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3章 中原战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初平二年(公元192年),董卓裹挟小皇帝,迁都长安,随后诸侯联盟内讧,分崩离析。> ≥ ﹤.<≤1﹤Z≦W<.≦各路诸侯领兵离开后,开始相互攻讦,都各自谋求展,准备大展身手。

    蜀王灿领兵和刘焉交战不断,原也是战事不断。

    渤海太守袁绍离开洛阳,返回渤海后,就直屈居与冀州牧韩馥下面。他野心甚大,见冀州牧韩馥才能平庸,心的野心更是不可遏制的暴露出来,不停地召集谋士商议,准备夺取冀州,作为起家之地。

    冀州,是古黄河、漳河、滹沱河等水流冲积而成的低洼平原,地势平坦,土地肥沃,是重要的粮食产地。

    袁绍眼红冀州的资源,有心谋夺。

    当时,公孙瓒领兵退出诸侯盟军,返回后驻扎在幽州。

    袁绍向下属逢纪、许攸问计,谋士逢纪向袁绍建议,唆使公孙瓒领兵攻打冀州。袁绍采纳逢纪之言,心甚是兴奋,直接派人告诉公孙瓒。

    由于袁绍曾经担任诸侯盟主,即使诸侯内讧,诸侯联盟分崩离析,但也有定的优势和好处。而且公孙瓒需要有人牵制刘虞,便答应了袁绍的计划。

    公孙瓒率领大军南下,攻打冀州。

    韩馥得到消息后,领兵出战,却被公孙瓒打败,韩馥顿时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这时候,袁绍借着韩馥大败的机会,派遣外甥高干以及韩馥倚仗的谋士辛评、荀谌、郭图等人向韩馥陈说利害。

    事实上,辛评、荀谌、郭图都已经和袁绍接触,倒向袁绍。

    这三人轮番上阵,不停地向韩馥诉说公孙瓒的厉害,说公孙瓒是当世名将,麾下白马义从骁勇善战,锋芒太甚,难以抵挡。韩馥听了几人的话,更是变得焦愁不已,立刻向荀谌、辛评、郭图三人问计,询问如何才能抵挡公孙瓒。

    韩馥问计,立刻落入三人的圈套。

    郭图立刻劝说韩馥,说渤海太守袁绍虽然官职小,仅仅是郡太守,可袁绍志向远大,胸抱负非常大,不是郡太守能够束缚的,正在暗调兵遣将,准备兵从渤海进攻。

    冀州北面遭到公孙瓒攻击,东面遭到袁绍攻击,非常危险。

    韩馥听了郭图的话,更是吓得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这时候,郭图循循引诱,说袁绍四世三公,又是诸侯盟主,天下人都归附袁绍,不停地劝说韩馥将冀州让给袁绍,保存性命。

    说起来,韩馥这种人和刘虞相似,都是颇有才华,却又性格懦弱,耳根子软。刘虞和韩馥这样的人在盛世可以是贤臣,但是在乱世当,韩馥和刘虞却只有被人瓜分蚕食的,因为他们不够狠。

    韩馥被郭图循循引诱,又有荀谌、辛评劝说,便下定决心投降袁绍。

    韩馥准备投降,部下极力反对,但是韩馥不顾麾下将领的极力反对,意孤行,将冀州牧让与袁绍。

    自此,袁绍略施小计,成功的入主冀州,成为州之主。

    得到冀州后,袁绍任命韩馥为奋威将军,自领冀州牧。袁绍实力大涨,立刻征召冀州名士田丰为别驾,审配为治,以许攸、荀谌、辛评等人为谋士,占据冀州。

    冀州为九州之,是当时的大州,拥有百万雄兵,粮草无数,是天下的粮草重地。袁绍拥有冀州后,势力迅膨胀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袁绍南据黄河,北依燕、代之地,虎视原。

    然而,袁绍此人多疑,而且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,占据冀州后,袁绍时不时的召集韩馥,双方谈话的内容令韩馥觉得袁绍起了杀心,直接撇下妻儿,逃跑到陈留太守张邈处,想要摆脱袁绍。

    然而,恰逢其时,袁绍派遣使者到张邈府邸商议大事。韩馥无意间看见张邈和袁绍使者商议事情,以为张邈要杀他,自杀而死。

    自此,袁绍占据冀州,成为北方第诸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袁绍不平静,曹操也不甘于寂寞,开始在历史的舞台演绎人生。

    初平二年,秋。

    于毒、白绕、眭固等黄巾将领见诸侯相互征战,局势混乱,率领黑山军进攻魏郡(今河北临漳西南)、东郡(今河南濮阳西南)等地。路攻伐,黑山军长驱直入,所过之处,士兵如滚雪球般越来越多,势如猛虎,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东郡太守王肱抵挡不住,向袁绍求援。

