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8章 不期而遇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冬日,白雪皑皑,入眼处白茫茫片,宁静而深沉。≯   <.≦≤1≤Z≤W≤.≤

    王灿、荀攸和裴元绍行人,乘坐马车往北而去。

    马车路疾驰,在成都北面的渡口停下。

    江边渡口,早有艘小船等候多时。小船船头,站着个身穿棉布袍的精壮汉子,他看见马车停下来,立刻钻进船舱。片刻之后,名虬髯大汉从船舱走了出来。这壮汉身体雄壮,双虎目杀气逼人,更令人惊讶的是大冬天的,竟然自有件单衣罩在身上,丝毫没有感觉到凉意。

    汉子站在船头,看见王灿等人下了马车,赶忙迎了上去,拱手道:“甘宁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“走,天气寒冷,先上船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率先往小船上行去。

    船不大,只能容纳几十个人,但相比其他的些小帆船,这艘小船已经足以容纳王灿几人。进入船舱,进入间屋子里面,红红的炭火不停地冒着热气,将屋子外的冷气驱散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王灿、荀攸、裴元绍和甘宁分宾落座,跟随而来的人自有安排。

    甘宁脸愧疚,拱手说道:“主公,天气寒冷,许多江水都已经枯竭,大船在江水上无法行驶,只能用小船送您北上,请主公见谅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着摇头,摆手道:“无妨,船小些有小些的好处,不会惹人注目。若要真是换成大船,我心里都不踏实了。”顿了顿,王灿又问道:“兴霸,此去颍川,我们将在何处着6,需要走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甘宁拱手道:“主公稍等,末将去取地图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甘宁起身离开屋子,不会儿便回到屋子。

    他拿着张羊皮地图,将地图摊开,摆在王灿眼前,然后自己回到坐席上,侃侃而谈:“主公请看地图,我们处在成都北面,可以通过沱江往下,进入长江。然后,路往东行,在长江和襄江的岔口往北上,再通过襄江和淯水的岔口从淯水北上,最终在鲁山县附近停下。到时候,主公可以从鲁山县抵达襄城,然后到达颍川。”

    王灿看完地图,点头说道:“嗯,不错,水路虽长,却比6路好走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由于朝廷势弱,诸侯权利大增,各地战乱四起,每个地方都设有关卡。王灿行人若是走6路抵达颍川,耗费的时间太长,而且还要受到关卡的人盘查,相当复杂。走水路路北上,没有阻拦,方便很多。

    甘宁又说道:“主公,从水路去颍川,至少需要半个。等主公抵达颍川,恐怕已经是年岁了,百姓都在准备年货。那段时间,正是颍川热闹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王灿嗯了声,点点头。

    但是,心却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去年因为诸侯讨董,无法在汉陪蔡琰过年。今年又因为荀攸的事情,无法和蔡琰、貂蝉过年,王灿心多少有些歉意。然而,王灿必须陪荀攸走趟,不仅仅是为了拜祭荀爽,还有千金买马骨的意图。

    王灿陪荀攸道而行,或许这样的事情很简单,却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荀攸拱手拜道:“此番前往颍川,多谢甘将军相送。”

    甘宁摆手说道:“荀先生不必如此,现在正值寒冬时节,江水处于枯水期,有些河水都已经被冻结。这时候,水军不能在水上训练,都是闲着没有事情做。甘宁能够送荀先生前往颍川,是甘宁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荀攸是王灿麾下三大谋士之,甘宁可不敢接受荀攸的大礼。

    王灿领兵征战,最倚重的是郭嘉、程昱、荀攸,这三人是跟随王灿最早的人,甘宁有机会和荀攸亲近番,心正高兴着呢。

    裴元绍坐在下方,看着甘宁,心有些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这厮也知晓了甘宁的事情,知道当初是因为甘宁让着他,否则不可能击败甘宁。他坐在席上,端着碗碗热酒,直接往肚子里面灌,喝着闷酒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心好笑,却没有戳破。

    屋子,热气翻腾,推杯交盏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船乘风破浪,路往东,在夏口的方向突然转向,进入襄江,往北行驶。

    从夏口进入襄江往北行驶,已经进入荆州的地界。到现在,刘表在蒯越和蔡瑁的支持下,已经平定荆州内患,成功的在荆州站稳脚跟。只是,孙坚和刘表关系恶劣,双方时不时在水上拼斗番,互有胜负,没打出个名堂。

    甘宁驾船北行,没有遇到艘是荆州或者是长沙的战船。

    进入荆州地界的时候,王灿想在荆州停留段时间,却还是继续北上。时间紧迫,根本容不得他去荆州闲逛。

    整个三国时代,有两大地方最为出名,其是颍川,其二是荆州。

    这两处地方,培养出三国最顶尖的人才。荀彧、程昱、荀攸、郭嘉、戏志才、陈群等人都是出自颍川,而徐庶、崔州平、诸葛亮、庞统、庞德公、司马徽等人都在荆州,出自荆州之地。颍川和荆州南北,可以说是三国人才的摇篮。

