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5章 谁是黄雀?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失火了!失火了!”

    伴随着竭力的嘶吼声,尖唳的声音在校场响起。> ≧≯ .

    句话,顿时引起连锁反应。

    无数的益州兵快跑过来,可跑过来的益州兵不仅没有灭火,反而添油加火,使得火势更加旺盛。

    汉兵跑来的时候,火势滔天,已经难以遏制。

    这时候,益州兵也装模作样的灭火,让人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起火的地点,属于益州兵住宿的地方,距离汉兵住宿的帐篷非常近,大火蔓延开来,不会儿就点燃汉兵住宿的帐篷。火势燃烧,再有微微秋风吹拂,大火更是不可遏止,噼啪的燃烧起来,滚滚浓烟升起,盘旋在校场上空,刺鼻呛人。

    火势燃烧,个个士兵从帐篷跑出来,神情狼狈。

    赵云身穿铠甲,手握龙蛋亮银枪,胯下白龙驹,望着滚滚浓烟,脸上露出丝疑惑。汉军进入校场,刚刚安顿好就燃起大火,这未免太巧合了。

    不是赵云太紧张,而是情况着实诡异得很。

    火光冲天,即使站在远处,也能感觉到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热浪不停地喷涌过来,灼热的气息让战马昂头嘶鸣,不停地甩动四蹄。

    赵云身后,马蹄声急促响起。

    名汉兵校尉快跑到赵云跟前,拱手道:“将军,营地起火,浓烟呛人刺鼻,且伴有桐油燃烧的味道,出现这种情况,绝对不是失火,应该故意放火,并且使用桐油点火,才会引起这种大火。”

    赵云脸色肃,喝道:“可曾查实?”

    校尉拱手道:“卑职已经派士兵去打探消息,稍后就会得到情况。”

    赵云思虑番,吩咐道:“立刻召集士兵集合,小心戒备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校尉拱手答应声,转身去传达命令。此时,个个汉兵快的跑出营帐,手拎着汉刀,歪歪斜斜的站在起。赵云见此,阴沉着脸,并没有说话,士兵们望见赵云的神情,心有些畏惧,都自觉的整理装束,整军列阵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……”

    马蹄声如平地惊雷,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个个破军营骑兵快奔跑出来,列阵集合。士兵手长枪挥出,尖锐锋利的枪尖在空闪烁着冷冽的杀机。大火燃烧起来,并没有让破军营生混乱,百破军营士兵快策马而来,为的破军营校尉策马跑到赵云面前,拱手道:“将军,末将来迟,请将军责罚!”

    赵云望了眼火光冲天的校场,喝道:“列阵,准备迎敌!”

    武将的直觉,让赵云心警惕。

    不多时,前去探查消息的汉兵校尉策马跑到赵云身旁,拱手道:“将军,已经查探清楚,大火燃烧的时候确实有桐油参杂在其。末将可以肯定,这场大火必定是故意造成,如今军营起火,恐怕州牧府也陷入危机了。

    赵云闻言,神色惊,也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见营燃起大火,赵云心直盘算着营地起火的事情,并没有想到王灿在州牧府的事情。校尉提醒声,立刻让赵云警觉过来。他深吸口气,大吼道:“破军营,立刻出,赶往州牧府,保护主公安全!”

    然而,赵云话音落下,就听见校场外传来阵阵喊杀声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声声大吼从校场外传来,声势骇人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只见群黑压压的士兵冲进来。这些士兵没有纪律,各自为战,而且武器和铠甲也是各不相同。有的人身穿银白色铠甲,手持战刀;有的人身穿鱼鳞甲,手持长矛;有的人穿着战袍,手持大斧……

    总之,这群人神色狰狞,桀骜不驯,并没有规章制度,只知道大声嘶吼,疯狂的冲进校场,朝赵云所在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军后方,也传来冲天的喊杀声。

    驻扎在校场的益州兵武装起来,起攻击,迅冲向赵云。

    “将军,前方道路被阻,怎么办,是否直接冲过去?”破军营校尉询问声,神色平静,并没有多少惊诧。

    赵云神色凝重,吩咐道:“主公在州牧府宴请益州官员,肯定也会遭到伏击。你带领破军营杀出去,赶向州牧府,救出主公,我率领其余汉兵垫后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破军营校尉抱拳大喝声,旋即吼道:“破军营,随我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百破军营,轰然回应。

    骑兵策马奔驰,起冲锋,朝校场门口冲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个个冲入校场的人都挥舞着手的武器,想要杀死冲出来的骑兵。然而,面对破军营长枪构成的道密集枪林,再加上战马铁蹄践踏,根本无法抵挡。破军营所过之处,鲜血喷溅,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破军营突破了这群人的重围,冲出校场。

    然而,破军营冲出重围,却见校场外摆放着层层的拒马,阻挡战马奔驰。

    百骑兵快奔跑,马术精湛能力出众的士兵直接俯下身,用长枪将摆在地上的拒马撩飞,冲了出去,也有没有迅反应过来的士兵,下子冲入拒马,被尖锐的木刺戳穿战马的肚腹,出噗噗的声音,士兵从战马上落下,也被拒马的尖刺戳死。

    战马嘶鸣,士兵惨叫。

    排排拒马,让破军营士兵减缓了度。

    距离校场几十米外,群大族私兵簇拥着贾龙、李元和崔赫。这三人并没有随军冲杀,而是呆在外面看戏。

    李元和崔赫见破军营士兵突破拒马的阻拦,冲出去,咂舌不已。

    这些骑兵,也太厉害了吧!

