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6章 娶了再说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攻下成都,稳定益州后,减免赋税,广设粥棚,短时间内,在益州百姓拥有很高的人望,聚拢了益州百姓的民心。> ≥ ﹤.<≤1﹤Z≦W<.≦

    随后,纸求贤令,让寒门子弟大肆庆贺,拍手称道。

    相比王灿担任汉太守,在汉颁招贤榜的时候,此刻王灿已经是益州九郡的掌权人,实力和名望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和年之前相比可谓是云泥之别。这次,求贤令传遍益州,范围涉及整个益州以及周边的大州。

    只要是人才,王灿都要录用,都要授予官职。有道是学得武艺,卖货帝王家,帝王若不识,卖于识货人。

    天下战乱纷纷,明眼人都能看出其的猫腻,也有着建功立业的心思。

    王灿纸求贤令,立刻牵动无数人的心。

    成都,南门外。

    名士兵手拿着张告示,快跑到城门外,将手的告示贴在城墙上。不多时,往来于成都的行人看见告示后,立刻疯涌上去,想要看清楚告示上的内容。名四旬年人看见告示上的消息,立刻出欢呼鼓舞。

    这下,更是吸引无数的人驻足观看。

    告示周围,人头攒动,站在外围的人无法挤进去。只得时不时跳起来,想要瞄眼告示上内容。由于告示下面人太多,站在外面的人无法看到告示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快看,求贤令的章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走咯,报名去!”

    .“机不可失啊,先去报名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近告示的百姓看完告示上的内容,快的蹿出人群,迅抛开。

    拨拨的人往里面挤进去,又有拨拨的人跑出来,大多数的人脸上都带着喜色,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人群外,忽然走来个精壮青年。这名青年身穿袭麻布粗袍,生得是虎背熊腰,虽然年轻,却又极为精壮,透出股剽悍的气息。青年后背上背着杆大枪,站在人群外,简直是鹤立鸡群,好似周围的人都成了陪衬。

    青年左右打量番,见人头攒动,脸上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他嘴角勾起,嘿嘿笑了笑。

    旋即,猛然探出手,下拉住从人群里面跑出来的年士,问道:“敢问先生,里面贴出什么告示?竟有这么多人围观。”

    年士不想理睬青年,伸手拉拽,却被青年死死握住手腕,不得动弹。

    “疼,疼,快放开我!”

    年人感觉手腕好像被箍住,非常疼痛,而且被青年的大手握住后,手腕无法动弹,脸色也变得苍白乏力。

    青年好似察觉到动作太大,有些失礼,赶忙放开。

    年士甩了甩疼痛的手腕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瞪了青年眼,转身就要跑开。然而,青年伸手探,闪电般握住年士的手腕,嘿嘿笑道:“先生,您还没有告诉我告示上有些什么内容呢?”

    年士欲哭无泪,大声说道:“你这么大力气,怎么不自己冲进去看呢?”

    青年尴尬笑,说道:“先生啊,我直接掰开挡在前面的人太不礼貌,您就直接告诉我告示上的内容,省得我挤进去。再说了,您看我背上还背着杆大枪,真要是往里面挤,大枪磕磕碰碰的伤到人就不好了,所以啊,耽搁您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年士彻底郁闷,感情他手腕通红,就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但是,年士抬头看,瞅见青年背上寒光闪闪的大枪,吓得缩了缩脑袋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年士神色苦,心暗叹出门不利,他快说道:“王大人颁布求贤令,广招武贤才,嗯,事情就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青年眼睛亮,旋即问道:“仅仅是这样?”

    年士急于脱身,连连点头,道:“是这样,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年士感觉手腕上好像是碰到烙铁,疼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青年咧开嘴,笑说道:“就这句话,能让这么多人兴奋,恐怕不可能吧。哼,我只是想你问件事情,何必拖拖拉拉的,赶紧说完,我立刻放了你。你若再耍小心眼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青年抖了抖大枪,只见枪尖寒光闪烁,令年士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年士心气得跳脚骂娘,将青年的祖宗问候了个遍。

    他耐着性子,说道:“告示上说,王大人这次招募官和武将,不采用招贤馆让人毛遂自荐的方式。将会把所有人集合在起,统进行筛选。先是试,其次再是武试,个人既可以参加试,也可以参加武试。想要参加的人,都可以到校场报名登记,然后等候统考核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青年松开手,笑道:“嗯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年士如蒙大赦,赶忙离开。

    青年望着年士匆忙离去的背影,戏谑笑。

    他伸手摸了摸背后透着冰冷寒意的大枪,喃喃自语道:“试、武试,这是个出人头地的机会,必须要把握住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青年背着大枪往校场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背着大枪的青年离开,不久后,又有名儒雅青年从人群挤出来。

