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1章 利益的交换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成都,北门城楼上,悬挂着三颗头颅。 ≤.<≦1﹤Z<W﹤.<

    城门外,街道两侧摆放着摞摞的脑袋。这些被枭的人,都是跟随贾龙、李元和崔赫起兵,最终被杀死。

    颗颗脑袋堆成小山般,透出股森冷的气息,让人望眼,都觉得背脊凉。路过的行人看见堆积成山的脑袋,觉得有无数双冰冷的眼睛盯着自己,心颤,尤其是头顶上还悬挂着三颗脑袋,更是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这幕,落在有心人眼,知道其的深意。至于普通老百姓,无非是看见森森白骨,令人寒,觉得有些吓人,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。

    “轱辘!轱辘!”

    辆马车碾过街道,穿过城门,往州牧府行去。

    马车,坐着名身穿藏青色锦袍的老者,这名老者名叫徐涵,是成都的家豪族,麾下的商会遍布益州,可谓是家财万贯,实力雄厚。不过,也因为此人头脑灵活,善于审时度势,才没有被刘焉派人剿灭。

    徐涵盘腿而坐,睁开微眯的眼睛,轻声道:“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车帘外,和马夫坐在起的小厮听见徐涵的声音,身体下挺得笔直,赶忙回答道:“老爷,马车进入城里面,再有刻钟,就能抵达州牧府。”

    徐涵说道:“嗯!抓紧时间赶路,早些抵达。”

    小厮拱手道:“诺!”

    马车,再次沉寂下来,变得安静无声。路上,马车快奔驰,等马车在州牧府外停下的时候,府外已经有六驾马车早已停下。其已经有三人下了马车,进入府内;还有三人刚刚下马车,正准备往府内行去。

    三人走到块儿,为的人是名老者,年纪和徐涵相差不多。

    三人听见拉车的马匹希聿聿鸣叫,回头望去,看见徐涵的马车停下,都驻足等待。

    徐涵掀开门帘,小厮立刻搬来张木凳放在车辕旁侧,让徐涵下来。

    “徐兄,你可是晚来步啊!”等待徐涵的三人,最年长的老者看见徐涵下来,立刻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汪礼,和徐涵样,也是经商的人,其家族在成都也是屈指可数的大族。他和徐涵样,能够在刘焉的屠刀下活下来,都是因为没有插手益州的内政,才得以保存,没有被刘焉处理。

    可以说,刘焉屠杀益州大族,给王灿解决了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没有刘焉祭出屠刀,斩杀成都内的十余家大族,王灿面临的事情更复杂。即使是现在,王灿也面临着许多益州大族,好在这些人都是比较本分,并没有过多的插手益州内政,而被刘焉除掉的人,则是想着恢复益州大族荣光的,企图架空刘焉,没有这群人,王灿也就更加轻松。

    徐涵看见汪礼,哈哈大笑着迎上去,拱手道:“汪兄,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,年纪都很大,是六旬开外的人。

    两人见礼后,汪礼身后的两个年人走上来,拱手道:“见过徐老!”

    徐涵微微颔,点头致意。这两个年人,其人名叫周览,因为家有人在成都做官,家又小有实力,勉强算是方豪强。另人名叫卞仪,世居成都,属于书香门第,也是有数的大家族之。

    徐涵和汪礼联袂而行,往府走去。

    周览跟在两人身后,问道:“徐老,王太守召集我等议事,徐老可曾探知?”

    徐涵看了眼周览,淡淡的说道:“周览,刘焉主政的时代早已经成为过去,赵韪、贾龙等人也被诛杀,现在主持大局的人不是‘王太守’,是‘王益州’,懂么?这人啊,要学会审时度势,改变自己,明白么?”

    周览听后,身体颤,旋即恭敬地说道:“多谢徐老提点,晚辈受教。”

    徐涵露出孺子可教的神情,点头说道:“这次王益州召集我等,具体事情尚未可知,但本着个道理:‘坚守底线,配合王益州’,这才是上上之策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徐老提点!”

    这次,不仅是周览,连带着卞仪也都是神色恭敬。

    汪礼见徐涵出言教导两人,微微笑。

    进入大门后便没有说话,径直往州牧府大厅行去。大厅外,王灿早就安排侍从接待前来的豪绅大族。侍从见有人走来,带着笑容立刻迎了上去。徐涵、汪礼、周览和卞仪身边的小厮看见侍从走上来,立刻从袖摸出名刺,递出去。

    侍从核对番,领着众人进入大厅。

    旋即,侍从又安排四人坐下,再带着四人身边的小厮离开。

    其,徐涵和汪礼年岁最大,威望高,被安排在最前面,分别坐在左右。大厅,早有三人抵达,被安排坐下。这三人看见徐涵和汪礼等人进来,都挺直身体,点头致意。七个人,坐在大厅,等着王灿出现。

    不多时,大厅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七人循声望去,只见王灿龙行虎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灿身穿黑色官服,博领大衫,衣领上还镶嵌有金丝环绕,透出股贵气。他头戴长冠,唇上蓄须,颌下也长出黑乎乎的胡须,有胡须的衬托,更显得成熟。这都是王灿直蓄须,没有剃掉胡须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诸公,有礼了!”

