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9章 天下英雄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曹操和荀彧先后走下马车,起来拜祭荀爽,这让王灿有些惊愕。≧≯≯  <.<≦1﹤Z<W.

    脑筋转,王灿心便释然了。

    曹操和荀彧来颍川,他不也和荀攸起来颍川拜祭荀爽么?只能说,两人的做法相同,其的深意也是相通的。

    曹操和荀彧联袂走来,看见王灿行人,顿时露出惊愕的神情。

    曹操脚步沉稳,缓步走来,目光在王灿身上停顿了片刻。旋即,目光快扫过裴元绍,最终停留在甘宁身上,逗留了片刻。这时候,又有辆马车停下,夏侯惇掀开马车门帘,跳下马车,他抬头看见甘宁,立刻疾走两步,赶到曹操身旁,保护曹操的安全。

    王灿望见曹操缓缓走来,先是惊愕番,便快反应过来,拱手道:“孟德兄,洛阳别已有数月,孟德兄可好?”

    曹操拱手见礼,笑道:“为先,别数月,想煞为兄!”

    两人熊抱了下,都是面露微笑。

    但是,曹操的热情让王灿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荀彧走上来,看见王灿哼了声,并没有和王灿说话。他和曹操起,起朝荀爽的坟地走去。曹操朝荀爽恭敬的上了炷香,又退了回来。荀彧走上前去,望着墓碑,怔怔呆,荀爽死的时候,荀彧在袁绍麾下任职,也没能参加荀爽的葬礼,这是荀彧心的大遗憾。

    荀彧深吸口气,撩起衣袍,跪在荀爽坟前,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然后,荀彧抬起头,朝荀攸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望,却并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跪在坟前,给荀爽烧钱。

    远处,曹操站在王灿身旁,和王灿小声的说着话。虽是如此,曹操的目光却不停地飘移,时不时看甘宁眼。

    曹操疑惑甘宁的身份,却忍住心的疑惑,没有问话。然而,曹操心却颇为羡慕王灿,这才几个月的时间,王灿又招募了个虎狼之将,可他麾下却还是只有夏侯惇、夏侯渊等人,并没有新鲜血液注入军队。

    曹操心,非常欣羡王灿的运气。

    两人低声说了会儿话,便默然不语,静静地站在远处,注视着荀攸和荀彧。

    刻钟,荀彧和荀攸起身返回。

    荀攸和荀彧脸上的泪痕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从容淡定。只是,两人的眼眶微微红,带着抹忧伤,显然是流了眼泪。马车原路返回,进入颍川后,在‘悦来酒楼’门前停靠,荀彧和曹操下榻的地方也在此处,行人进入酒楼,回到各自的住处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屋子,微眯着眼睛,考虑着曹操的事情。

    曹操现在担任东郡太守,也是郡太守,地位不低,也有了嫡系的势力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曹操比历史上更早的得到荀彧和戏志才的辅佐,这也是王灿穿越而来,将荀攸、程昱和郭嘉挖走后,引起的蝴蝶效应。虽然曹操损失了三大谋主,却也得到相应的补偿,得到荀彧和戏志才的提前投靠,对于目前的曹操来说,好处非常大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屋子外,响起轻轻的叩门声。

    王灿头也不抬,喊了声:“门没有上闩,进来!”

    嘎吱声,裴元绍推开房门,疾步走进来,恭敬地拱手道:“主公,曹操派人来请您,让您到二楼靠近窗户的雅间去。”

    王灿睁开眼,问道:“可曾说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裴元绍摇摇头,说道:“并不曾说,只是通知您去趟。”

    王灿伸手轻轻的敲打着案桌,说道:“好,我这就去,我倒要看看曹孟德找我有什么事情。”说完后,王灿站起身,整理了下身上褶皱的衣袍,往屋外走去。他和曹操起上过战场,起杀过人,算得上个战壕的战友,但彼此间却也明白各自的立场,即使现在关系不错,将来战场相见,肯定要刀兵相见。

    王灿大步向外走去,回头见裴元绍跟在身后,顿时停下来,转身说道:“老裴,你留在自己房,不用跟来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神色急切,忙说道:“主公,我没去,您的安全……?”

    王灿咧开嘴,笑说道:“曹孟德天下英雄,岂会做那种下作之事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还欲说话,却被王灿用眼神制止。

    王灿挥挥手,示意裴元绍返回房屋,然后转过身,头也不回的往二楼靠近窗户的雅间行去。曹操挑选的位置非常好,靠近窗户,坐在窗户旁边不用伸出脑袋,就能看见窗外白皑皑的景色,雪白色的风景虽然单调,映入眼帘却也别有番风味。

    “孟德兄!”

    王灿拱了拱手,走上前去撩起长袍,坐下来。

    曹操坐在窗户旁边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。他伸手拿起勺子,舀起勺烫得温热的酒水,给王灿斟上,说道:“这天气天寒地冻,冷得很,为先喝杯热酒,暖和暖和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孟德兄!”

    王灿也不推辞,拿起酒杯饮而尽。

    靠窗而坐,虽然近水楼台能欣赏窗外的景色,却感受着股股冷风吹来,有些凉意。好在酒水被温热,杯热酒下肚,肚子顿时生出股暖意,暖洋洋的,非常的舒服。王灿缓缓放下酒杯,说道:“孟德兄,听闻你拿下东郡,担任东郡太守,灿可是高兴了好阵,可喜可贺,来,为此干杯。”

    曹操也说道:“为先拿下益州,更令操欣羡眼红,来,干杯!”

