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章 处置贾龙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校场外,赵云领兵冲杀,和贾龙、李元、崔赫率领的大族私兵交战。≥ ≤.<≦1ZW.

    杆长枪,匹白马,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贾龙骑马站在远处,望见赵云逞威,心焦急不已。

    交战许久,才过了刻钟,赵云就突破私兵的包围,不停地往州牧府方向冲杀。幸亏贾龙在校场外布置了层又层的私兵,才勉强拖住赵云,让赵云疲于应对,无法摆脱私兵的包围。

    对于贾龙来说,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,他领兵必须坚持半个时辰,才能给赵韪留下足够的时间,能保证赵韪成事。

    “贾公,赵云太过厉害,抵挡不住啊,您快想办法?”

    李元神色忧愁,为膝下儿子的安全担忧。他和李元开始都和贾龙道投奔王灿。到后来,却直接背叛王灿,反过来要杀死王灿。旦王灿没有被赵韪杀死,结局肯定是赵韪身死,他们也被杀死,不可能幸存。

    事关生死存亡,不得不慎重。

    贾龙费劲脑汁思虑番,摊开手,无奈的说道:“两军混战在起,除了派士兵围攻赵云,别无他法。”

    面对赵云这种勇猛无敌的骁将,贾龙也想不出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崔赫眼眸微眯,盯着陷入包围的赵云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三个人,心都有期待,也有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贾龙的命令传达下去,麾下的私兵都奋不顾身的冲向赵云,波波的私兵不断地涌了上去,想要杀掉赵云,取得功劳。这些大家族私兵多是亡命之徒,亦或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死士,冲锋起来根本不怕死,给赵云造成极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赵云神色冷峻,手的龙胆亮银枪抡起,前后舞动,长枪迅猛探出时好像是毒蛇吐信,抡起砸下时好像是银河落九天,横扫削过时好像是秋风扫落叶,端的是变化莫测,防不胜防,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被挑飞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赵云跨坐在白龙驹上,挥枪不停地冲杀。

    大家族的私兵死伤无数,却又像是波浪样,不停地涌上来,冲向赵云,想要将赵云斩下马。

    赵云手杆龙胆亮银枪足有丈多长,挥舞起来,周围两米范围内,到处都是枪影,寒光闪烁,冲上来的私兵根本无法伤到白龙驹。而且赵云胯下的白龙驹通了灵性,遇到危险也会闪躲,让赵云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“将军,敌人太多,短时间内无法冲出去。我给您垫后,您直接往前冲,擒下贾龙,威慑敌军。”

    名汉兵校尉手持汉刀,站在赵云战马身后,挡住冲上来的敌军。

    这名校尉左右打量番,大吼道:“来几个人,给我挡住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站在校尉周围杀敌的汉兵迅集合,都跑到校尉身旁,站成排,掩护着赵云往前冲。

    有校尉领兵挡住敌军,解决赵云胯下白龙驹的后顾之忧,赵云心也松了口气。不多时,又有几名校尉自的领着士兵冲过来,保护在赵云左右两侧,掩护赵云的左右两翼,使得赵云放开手脚往前冲。

    “多谢诸位!”

    赵云手长枪猛然探出,枪戳爆挡在前方私兵的脑袋,继续往前冲。此时,除了前方,赵云没有后顾之忧,更是凶猛无比。

    “贾龙,背主之徒,受死!”

    赵云嘶吼声,猛地加紧马腹,奋力向贾龙冲去。

    贾龙听了后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背主之徒,从开始担任刘焉麾下的益州从事,后来由于刘焉屠杀益州大族,贾龙便投向王灿。现在迫于无奈,又投向赵韪,要杀死王灿,称得上是个地地道道的背主之徒。

    但是,贾龙对得起宗族,没有愧对家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贾龙脸上又焕出荣光,只要对宗族有利,没有什么不可以做。

    赵云长枪纵横,好似劈波斩浪,快冲过来。

    崔赫和李元见赵云冲来,吓了大跳。尤其是赵云左右两侧,以及身后都有汉兵保护,让两人觉得相当意外。汉兵,不愧是精兵,反应这么迅,竟然保护着赵云迅冲过来,令人不可小视。

    崔赫神色大变,问道:“贾公,赵云冲过来了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贾龙见此,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,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李元眼睛亮,说道:“贾公,我们已经拖延刻钟,赵韪肯定已经采取行动。现在赵云凶猛,难以抵挡,不如我们往州牧府的方向撤去,其是可以摆脱赵云,拖延时间,以免被赵云击败;其二是能领兵冲入州牧府,解决王灿,除掉心腹之患。”

    “好,李兄之言甚妙。”崔赫抚掌笑道:“往州牧府冲去,的确是招妙棋。”

    贾龙点头同意,说道:“好,边抵挡赵云,边冲向州牧府。”

    贾龙命人传达命令,迅策马冲向州牧府。

    私兵得到命令,看见贾龙、李元和崔赫奔跑,也都跟着贾龙等人奔逃。至于和赵云交手的私兵,也都是舍了赵云,撒开脚丫子慌不择路的逃跑。时间,局势骤然扭转,围攻赵云的局面,立刻变成赵云领兵追赶,贾龙三人领兵逃窜的情况。