    王灿曾经去过颍川趟,心想去趟荆州。

    不过,暂时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小船路被上,近半个月时间,终于在鲁山渡口停下来。

    船头上,王灿说道:“兴霸,此番抵达鲁山,时间减少了近半个月时间。好了,你也送了这么远,我们在此分别,驾船回去吧,我和公达从鲁山去颍川拜祭慈明公。”

    甘宁眼珠子转,拱手说道:“主公,您的安全重于切,不可不慎重。末将都送到路上了,您让末将随您去颍川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说道:“兴霸,我有专门的武士保护安全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甘宁无奈,朝荀攸挤了挤眉头,示意荀攸劝说王灿。

    荀攸随王灿起,知道王灿身边有四名武士保护安全,即使如此,荀攸心也是惴惴不安,不能放心。

    毕竟王灿前往颍川,是为了随他起拜祭荀爽,若是王灿在路上出了事情,荀攸心肯定不能安心。念及此处,荀攸说道:“主公,颍川属于兵家必争之地,战乱频繁,有裴将军和甘将军保护主公的安全,更为妥当,就让甘将军随行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见荀攸劝说,点头道:“好,就让兴霸随行。”

    甘宁笑道:“主公稍等,末将去安排士兵,让他们在附近找个地方停靠,等候我们返回鲁山。”说完后,甘宁转身往船舱走去。

    盏茶时间,甘宁返回船头,和王灿等人道下了船。

    行人换了行装,找了两辆马车,往北行去。

    从鲁山县往北,人烟萧条。出现这种情况,其原因是由于连番大战,附近的百姓家十室九空。益州地势险固,远离原,没有被播战乱波及,百姓的生活比较舒适,个个村落都非常兴盛,和颍川周围的情况有着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从鲁山县到襄城,再从襄城到颍川地界,无不是人烟稀少,村落破败,即使看到百姓都是骨肉嶙峋,境况悲惨。

    用了近五天时间,王灿行人终于抵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颍川郡,王灿是第二次来。

    上次来颍川郡,王灿在酒楼碰到郭嘉、程昱、荀攸和荀彧,以至于有了后面的系列事情。王灿掀开马车门帘,看着巍峨巨大的城墙,笑道:“老裴,咱们上次来已经是年前咯,还记得我们来颍川的情景不?”

    裴元绍坐在车辕上,笑道:“少爷,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,没有忘记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说道:“好,我们依旧去‘悦来酒楼’,就在‘悦来酒楼’下榻。”悦来酒楼,是王灿和荀攸等人碰面的地方。

    裴元绍闻言,点头说道:“好,我这就带路。”

    行人,驾着马车进入城内。

    进入城,顿时感觉到股繁华热闹的气息扑面而来,这才让几人感受到股过年的味道。郡城,往来的商贩不计其数,大声的吆喝喊叫着,来回穿梭的百姓脸上带着喜洋洋的神情,准备着新年的礼物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马车,问道:“公达,重回旧地,有何感慨?”

    荀攸神色凝重,深吸口气,说道:“主公,故土难离啊,当初叔祖在洛阳为官,就曾说死后定要落叶归根,葬在颍川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这时候,是荀攸个人的世界。

    荀攸不似荀彧,荀攸早年丧父,是荀爽手带大的。荀爽的去世,对于荀攸来说是个打击,尤其是荀爽去世的时候,荀攸没能在荀爽膝下尽孝,更是荀攸的个心结。荀攸返回颍川拜祭荀爽,便是目前最想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行人,在悦来酒楼下榻。

    荀爽海内大儒,在颍川非常有名,埋葬墓地很容易就询问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和荀攸带着准备好纸钱和酒食等物品,往荀爽墓地行去。裴元绍和甘宁等人远远地跟在两人身后,缓步而行。

    行人,再次出了城。

    没用多长时间,王灿和荀攸来到荀爽的墓地。墓碑前,还有着烧过的纸钱,看情况应该是不久前有人祭奠过荀爽。

    王灿给荀爽上了炷香,然后站在旁边,静静地看着荀攸。

    此时,荀攸眼眶通红,扑通下跪在荀爽墓碑前,伸手抚摸着荀爽的墓碑,颤声说道:“叔祖,不肖子孙荀攸回来看您老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荀攸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王灿站在旁边,听荀攸絮絮叨叨不停地说话,心也感慨良多。

    所有人,都静静地站在远处,等候着荀攸。

    “轱辘!轱辘!”车轮快转动的声音传来,辆马车快奔跑,最后在远处停下。马车门帘掀起,走下来名俊朗儒雅的年士。这年士生得英俊潇洒,面容俊伟,双目清澈透亮,鼻梁高耸挺拔,端的是俊朗无比。

    紧随年士,又有名肤色略显黝黑的年人走下马车,年人身高六尺,长相平平,但身体结实,双眼睛凌厉有神,令人不敢正视。

    王灿循声望去,心陡然惊。

    这两人,竟然是荀彧和曹操,他们怎么也来了?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