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章 如何处理刘璋?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士兵去传达命令,约莫刻钟,郭嘉和荀攸就抵达州牧府。 <.≤≦1﹤Z<W.

    两人前后进入大厅,朝王灿揖了礼,才坐下来。

    荀攸整了整衣衫,问道:“主公,急招攸和奉孝前来,不知生了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刚刚斥侯传来消息,的确是生了件急事。仲德公派人说刘焉之子刘璋已经从长安返回,并且抵达汉。不过,仲德公已经将刘璋扣留下来,等待处理方案。虽然刘焉已经病死,益州被我们占领,刘璋也构不成威胁,但只要刘璋在,就是个定时炸弹,随时都可能引起波动。”

    “定时炸弹?”

    荀攸和郭嘉眉头挑,相视望,眼都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郭嘉更是干脆,直接拱手问道:“主公,您说的定时炸弹是什么?嘉也算是博览群书,三教九流都有所涉及,算得上见多识广,怎么没有听过‘定时炸弹’是什么东西,请主公解惑。”

    荀攸也是眼巴巴的望着王灿,等待王灿出言释疑。

    王灿听后,脸上闪过丝尴尬的神情。这时代,哪有什么定时炸弹?根本没人听过定时炸弹这个词。

    王灿脑筋快转动,说道:“奉孝啊,定时炸弹,是个方外之士做出来的东西,能在确定的时间爆出巨大的威力。嗯,就类似于刘璋,若是他返回益州后被人利用,很可能在益州境内引起动乱,让刚刚稳定下来的益州再次陷入动乱……其意思,我也不大明白,大意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郭嘉似懂非懂,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荀攸听了王灿的解释,也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不过,两人听王灿说自己都没有弄清楚,也就没有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两人脸上的表情,也知道‘定时炸弹’解释清楚,话题转,说道:“好了,不说定时炸弹的事情。刘璋身份敏感,必须妥善处理,你们两人足智多谋,都说说,该如何处理刘璋。”

    “嗒!嗒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大厅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州牧府上的名侍从快跑进来,说道:“大人,斥侯到府上,有紧急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手道:“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侍从拱手答了声‘诺’,然后转身离去。不多时,就看见名斥侯背后上插着小旗,属于百里加急的类传信。

    斥侯快跑进大厅,朝王灿揖了礼,单膝跪在地上,说道:“拜见大人!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斥侯抱拳说道:“程昱大人有封信,交给大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斥侯从袖口摸出封信,捧在手上。郭嘉见此,赶忙起身,走上前去,将程昱写给王灿的信拿下来,递到王灿手。王灿看了眼信封,信口上面封有朱漆,是完好无损的。见此,王灿才抬头问道:“除了信封之外,程昱还有什么事情要你转告没有?”

    王灿占领成都后,将府邸搬到成都,蔡琰、貂蝉等家眷也赶到成都。

    唯独程昱留下,依旧留在汉,负责汉的运转。

    斥侯摇头道:“这封信是程昱大人追加的,并没有其他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挥手,斥侯便转身离开。他撕开信封,将里面的信拿出来,仔细的阅览遍,然后才抬头缓缓道:“这封信,是仲德公关于如何处理刘璋的建议,并没有其他大事。你们两人都看看,觉得是否可行,然后再讨论如何处理刘璋?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王灿抬手将信递给荀攸,让荀攸阅览。

    荀攸看书目十行,度非常快,片刻后,他就将程昱的信递给了郭嘉。

    等郭嘉看完后,王灿问道:“仲德公之言,你们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荀攸说道:“主公,仲德公之言,显然是斩草除根,不留后患,想要趁刘璋返回益州的消息尚未传开,将刘璋扼杀。然而,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,短暂的时间内,这事情不会流传,可总有日,主公杀死刘璋的消息会传播开来。刘璋被主公杀死,对于主公来说,是大不利。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凝重,说道:“公达,你且详细道来。,”

    其实,王灿心还是比较喜欢程昱的做法,杀掉刘璋,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等刘璋身死,小皇帝得到消息后,看看小皇帝是否还敢派刘焉其他的儿子到益州。而且,王灿通过斩杀刘璋,也能敲山震虎,敲打下皇亲国戚刘贤,让他明白现在的局面不是汉室做主,而是割据纷争的时代。

    荀攸激烈反对,王灿必须要听荀攸的意见。

    兼听则明,偏信则暗。

    多听几个人的论断,王灿更能把握大局,权衡利弊作出最好的抉择。

    荀攸撩衣袍,正色道:“主公,攸认为杀刘璋,其害有四。”

