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5章 争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长安,太师府。≯> ≧ ≤.<<1≤Z≤W<.≦≦

    大厅传出阵阵咆哮声,那竭力嘶吼的声音不断的响起,让站在大厅外的士兵都心惊肉跳,非常害怕。

    “混账,无耻,无耻之尤!”

    董卓站在大厅,如同癫狂的猛虎,大声咆哮。

    他面色涨红,虎目圆睁,甩动着双手在大厅来回走动。此时此刻,董卓心充斥着熊熊燃烧的怒火,难以泄。铿锵声,寒光闪过,董卓猛然拔出腰间长剑,朝案桌角劈下去,嚓咔声,案桌被长剑削掉角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董卓屁股坐在台阶上,倚靠着案桌,破口大骂道:“王灿小儿,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!他挥兵杀了刘焉,又占据益州,竟要孤给他正名,还想要孤布诏令,任命他为益州牧。哼,痴心妄想。孤不仅不答应,反而任命刘璋担任益州牧,看他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说完后,董卓嘿嘿冷笑。

    下方,李儒垂手而立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董卓唾沫星子吐了大堆,说了大通话,终于停了下来。他望见李儒没有反应,问道:“优,你认为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儒没有直接回答董卓的问题,话题转,问道:“太师可知公孙瓒否?”

    董卓想也不想,立刻说道:“当然知道,孤领兵入洛阳统摄百官的时候,公孙瓒率领白马义从和袁绍起讨伐孤,其能力还算不错。前段时间,公孙瓒传来大胜黑山军的消息,孤听从你的建议,封他为奋武将军,蓟侯。公孙瓒欣然领命,还非常高兴呢。这样的事情,孤岂能忘记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董卓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说的明明是王灿,怎么和公孙瓒扯上关系了?

    李儒面带微笑,又问道:“太师知袁绍否?”

    董卓更加的迷糊了,说道:“袁绍的事情,你曾仔细说与孤听,孤还记得清清楚楚。袁绍小儿担任渤海太守,竟然占据冀州,逼死韩馥。不过前段时间,公孙瓒兵出幽州,驻扎在磐河,准备和袁绍交战。袁绍畏惧公孙瓒,把渤海郡太守印绶交给公孙瓒堂弟公孙范,派他到南皮,想以此和公孙瓒交好,化解干戈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公孙范离开后,背叛袁绍,从渤海出兵协助公孙瓒,攻破青州和徐州的黄巾军,兵势日益强盛。如今公孙瓒在界桥驻扎,虎视眈眈。袁绍领兵步步败退,不是公孙瓒的敌手。诶,可惜公孙瓒也不听朝廷号令,竟然任命严纲为冀州州牧,田楷为青州州牧,单经为兖州州牧,其人真是得志便骄狂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,袁绍小儿当真无用,竟被公孙瓒打得没有还手之力,当初孤还如此看重袁绍,真是有眼无珠,看错人呐!”

    董卓说得起劲儿,等说完后,却又反应过来,问道:“优,甭和我绕圈子,你会儿说公孙瓒,会儿说袁绍,到底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李儒笑说道:“太师,小婿再问您个问题,年前的这时候,袁绍和公孙瓒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年前?”董卓想了想,还是耐着性子说道:“袁绍担任诸侯盟主,率领诸侯大军讨伐孤,公孙瓒么?则是袁绍麾下的员猛将。”董卓脸上露出不耐的神情,说道:“优啊,孤是个武夫,你就直接说,别绕圈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李儒说道:“太师,您想啊,年前公孙瓒和袁绍是盟友,甚至几个月以前,袁绍还请公孙瓒出兵帮助他夺下冀州。可现在呢?因为公孙瓒接受太师的敕封,让袁绍心起了疙瘩,关系破裂,现在两人相互攻伐,这不是太师乐于见到的么?”

    董卓点头说道:“嗯,你说得对,他们弱了,孤才能出兵横扫天下。”

    李儒又说道:“公孙瓒接受您的敕封,被袁绍猜忌。若王灿也接受您的敕封,不也是样么,只要王灿担任益州牧,他和曹操、袁绍、孙坚等人的关系就会破裂。旦王灿和各路诸侯生摩擦,诸侯们就有借口攻打王灿,很可能像公孙瓒和袁绍那样生大战。到时候,太师就能坐收渔翁之利。”

    董卓听了后,练练摇头,说道:“不行,不行,王灿就是孤亲自封的汉太守。到现在,王灿占据益州,成了心腹大患,若是再给王灿大开方便之门,他更加的嚣张。哼,王灿想担任益州牧,孤是不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李儒劝说道:“太师,您所说的儒也知晓,可若是任命刘璋担任益州牧,把王灿惹急了,他直接像袁绍、公孙瓒那样自号益州牧,岂不是更糟糕。现在朝廷的威望已经很弱,旦各地诸侯都自己加称号,纷纷自立,不听朝廷号令,汉室就失去作用,您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目的也无法达到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长安和益州接壤,您把王灿逼急了,他狗急跳墙,领兵攻打长安,岂不是又给其余诸侯攻打长安的机会么?请太师三思!”

