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章 半夜截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兴霸,外面声音嘈杂,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王灿躺在干草上睡觉,非常惊醒。≯ >> <.1ZW.

    突然间听见道观外传来嘈杂的声音,个鲤鱼打挺,猛地从干草上坐起来,眼睛盯着道观外。他看见道观外的点点火光,露出凝重的神情。已经是半夜,道观外竟有群人手持火把冲过来,情况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甘宁站起身,横江刀拖在地上,沉声道:“主公,情况不对劲,恐怕是来着不善!”

    裴元绍睁开眼,也醒过来,大咧咧的说道:“怕什么,来个杀个,来两个杀双,有多少杀多少。”

    这厮进入道观的时候,把放在马车底板下的狼牙棒拿出来,放在道观。他站起身,提着狼牙棒,三两步走到道观门口,和甘宁并排站立,自信满满的说道:“主公,我和老甘挡在道观门口,您放百个心,不会有任何危险。”

    荀攸醒过来后,现道观外人影憧憧,心顿时升起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蹙,打量番道观的情况,说道:“主公,道观里面是夯实的土墙,只能从道观门口进来,再从道观门口出去,没有其他的路。若是冲过来的人有歹意,我们很容易就被困在道观,无法冲出去。现在情况不明,不能呆在道观里面,立刻冲出去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王灿见越来越近的人影,点头说道:“好,立刻上马车,连夜赶路。”

    顿时,王灿几人拿着行李,朝道观外跑去。

    王灿几人快奔跑,道观外的人也在快奔跑。

    距离道观不远的时候,前方传来声大吼:“扔火把,把道观和马车给我烧了。”刹那间,支支火把快抛出,挂着呼呼的声音,眨眼工夫就落在道观门口。因为道观周围都是干草,火把掉落在地上,溅出火星子,立刻引燃地上的干草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道观门口燃起大火的同时,五六支火把落在两辆旁边,惊得马匹嘶鸣,撒开四蹄,不停地挣扎着,想要挣脱马缰。

    火势燃烧,灼热的温度让马匹狂暴不已。

    不多时,马儿拉断绳子,跑开了。

    甘宁和裴元绍护着王灿,四个黑衣武士护着荀攸,快冲出道观。等王灿行人冲出来的时候,马匹拉着马车已经跑向远处,不知所踪。荀攸见此,脸色苦,说道:“主公,您随攸前来拜祭叔祖,却在半路遭到截杀,此攸之罪也!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说道:“公达,这群人来得急切,可能只是求财,并不认识我们。”

    安慰荀攸番,王灿又转过头,吩咐四个黑衣武士保护荀攸的安全,以免荀攸受伤。做完这些,王灿才舒了口气,说道:“老裴,兴霸,来者不善,准备战斗吧!”

    “王灿小儿,出来受死。”

    句话,让荀攸的心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认识王灿,是冲着王灿来的。荀攸面色凝重,放眼看去,只见个满脸虬髯,神色狰狞,手持口大刀的黑衣人肃然而立。他昂挺胸站在所有人前面,目光掠过王灿等人,最终停在王灿身上。

    不等王灿开口说话,甘宁往前踏出步,大声道:“我是王灿,你等为何杀我?”

    王灿见甘宁假装他站出去,脸上升起抹感动。

    甘宁此举,是为了吸引黑衣人的注意力,保护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你是王灿?嘿嘿,欺负我不认识王灿么?”黑衣人手大刀指向王灿,说道:“王灿,你好歹也是益州牧,怎么如此胆小?哼,问个话都要下属来替代你,我看你的名头名不符实,徒有虚名罢了。你的属下挺忠心的,很不错,你要是自己抹脖子,我可以做主放掉你的下属。”

    王灿哼了声,问道:“我与你素不相识,为何半夜截杀我?”

    黑衣人大笑道:“为什么?这世上哪有这么多为什么,我唐三收人钱财,替人消灾。有人给我钱,让我杀了你,这就是杀你的理由,足够了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立刻问道:“谁要杀我?”

    唐三左手挥了挥,身后的人立刻涌上去,将王灿等人围起来,断绝后路。

    见此,唐三缓缓说道:“王灿,你已经被包围,逃不掉的,我告诉你也无妨,白天有个姓夏侯的人找到我,用千金买你的人头。今日之后,老子拥有千金,就算是天天找女人,也够花销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唐三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,看着王灿,犹如是看着座金山。

    “夏侯?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呢喃了声。他死死盯着唐三,大声说道:“唐三,你缺的是钱,只要你放我们离开,我给你万金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唐三不为所动,摇头道:“绝无可能,今日你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抡起狼牙棒砸在地上,突然说道:“主公,姓氏是夏侯?这不正是夏侯渊和夏侯惇的姓氏么?这群人肯定是曹操派夏侯渊和夏侯惇找来的。我就说曹操不是什么好鸟,今天上午才离开,晚上就找人来杀您。哼,等我们返回汉后,不杀曹操誓不罢休。”

    唐三听见裴元绍的话,嘴角上扬,脸上闪过抹喜色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唐三的神情,心咯噔下。

    夏侯?

