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4章 喧嚣背后的乱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目光掠过大厅的武官员,说道:“今日大军进驻成都,终于平定益州,实在是可喜可贺。 ≧ ≤.1ZW.诸位,今日本太守非常高兴,不醉不归,不醉不归啊!”

    夺得成都,王灿心有些飘飘然。

    他回到三国,变成个黄巾小贼,后来变成黄巾贼,再后来摇身变成为汉太守,牧守方。今日,带着大军进入成都,攻陷益州,自此刘焉麾下的基业彻底毁于旦。从今日之后,益州的姓氏不再是刘姓,而是王姓。

    得到益州,王灿就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方霸主。

    郭嘉见王灿飘飘然,眉头微蹙,拱手道:“主公,既然是喝酒庆贺,岂能没有陈年佳酿,嘉记得军尚且存着几十坛美酒佳酿,足以供应在座的人喝酒。”

    王灿惊呼道:“奉孝,军还有美酒?”

    奉孝,郭嘉的字!

    赵韪听见王灿称呼郭嘉的字,眼迸射出点点精光。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卑职知道主公攻下成都,肯定要把酒言欢,欢呼庆贺,故此早就准备好几十坛陈年佳酿,为主公庆贺。”

    王灿满意的点头说道:“奉孝,你熟悉情况,亲自走趟,将美酒搬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郭嘉拱手答应声,起身朝坐在大厅的官武将拱手笑道:“诸位,稍等片刻,嘉去去就来。”郭嘉颔微笑,转身离开州牧府。

    王灿目视郭嘉离开,心微微笑,不愧是郭奉孝,贼精!

    赵韪见此,心却恨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摆下酒宴招待王灿,提供了足够的酒水和食物。然而,郭嘉却说军队藏有佳酿,王灿又出言附和郭嘉,两个人个敲锣,个打鼓,配合得天衣无缝,眨眼工夫,就把赵韪提供的酒水剔除出去。

    重新使用酒水,摆明是不信任他,不敢喝他提供的酒。

    事实上,赵韪提供的就确实有点问题。

    酒里面不是毒药,仅仅有点蒙汗药,让人喝了后脑子昏沉沉的,想要睡觉。

    但是,赵韪把握分寸,酒水的药剂分量非常小,喝了酒后并不会立刻昏迷,至少需要两三个时辰才会作。赵韪见郭嘉张嘴说话,就破坏他的好事,心将郭嘉列为头号大敌,想着率先铲除郭嘉,斩掉王灿的条臂膀。

    大厅,贾龙拿起杯酒喝了口,轻轻的咳嗽声,然后又轻轻的小口喝酒。

    赵韪微不可查的摇摇头,继续闭目养神,等待郭嘉送来酒水。

    贾龙见赵韪没有反应,便没有采取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刻钟后,郭嘉带着几十个士兵快赶到大厅。个个士兵快行走,抬着美酒搬到武官员的案桌旁,并且还准备好肉食,供所有人使用。这些士兵动作迅,眨眼间就把案桌上摆放好的酒食全部撤走,换成郭嘉带人搬上来的美酒和肉食。

    见事情完成,郭嘉说道:“主公,嘉突感身体不适,无法赴宴,请主公谅解。”

    赵韪闻言,眉头微不可查的跳了跳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急,问道:“奉孝,你身体除掉旧疾后,直都很好,怎么今日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郭嘉摆摆手,笑道:“主公勿忧,嘉只是不适应成都的气候,肚子有些不舒服,不适合饮酒。因此郭嘉就不留在大厅,以免扫了主公和诸位的兴头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去吧!”

    “多谢主公!”

    郭嘉拱手揖了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王灿目送郭嘉离开后,双手捧起酒樽,敬道:“诸位,郭奉孝嗜酒如命,他亲自带来的酒水绝对是陈年佳酿,值得品尝。诸位尽可开怀畅饮,不用顾虑。若是有谁喝醉了,本太守会派人将其送回府邸休息,尽管喝,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!”

    大厅,众人齐声应和,都端起酒樽仰头饮而尽。

    有王灿劝酒,再加上大厅的益州官员都想着巴结王灿,气氛就更加的热络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大厅的官员都喝得是面红耳涨,连爆粗口,说起话来更是不讲究,些荤段子,或者是些旮旯琐事都被这些官员说出来逗趣,大厅的气氛非常火爆,所有官员好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重逢,高兴无比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贾龙面色通红,率先支撑不住,下栽倒在地上,竟然打起了呼噜。

    王灿虽然喝得面红耳涨,神智却清醒着。他端着酒樽起身走到贾龙身前,喊道:“贾从事,起来喝酒,喝酒。”喊了好会儿,贾龙依旧是鼾声大作,没有反应,王灿这才吩咐道:“来人,将贾从事送回府邸,好生休息。”

    两个士兵快跑进大厅,架着贾龙离开州牧府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没隔多久,个酒樽突然掉落在地上,出声闷响。

    继贾龙之后,王商醉倒在案桌上。

    他身体俯伏在案桌上,两只手吊在案桌外,手的酒樽落在地上都不知道。他身体靠着案桌,衣衫沾满酒水,非常狼狈,颌下副美髯也被酒水打湿,失去平素里的儒雅风范。王灿不认识王商,问道:“赵将军,此人是谁?”

