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7章 受伤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州牧府,嘈杂混乱,可谓是鸡飞狗跳。  ﹤.<<1≦Z≤W≦.

    府下人都已经慌忙逃窜,快朝府外逃去。

    由于州牧府的大厅连接大门,朝大门方向逃窜的下人都被赵韪领兵拦住,有些下人甚至被赵韪当场命令士兵杀死,警告不停逃窜的下人。其余从后院小门方向逃窜的人则顺利离开,并没有遇到阻拦。

    大厅,周仓和裴元绍勇猛无畏,手的两口汉刀已经完全压制益州兵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不停地后撤,躲避裴元绍和周仓劈出的战刀。

    刀光闪烁,令益州士兵心畏惧。

    赵韪站在大厅外,阴沉着脸,看着不停后退的士兵,恨铁不成钢,恨不得亲自提剑冲上去杀死王灿。正当他愤怒不已的时候,赵韪大笑道:“王先生,快看,快看,有名士兵越过裴元绍和周仓,杀向王灿。哼,这下王灿没了裴元绍和周仓保护,肯定会被杀死。”

    赵韪目光落在士兵身上,期待的望着那名士兵。

    那神情,好像是站在崖上望夫归来的怨女,令人指。

    裴元绍站在右侧,见周仓那边跑过去名士兵,大喝道:“周黑子,你做什么?没看到有士兵绕过你了么?我护住你,赶紧杀回去保护主公。”说话间,裴元绍提刀猛地向前冲,挡在周仓前方,替周仓抵挡冲过来的士兵,掩护周仓后撤。

    周仓嘿嘿笑道:“老裴,放心吧,有人保护主公,不用我们担心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瞥了眼后方,见四个黑衣人站在王灿正前方,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见这四人的装束,裴元绍也明白四个人是王越训练出来保护王灿的人,有这四人保护王灿,绝对能斩杀冲过去的那名士兵。

    周仓和裴元绍错开,左右,继续冲杀。

    后方,那名士兵见王灿已经近在咫尺,咿呀大吼着冲上去。

    战刀横在胸前,猛然削出。

    士兵神情非常兴奋,手战刀削出的刹那间,铿锵声,道刺眼的光芒突然闪出,令士兵眼睛眯了下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长剑破空,划过士兵的喉咙。

    旋即,出剑的黑衣武士再度回到先前的位置,好像没有移动样。这切,都是在瞬间完成,如行云流水,没有丝毫的停滞。

    从快拔剑出鞘,到持剑刺杀,最后回到原来的位置,可以称得上是动如脱兔,快若奔雷。王灿看见黑衣武士出手,微微笑,这几人的手段他是知道的,堂堂正正的交手或许不出众,但涉及突然刺杀,暗杀人,可谓是个高手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剑痕处,丝殷红的鲜血渗透出来。

    旋即,伤口如同泉水喷溅,不停地涌出猩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士兵望着王灿,眼露出不甘的神情。他双手无力,手战刀率先落下,随后身体也砰的声摔倒在地上,没有了气息。这幕,让赵韪双眼圆睁,张大嘴,喃喃自语:“怎么会这样,明明只有裴元绍和周仓的,王灿身边怎么会这么厉害的人物?”

    赵韪猛然抬起头,血红着眼睛,吼道:“杀,杀,杀死王灿!”

    他脸色狰狞,神情阴沉,令人生畏。

    然而,不管赵韪如何大吼,终究改变不了裴元绍和周仓步步紧逼的事实。这两人好像是两头下山虎,不停地冲杀,已经有二十余多名士兵死在两人刀下。大厅,惨叫声不断,血流成河,明亮的地板不再干净整洁,充斥着殷红的血沫子,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腥味。

    这切,并不妨碍交战的双方继续杀戮。

    嘶吼,在大厅不停回荡。

    死亡,在大厅继续上演。

    眼见裴元绍和周仓挥舞着兵器杀来,赵韪和王商都是不自觉的往后退出步,惊骇的望着裴元绍和周仓。

    局势,已经完全被两人掌控。

    若没有外在力量,赵韪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周仓和裴元绍杀向赵韪和王商的时候,被派往府库搬运弓箭的士兵终于带着弓箭回来了。弓箭和长弓迅下去,个个益州兵手持弓箭,对准裴元绍、周仓、王灿的方向射去。弓箭射出,不管是敌人还是同袍,只要是站在大厅的人,律射杀。

    乱箭之下,焉有存活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咻!咻!咻!”

    支支弓箭射出,带着尖唳的锐啸声,往大厅射去。

    王灿抬头看见拨箭雨落下,眼闪过无奈的神情,若他手有柄弓箭,便能够直接射杀赵韪和王商。只要赵韪和王商被杀,所有的问题立刻就能迎刃而解,可惜他身上除了柄汉刀,再无其他武器。

    裴元绍和周仓正不停地冲杀,突然看见箭雨射来,挥舞着战刀,将弓箭磕飞。

    周仓喝道:“老裴,立刻后退,掩护主公突围,我来挡住弓箭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知道事情紧急,点点头,赶忙后退。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后退,都挡在王灿身前,支支箭雨落下,大多数都被两人拨开。但其余小部分弓箭依旧射入其,由保护王灿的四个黑衣武士抵挡。这四人擅长刺杀,走的是灵巧路线,不会大开大合的招式。

    长剑使出,并不能快拨开弓箭,便将长剑入鞘,抓起地上的尸体来抵挡弓箭。

    王灿双臂的力量比裴元绍和周仓都强,比之天生神力的大力士也不遑多让。他弯下腰,快从地板上抓起两具尸体挡在身前,掩护住荀攸,并且大声喊道:“大厅没有后路,往外冲,往外冲。”