    这名青年仪表不凡,颧骨高耸,鼻梁高挺,长着张国字脸,双目炯炯有神,站在人群,自有股不凡的气度,令人不可忽视。

    青年身穿青色儒袍,头戴璞巾,出了群人后,也往校场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州牧府,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愤愤然的坐在主位上,下方坐着程昱、荀攸和郭嘉。

    解决了刘璋的事情,王灿直接将程昱从汉调回成都。

    不过,高顺依旧率领陷阵营驻守汉,负责北边的安全。王灿神色愤慨,看向程昱三人,说道:“不久前,我已经和董卓派来的朝廷使节接触,董卓同意任命我为益州牧,但唯的条件是让我取他的女儿,哼,这是哪门子道理?简直是胡搅蛮缠。”

    郭嘉开怀大笑道:“主公,您表人才,英明神武,三番两次打得董卓灰头土脸。这次,董卓是想要翻身,让您做他的女婿啊。诶,可怜我郭奉孝才智无双,英俊潇洒,竟没有佳人垂青,可怜呐。”

    “郭奉孝!”

    王灿咬牙切齿的喊了声,郭嘉立刻闭上嘴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对于董卓嫁女儿给他,王灿实在是提不起兴趣。

    董卓和王灿都是方诸侯,不是三岁小孩子。为了大业,绝不可能因为个女人受到羁绊。尤其是王灿和董卓之间,本就是恩怨如山,属于对立的阵营,董卓企图用个女儿羁绊住他,实在是令人不耻。

    荀攸拱手说道:“主公,既然董卓愿意嫁女,您就接受董卓的提议,娶了董卓的女儿,让董卓赔了女儿,再赔上个益州,如此岂不美哉。”

    王灿叹口气,道:“婚姻大事,岂能儿戏。”

    荀攸摇头说道:“主公,国家大事,不可不慎重。您不喜欢董卓的女儿,娶回来后可以扔在旁,但涉及益州的政事,可不能因为个人情绪影响益州的方阵政策。”

    对于董卓嫁女儿的这件事情,王灿和荀攸三人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荀攸、郭嘉和程昱认为,董卓的女儿是益州的陪嫁品,娶回来后可以扔在旁,没有任何价值,这是时代造成的。因为三国乱世,本就是个男人至上的时代,女人都是附庸品,对于男人来说,女人是取悦男人,二是生儿育女传承后代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毕竟是生长在五星红旗下,对于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结婚,心里接受不了,也不愿意去毁了个女人的幸福。

    程昱见王灿犹豫不决,捋了捋胡须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主公,欲成大事者,绝不会因为儿女之事受到羁绊。董卓愿意嫁女,您欣然接受,对您不会有任何影响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程昱继续说道:“只要主公能名正言顺的登上益州牧的位置,接受董卓的要求也无妨。董卓嫁女儿,想要拉拢主公,也想撩拨主公和其他诸侯的关系,却不知诸侯之间,本质上就是对立的,迟早要相互攻伐。”

    荀攸也劝说道:“主公,当断则断,不可迟疑不定啊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着程昱和郭嘉的劝说,心有些烦乱。

    他脑子灵透,知道荀攸和程昱的建议是正确的,只有朝廷敕封的益州牧才是正统的,即使所有人知道董卓专政,可董卓挟天子以令诸侯,代表的是皇帝,属于汉室正统,没有人能够反对。

    而且,益州牧的官职对王灿太重要,不能忽视。

    董卓方面代表朝廷封王灿为益州牧,另方面却将女儿绑在王灿身上,归根究底是个利益的交换,让王灿打上董卓的标签,才能成为益州牧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趁,沉默良久,说道;“好,答应董卓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三人闻言,也都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解决了董卓的事情,程昱又拱手道:“主公,求贤令布后,已经有非常多的人踊跃报名,到这两日,报名的人数逐渐减少,可以停止报名了。只要人数定下来,就可以定下考核时间,将大族子弟和报名的人进行统考核。”

    王灿思考番,说道:“既然这样,就停止报名吧。考核的时间定在后日,先进行试,,将官选拔出来后,再进行武试,选拔武将。至于试和武试都参加,并且都被挑选出来的人,定要单独注明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程昱拱手应答声,脸上露出兴奋地神情。

    他担任王灿的主簿职,掌管官员升迁。挑选官员的事情直由程昱处理,看见无数的人踊跃报名,程昱打心底非常的高兴。

    王灿有地盘,有人才,前途无量。

    ps:三更毕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