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8章 及时雨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赵韪回头望去,见名青年笑吟吟的望着他,登时吓得亡魂大冒,眼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。  ≦.≦≤1ZW.

    郭嘉,郭奉孝!

    赵韪看着郭嘉,眉头蹙起,郭嘉返回校场,即使领兵来救援王灿,也应该被贾龙率领大家族的私兵拖住才是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州牧府?

    赵韪深吸口气,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瞪着双眼,惊诧的目光掠过站在郭嘉身旁的士兵,突然笑了起来。因为眼前的这些士兵年纪不大,脸上都是带着稚气。见此情况,赵韪顿时露出讥讽之色,没想到郭嘉竟然找了群小屁孩来救援王灿,这不是鸡蛋碰石头,自找死路么?

    赵韪伸手指着郭嘉,大笑道:“郭嘉,就凭站在你身边的小屁孩,想要救出王灿,做梦去吧,今天不止是王灿要死,连你也要死,都要死!”

    王商站在赵韪身旁,听着赵韪狂妄的话语,神色凝重,脸上露出忌惮的神情。

    郭嘉带人来救援王灿,绝不可能是群小孩那么简单,赵韪如此大意,绝对会吃亏的。

    赵韪双手背在身后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然而,他瞅见郭嘉向他招了招手,心突,猛然睁大了眼睛,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。因为他看见郭嘉身旁,个个少年从后背上取出弓弩,搭上弓箭瞄准了他。赵韪虽是官,却也知道弓弩的威力,弩箭射出,穿金透石,非常厉害,若是被弩箭射,肯定是有死无生。

    “吕蒙,瞄准赵韪,放箭!”

    郭嘉句话,如同恶魔之音,令赵韪心惊胆裂。

    刹那间,支支弩箭破空射出,刺破空气带着尖锐的嘶啸声,直接射向赵韪。那闪烁着冷光的箭头射来,让赵韪瞳孔缩,不停地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兵瞄准赵韪,射弩箭。双方的距离本来就非常近,支支弩箭射出后,直接射死保护赵韪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弓箭射在士兵身体上,带起蓬蓬殷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鲜血喷溅,染红了赵韪身上的衣衫。

    此时,赵韪心神不宁,心充斥着浓烈的恐惧。想要杀死王灿的心思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,不知所踪。由于弓弩的威力实在是太大,不仅力量大,而且度又非常快,根本不是赵韪和麾下的益州兵能够抵挡的。

    他张牙舞爪,挥舞着双手,大声吼道:“快,用弓箭对准郭嘉,快射,快射。”

    赵韪大吼的时候,身体躲在士兵身后,以免被弩箭射。

    弓箭手闻言,立刻转变方向,朝吕蒙麾下的少年兵射去。

    两军对垒,益州兵的弓箭手瞄准吕蒙行人,快搭弓射箭。然而,吕蒙率领的少年兵所拥有的马均弩箭无虚,穿金裂石,非常厉害,根本不是弓箭手能够抵挡得了的,个照面,就听见无数的弓箭手大声惨叫,被连续射出的弓箭射杀。

    王灿见郭嘉抵达,心动,立刻吩咐道:“快,我们立刻后撤,躲在大厅里面,以免妨碍阿蒙等人射弩箭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和周仓闻言,立刻横刀在胸前,不停地后撤。

    行人,往大厅里侧撤去,两个黑衣武士挡在王灿身前,也不停地往后撤去。六个人藏身在大厅的梁柱后,躲避弩箭射击,以免被波及到。郭嘉被少年兵拥簇起来,以免被攻击,他看见王灿带裴元绍和周仓等人藏起来,大喝道:“大范围射击,全部诛杀,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所有少年齐声应和,弩箭瞄准赵韪众人。锋利尖锐的弩箭搭在弓弩上,砰的声便射出去,仅仅是个照面,就杀死二十余益州兵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支弩箭射出后,并没有被挡下来,而是穿过缝隙,朝赵韪射去。

    这支弩箭度非常快,眨眼间就到了赵韪正前方。

    赵韪望见弩箭射来,瞳孔缩,眼露出恐惧的神情,他站在原地,根本来不及反应,只能不停后撤。

    然而,后撤的度远比不上弩箭射来的度,眨眼工夫,赵韪就即将被弩箭射,危急时刻,王商咬咬牙,猛然窜出来,把将赵韪推翻在地上。赵韪被就下来,王商却被弩箭射小腹,弩箭上裹挟的巨大力量直接将王商掀翻在地上,躺在地上不停地翻腾着。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王商双手抓地,脸色惨白,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不停渗透出来。

    “败了!败了!”

