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3章 进入成都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刘鹤被砍掉的手指简单的包扎下,并没有止住流溢的鲜血,血液从伤口处流淌出来,将裹住伤口的白布染得片血红。≥≯ ≤.≦≦1﹤Z≤W<.﹤

    带着两个士兵下了马车,刘鹤亦步亦趋的往州牧府大厅走去。

    由于刘焉去世,赵韪经常要处理事情,所以赵韪就在州牧府住了下来,很少返回原来的住宅。刘鹤和两个士兵站在大厅,等府上的侍从去通知赵韪。

    不多时,赵韪就来到大厅。

    赵韪扫了眼刘鹤,见刘鹤脸色苍白,衣衫上还粘着斑斑血迹,心惊。

    仔细的打量,见刘鹤左手的小指处殷红片,只留下光秃秃的截。见此,赵韪走上前去,安慰道:“刘鹤,辛苦了!”

    句话,让刘鹤潸然落泪。

    赵韪在主位上坐下来,问道:“此去汉军营寨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刘鹤拱了拱手,五十的详细说来。

    从他抵达汉军营寨,在营寨外等了个时辰,然后进入营寨被王灿恐吓,最后因为提出赵韪的建议,使得王灿怒,被王灿派士兵削掉根手指,最后被王灿派人送出营地,返回成都。

    说完后,刘鹤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将军,王灿无法无天,嚣张无比。等我们缓过气,恢复实力后定要抓住王灿,将他五马分尸,凌迟处死。”

    赵韪叹口气,道:“我也恨不得食其肉,饮其血,奈何兵临城下,诶……!”

    刘鹤问道:“将军,王灿让您重新考虑交涉的条件,现在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赵韪神情悲愤,无奈的说道:“事已至此,还能如何?只能打开城门投降了。”

    刘鹤听后,脸上露出悲愤的神情,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王灿。就拿他毛遂自荐去拜见王灿来说,他的本意是想挽回成都的局势,可胸的千言万语,个字都没有说出来,不仅没能达到目标,还被王灿羞辱番,砍掉根手指,令刘鹤非常痛苦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赵韪看了眼刘鹤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大厅外,迅跑进来名士兵,拱手道:“将军!”

    赵韪吩咐道:“你立刻去将任安请到州牧府,就说本将有要事相商,事情紧急,定要将任先生请到州牧府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应了声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刘鹤望着士兵离去的背影,露出沉思之色,片刻后,说道:“将军,您请任先生来,是否还要让人出使王灿?”

    “对!”赵韪点点头,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,说道:“你和任先生都曾出使王灿,但任先生安然无恙,而你却被王灿斩掉根手指,身受重伤。两相比较,足以证明任先生能力出众,更适合出使王灿,我意让任先生出使王灿,向王灿投降。”

    刘鹤想了想,说道:“将军,我想和任先生起去,请将军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去?”

    赵韪露出惊讶的神色,说道:“刘鹤啊,你被王灿砍断根手指,手指上流了很多血,身体虚弱,尚未复原,若是跟随任先生起出使王灿,是否支撑得住啊?”

    刘鹤神色坚毅,道:“请将军答应!”

    赵韪点头道:“好吧,你和任安起出使王灿。”说到这里,赵韪嘴角微微扬起,露出抹耐人寻味的笑容,说道:“我的本意是让你作为使节,可现在你身体受伤,恐怕身体难以支持,只能作为任安的副手。”

    刘鹤眼珠子动,说道:“将军,卑职断了根手指,只是受了点小伤,不碍事的。”

    赵韪不相信,问道:“真不碍事?”

    刘鹤果断的点头说道:“将军,卑职真没事!”

    赵韪说道:“好,既然你坚持,我让你担任使节,任安作为你的副手。不过任安有经验,你要多听取他的意见,这对你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!”刘鹤大声回答,脸上露出抹喜色。

    这次出使王灿不像上次,这次是去投降的,不会被王灿苛责。

    他作为赵韪的使节出使王灿,有更多的有机会和王灿接触,说不定等王灿拿下成都后,还会给他点好处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任安赶到州牧府。

    任安衣袂飘飘,大步而行,进入大厅,朝赵韪揖了礼,道:“拜见将军!”