    “其,刘璋是刘焉的儿子,属于皇室宗亲,身份特殊。主公若是派兵杀死刘璋,等于直接和汉室对立,这是非常不明智的事情。当今天下,百姓和士人仍是忠于汉室的,主公若是杀死刘璋,会让主公和天下人对立,孤立无援,进退两难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,祸不及妻儿。刘焉和主公对立,是主公的大敌,但刘璋却没有插足其。刘璋直在长安。如今返回益州,虽然所有人将都知道刘璋是准备继承益州牧的。然而,刘璋返回益州,也能说成是为了吊唁刘焉,才冒着危险返回益州。这种情况下,主公杀个手无寸铁的孝子,势必被百姓唾骂,主公刚刚建立起来的威信和仁德,都将毁于旦。”

    “其三,益州虽然平定,可不服主公的人仍有许多。比如贾龙、任岐余孽,这些百年大族都是狡兔三窟,难以剿灭,即使主公杀了贾龙等人,依旧还没有根除大患。若是主公杀死刘璋,他们就能以此为借口,制造混乱,让主公陷入被动的境况。”

    “其四,主公入主益州,眼红主公的诸侯大有人在。如荆州刘表,扬州袁术,冀州袁绍,这些人得知主公杀死刘璋,势必推波助澜,引益州动乱,旦益州生叛乱,他们也能够从牟利。”

    荀攸深吸口气,沉声说道:“主公平定益州,已经占据大势。如今要做的是需要休养生息,广施仁德,训练精兵,加强防守,稳固益州,将益州经营得固若金汤,这才是长久之道。主公屯兵益州,待天下有变,即可挥兵出蜀,逐鹿原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现在局势还比较明朗,主公需要的是蛰伏起来,低调做事,消失在诸侯的视线,这才是展生存之道。”

    荀攸番话,让王灿也悚然变色。

    刘璋此人,杀不得啊!

    荀攸的话,不仅是建议王灿不杀刘璋,更是指出了王灿的展方略,有些类似于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展策略:广积粮,高筑墙,缓称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个顶尖的谋士作用之大,令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心已经决定不杀刘璋。

    目光转,王灿又看向郭嘉,问道:“奉孝,你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郭嘉正色道:“主公,公达说了四条,每条都鞭辟入里,精彩无比。嘉就不赘言了,请主公决断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说道:“好,公达番话如醍醐灌顶,非常精彩。既然刘璋杀不得,就不杀刘璋,反正刘璋带着侍从进入益州,也是在我的手掌心里面,翻不出波浪来,就让他做个笼鸟,富家翁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说道:“目前还有件事情,就是底层官员的选拔。益州大族和汉大族都已经给出名单,我准备从这些人里面挑选才华出众,勤恳踏实的人填补官员空缺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已经紧锣密鼓的筹划,不日就要进行。”

    “挑选出来的人,我都打算放到底层,从小吏或者是县令做起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即使有这些人填补空缺,益州依旧缺乏层的官员,比如郡守级的官员,极度缺乏。有道是打江山容易,守江山难。我们打下益州,还必须有人治理才行,虽然仲德公,还有你们两人都有主政方的能力,可让你们去牧守方,实在是大材小用。因此,必须要招募更多人才加入益州,这件事情,你们可有办法?”

    郭嘉拱手说道:“主公,您主政益州,为何不再下招贤榜,招募有识之士。上次因为主公官职太小,又有刘焉担任益州牧,难以招募人才,如今主公占据益州,益州之人都为主公所用,还怕找不到人么?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点点头道:“奉孝之言,甚为有理。”

    荀攸拱手道:“主公,招募益州人才,足以填补空缺。现在益州暂时稳定下来,短时间内不可能生战事。因此,攸想要离开益州段时间,请主公答应。”

    王灿忙问道:“公达,你竟然要离开益州,生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荀攸深吸口气,说道:“主公,去岁末,叔祖荀爽去世,当时主公奋起勃,正处于关键时候,攸便没有能回去尽孝。如今主公占据益州稳定下来,攸想要返回颍川,给叔祖扫墓,然后再返回益州,望主公能应允。”

    王灿这才舒了口气,说道:“公达,荀老先生举世大儒,德行令人敬佩。要不这样吧,你暂等段时间,我将益州的事情处理好后,随你起去颍川拜祭荀老先生。”

    荀攸惊愕的望着王灿,深深地弯腰揖了礼,道:“攸,拜谢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微微笑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