    他听到这两个字,也在第时间想到夏侯渊和夏侯惇。然而,王灿能够肯定两人不可能找人杀他,曹操也不可能杀他。如今,王灿注意到唐三脸上的神情,让唐三带人杀他的决不是曹操,而是想要嫁祸曹操。

    这时候,说不得曹操也被追杀。

    王灿心思急转,知道唐三非杀他不可。

    唐三睁大了眼睛,死死盯着王灿,说道:“王灿,考虑得怎么样?只要你挥刀抹脖子,我放掉你的下属,任由他们离去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冷笑,说到底,是为了杀他,同时嫁祸曹操。

    “狗贼,找死!”

    裴元绍见唐三嚣张狂妄,口口声声让王灿自杀,心燃烧起熊熊怒火,抡起狼牙棒朝唐三冲去。

    甘宁见裴元绍冲杀,并没有去杀敌,而是站在王灿身边,保护王灿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唐三,老子砸烂你的脑袋,看你还敢不敢嚣张?”裴元绍手的狼牙棒抡起,打着尖锐刺耳的嘶啸声,闪电般砸向唐三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裴元绍冲上去,砸下的狼牙棒和唐三的战刀碰撞。

    顿时,巨大的力量从狼牙棒上传出,下将唐三撞飞了出去。唐三从空落下,摔在地上,疼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他缓缓站起身,伸手捂着胸膛,不停地咳嗽,心暗叹裴元绍好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他冷哼声,喝道:“给我冲上去,用长矛杀了那黑厮。”话音落下,唐三身后冲出个个手持长矛的人,冲上去将裴元绍包围起来。杆杆长矛探出,朝裴元绍身上各个地方戳去,稍不注意,就会被锋利的长矛戳成肉窟窿。

    唐三躲在黑衣人后面,又喊道:“其他人,全都冲上去,杀死王灿。”

    他在裴元绍手吃了亏,害怕王灿麾下还有这么猛的人,干脆躲在后面,不和王灿的人交手,直接让麾下的人去杀王灿。不管王灿麾下的随从多厉害,王灿都只有那几个人,面对群人围攻,王灿和麾下的随从都将被杀死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这些人都使用长矛,心暗暗苦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使用长矛,王越派遣的黑衣武士就很难挥作用。

    因为杆杆长矛刺来,黑衣武士挥剑格挡,无法接近黑衣人,他们还要保护荀攸,就更加困难。以甘宁的身手,也感觉束手束脚,无法放开了打,因为甘宁要保护王灿的安全,不敢离开王灿太远。

    荀攸被黑衣武士团团围住,暂时没有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但是,这是短时间的,旦保护荀攸的黑衣武士被杀死或者是受伤,荀攸挡不住长矛,势必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旦被长矛戳,荀攸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王灿咬咬牙,下了个决定,说道:“兴霸,你带着黑衣武士,保护着公达往鲁山县突围。这些人的目标是我,我立刻调转方向,往西面奔去,我来引开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甘宁边挥舞横江刀格挡长矛,边摇头说道:“甘宁誓死保护主公,我们起突围。”

    王灿喝道:“兴霸,这是命令,你立刻带人突围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您……?!”

    甘宁还要说话,却被王灿打断道:“好了,这是最好的逃命方式,不用争论。若是我们起突围,势必要遭到追杀,难以摆脱这些人。只要我往西逃跑,引开追兵,你们就不会面临巨大的压力,我也不用担心公达的安全,可以放心大胆的逃跑。兴霸,这是命令,你立刻带人突围。”

    见王灿脸坚定,甘宁大吼道:“老裴,主公的安全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甘宁朝身后保护荀攸的黑衣人点点头,吼道:“杀!”

    甘宁离开王灿,顿时不受束缚,手横江刀挥舞起来,好像是波浪样,浪叠浪,威力无穷,刺来的长矛纷纷被横江刀磕飞。

    他横江刀不断挥舞,揉身接近黑衣人,所过之处,鲜血飞溅,尸体横飞,带着荀攸等人快突围。因为后面黑衣武士断后,使得甘宁不用顾虑身后的安全,径直往鲁山县的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荀攸被四个黑衣武士簇拥着,不断地前行,可眼却带着浓浓的担忧。最担心的事情,还是生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根本帮不上忙,只能被黑衣武士保护着离开。

    王灿见甘宁突围,也抡起汉刀,往西面突围。

    颍川西面,毗邻嵩山和轩辕山,到处都是深山老林,沟壑峡谷。王灿和裴元绍往山林逃窜,才能摆脱追杀的人。裴元绍正在杀戮,听见甘宁的大吼声,猛地挥舞狼牙棒,将前面的长矛兵吓退,然后快跑到王灿身旁,和王灿起突围。

    唐三见甘宁领兵逃走,心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他假装是受人所托,才来杀死王灿,正好需要人去报信。如今王灿行人分成两拨,也省得他继续演戏。

    唐三分出少许人追杀甘宁和荀攸,带着大部分的人继续追杀王灿和裴元绍。

    他得到的是死命令,王灿必须死!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求收藏,鲜花。貌似两更都七千字了,鲜花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