    王灿进入大厅,微微拱手,旋即往大厅主位上走去。

    等王灿坐下后,大厅的七人都挺直身体,喊道:“拜见王太守(王益州)!”由于说话没有统口径,显得有些嘈杂。

    王灿面带微笑,目光扫了眼坐在大厅的七个人。七个人同时说话,却不相同,王灿见坐在最前面,居于左右两侧的徐涵和汪礼口称王益州,而其余还有三人也是称呼王益州,却也有两个人称呼王太守。

    周览和卞仪早被徐涵叮嘱过,都是称呼刘益州。

    除此外,称呼刘益州的人是个胖子,肥溜溜的,脸上挂着两坨肥肉,身体扭动的时候,感觉此人脸上的肥肉在颤动。

    其余两个口称王太守的人面面相觑,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心笑,单从称呼来看,能看出其的妙处。

    能审时度势的人,称呼随着王灿地位的变化立刻改变。至于其余两个人,虽然称呼没有变更,也不能说就心存不良之心,只是说这两人没有其余的人聪明,不懂得因时制宜,灵活变动。

    汪礼微微欠身,拱手道:“王益州,不知通知我等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徐涵接着说道:“只要王益州吩咐,我徐家愿意鼎力支持,绝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有汪礼和徐涵两个老狐狸出招,其余的人纷纷说话,愿意支持王灿。其实,徐涵的话有些夸张,但是却透出个信息,愿意把家族绑在王灿这条战船上。

    世家大族,是这个社会的根源所在。

    历史上,曹操曾启用寒门士子,想要和世家大族对抗,但最终落败。

    然而,曹操却没有想明白,即使采用寒门士子压过世家大族。然而,等曹操功成名就,寒门士子又将会转变成世家大族,成为新的勋贵,新的世家大族。可以说,只要是这个时代,世家大族就不可能被灭掉。

    世家大族,是柄双刃剑,只能合理利用,彻底消灭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时代,就是大家族的时代。

    至于皇室朝廷,就是权力最大的家族。

    王灿明白这个道理,故而并没有穷追猛打。主政汉期间,王灿灭掉方鞠家,震慑汉大族,将汉大族收为己用,并且开始拔擢大族有才华的人进入汉,安抚汉大族。如今,王灿夺下成都,却还没有平定益州。他也只是杀了贾龙、李元和崔赫三人,并没有株连其余家族。

    王灿望着大厅的人,想了想,说道:“诸公,今日召集诸位前来,主要有两个目的。其由于赵韪作乱,成都官员成以上都被赵韪的弓箭手乱箭射杀,导致成都官府陷入危机,难以继续维持,需要向诸位的家族征召有才之士,填补空缺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惊呼声,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    征召家族的有才之士填补空缺,这可是天上掉馅饼,步登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徐涵却也明白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王灿统帅益州,不是烂好人,也不可能光是为了向益州大族示好,就将成都的官职大甩卖,扔给坐在大厅的人。而且王灿需要的是人才,不可能随意将官职的任命抛给个大字不识的人,肯定要经过考核的。

    徐涵拱手道:“王益州,不知第二个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王灿瞥了眼徐涵,暗道这老头倒是稳得住气,让王灿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他环视众人眼,大厅嘈杂的声音立刻停下来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第二条,是因为刘焉两次派遣大军和汉交战,死伤无数,田地荒芜,百姓困苦,物价也是飞涨,让百姓难以生活。我决定减免征税,同时统益州的物价,所有粮食的价格暂时都由官府统安排,以便百姓能缓过气来。”

    乱世,有乱世的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百姓困苦,无钱购粮,王灿只有采取计划经济,强行压制上涨的物价,给百姓条活路。而太平盛世,则不可能由官府强制决定粮价,只能是根据调查,再决定物价,协调处理,才是可行之道。

    汪礼听,心对王灿的评价又上升个台阶。

    得道者,多助;失道者,寡助!

    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,王灿暂时统粮价,为百姓生计考虑,称得上仁义之主。

    这种做法,对于王灿来说百利而无害,对于在场的大族来说,却有定的损失。不过王灿事先抛出根大萝卜,让众人无法回绝,旦拒绝了,就不可能进入成都的官场,这是利益的交换,也将这些家族绑在王灿的战车上。

    王灿见众人沉思,问道:“诸公,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七人都是心思敏捷之辈,立刻拱手道:“愿为王益州驱策!”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