    “先生请坐!”赵韪摆手说道:“任先生,王灿大军势大,兵临城下,难以抵挡。我已经准备投降王灿,希望任先生作为使节,出使王灿。不过,这次出使王灿,以刘鹤作为正使,先生作为刘鹤的副手,希望两位精诚合作,完成这次任务。”

    任安想了想,说道:“好,老夫就再走趟。”

    赵韪闻言,笑道:“两位休息日,明日早去汉军营地,等两位拜见王灿后,说我准备开城投降,希望王灿入城接受投降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刘鹤和赵韪拱手回答。

    处理完事情,赵韪摆摆手,将赵韪和任安送走。

    等两人离开后,赵韪偏头望了眼大厅的拐角,说道:“王先生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只见名面目俊朗,身着黑色长袍的年人从大厅拐角处走出来。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曾经建议赵韪忍辱负重,卧薪尝胆的王商。他大步走出来后,拱手笑道:“赵将军,您再次派遣使节去拜见王灿,相信王灿不会怀疑了吧。”

    赵韪点点头,说道:“局势复杂,若无王先生相助,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王商笑道:“是否成功,就看明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早,任安和刘鹤乘坐马车往汉军营地赶去。

    这次,两人没有遇到阻拦,直接进入营地。

    任安作为刘鹤的副手,跟在刘鹤身后,闭口不言,所有的事情都是让刘鹤处理。

    两人起进入大帐,恭敬的朝王灿行了礼。前两次,任安和刘鹤出使的时候,赵韪还想着坚决抵抗,没有想要投降王灿。现在赵韪放弃抵抗,想要打开城门迎接王灿,已经是王灿的降臣,所以两人都弯腰行礼。

    不过,任安和刘鹤各自的神情却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刘鹤不仅没有记恨王灿,反而举止投足间透出股谄媚之意。任安站在大帐,神色淡然,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王灿示意两人坐下,问道:“任先生,赵韪派你来作甚?”

    任安没有说话,抬头看了眼刘鹤,便微眯着眼睛。

    刘鹤见此,伸手整了整身上的衣衫,挺直身体,说道:“我和任先生起拜见王太守,是受赵将军托付。赵将军说王太守英明神武,天纵英才,愿意主动投降太守大人,并且准备打开成都大门,迎接将军入城。”

    王灿有些奇怪,问道:“赵韪昨日还想着抵抗,怎么今日就投降了?”

    想到前两次的条件,王灿心满腹疑惑。

    任安和刘鹤前来拜见,都提出不同的条件,王郭嘉认为赵韪在试探王灿的底线,现在看来,赵韪的目的应该不止于此,否则不会忽然投降。

    刘鹤说道:“回禀太守大人,赵将军自知不敌,故此选择投降!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却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任安,见任安微眯着眼睛,闭目养神,而刘鹤却神色谦卑,脸上透出股谄媚之意。王灿没有继续追问,说道:“赵韪投降,本太守非常高兴,你回去告诉他,明日我会领兵入城,到时候他要出现在北门,打开城门,让我大军入城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刘鹤和任安应了声,旋即朝王灿行了礼,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等两人离开后,王灿立刻找来王越麾下探查情报的人,让他联系贾龙,确定赵韪是否是真的投降?

    傍傍晚时分,消息从城传回来,贾龙说赵韪是真的投降,其并没有阴谋。虽然王灿心有疑惑,却没有怀疑贾龙消息的真实性。王灿想着明日就要进入成都,找来郭嘉和荀攸,告诉他赵韪投降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人听后,都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荀攸拱手道:“恭喜主公,拿下成都后,其余各郡县就失去抵抗的支柱,益州定矣!”

    郭嘉也抚掌庆贺,恭喜王灿拿下成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天朗气清,缕秋风吹来,凉凉的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汉军拔寨往成都行去,抵达成都北门的时候,大军停下。

    王灿骑着乌骓马,站在正前方。左右两侧,分别是赵云、周仓和裴元绍。身后,又有吕蒙和郭嘉、荀攸起。所有的汉兵紧跟在后面,气势鼎盛,令城楼的益州兵为之惊讶,暗赞王灿麾下的士兵都是精锐之士。

    赵韪背负荆条,从城走出来,他走到王灿跟前,扑通下跪在地上,以头磕地,俯伏在地上,拜道:“罪人赵韪,拜见王太守。”

    “拜见王太守!”

    赵韪跪下后,跟在赵韪身后的官武将都跪拜行礼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连忙翻身下马,扶起赵韪,说道:“赵将军俊逸卓群,王灿早已知晓,如今赵将军悬崖勒马,开城投降,乃是大功件,何罪之有啊,快起来,快起来!”王灿扶起赵韪后,又让其余的武官员都起来。

    赵韪露出感激之色,说道:“大人,我已在州牧府设宴,大人请!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衣袖挥,走在最前面。裴元绍和周仓紧跟着王灿,往州牧府走去。其余的汉军,则是被赵云带到城校场安顿下来。

    赵韪跟在王灿身后,带着益州的官武将往州牧府走去。

    州牧府,早已经摆好酒宴。

    众人进入大厅后,宾主落座,等王灿说话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。