    顿时,裴元绍和周仓掩护着众人,挥舞着汉刀往外冲去。

    个人,组成三道防线。

    裴元绍和周仓冲在最前面,身后是四名黑衣武士,再后面则是王灿和荀攸,个人迎着箭雨,往外冲去。

    赵韪见王灿神色焦急,好似是热锅上的蚂蚁,神色癫狂,大声吼道:“射箭,快射箭,定要射死王灿。”

    弓箭破空,直接平射,朝裴元绍、周仓射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声惨叫响起,不过不是王灿行人,而是还没有来得及退出的益州兵。这名士兵身两箭,箭弓箭射肩胛骨,箭弓箭射胸口,直接被弓箭射死。他身体歪,摔倒在大厅,再也没能够活着回去见父母妻儿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声闷响传来,只见周仓左臂上插着支弓箭,箭尾还在不停地晃动。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周仓倒抽两口凉气,咬紧牙关,雪白的牙齿咬在下嘴唇上,丝殷红的鲜血流淌出来都没有察觉。他右手握刀,没有顾及左手的伤势,不停的挥舞着手汉刀,往外杀去。往前冲的时候,左臂上鲜血如注,血液不停地喷涌出来,染红了左臂上的衣衫,令人看眼都觉得骨子里透出股疼痛感。

    王商见此,叹声道:“好个虎狼之将。”

    赵韪听见后,瞪了眼王商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,大吼道:“射,继续射,定要射死王灿,凡是帮助王灿的人,都要死,都要死。”此时此刻,赵韪心只剩下个念头,杀死王灿,以泄心之恨。他和王灿之间,已经属于不是王灿死,就是他死,只能有个人能够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惨叫声传来,名黑衣武士右臂箭,险些握不稳手的尸体。

    由于伤口疼痛,他手的死尸时忘记挥动,便立刻又有几支弓箭射来,噗噗的射黑衣武士,立刻就将黑衣武士射死。

    四个人,下少了个,战斗力损失很重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情况,心疼不已,保护他安全的每个武士都非常出色,很难培养,死了个,绝对是大笔损失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还没有反应过来,又有名黑衣武士被弓箭射,好在这名黑衣武士反应极快,忍着痛,继续用汉兵的尸体挡在身前,才没有被射。此时,局面岌岌可危,即使有裴元绍、周仓和三名黑衣武士抵挡,也有弓箭朝王灿的方向射来。

    王灿双手成爪,抓住两个士兵的尸体,不停地挥动,将射来的弓箭砸飞出去。

    两具尸体在王灿手,好似是两只大锤,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荀攸跟在王灿身后,亦步亦趋,神色略显焦急,因为这时候情况非常危急,荀攸却帮不上点忙,只能躲在王灿身后。

    其实,荀攸也会武艺,也懂些剑术。

    自秦汉以来,士人都要学习六艺。《周礼.保氏》记载:“养国子以道,乃教之六艺:曰五礼,二曰六乐,三曰五射,四曰五驭,五曰六书,六曰九数。”这就是所谓的礼、乐、射、驭、书、数。

    荀攸出身颍川荀氏,属于百年士族,更讲究六艺,必须要全部精通。

    只是六艺,射、驭的学习是为了强身健体,不是为搏杀。

    所以,荀攸也帮不上忙,只能跟在王灿身后。好在有王灿帮助荀攸抵挡弓箭,才不至于让荀攸被弓箭射伤。

    拨箭雨射来,裴元绍也了彩头,他肩胛上也被弓箭射,身负重伤。而且,又有名黑衣武士被弓箭射死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王灿麾下的实力便失去近乎半,可谓是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失去两个人抵挡弓箭,射向王灿的弓箭更加密集,让王灿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主公,快躲开!”

    突然,荀攸大吼声,他双手推,下将王灿推开。荀攸这么做,是因为看见支弓箭没有被王灿打落,朝王灿的肩胛处射来。

    王灿身体被荀攸推,下往右偏移。

    王灿身体挪开,荀攸立刻就暴露在弓箭之下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只要王灿躲开,荀攸肯定被射来的弓箭射。王灿来不及权衡利弊,本能又挺直身体,重新站在荀攸前面,替荀攸挡住弓箭。同时,他继续挥舞着双手的尸体,将射来的弓箭拨开。

    荀攸对王灿太重要,不能有丝毫损失,王灿是不可能将荀攸置于险境的。

    他宁愿自己受伤,也不能让荀攸被弓箭射杀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弓箭不偏不倚,射王灿的肩胛骨。

    被弓箭射,王灿身体颤,猛地倒抽口凉气,疼得龇牙咧嘴,剧烈的疼痛让他苦不堪言。荀攸见王灿为保护他的安全,毅然挡在前方,眼浮现出感动的神情。王灿如此待他,即使被杀也是死而无憾!

    “冲,冲出去!”

    王灿咬紧牙关,不停地往外冲去。

    裴元绍和周仓见王灿受伤,也都是神情悲愤,不停地往前冲。

    只有冲出去,摆脱赵韪的弓箭,才有活路。赵韪看见王灿的狼狈模样,哈哈大笑,笑声透出无限的欢快,他伸手指着王灿,大吼道:“王灿小儿,看到没有,今日就是你的末日,你的死期到了,死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赵韪猖狂大笑。

    然而,却听见身后传来懒洋洋的声音:“赵韪,是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ps:三更完毕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大家定要支持哈,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