    从校场到州牧府,步行奔跑至少需要刻钟。

    等贾龙、李元和崔赫领兵赶到州牧府,拖延赵云的目的已经达到。

    赵云见贾龙三人逃窜的方向,心冷笑。

    等贾龙三人领兵赶到州牧府的时候,破军营骑兵早已解决了赵韪。到时候破军营杀出,两军合拢,贾龙的大军被夹在间,插翅难逃。

    街道上,两军你追我赶,竞相奔跑。

    路上,被杀死的私兵无数,不可胜数。

    贾龙三人快奔跑,却听见街道前方传来哒哒的马蹄声。放眼望去,破军营校尉领着七百余骑兵奔驰而来,快冲向贾龙、崔赫和李元。

    “不好,前方有骑兵!”

    不知是哪家的私兵喊了声,立刻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当贾龙抬头看见骑兵出现的刹那,咯噔下,知道祸事来了。这队骑兵是赵云麾下的破军营,他们很早就突破重围,往州牧府赶去,现在却离开州牧府,往校场的方向本来,这不是明摆着王灿已经诛杀赵韪,平定叛乱。

    时间,贾龙心复杂无比,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崔赫和李元也都是如此,心慌乱。

    “破军营,杀!”破军营校尉策马本来,放眼望,看见贾龙、李元和崔赫出现在前方街道上,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破军营骑兵起攻击,长枪撩起,刺出点点寒光,朝大家族私兵冲去。

    两军对垒,锋利尖锐的长枪闪电般探出,刺入个个私兵的身体,出噗噗的闷响。骑兵借着战马奔驰的力量,下将私兵身体撩起,扔向前方。战马甩动四蹄,不停奔跑,马蹄过处,将摔倒在地上的私兵踩踏成滩肉泥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白龙驹昂头嘶鸣,狂暴不已,雪白的四蹄不停地甩动,奔向贾龙。

    “贾龙,下马受死!”

    赵云突破重重包围,将保护贾龙的士兵杀死,快冲向贾龙。崔赫和李元见赵云并没有直接冲向他们,心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要贾龙没有被赵云擒下,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逃跑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两人打算撇下贾龙,独自逃跑的时候,赵云手龙胆亮银枪好像是放错了位置,竟然探向崔赫,打了崔赫个措手不及。赵云长枪抖,拍在崔赫后背,把崔赫打得吐血,旋即掉下战马。

    赵云抡枪甩动,枪杆横扫,又枪拍在李元胸膛上,将李元拍下马去。崔赫和李元相继落马,周围的汉兵迅冲上来擒拿两人。

    “贾龙,还不下马投降。”

    赵云怒喝声,策马冲向贾龙。

    刚才冲杀的时候,赵云耍了个小把戏,表面上是喊着要杀贾龙,却是冲着李元和崔赫去的。这手声东击西,直接打了两人个措手不及,眨眼工夫就被生擒,没有能逃掉。除掉两个贼,赵云才挥舞长枪,冲向贾龙。

    没有士兵保护,贾龙哪是赵云的对手,仅仅片刻之间,就被赵云策马追上,龙胆亮银枪探出,枪打在贾龙身上,将贾龙打下马去,被汉兵生擒。

    “汝等主将被擒,立刻投降,否则杀无赦!”

    赵云大声咆哮,声音在街道上不停回荡。

    “我投降,我投降!”

    没有主心骨,大家族的私兵纷纷扔下武器投降,站在街道边缘的些私兵,甚至转身就跑,溜烟就跑得没影。贾龙、李元和崔赫被生擒,战事也就随之结束。赵云询问番州牧府的情况,又吩咐士兵打扫战场,清理尸体。

    随后,赵云带人押着贾龙、崔赫和李元,往州牧府赶去。

    州牧府,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、裴元绍和周仓的伤口都已经处理过,将伤口包扎好。等赵云带人抵达的时候,王灿和郭嘉、荀攸已经在商议益州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末将赵云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赵云大手挥,士兵立刻将贾龙三人带上来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看向贾龙,问道:“贾从事,你口口声声帮助本太守夺取益州,到头来却帮助赵韪谋害我,可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贾龙知道结局是什么,也没有狡辩,淡淡的说道:“身在局,迫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个迫不得已!”王灿嘿嘿冷笑两声,看也不看崔赫和李元,吩咐道:“来人呐,将三人拖出去枭,头颅挂在城门上示众三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押送三人进来的士兵抱拳大喝,又押着三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就听见三声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平复了内心的情绪。事实上,贾龙反叛,对于王灿来说,是个绝好的机会,有贾龙主动撞上来,王灿就有了借口,刚好可以杀死贾龙、李元和崔赫,利用贾龙三人杀鸡儆猴,警告益州大族。

    三人之死,足以威慑益州大族,建立王灿的威信。

    ps:第三更,收工。求收藏、鲜花。令求pk票,装点门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