    当时,曹操由于刺杀董卓后从洛阳逃走,是朝廷通缉的对象,丢了官职。这时候曹操的官职,还是袁绍作为盟主任免的,属于袁绍麾下的官员。

    曹操和袁绍是总角之交,双方有争斗之心,曹操也没有真心归顺袁绍。

    这点,袁绍是知道的,却又默认了。

    曹操把黑山军肆虐的消息告诉荀彧和戏志才,戏志才建议曹操向袁绍请战。说来,戏志才也是因为荀彧引荐的缘故,才出仕曹操。由于荀彧、戏志才推荐,曹操麾下也聚集起批谋士,开始崭露头角。

    曹操言辞恳切的向袁绍请战,袁绍直接就同意了,让曹操兵。

    其缘故,方面是因为两人的关系,另方面是袁绍内心愧疚,觉得诸侯讨董的时候,对不起曹操,才派曹操出战。

    袁绍此人,耳根子软,优柔寡断,曹操利用这点,成功摆脱袁绍。

    曹操带着麾下士兵进入东郡,借此展自己势力。

    所谓金麟岂是池物,遇风云变化龙。

    曹操这样的人,注定是要迸出璀璨的光辉。曹操在荀彧、戏志才的辅佐下,在濮阳击败白绕率领的黑山军,立下大功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戏志才又建议曹操上表袁绍,想要担任东郡太守,

    袁绍得到曹操的来信,直接答应下来,任命曹操为东郡太守。

    曹操得到任命,改东郡的郡守府为东武阳(今山东曹县带)。自此,曹操也有郡之地,成为名副其实的方诸侯。但是,这时候的曹操和袁绍相比,依旧是个天上,个地下,有着非常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继曹操之后,公孙瓒又再次斩头露角。

    初平二年,十月。

    盘踞在青州的黄巾三十万大军北上勃海郡,准备与另农民军黑山军会合。

    袁绍派人通知公孙瓒,希望公瓒率领大军相助。公孙瓒得到来信后,直接答应下来,率领步兵和骑兵共计二万人,从大本营幽州出,兵迎击黄巾。

    大军和黄巾军在东光县展开激战,公孙瓒大破黄巾,斩三万余级。

    黄巾军被击败后,抛弃辎重,南渡黄河。

    公孙瓒和谋士商议,领兵在黄河边设伏,等到黄巾士兵半渡之时,突然起攻击。

    这战,黄巾军死伤的士兵数万,血流成河,公孙瓒也俘虏黄巾士兵七万余人,其的车甲财物更是不计其数。公孙瓒取得胜利,消息传到长安,董卓得到消息后,为了拉拢公孙瓒,拜公孙瓒为奋武将军,封蓟侯。

    和袁绍的封赏相比,公孙瓒自然更喜欢董卓的任命,因为董卓代表朝廷。虽然公孙瓒曾讨伐董卓,可并不妨碍他接受董卓的封赏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公孙瓒和袁绍之间留下道裂痕。

    等到初平二年冬天的时候,双方便开战,争夺冀州,当然,这是属于后续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初平二年,战事不断。

    十月,天气转凉。

    在原大战纷呈上演的时候,益州却逐渐的平静下来。王灿将家眷接到成都,坐镇成都,安抚百姓,梳理内政,同时开始征讨周边郡县,巩固自身实力。

    王灿攻下成都的时候,是从汉北下,所过之处,都被平定,

    然而,成都以南却并没有归附王灿,需要王灿将这些郡县纳入麾下的实力范围,以免出现国之国的情况。

    期间,任岐得到贾龙、李元和崔赫被杀的消息,起兵反抗,不久就被消灭。

    这战,耗时不过三天就被彻底平定,向益州的其他郡县展出了王灿士兵的战斗力。正因为如此,王灿麾下大军南下,都是望风披靡,所遇郡县都开城纳降,不敢抵抗。

    时间,除了居住在山林的蛮人,整个益州都在王灿的掌控下。

    由于王灿主政,在成都重新修复被刘焉毁掉道观,又减免赋税,开设粥棚让百姓渡过寒冬,使得百姓对王灿更加拥戴,在心理上认可了王灿。这自然是王灿动的舆论攻势,要消除攻下益州带来的影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王灿也紧锣密鼓的筹划着甄选大族子弟入仕的事情,也等待着董卓对他益州牧的任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都,北门。

    名骑兵策马快奔驰,往城冲去。

    这名骑兵后背上插着杆小旗,属于传递消息的斥侯。骑兵奔驰的时候,大声疾呼,让挡在道路上的行人纷纷让开,进入城门的时候,城门口驻守的士兵见此,也没有阻止,直接让这名士兵进入城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……”

    马蹄声急促,骑兵快往州牧府跑去。抵达州牧府的时候,骑兵翻身下马,大声疾呼道:“报!”

    驻守州牧府的士兵确认斥候的身份,立刻让斥侯进入府。

    王灿得到消息,来到大厅,问道:“消息如此紧急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斥侯拱手回答道:“回禀大人,汉传来消息,说刘焉之子刘璋从洛阳南下,已经抵达汉。现在刘璋被程昱大人扣留起来,没有让刘璋南下,请大人定夺,应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眉头挑。

    他摆手将斥侯打,然后吩咐士兵将郭嘉和荀攸请到州牧府议事。

    ps:三更毕,收工。这是过渡章节,即将转入下卷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