    王灿抿嘴笑了笑,端起酒杯饮而尽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你来我往,瓮酒眨眼工夫就见底。曹操让侍者重新拿了瓮酒,在热水温好,两人继续边喝酒,边聊天,却又非常舒服。不知什么时候,窗外竟下起淅沥沥的小雨,雨水朦胧,升起丝丝雨雾,再加上窗外白皑皑的雪渣子,更是增添了丝寒意。

    不多时,天上乌云盖顶,昏暗下来。

    雨势,也逐渐变大。

    王灿和曹操所在的雅间,由于光线暗淡,也变得昏暗下来。曹操放下手的酒杯,望着窗外簇簇不停翻滚的乌云,突然伸出手指着天外的处,问道:“为先,你且顺着这个方向看去,看那层聚集在起的乌云像何物?”

    王灿放眼看去,只见团乌云,不停地翻滚,凝聚成为条龙形。

    见此,王灿心动。

    演义,曹操和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,就是这样的景象。如今曹操见此情景,莫非是准备和他讨论天下英雄。可是,曹操现在还只是方郡守,官职不大,远没有达到丞相的位置。王灿看见天际浮现出条翻滚的龙形乌云,沉吟阵,才缓缓道:“此处乌云汇聚,和神龙相似。”

    曹操点头问道:“为先可知龙之变化否?”

    王灿暗叹:果然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熟悉演义,知道曹操和刘备谈话的内容,但却摇头道:“未知其详,请孟德兄教我。”

    曹操神色凝重,说道:“龙能大能小,能升能隐;大则兴云吐雾,小则隐介藏形;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,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。如今龙形汇聚,随时而变化,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。龙之为物,可比世之英雄。为先从汝南黄巾开始,奋起勃,仅年光景,便执掌州之地,令人佩服不已,可谓是当世英雄。”

    王灿大笑道:“孟德兄,你在洛阳置五色棒,行刺董卓,离开洛阳后广檄,领兵讨董……桩桩,件件,哪件事情不令人竖起大拇指,称赞声好。如今孟德兄执掌东郡,施展胸抱负,可谓是如鱼得水,也称得上当时英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彼此,彼此!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眼,都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对于双方的恭维,王灿和曹操都没有拒绝,含笑接受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曹操叹口气,摇头说道:“为先啊,你如今执掌益州,没有人掣肘,可谓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风光无限。反观操之情况,寄人篱下,看人脸色,每步都是如履薄冰,小心翼翼,可叹,可叹呐!”

    王灿听着曹操的话,心撇撇嘴。

    这厮得到东郡,心欢喜无比,却摆出这幅表情,忒假了。刚刚说话的时候,曹操还翘着尾巴接受他的赞扬,转眼就打悲情牌,够虚伪的。

    王灿心冷笑,并没有继续曹操的话题,反而问道:“孟德兄,袁绍四世三公,袁氏门生故吏极多,许多袁家的门生纷纷投奔袁绍,让袁绍实力大增,如今更是占据冀州,兵精将广,可称得上英雄?”

    曹操想也不想,立刻说道:“袁绍当世英雄,令人佩服!”

    王灿心冷笑两声,立刻问道:“孟德,我曾听说人孟德在洛阳大骂袁绍,说袁绍是:竖子不足与谋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曹操闻言,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。

    旋即,曹操快恢复过来。事实上,曹操打心底里,非常看不起袁绍,因为袁绍优柔寡断,耳根子软,难成大事。

    曹操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为先,你可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曹操不知道该怎么说,才沉声说道:“袁绍色厉胆薄,好谋无断;干大事而惜身,见小利而忘命:非英雄,难成大事。”

    王灿并没有像演义的刘备那样,个个挨着问。

    他双手肘在案桌上,身体前倾,问道:“孟德,普天之下,哪些人可为英雄?”

    曹操身体也微微前倾,靠着案桌,压低声音说道:“天下英雄,唯为先与操耳!”声音虽低,可语气却透出无限的骄傲与霸气。

    王灿闻言,点头说道:“孟德,你我皆有大志,如今我拿下益州,你占据东郡,都有施展才华的舞台。我们就比拼番,看你我谁先能击败董卓,迎回天子,匡扶朝纲,整饬朝廷。”对于曹操,王灿觉得这人挺不错的,至少王灿觉得曹操不似刘备,更真实。即使曹操多疑,有些虚伪,喜欢翘小辫子,但曹操不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曹操闻言,眼露出点点精光,举杯道:“为先,操定不输你。”

    王灿也举杯道:“谁胜谁负,尚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在曹操面前,王灿肯定不会说出内心的想法,否则肯定要和曹操翻脸,说不得曹操听了他的话,直接拔剑相向。

    这时候,曹操仍旧想匡扶朝廷,整饬朝纲。

    王灿和曹操交谈,自然也要这么说。

    两人推杯交盏,喝得高兴无比。最终,曹操喝得迷迷糊糊的,被王灿搀扶着送回房,而王灿也是摇摇晃晃,面红耳涨的返回屋子。

    ps:三更毕,收工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