儒派遣更多的士兵追杀王灿,立刻想要前去救援王灿,毕竟两人也算是同袍和同僚。

    曹操刚提出想法,立刻就被荀彧和夏侯渊反驳,无奈之下,曹操只得听从三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打心底,曹操还是期望王灿活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俘虏的五十余人,全部被曹操下令杀死,弃尸荒野。

    五十余士兵伏击,并没有对曹操和荀彧造成什么影响。短暂的停滞后,行人继续踏上返回东郡的征程,连夜赶回东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和裴元绍使劲儿奔跑,身后唐三也带着十多人不停的追赶。

    跑了近两个时辰,两人累得气虚喘喘,体力有些跟不上。

    十多人,都手持长矛,构成道死亡森林。

    王灿手的汉刀虽然削铁如泥,长度却不够,旦陷入包围,很可能被其余方向戳来的长矛刺。而且,王灿和裴元绍都曾经试图转过身,重新杀向唐三,奈何支支丈多长的长矛太过密集,让两人束手无策,根本冲不进去。

    没有战马,没有长兵器,两人和使用长矛的敌人交战,实在是太吃亏。

    交战时间不长,裴元绍身上已经留下道道伤痕。

    两人无法击溃使用长矛的敌人,便使劲儿往西边奔跑。

    屁股后面,唐三带着的十余人也是撒开脚丫子,不停地追赶。这些人的体力相当的充沛,竟然没有被王灿和裴元绍甩掉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情况,只有长期训练的军士兵,或者是豪绅大族招募的游侠才有这般能耐。王灿刚刚抵达颍川,停留时间也不过夜,并没有得罪当地的大族,唯的可能是遇到了军老兵,而且王灿见所有的敌人身上有股悍勇之气,更加确定心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老裴,前方有树林,快,冲进去!”

    两人同奔跑,目标都是朝有山林的地方跑。

    只有在山林里面,才能够起反击,利用地理优势反过来围剿唐三。裴元绍看见前方的树林,脸上也露出喜色,大喊道:“主公,您跑前面,我垫后。”

    两人前后,朝山林跑去。

    唐三跟在王灿屁股后面,看见前方出现的山林,脸上露出急切的神情,心暗叹要坏事了。旦王灿和裴元绍进入山林,肯定是光秃秃的树木多,枯死的杂草多,又有山沟等等,很容易丢掉裴元绍和王灿的踪迹。

    唐三眼珠子转,突然扬起手的长矛,大吼道:“投掷长矛,射杀王灿。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唐三手的长矛突然投掷出去,朝王灿射去。唐三声大吼,身后所有的士兵都扬起手长矛,朝王灿和裴元绍射去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……”

    支支长矛划过天际,挂着股锐啸声,朝裴元绍和王灿射去。

    王灿身手矫健,好似猿猴般,左右腾挪,闪过了支支长矛,所有的长矛射过来,都被王灿闪过,没有射王灿。裴元绍跟在身后,也是快闪躲,同时举起狼牙棒,在头顶上挥舞着,将射向王灿的长矛拨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裴元绍声惨叫,黝黑的面颊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他快奔跑的时候,脚后跟扬起,右腿小腿的腿肚子下被长矛射。长矛的力量很大,射后,股股鲜血流淌出来,染红了裤腿。裴元绍右腿失去力量,无法快奔跑。他低下头,咬着牙,狠将长矛拔出来,提在手,继续奔跑。

    王灿听见裴元绍的惨叫声,立刻停下来。

    他回头望去,看见裴元绍受伤,赶忙跑到裴元绍身旁,将裴元绍的手搭在肩膀上,带着裴元绍继续往前跑。

    幸好唐三麾下士兵的长矛都是武器,只能射出拨,随后就后继无力。

    这时候,若是裴元绍没有受伤,趁着唐三等人手没有长矛,立刻冲回去杀戮番,肯定能凑到奇效。可惜裴元绍小腿受伤,连站立都有些困难,王灿必须要照顾裴元绍,使得王灿不得不继续奔跑。

    裴元绍受伤,奔跑的度顿时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搀扶着裴元绍,往山林跑去。

    只是,度慢下来后,无法甩掉跟在后面追兵。

    裴元绍眼见追兵捡起长矛,又加快度跑来,心非常担忧,他大声说道:“主公,我右腿受伤,无法快奔跑,您和我起逃跑要受到拖累,到时候追兵赶来,您也跑不掉,快放下我,往山林跑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说着话,下挣脱了王灿的手臂,喝道:“主公快跑,我来为您拖住敌人,若有来世,裴元绍还拜您为主公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裴元绍都存了必死之心。

    他抡起狼牙棒,站在树林,昂挺胸,眼露出坚毅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暗骂声傻蛋,他可管不了这么多,现在时逃命要紧,他伸手抓住裴元绍的肩膀,搀扶着裴元绍,说道:“这么多人,还有杆杆长矛,你拿什么去当,赶紧跑吧,留下来被围住后可就难以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他搀扶着裴元绍,不停地在山林乱窜。

    屁股后面,哗啦啊的树枝折断声不断的响起,追兵快追赶过来。

    裴元绍神色焦急,说道:“主公,这样跑不掉,您放下我,我来挡住追兵,掩护您逃走。”

    王灿喝道:“好了,你就不要用力挣扎了。你这样用力挣扎,咱们跑路的度又要慢许多。我是不会抛弃你的,你也不准放弃自己。我们起离开益州,就要起返回益州。好了,忍着点,继续跑路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抿紧嘴唇,点点头,拖着疼痛的右腿,继续往树木多的地方跑。

    时值冬季,山林所有树木的叶子落完,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,使得王灿的行踪目了然,很容易被现。而且山林的地上铺上层厚厚的雪,更让王灿的踪迹暴露无遗,只要有脚印,王灿就无法摆脱后面的追兵,只能不停地逃跑。

    裴元绍小腿鲜血如注,猩红的鲜血流淌下来,在雪白的地面显得非常刺眼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,忍着痛,流着泪,不停地往前面奔跑着。

    小腿的腿肚子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,让裴元绍的条腿都没有力量。往前跑的时候,左脚被石头绊了下,重心立刻失去平衡。

    个趔趄,裴元绍身体往地面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裴元绍长得三大五粗,腰圆膀阔,身体非常重,他猛然倒下的时候,王灿刚刚向前面踏出步,还没来得及落脚。这下,王灿的重心也跟着转移,失去平衡后和裴元绍起摔倒在雪地上。

    两人嘴朝地,来了个狗吃屎的动作。

    摔倒后,顿时给了追兵机会。

    十多人挥舞着长矛,快追赶上来,这些人都已经将落在地上的长矛捡回手,因为长矛在手,才有杀敌的利器。

    王灿眼见敌人追上来,知道跑不掉,干脆握紧手的汉刀,准备殊死搏。

    “嗷!嗷!”

    前方,突然传来猛虎狂啸的吼声。巨大的吼声响彻山林,将树林枯枝上的雪渣子都震得洒落下来。

    只身长近两米的猛虎突然窜出,朝王灿和裴元绍的方向冲来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毕,求收藏。鲜花咯。2群群号:15o57433o;聊天的请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