    李儒说的番话,令董卓非常气氛。

    董卓哼了声,说道:“孤雄兵数十万,何惧王灿,他若领兵来攻,孤让他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只是,董卓说话的底气略显不足。

    董卓和王灿交战,死伤严重,麾下大将郭汜和李傕都被杀死,华雄也被赵云斩杀,而且吕布麾下的部将也被斩杀殆尽。

    如此战绩,让董卓也非常畏惧王灿。

    李儒继续说道:“太师,王灿此人狡诈多端,小婿把王司徒的义女貂蝉送到他身边,却被王灿施展诡计,把貂蝉变成他的女人,派去探子也被王灿派人拔出。如今王灿羽翼丰满,难以除掉,只能拉拢,不宜和王灿对抗。”

    董卓对王灿还是有芥蒂,说道:“孤拉拢王灿还少么?若无孤,他王灿焉能有今日。可是,王灿可曾回报孤,或者说什么时候王灿让孤满意过。”

    李儒闻言,顿时哑然。

    顿了顿,李儒眼珠子转,说道:“太师,您何不招王灿为女婿?这样来,不仅能拉拢王灿,还能让王灿和其余诸侯对立。”

    董卓撇撇嘴,问道:“你觉得王灿会答应?或者说,真能拉拢王灿?”

    李儒说道:“太师,王灿若不答应,您就不任命他为益州牧,王灿权衡利弊后,定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董卓心摇头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作为上位者,他明白用个女人想要拴住王灿绝无可能。这就好像是大汉朝和匈奴和亲样,只能稳住王灿,实际上没有多大用处。如今,董卓感觉自己就是虚弱的大汉朝,而王灿就是喂不饱的匈奴饿狼,送女人去简直是肉包子打狗。

    不过,死马当活马医,也算是条计谋。

    董卓叹口气,说道:“孤恰好有女儿及笄,你挑选时间,着手办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李儒听了后,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董卓的情况看似百官臣服,形势大好。然而,朝直有重臣想要除掉董卓,而且关外诸侯也没有放弃杀董卓的心思。旦董卓和王灿交战,局势焦灼的时候,关外诸侯定会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对于董卓来说,绝非好事。

    因此,李儒极力主张和王灿修复关系,拉拢王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,皇宫。

    偏殿,小皇帝刘协头戴冲天冠,身穿龙袍衮服。

    刘协年仅十岁,紧绷的面颊上还带着丝稚气,但乌黑的双眸灵动无比,给人种聪慧敏捷的感觉。

    刘协正襟危坐,双白嫩肥厚的小手搭在双膝上。他看着下方身穿锦衣华服的老者,喝斥道:“皇叔祖,您不是说王灿是忠臣么?可他为什么夺下益州,杀了宗亲刘焉?”

    这名老者不是别人,正是王灿见过的刘贤。

    刘贤叹口气,说道:“皇上,刘焉虽是皇室宗亲,可刘焉也有私心呐。”

    刘协冷静下来,拱手道:“请皇叔祖教我。”

    刘贤说道:“刘焉作为益州牧,统领益州,然而益州内却出了国之国,汉表面上归于益州,被王灿经营得固若金汤,刘焉不能奈何王灿,两次兵攻打王灿,想要夺下益州。说起来,王灿也算不错,两次被刘焉攻打都没有反击,最后迫于无奈,才领兵反击!”

    对于刘焉,刘贤没有好印象。

    故此,刘贤直接站在王灿边,说话的时候,向着王灿。

    刘贤也希望小皇帝和王灿打好关系,才能期望王灿领兵攻入长安,击败董卓。若是小皇帝和王灿之间起了疙瘩,对于小皇帝来说,不是件好事情,所以刘贤把坏事都往刘焉身上推去。

    刘协不过十岁,即使聪明,可也不是妖孽。

    听了刘贤的解释后,说道:“这么说来,刘焉是自找死路,怪不得王灿。”

    只是,刘协眼透出的眼神,并没有相信刘贤。王灿领兵杀死刘焉,杀害汉室宗亲,这就是对于皇室的挑衅。

    刘贤并没有注意到刘协的眼神,拱手道:“皇上圣明!”

    听见刘贤的夸奖,刘协紧绷的神色舒展开来,脸上露出抹笑容,这时候的他,才是拥有着十岁孩童的稚气,而不是紧绷着脸,透出股暮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秋去冬来,冷风吹拂,窗外白皑皑片。

    转眼,已是寒冬。

    刘璋被扣押在汉后,不久就被迎回成都。刘璋和王灿见过面后,便搬出州牧府,在城南单独开辟出座宅院居住。

    宅院外,王灿派遣士兵保护刘璋安全。

    表面上刘璋属于自由之身,可却有暗探监视刘璋的举动,让刘璋没有人身自由,只能呆在宅院修身养性。

    刘璋的事情解决后,益州大族和汉大族都开始准备着,将参加选拔的名单递到州牧府,准备接受王灿的考核。

    这时候,董卓派遣的朝廷使节,也抵达成都。

    两件事情,几乎重合在起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