    王商躺在地上,闭上眼睛,并没有继续站起来,躺在地上闭目等死。赵韪看了眼受伤的王商,便没有继续关注王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赵韪想的仅仅是怎么逃跑,保住自己的性命。他双手抓起具尸体,挡在胸前,以免被流矢射。他大声吼,喊道:“射箭,射箭,快杀出去,杀出去。”随着弓箭手和麾下的益州兵往前冲,保护着赵韪迅突围。

    郭嘉眼珠子转,喝道:“救主公要紧,退开,让他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吕蒙疑惑的望了眼郭嘉,却没有违抗郭嘉的命令,立刻让少年兵分开,站在两侧。

    少年兵边放弩箭,边将道路让开来,任由赵韪领兵离开。

    赵韪见郭嘉让他离去,并没有派兵阻拦,心有些疑惑。然而,他听见郭嘉说救治王灿,便又释然,毕竟王灿的性命更重要。赵韪心没有疑惑,领兵冲杀出去,快绕过少年兵,冲出了州牧府。

    出府后,赵韪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名士兵跑到赵韪身旁,轻声建议道:“将军,王先生还在府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赵韪闻言,眼眸露出抹厉色,旋即叹声道:“州牧府被王灿空,其全是王灿麾下的士兵,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来,若是回去救援王先生,肯定会被大军包围。”说到这里,赵韪顿了顿,无奈的说道:“王先生身受重伤,想来王灿不会为难王先生。走吧,赶紧逃,只要我们和贾龙汇合,就能逃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赵韪声令下,在士兵的簇拥下,不停地奔跑逃窜。

    路上,赵韪不停地喊道:“抓紧时间,快点,快点,立刻去和贾龙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快看,前面有骑兵。”

    正当赵韪领兵往校场方向奔逃的时候,名士兵望着前方,脸上露出惊骇的神情,士兵大声疾呼,让赵韪心升起不妙的感觉。他循声望去,只见队骑兵快奔驰过来。骑兵最前方,名校尉望见赵韪,眼露出浓烈杀意。

    校尉跟随赵云进城,见过赵韪面貌,知道赵韪的身份。

    见赵韪领兵逃窜,校尉心喜。

    “破军营,杀!”

    校尉骑在马上,双腿夹紧马腹,大吼声,催促着胯下战马快奔驰。战马风驰电掣,如风般快冲向赵韪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校尉策马冲到赵韪身旁。

    他抡起手的尺长枪,猛然探出,枪尖抖动如凤凰点头,端的是厉害无比。赵云麾下的百破军营士兵,算起来都相当于赵云的弟子,因为所有士兵都跟随赵云学习枪法,只是赵云并没有将枪法全部传授,饶是如此,士兵也相当厉害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长枪戳入挡在校尉前方的士兵身体内,往上撩,立刻把士兵挑飞。

    “赵韪,受死!”

    校尉猛然大喝声,声炸如雷,那滚雷般的声音让赵韪心惊胆颤。望着刺来的枪尖,赵韪心下绝望,颗心沉到了谷底。只听见嘭的声闷响,长枪刺入赵韪胸膛,绞碎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赵韪抬头望着校尉,只见校尉神色狰狞,露出冰冷的表情。他低下头,感觉胸膛传来刺痛的感觉,颗心好像是被搅碎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长枪抽出来,赵韪下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,赵韪感觉体内的力量随着胸口流出的鲜血不断消失,映入眼帘的场景也逐渐模糊起来。他闭着眼睛,喃喃自语道:“不甘啊,我还没有掌控益州,还没有成为益州的主人,不想死,我不想死啊,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赵韪喃喃自语,声音逐渐的变小。

    到最后,赵韪闭上眼睛,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校尉嘿嘿大笑,手长枪猛然削出,下将赵韪的脑袋削下来。他身体侧,伸手探出,抓起地上赵韪的脑袋,别再腰间。

    旋即,校尉手长枪探出,大吼道:“随我杀!”

    战马纵横,快冲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州牧府,大厅内,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前来赴宴的益州官员大多被杀死,成功活下来的人非常少。可以说,成都的官员被赵韪乱箭齐,死伤成以上,只剩下两成的官员活下来。郭嘉带着吕蒙及麾下的少年兵,快走到大厅,朝王灿拜道:“主公,郭嘉救援来迟,请主公恕罪。”

    王灿忍着肩胛上的痛,强自笑道:“若无奉孝,我们几人都已经横尸当场,奉孝带人来救援,恰逢其时,正好啊!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肩膀挪动了下,又拉动伤口,疼得王灿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由于流血过多,王灿的脸色也略显苍白。

    不仅王灿是这般模样,裴元绍和周仓也是如此,两人都和王灿样,被弓箭射伤,流血不止,身体变得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四个黑衣武士,也死掉两个,个受伤,还有个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这次,王灿带来的人损失惨重,让王灿心悲痛不已。他深吸口气,叹道:“这次都怪我太过大意,若是我们在城外受降,将城的益州兵打散,将赵韪的权利削掉,再压制着以贾龙为的益州大族,就不会有现在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荀攸拱手道:“主公,人非圣贤孰能无过,主公有改过之心,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郭嘉笑道:“吃堑,长智,主公经此之事,会更加警惕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脸上露出沉思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收降严颜,随后领兵攻破葭萌关,直下绵竹关,最终屯兵在成都外,路顺利,的确是忘乎所以,没有了警惕性。正因为如此,才会轻易的进入成都接受赵韪投降,幸好郭嘉来得及时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奉孝,校场的大军有贾龙牵制住,你是怎么摆脱贾龙的?”

    郭嘉解释道:“主公,嘉根本没有和贾龙麾下大军相遇,去军搬运酒水的时候,嘉就让小将军带着狼牙兵出来了,防备意外情况。”

    王灿长舒口气,幸好有郭嘉!

    吕蒙提着王商走过来,说道:“老师,这里还有个活着的,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王灿看去,竟是王商这厮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