    赵韪心突,缓声说道:“回禀大人,此人名叫王商,是益州名士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朗声大笑,道:“好,好,有益州名士陪本太守大醉场,值得称道。来人,将王先生送回府邸,不可怠慢王先生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又有两个士兵进入大厅,将王商搀扶走。

    大厅,个个官员醉酒后离开,却也有许多官员留下,和王灿拉关系。

    赵韪作为降臣,好像并没有不高兴,相反非常兴奋,喝得是面红耳涨。他砰的下重重的将手的酒樽放下,双手撑在案桌上,摇摇晃晃的站起身,说道:“大,大人,韪肚子胀,要,要去茅厕小解。”

    王灿红着脸,说道:“去吧,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“来,来,继续喝酒。”

    王灿不理会赵韪,端起酒樽在大厅来回晃动,给众人敬酒。

    周仓和裴元绍坐在大厅,喝的酒并不多。不是两人不想喝酒,而是因为他们身负保护王灿安全的责任。更重要的是,郭嘉亲自嘱咐两人不能喝醉,因此两人不敢大肆饮酒,只能象征性的喝酒,同时观察着众人脸上的神情。

    大厅,声音嘈杂,非常混乱。

    赵韪摇摇晃晃的走出大厅,往茅房走去。

    进入茅房,赵韪伸手抹了把脸,揉了揉烫的面颊。

    虽然脸上的肤色依旧是关公脸,可迷离的双眼却变得清澈透亮,没有丝毫的醉意,反而透出股冷意。他在茅房等了会儿,便有个侍从快走来,递给赵韪颗药丸,低声说道:“将军,这是特制的解酒丸,您含在舌下,能够起到解酒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赵韪点头接过解酒丸,含在舌下。

    侍从问道:“将军,众人喝得醉醺醺的,什么时候行动?”

    赵韪摇头道:“不着急,必须要等贾龙开始行动,将王灿的大军牵制住,我们才能举灭掉王灿,否则即使我们采取行动,也会被冲到州牧府的汉兵杀死。现在要沉住气,等着,不能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侍从答应声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赵韪松开裤子放了水,返回大厅。

    回到大厅后,赵韪通红的脸色稍微好转。他脸上带着笑容,端起酒樽朝王灿敬道:“大人,您不计前嫌,没有罪责赵韪,令赵韪感激涕零,这杯酒,是为了感谢大人不杀之恩。韪先干为敬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赵韪端起酒樽,仰头饮而尽。

    王灿来者不拒,跟着端起酒樽,咕噜咕噜喝完酒樽的酒。赵韪和王灿拼酒,还有其余官员不停地给王灿敬酒,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场宴席,喝得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另边,贾龙被两个士兵搀扶着,返回府邸。

    贾龙坐在马车,脑袋低下,嘴不停地嘀咕着,神志不清,而且贾龙时不时张开嘴,吐出喝下的酒水和肉食,令坐在旁边的两个士兵连连皱眉。将贾龙送回府邸后,两个士兵没有丝毫停留,立刻返回州牧府。

    等士兵离开后,贾龙洗漱番,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屋子,坐着李元和崔赫,两人见贾龙回来,都拱手揖了礼。

    李元问道:“贾公,什么时候行动?”

    贾龙说道:“再等等,等州牧府上的人喝醉后,我们再行动。这次出手,务必要做到雷霆击,保证我们行动不出现任何差错。而且,我们行动后,赵韪也要跟着行动,双方同时动,才能给王灿致命击。”

    崔赫眉头微皱,说道:“贾公,赵韪扣留我等家眷,事成之后,他会放出家眷么?”

    贾龙点头道:“定会的。”

    贾龙、崔赫和李元背叛王灿,可以追溯到几日以前。

    当日,李元、崔赫和贾龙被赵韪邀请入州牧府,名义上赵韪是想从大家族手借私兵防守城池,然而却扣留李元、崔赫和贾龙行人,同时派士兵将贾龙等人的家眷全部扣押起来,然后才放了贾龙等人,让贾龙等人配合赵韪投降王灿,并要起兵杀王灿。

    贾龙神色凝重,说道:“成败与否,就在今日!”

    在贾龙、李元和崔赫谋划的时候,王商也回到府邸。

    他洗漱番,重新换上套崭新衣服后,立刻召集赵韪麾下的几个将领,商议大事。这几个将领都忠于赵韪,非常可靠,所有人集合在起,准备兵杀死王灿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您可回来了,我们什么时候采取行动?”说话的是名年人,长得虎背熊腰,腰圆膀阔,非常强壮。

    “是啊,时间不等人,我们行动吧!”另个瘦削的年人附和声,脸上露出雀跃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商假装醉酒,可也喝了不少酒,脸上还有着丝红晕。他神色凝重,沉声说道:“我离开的时候,王灿还未曾喝醉,他麾下的将领喝的酒也还很少,不宜立刻行动。最重要的是,我们必须等贾龙起兵,牵制住王灿的大军,否则万事皆休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时间飞逝,州牧府内热闹非凡,却隐藏着股股暗流。

    “着火了,着火了。”

    城校场,突然燃起大火,这幕立刻让校场的秩序变得混乱起来,因为校场大多是汉士兵,火势蔓延开来,受到影响的大部分都是汉兵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。这是周,鲜花重要啊,求鲜花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