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7章 尘埃落定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选拔人才,由程昱负责处理,王灿并没有全程参与。≥≧  <.﹤≤1ZW.

    对于王灿来说,只需要把握好大的方向,具体的事情自有程昱安排下去。

    切的事情,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大清早,王灿在院子练了趟拳后,背着双手,缓步回到书房,继续研读太平要术的行军布阵方略。到王灿这个地步,虽谈不上日理万机,却非常忙,每天的事情很多,真正有空闲停下来看书,增强自己知识的时间很少。王灿却还是保持原来的习惯,每天都要抽出点时间看书,增加学识。

    “咚!咚”

    书房外,响起轻轻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王灿眉头微蹙,问了声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屋子外,传来苍老浑厚的声音。王灿听了后,猛地打了个激灵,立刻放下手的书简,快从坐席上站起来,跑到门口打开房门,将站在屋子外的老人迎进屋子。来人不是别人,是王灿的老师蔡邕。

    王灿恭敬地揖了礼,拜道:“拜见老师!”

    蔡邕嗯了声,朝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坐下,蔡邕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为先,听人说,你准备娶妻了?”

    王灿眼珠子转,知道蔡邕是为了蔡琰而来,是来讨要说法了。他微微笑,说道:“老师,董卓任命弟子为益州牧,给出的条件却要弟子娶他的女儿。益州牧职事关重大,弟子已经答应董卓,择日把董卓的女儿迎入府。”

    蔡邕神色冷,问道:“你娶董卓的女儿为妻,就准备把琰儿搁在旁?”

    王灿解释道:“老师,弟子和琰儿早已私定终身,何谈抛弃琰儿?”

    蔡邕步步紧逼,又问道:“既然如此,你如何对待琰儿?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老师,董卓嫁女,和弟子娶妻,这完全是两码事。正妻之位除了琰儿外,别无他人。董卓的女儿入州牧府,地位也不过是个妾而已。若是她胡搅蛮缠,不听话,也就只能单独为她开辟座别院,让她长期居住了。”

    蔡邕听了王灿的话,冷峻的表情这才舒缓下来。

    正妻之位,对于蔡琰太重要。

    古人的正妻,生的儿子是嫡子,生的女儿是嫡女,而小妾则是上不得台面的人,生下的儿女地位较正妻生的儿女相差太远。而且,有些人更喜欢将小妾送人,由此可以看书小妾的地位有多低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蔡邕得到王灿即将迎娶董卓的女儿的消息后,急匆匆的赶到王灿书房,质问王灿如何对待蔡琰。

    现在得到王灿的准信,蔡邕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老师,这下您可满意了?”

    蔡邕捋了捋颌下胡须,说道:“好,有你的保证,老师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蔡邕来说,只要王灿娶的女子不影响蔡琰的位置,蔡邕并不反对。男人三妻四妾,有几个女人是很正常的事情。若是家只有个女人,恐怕就有人会说那女人不贤惠,嫉妒心重的话语。因此,蔡邕对于王灿纳妾,并不反对。

    蔡邕喜笑颜开,说道:“为先,你还有公务要忙,老夫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起身相送,说道:“老师慢走!”

    见蔡邕离开,王灿摇头苦笑,旋即返回坐席上,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关于益州牧的事情,直是郭嘉处理。王灿答应董卓的条件后,朝廷的任命在短时间就到了王灿手。即使小皇帝没有传国玉玺,却还有皇帝印玺。董卓挟持皇帝,仍然是正统,因为普天之下只有刘协才是灵帝的血脉。

    王灿被任命为益州牧,坐稳了益州牧的位置。这时候,董卓也给了王灿个惊喜,加封王灿为镇南将军,蜀侯。

    蜀侯这个爵位,并没有实际的用处,只代表身份地位。

    真正有用的是镇南将军,古代有四镇将军,分别是镇东、镇西、镇南、镇北,四镇将军的官职低于四征将军(征东、征西、征南、征北),掌管征伐,镇戍四方。可以说,王灿得到镇南将军职,就有了征讨周边的权利。

    董卓给王灿这个权利,其实是心存不良。

    只要王灿四处征讨,就会四面树敌。

    不久后,董卓的女儿也被迎入府,成为王灿的小妾。

    这切,都是火操办,有点类似于后世闪婚的情形,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已经完成所有的事情。王灿见到董卓的女儿,实实在在的惊讶了番,那董卓满脸络腮胡,长得三大五粗,腰膀肩阔,狮鼻阔口,可女儿却长得水灵灵的,有点江南女人的味道,不过骨子里却又有北方女人的豪爽,相当带劲儿。

