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6章 拖延时间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赵韪听了王灿的话,脸色大变,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> ≤.<<1≤ZW.

    他瞪大眼睛,死死盯着王灿,心千思百转,思考着王灿所有的举动。

    刚开始,王灿率领汉军抵达成都北门,停留下来。他负荆请罪,被王灿扶起后,和王灿先后进入城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荀攸和郭嘉,带了少许士兵,还有裴元绍、周仓抵达州牧府,并没有其余士兵跟随。赵云被王灿安排在校场,负责稳定大军,即使王灿让赵云统筹全局,也会被贾龙领兵围攻,让赵云无法脱身,不能在短时间内赶到州牧府救援王灿。

    州牧府,王灿的人也数不多,裴元绍、周仓、荀攸、郭嘉……

    郭奉孝,郭嘉?

    赵韪猛然抬起头,想到郭嘉建议王灿将他安排的酒水和肉食换掉,又借口身体不适离开州牧府。

    郭嘉,肯定是郭嘉。

    赵韪心冷笑,王灿的后招应该是郭嘉无疑。可是,即使郭嘉是王灿的后招,但王灿麾下的大军全都留在校场,郭嘉想要领兵救援王灿,同样会被贾龙拦住,不可能短时间内摆脱贾龙,救援王灿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赵韪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罢,赵韪冷声道:“王灿,你以为郭嘉会领兵来救你么?哼,他和赵云样,都被贾龙率领大军拖住,是不可能救你的。这次,你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已经是瓮之鳖,无路可逃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赵韪桀桀笑道:“不过,你若愿意做我的看门狗,我倒是愿意收留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赵韪癫狂大笑。

    那模样,好像是范进举,已经彻底的癫狂了。

    王灿面色通红,可神智却清醒得很,快的冷静下来,冷眼看着赵韪,不屑的说道:“赵韪,奉孝早已言明身体不适,怎么可能领兵前来救我,嘿嘿,你猜错了。”王灿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,那神情令赵韪心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赵韪左思右想,思来想去,不明白王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他心疑惑,还是大吼道:“王灿,不管你有什么诡计,今日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喝道:“赵韪,今日是你死,不是我死。”

    赵韪寸步不让,说道:“睁大你的眼睛看看,站在周围的都是我率领的士兵,有了他们,你就是死鱼条。再看看你呢?你身旁只有裴元绍和周仓,剩下的士兵都被杀死。哼,你以为你能活下来,放狗屁,你要是活着,我就去死。”

    王灿哈哈笑道:“我当然要活着,还要活得好好地,而你也要死,这是注定的。”

    赵韪目光扫了眼大厅的武官员,冷笑两声,说道:“王灿,你就嘴硬吧。你看这些官武将,刚刚对你阿谀奉承,极尽谄媚,现在呢?还有几个人向着你,所有的官员都回到我身边,你拿什么和我斗,死的人是你,不是我!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说道:“他们是墙头草,两边倒,谁强就跟谁,他们这次瞎了眼,以为你胜券在握,却不知这本就是我设下的道陷阱,专门用来考验益州官员的,不仅是你赵韪,还有其他的所有人,都在我的观察,从目前的情况看来,效果很好嘛,试探出这么多人有异样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赵韪眼闪过丝慌乱,断然大喝道:“故弄玄虚!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是否故弄玄虚,你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赵韪和王灿相互斗嘴,你来我往,斗得是不亦乐乎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王商带着士兵路杀进来,衣衫上粘着鲜血。他站在赵韪身旁,目光在大厅来回的打量着,最终停留在王灿脸上。

    见王灿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,王商心咯噔下,暗道:计了,也想到了王灿的打算。王商想明白后,立刻出言打断赵韪的话,说道:“将军,王灿故弄玄虚,什么计谋都没有,他是在拖延时间,想要等赵云和郭嘉领兵来救援,杀,立刻杀了王灿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这王商,竟然句话戳穿了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赵韪听了后,也是恨得咬牙切齿,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王灿骗了。

    “杀,杀王灿者,赏千金,封万户侯!”赵韪气得七窍生烟,眼喷出熊熊燃烧的怒火。赵韪的本意是想要试探下王灿有什么阴谋诡计,却不想反被王灿套进去,拖延时间。赵韪手宝剑挥,直指王灿。

    声令下,所有士兵奋勇向前。

    万户侯,是指食邑达到万户以上的侯爵,才能称之为万户侯,属于汉代侯爵当最高的阶层。不过万户侯只是侯爵,并不是代表着权利,只能代表个人的地位。

    士兵们听见有‘万户侯’和‘千金’赏赐,都红了眼,冲杀上去。

    所谓财帛动人心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王灿冷眼盯着王商,眼露出冷厉之色。他记得清清楚楚,王商和贾龙先后假装醉酒,借故离开。现在王商又识破他的计谋,使得王灿陷入危机当。若非此人,说不定王灿能够拖延到赵云领兵来救援。

    可恨啊!