    不到刻钟的时间,便冲破了拒马的包围。

    李元深吸口气,说道:“贾公,幸好您曾经出使汉,见过王灿的骑兵。若非按照您的指示,摆放排排的拒马,拖延骑兵冲出的时间。否则,骑兵冲出来赶往州牧府,赵韪行动的时间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崔赫也是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拒马虽然多,可仅仅是延缓破军营冲杀的时间,但这本就是贾龙的目的,拖延骑兵赶往州牧府的时间。

    匹匹战马突出重围,冲向州牧府。

    赵云领兵垫后,带着汉兵杀出。

    有赵云领军压阵,汉兵倍受鼓舞,奋勇杀敌。

    大族私兵遇到汉兵悍不畏死的冲杀,不停的后退,无法抵挡。后面紧追不舍的益州兵也是放缓度,不敢和汉兵正面交手,任由赵云领兵快杀出。只狮子带着群羊,可以打败只羊带领的群狮子,有赵云这个猛将带领大军,所过之处,尸体横飞,鲜血喷涌,令大族私兵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“贾公,赵云太过厉害,怎么办?”李元见赵云领兵冲出来,说道:“若是不能拖住赵云,旦大军逼近州牧府,赵韪难以成功啊!”

    贾龙狭长的眼眸闪过丝厉色,喝道:“多派人围攻赵云,务必拖延半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李元点头回应,转身去吩咐将领围攻赵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校场燃起大火,滚滚黑烟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城,百姓们望见校场的变化,都奇怪不已。人多嘴杂,再加上校场方向火势滔天,起火的消息快传入州牧府。顿时,隐藏在州牧府的伏兵迅集合,往大厅奔去,急促的脚步声和喊杀声由远及近,传到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耳聪目明,听见大厅外嘈杂的声音,问道:“生何事?竟如此吵闹。”

    赵韪拱手道:“大人,韪去查看番。”

    王灿并不知道校场的变化,也不知道赵韪是知晓情况的。

    而且,驻守在大厅外的士兵虽然看见天空的浓烟,也不知道是校场生变故,只以为生事故,是寻常灾害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正因为如此,赵韪说话,王灿便立刻同意。这时候,王灿喝得面色通红,涨红的面颊好像快要滴出血来,殷红无比。

    赵韪撩起衣袍,亦步亦趋的往大厅外走去。

    走路的时候,赵韪颗心怦怦直跳,好像快要蹦出来。他必须要在府上的伏兵杀出前冲出去,以免被王灿抓起来当做人质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当赵韪踏出大厅的刹那,心松了口气,快朝外面跑去。他刚刚跑到大厅外拐角处,埋伏在府上的士兵已经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赵韪神色喜,露出欢喜的神情。

    旋即,赵韪喊道:“杀王灿,赏千金,封万户侯!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王商也带着大军冲入州牧府。他早有准备,直等候校场的反应,见校场起火后,立刻领兵朝州牧府杀去。大军冲入州牧府,虽然有驻守在州牧府的汉兵抵挡,可也人少架不住人多,汉兵只能往大厅方向撤去。

    赵韪和王商汇合,相视笑。

    赵韪拱手拜谢,说道:“今日伏击王灿,赖先生之计,大事可成!”

    王商笑了笑,拱手说道:“王贼伏诛在即,商提前恭喜将军。此战过后,将军威望鼎盛,如日天,大事可成矣!”

    赵韪听后,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益州兵冲杀至大厅,厅已经乱作团。

    王灿面色通红,挺直身体站在大厅,傲然而立。王灿左右两侧,站在裴元绍和周仓,两人没喝多少酒水,如同是黑脸煞神,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赵韪昂阔步走进来,说道:“王灿,你立刻投降,我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王灿哈哈大笑,道:“赵韪,我若抓住你,将你枭示众。”

    赵韪气得身体抖,喝道:“王灿,你可能还不知道,贾龙早已经归顺于我。现在,你的大军被贾龙等大家族的私兵拖住,是不可能领兵前来救你的。事到如今,你已经是瓮之鳖,引颈受戮吧!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淡然,说道:“赵韪,你真有把能握杀了我?”

    赵韪哼了声,道:“我设下埋伏,你岂能逃脱。”

    王灿微微叹口气,说道:“这人啊,总是喜欢自以为是,莫非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。哼,本太守告诉你,今日死的人是你,而不是本太守。”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