    入府的第夜,王灿住在董卓女儿的闺房,春风夜,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连几日,王灿都住在别院。

    然后,王灿才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益州拔擢人才的试和武试,先后进行。

    试的考核,并不像明清那般以经典理论的考核为主,是以个人的实际能力作为考核,更有针对性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许多读死书的书呆子,或者是狂妄不羁却没有真才实学的儒生都被淘汰,最后留下来的人都是有真才实学的。

    其,大族子弟依旧占据多数,寒门弟子占据少数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话语权依旧掌握在大族。

    试,徐涵、汪礼等大家族子弟入仕的人很多。汉大族,邓正、段炽等大族的子弟同样如此,各个家族得到结果后,都是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大家族子弟的官职不大,最大的也就是县令级,至于官职低微的,还有许多人是小吏、属吏等等,但王灿实力越来越强,只要在王灿麾下做官,就是条通天坦途。只要肯用心做事,踏实做事,肯定能步步往上升,进入益州官场核心。

    试,最为出众的人当属法正、张任、邓芝、郑度、费诗,这几人都是益州本地的人才,才华出众。

    其,法正、张任、邓芝可谓是赫赫有名,在历史上留下重重的笔。

    法正,字孝直,扶风郿人。

    历史上,法正是刘璋的部下,刘备入蜀的时候归顺。

    公元219年,刘备自称汉王,封法正为尚书令、护军将军。次年,法正去世,终年四十五岁。法正之死令刘备十分感伤,连连哭泣数日,悲恸无比,追谥法正为翼侯。法正谋略出众,善出奇谋,深受刘备的信任,是刘备时代唯位有谥号的大臣。由此可见,法正的地位之高,甚至盖过关羽、张飞、庞统等人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的法正年纪轻轻,刚刚加冠,远没有以后的名气。

    王灿的纸求贤令,令法正也暗暗动心。他长得颧骨高耸,鼻梁高挺,国字脸,正是曾经在成都南门外出现的青年。

    张任,蜀郡人,家境贫寒。

    此人在历史上如彗星颗,迸出耀眼的光灿,在落凤坡射死庞统,令人不可轻视,后被擒后拒绝投降,被杀死。历史上的张任够厉害,可这时候的张任仅仅是个落魄青年,他长得极为精壮,身上背着杆大枪,正是出现在成都南门外,曾经出手抓住年士询问事情的青年。

    至于邓芝,属于大器晚成的人物,最终官至车骑将军,假节,可谓是风光无限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邓芝,仍是落魄书生。

    因为王灿纸求贤令,才开始崭露头角,展现出自己的才华。

    试,近乎囊括益州所有的英才。

    然而,等到武试的时候,出现的武将就比较少了,益州本地的武将唯有张任、刘璝(gui)比较出众,其余大族子弟采可以,但武艺稀疏,展露头角的几乎没有。这次武试,却冒出个汝南人青年,青年名叫陈到。

    陈到和张任样,惯用杆长枪,和张任打得难舍难分,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武艺绝伦,被程昱重点关注。

    这次试和武试,虽然挑选出来的都是基层官员,但只要历练番,王灿相信大多数的人都能够再往上步,成为益州的层柱石。由于挑选出来的人非常多,每日从州牧府签的任命不计其数,程昱可谓是忙得脚不沾地,没有休闲的时间。

    涉及益州的展,程昱不敢有丝毫怠慢,他根据个个试考生的考核成绩,来确定每个人的官职,再签命令。

    至此,王灿占据益州,带着益州踏上征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都,北门,城楼外。

    辆马车缓缓行驶,往北而去。

    马车坐着王灿和荀攸,驾车的人是裴元绍。王灿后面,还跟着辆马车,马车;里面坐着四名黑衣武士,是保护王灿安全的人。本来荀攸准备人前去,现在却变成王灿和荀攸起,同去祭奠荀爽。

    由于仅仅是祭奠荀爽,王灿才想着去趟。

    此去拜祭,虽然很简单,却透出王灿重视下属的意思。

    甚至于,有些千金买马骨的做法。不过,离开之前,王灿处理好益州的事情,将益州大事托付给程昱处理,又有蔡邕主持大局。有两个老家伙留守,再加上严颜、赵云和周仓,足以保证益州的稳定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这章写得有些纠结。本想继续写‘试’和‘武试’的情况,将招揽的人才说清楚,奈何大家都说益州卷拖得太久了。小东干脆直接略过,下章,进入新的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