    王灿心暗骂声,恨不得刀杀掉王商,解决心头之患。

    周仓和裴元绍手持汉刀,挡在王灿和荀攸前方,凝神戒备。

    由于前来赴宴,裴元绍只有腰间悬挂的口汉刀,没有携带狼牙棒。他看见益州兵冲上来,脸色怒,大喝道:“周黑子,你留在这里保护主公的安全,我冲上去杀敌!”裴元绍汉刀挥,立刻揉身而上,手口大刀连连劈砍,挂着股锐啸声,劈向冲过来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裴元绍全力之下,手汉刀下斩断汉兵的战刀。

    汉刀落下,将士兵劈成两截。

    相比于普通汉兵的汉刀,周仓、裴元绍、赵云等武将的汉刀更加锋利坚韧,号称绝世神刀也不为过。汉有蒲元这个锻造钢刀的神人在,足以提高汉军几成的战斗力。裴元绍掌大刀挥舞,如同猛虎下山,所过之处,鲜血喷溅,惨叫声不断,令冲上来的士兵都胆颤心惊,秫秫抖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裴元绍威,嘿嘿大笑两声,旋即又吩咐道:“周仓,你立刻去帮助裴元绍,起擒拿赵韪。”

    周仓汉刀横在胸前,摇头道:“主公,我要保护您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名益州兵冲上来,战刀朝周仓脑袋劈下。

    周仓双眼瞪,手汉刀猛然撩上去,挡住士兵的劈下的战刀。而后,他脚猛地跺,向前踏出步,欺身而上,汉刀下翻转,平贴着益州兵的战刀刀刃,顺势往下划去。这变化极快,电光火花之间,只见抹清冷的刀光闪过,益州兵的脖子上多了条血痕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血管裂开,鲜血立刻喷洒出来。

    周仓杀了益州兵,又迅往后退出步,微微躬着身体,保护着王灿和荀攸的安全。

    王灿再次说道:“周仓,你尽管去就是,我的安全有人保护,不用你保护。”

    周仓依旧摇头拒绝,说道:“主公,您的安全重于泰山,不可忽视。前面有裴黑子杀敌,足以拖住赵韪的士兵,您不用担心。若是裴元绍战死,末将也会冲上去奋勇杀敌,给主公杀出条血路出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见周仓固执的挡在前面,心升起股暖意。

    裴元绍、周仓,虎贲之士!

    忠诚,勇猛,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在大厅打量番,喊道:“出来吧!”声音落下,只见四道黑影从大厅突然冒出来。这四人都是穿着黑衣长袍,腰间悬挂着黑铁长剑,神色淡然冷漠,没有任何表情。四个人挡在王灿前面,木然的看着大厅的血腥战斗,好像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四人同时朝王灿揖了礼,拜道:“拜见主上!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看向周仓,说道:“周仓,这下你可以放心去杀敌了吧。”

    周仓愕然,旋即想到王越,心立刻豁然开朗。王越专门培养剑士,用于刺杀,也用于保护汉官员的安全。王灿是郡太守,身负所有人的期望,出行的时候不可能没有人保护王灿安全。这四个人,就是隐藏在暗,保护王灿的贴身侍卫,有四个人在,王灿根本不惧益州兵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周仓怒吼声,似猛虎咆哮,似虎啸山林,挥舞着汉刀冲入益州兵,快朝裴元绍冲去。两人合拢在起,并不是加等于二的问题,战斗力可谓是成倍增长,下就压制住逞凶的益州兵。

    赵韪站在远处,看着周仓和裴元绍挥舞着战刀挡住士兵,而王灿站在后面却安然无恙,心愤愤不已。

    “饭桶,群饭桶,去杀王灿,杀王灿啊!”

    赵韪站在远处,不停地喝骂。

    王商站在赵韪身旁,见士兵们被裴元绍和周仓压制,心升起不好的预感。因为不是这些士兵不想杀王灿,而是冲不过去。

    裴元绍和周仓两个大块头,战刀劈砍,如同两座大山挡在前面,让士兵难以冲杀。随着裴元绍和周仓不停地冲杀,已经开始往赵韪的方向冲过来。这时候,王商心觉得帮助赵韪伏杀王灿,或许做了件错事,应该像任安样清静无为,躲在城什么事情都不做,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然而,事已至此,王商也只能继续走下去。

    王商眼珠子转动,说道:“将军,裴元绍和周仓挡住去路,难以近身杀死王灿,必须调遣弓箭手以乱箭射杀,这就不仅能杀了王灿,还能将裴元绍和周仓起杀死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,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?先生真神人也!”

    赵韪眼睛亮,立刻命令道:“来人,去库房搬运弓箭,射杀王灿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得到命令,立刻带着士兵朝库房冲去。

    王灿直盯着赵韪和王商,注意着两人的动静。见两人唧唧歪歪的说话,却因为喊杀声震天,使得王灿无法听见赵韪和王商说了些什么。然而,王灿看见赵韪脸上兴奋的神情,心就升起股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